2022-08
7

这是我的命

By xrspook @ 17:19:32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已经不记得以前是怎么做印地语歌曲字幕的。不是所有歌曲发布的时候都会自带官方英语字幕,即便有些时候自带了,时间轴也是很不准的,所以那就只是个意思而已。更多时候是根本没有官方字幕,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只能搜索一个版本,然后我自己打轴。之前打轴我都不是用aegisub,因为好像我没找到适合的快捷键。通常我会用什么SubtitleEdit去打轴。但是在调整时间轴的时候,我却只会用aegisub,打轴用个软件,调整的时候用另外一个软件,是因为SubtitleEdit那里可以完全用键盘在视频不停的情况之下设置时间轴的开始和结束。

绝大多数时时候,我都是已经获取到了歌词,但是我要为那些歌词做一个时间轴,而不是从什么都没有开始先打轴,然后一句一句做翻译。有些视频字幕没有,时间轴也没有,比如说我要做《地球上的星星》导演解说版的时候,我就只有一个音频。那个音频跟《地球上的星星》的时长是相同的,所以你可以理解实际上那是那部电影的其中一个音轨。在那种情况下,我会听音频然后写下一行又一行的话,然后我需要做的就像为歌词配时间轴一样。歌词的时间轴短的三分钟,长的5分钟,但是要为《地球上的星星》导演解说版先做翻译,然后再做时间轴,这是一个几乎可以说看不到头的过程。这项工程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开始了,但一直进展缓慢,准确来说是基本上没什么进展,一年可能动那么一点点,甚至一整年下来,完全没有动过。之所以态度这么消极,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米叔说的英语里面有很浓重的咖喱味,很多东西其实我都是没听清没听懂。尤其当他说的那句话里面还夹杂着印度的人名的时候。他完全知道他在说的那个人是谁,但我不知道,因为那是其中一个工作人员,但这个人的名字对应的是什么样的工种?显然我是毫不知情的。又或者有些人名对印度人来说可能是耳熟能详,根本不需要做任何解释就知道那是谁,但显然我也不知道。猜人名是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但是这个坎你又不可能直接跳过。

为什么我要选择做翻译?为什么我要选择做时间轴做压制做整套呢?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完全可以选择做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做PS,比如说做视频。我甚至不能确定到底是我选择了这些工作,还是直接工作选择了我。可以肯定的是,干这些事是我生命中很浓重的一笔。我一定不是很优秀的那个,我也谈不上有什么代表作,但我在这方面投入过了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和心血。如果你曾经全身心地为某个东西付出,同时也从来不求回报的话,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为什么爱这个东西而不爱其它东西?至今我都搞不清缘由。如果可以再选一遍的话,我仍然会误入这个歧途吗?

如果你曾经为一个东西认真过,那么这个东西的结果是什么,其实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

2022-08
6

LSC音乐合集发布了

By xrspook @ 15:04:38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的早上我妈惊讶地说怎么居然9点多就起床了,平时没有10点是不会起来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周五晚上的事情我还没有做完。昨晚Laal Singh Chaddha把音乐合集放出来了,只有五首歌,再也没有新歌,但问题是因为合集里实际上有六首,其中一首是主题曲的加长版。之前我已经做过一个幕后制作花絮的视频,用的是加长版这首歌,当时我并没有觉得这跟我之前听过的那首有什么区别,反正歌词是一样的。当时我就只是按照官方的英语翻译,然后把中文歌词套进去。之所以可以这样,因为这首歌的全曲已经出来好些时间了,我们已经做了翻译,所以我们是有对应的英语跟中文歌词的。之所以不明白视频为什么说这是另外一个版本,大概是因为我没有仔细看他们的描述,理论上他们会在描述里写清楚这个版本跟原版有什么区别。原版用在电影里,这个加长版用在花絮吗?可以肯定的是,Laal Singh Chaddha这部电影他们创作的歌曲远远不只已经发行的,我们所听到的那些。他们还有各种版本的很多歌曲,也会出现一首曲搭配了很多个版本的歌词,加长版的主题曲估计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孤独流浪》其它版本没有放出来,却只放了这个呢?因为之前发布的花絮里已经出现过,所以也放出来吗?在另外一个花絮里也出现了这个加长版里的其中两句。调调是熟悉的,虽然我不做翻译,但是那些歌词有没有出现过,我还是有一点点感觉的。不仅仅是听上去有点陌生,英语翻译也让我知道好像没见过。所以主题曲里除了已经翻译过的部分,以及在某个花絮里出现的那两句以外,还有6句话需要翻译。但是这个音乐合集没有英文字幕,理论上音乐合集是用来听的,为什么要字幕呢?但是对外国人来说,没有字幕,这没法整啊!

幸好这些歌都单独的发行过,所以在音乐网站能找到对应的版本,而且某些网站还有对应的歌词。先不说那些歌词到底靠不靠谱,我们只能默认那是靠谱的,毕竟那个东西是音译的版本,没有一个很严格的说法,但是因为是音译的东西,所以字母的大小写,断句的方式各有千秋。可以肯定的是,加长版的歌词那个音乐网站有了,且和歌曲本身对上,但那些音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暂时来说那是谜一样的存在。

在看到这个音乐合集的时候,转发是必须的,但接下来我们要不要做字幕呢?如果要做的话,工作量很大。但也可以说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难。因为理论上这个音乐合集就只是发行过的那些歌曲拼起来。每首歌我们都已经有时间轴,所以把时间轴平移就能得出一个音乐合集的字幕,但问题是,因为单曲发行的时候,官方配的是打字机印地语字幕。为了和那个完全对上,我对那些字幕做了调整。那些打字机字幕有些歌曲很严格,有些歌曲比较随意。我这里说的严格和随意,指的是字幕的出现时间和消失时间。当时我要做到的是让中文字幕和印地语字幕完全同步。所以这就意味着某些句子其实时间轴是不太准确的。现在的音乐合集没有印地语字幕,所以音乐和中文字幕应该完全对上。这就意味着用平移的方式能解决大部分的问题,但是还是得一句一句精细调整,让时间轴和歌曲完全一致。

做那几句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东西的翻译,显然我是做不到的,但是调整时间轴、调整字幕的特效,这个我还是可以做的,这完全是个体力活。所以周六早上醒来以后,我几乎没做手机app的任务,爬起来就洗脸刷牙吃早餐,然后开始干活。从早上10点一直干到下午2点多,总算搞完了。然后再去米叔那边转一圈,发现暂时还没有什么新任务,所以这个工作暂时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每天都发一些图,每天都叫人家去订一下电影票,不要再发什么视频之类的了好吗。我已经心累了,但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又让我不得不做。

2019-06
22

一年磨一戏

By xrspook @ 18:30:59 归类于: 烂日记

其实我已经不记得《情侣风尘》这部电影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翻译的了。文件夹写的是2018年,但是我已经找不到一开始另存为然后开始翻译的文件。所以姑且算那是去年年末开始干的吧。用了大概9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完成了全部,其中包括对白、歌舞的翻译、时间轴的调整,以及审核与压制。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去年台风山竹袭击的时候,我正在翻译《情侣风尘》。外面狂风大作、暴雨连连,我窝在家里,先是把文字部分全部翻译完了,山竹来袭的那一天,我躺在床上,看着打印出来的歌词,把歌舞部分也翻译了出来。查看资料发现原来台风山竹是2018年9月登陆的。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完成一整部电影,的确拖得够长的。之所以这样,原因有很多个,比如去年11月底开始我就着手准备几篇统计分析,还有就是准备秋普以及年终考核。去年总的来说,从5月开始到9月我比较闲。所以那时我还有心情去翻译《情侣风尘》。当初之所开始其中一个原因是字幕组内部正在分派米叔作品的翻译任务,有些已经分出去了,但是我一口咬定《情侣风尘》我要亲自出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几年前挂英文字幕看《情侣风尘》的时候我就略有感觉,觉得往后我或许要翻译这部电影。几年前需要我外挂英文字幕又或者是无字幕观看的米叔电影总的来说已经很少了。虽然有一些有中文字幕的,翻译或者时间轴挺糟糕,但还算是有中文,还算是可以看明白一点。

《情侣风尘》比较特殊,因为很多年以前,中国就引进过这部电影,当时是上译厂制作的。具体什么时候上映已经不知道了,但是肯定有过。所以在某个视频里,有上译厂的音轨,但那只是音轨,没有字幕。在那个版本里,歌舞部分配了外挂的中文字幕,至于那是谁翻译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比较文艺。跟上译厂的风格比较类似,因为对比过英文字幕和我的翻译以后就可以发现,上译厂经常对很多句子进行再创造。如果你只是听他们的翻译,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有些东西他们是直接按照画面编故事。编的故事变很完美,你完全看不到有什么破绽,这就是他们的厉害之处。在这方面,我是自愧不如,现在我做不到,往后估计也不行。对我这些很容易词穷的人来说,遇到这种,编到一定程度我就会觉得自己没办法再编下去了。

相对于后续的操作来说,其实翻译的过程算是比较快的,但是翻译只是其中一个步骤,只是一个一开始的步骤,往后的调整时间轴用的时间更长。2019年初,我又发现了一个清晰的版本,但问题是那个视频是偏色的。网友说那可能是有录像带转制而成的,他们用了特殊的转制工具,录像带理论上可以放大无数倍,所以转制出来的画面清晰度要比DVD好很多,但问题是由于年代久远,录像带本身已经有一些不可逆转的老化。在纠正颜色方面,我曾经努力过,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之前我已经翻译以及时间轴校对完成的版本放在那个偏色的清晰版里面相差了5分钟。这5分钟的来源有两个,二者的码率不一样。所以首先第一步,我把25帧的码率调整为24。这样时间就缩短了一些。发现这个,我是对前面几十句对白记录下开始时间,然后对比两个版本,发现平均来说他们相差了4%。但是,这不是两个版本的全部差别。全部调整4%很好处理,但是后面的差别就得人肉的一点一点去挪动了。理论上如果里面没有剪辑的话,是完全可以对应上的,但问题是剪刀手下了无数次剪刀,有些相差几十毫秒,有些相差几秒,又或者几十秒。那些时间不只是在几个点里发生,而是遍布了整部电影。在调整时间轴方面,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很多精力,如果不是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做不出来,但最后我总算做出来了。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样做会非常艰难,但我还是做了,这种向死而生,连我自己都很佩服。

最后是校对和压制,相对来说没有调整时间轴那么痛苦,但是也要花很多时间,因为我是个新手,所以在音频处理上屡出状况,幸好有高手指点。

网友说我是一年磨一戏,我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我没什么好着急的,因为我制作的不是要抢先发布的新电影,我做的那些是早就老掉牙的,没人跟我争。我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做出让我最满意的版本,我在为质量而战。

2018年是我的元年,我完成的是《古拉姆》。2019年我完成的是《情侣风尘》,而我最想做的电影是米叔的《灰飞烟灭》,可惜现在依然没找到靠谱的视频源。

下载地址:[论坛原创]《情侣风尘》Daulat Ki Jung 1992[翻译:xrspook 校对:老知][审核&压制:xrspook][百度云]

2019-02
25

周末干了啥

By xrspook @ 11:27:28 归类于: 烂日记

刚过去的周末,我过得有点扯淡,因为周六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我哪都没去。基本上一天就在床上度过,要不是在睡觉,要不去躺着床上看《摩诃婆罗多》。通常情况是这两种是混搭在一起,看累了就睡觉,睡醒了继续看。我妈跟我差不多,不过她做的不是睡觉和看书,而是看电视。我在床上躺了一天,她坐在电脑旁看了一天的爱奇艺。直到晚上,我才发现原来有事可干了,因为米叔有个新的视频可以翻译。那个视频跟电影没什么关系,跟米叔的其它作品也没什么关系,但会传递给我们一些信息。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翻译,但同时,我也知道这不容易,无论是下载还是翻译本身。因为视频有十分钟那么长,下载肯定很耗时间,而他们说的是英语,没有人工字幕,英语字幕是Google AI自动生成的。这可以用来辅助理解,但问题是某些地方肯定不准确。相比于其它AI,Google的已经挺靠谱了。但实际上整个翻译下来,我发现我不懂的东西,Al也不懂,而我听出来的东西AI有些没识别出来。也不能怪那个机器,只能怪说话的那个说话的人发音不非常标准。一直以来,我乐于翻译的那些东西,即便说的是英语,也带有口音。或者是西班牙语味的,也可能是咖喱味的。路是我选的,我不能怪别人。

前天下了一天的雨,但昨天没有下雨了。早上起来以后,我继续去完善翻译,主要工作是调节时间轴和校对。让我觉得有点惊讶的是我记得之前下载自动生成的字幕出来的时间会总非常错乱,根本用不上,但这一次居然可以用。虽然AI生成的字幕断句很奇怪。翻译的时候我不得不把很多句子从短句连成长句。但连成长句以后断句还是会有问题,所以这就意味着十分钟的时间轴我要一个一个全部调节。如果我不想这么调节,我就得把字幕轴打一遍,但打一遍以后我知道我还是得调节。这是一个让我有点纠结的决定。如果完全没有时间轴,我直接自己去打就好,但现在有时间轴,但不准。时间轴不是完全的提前或延迟,而是或长或短(因为断句奇怪)。一边翻译我就一边在想到底我要重新打轴,还是翻译完以后慢慢调。最后我选择的是慢慢调,因为其实要拖拉的东西也不多。当我调整到三分多钟的时候,我妈问我能不能和她一起出门。我跟她说,这个东西有十分钟,我只做了三分多钟,我也不知道。听到我说十分钟的时候,她很兴奋,因为她听错了,她以为我的意思是十分钟后就搞定。但显然,那六分多钟的东西,我说不准要搞多久,因为实际上这不是六分多钟,因为后期的校对也很费时间。听清楚我的回答以后,她问我五个小时能不能搞定,我说不准。这些东西是很耗人的,不搞定这个我不会出门,我妈清楚。所以,她彻底打消了出门的念头。

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翻译压制和上传,但是上传完以后,等网站审核完发布又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了。如果三点东西就发不出来,或许我还会问我妈要不要出门,但显然那时都快四点了,所以最终我选择了自己一个出门刷街跑步。这个2019年,我从来没跑过阅江路,也从来没跑过13K,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有这么个强烈的欲望。这种欲望对我来说是好事,所以我把握住了。

脑子累的时候应该去折磨肉体,肉体累的时候应该动动脑子。

2018-11
8

不完整,留遗憾

By xrspook @ 10:04:07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不想自己过得很被动,主动权就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依赖别人。如果我只能靠字幕才能理解那个意思,那么我就没办法去主控那些根本没有字幕的视频。昨天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完成了两个花絮的翻译,其中一个有官方英文字幕,另外一个则是只有油管自动生成的英文字幕。Google自动翻译的那个东西大部分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说话的人不是说英语,而是说印地语,显然就会乱套。油管自动生成的字幕最大问题是断句很奇葩。因为他们不是为了你一句一句看的,有些时候,那些东西出现的方式是一个一个词来,就像卡拉OK字幕那样。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从网上下载回来的字幕调整格式到字幕软件可以识别的程度,然后再通过字幕软件把那些有时间轴的东西全部都去掉时间轴,只剩下核心的文字。如果把那些字全部都堆砌起来成为一段话,可能还好理解一点,但是一定文本长度就一个断句。阅读起来就相当痛苦。人做这种事的时候不会这么整,我们会根据说话人的停顿去断句。如果句子太长,中间会根据一些小停顿分隔开,但显然机器不是这么认为,机器也没想过你要把机器翻译出来的东西下载回去然后再人工翻译。对我们这些没有工具、不肯花钱、很无奈的小白来说,只能这么干,但是对专业人士来说,完全可以用一些专业的工具直接从视频中识别出文字,他们要做的不过是把那一堆文字打一个时间轴而已,又或者那些工具直接就可以为他们生成完美的时间轴。我不知道现在那些AI能力到底能有多强。因为按照人阅读的习惯,每一段字幕开始和结束的时间并不是跟声音的出现结束时间完全一致的,之前之后都要有一些提前延迟,而提前延迟的长短要根据那句话的语速语气去判断。AI能做到这个吗?即便AI做不到这个舒服的,让字幕出现或消失按照音频来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如果我肯花钱,大概我也能把视频放到某个地方,让它自动给我识别出这些东西,但显然我们只是穷逼的爱好者,所以也就只能用很麻烦的方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我经常在做宝莱坞某些电影的花絮翻译,但显然那些东西得凭他们的心情挂字幕。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如果我得经常性、习惯性做这个东西,要感受到其中的快乐,就得像我的网友所说,按照我从前的风格,我一定会去学印地语。虽然从前对我来说,西班牙语学是学了,但叫我听懂还是做不到,但起码他们在说某些单词的时候我能反应过来。起码我脑海里能拼出那个单词,或者是马上反应出他们说的是什么东西。在印地语这个问题上,我相当被动,因为虽然已经看过了不少电影,但却仍然一点不懂。如果,我起码能把它的发音搞定,我可以把句子听写音译出来。然后发到某个地方,我还是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完全把握不到,那就根本没戏。我很了解我自己,我的网友也很了解我。我要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懂的东西就要去学,除非那个东西是我觉得没有一点所谓的。

昨天我本可以十全十美的完成TOH十个全系列的幕后制作花絮翻译,但最后一个花絮我死在那些印地语对白,以及某些我没办法按照上下文去理解出来的英语上面了。我觉得很不甘,很无奈,同时也有点气愤。排灯节昨天就开始,所以按照他们的习惯。如果在昨天之前他们都没有把外挂字幕放上去,过节的时候没人会干这个活儿。等待别人的施舍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的确,印度的语言非常多,但是我要征服的不过是他们的其中一种官方语言而已,而学习这个,并不是因为我要去那个地方旅游或生活之类的,而是因为那是一个阻碍我享受兴趣的东西,我要征服它。

要化悲愤为力量!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