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22

自学天赋?

By xrspook @ 9:06:05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最容易让人学会坚持的东西是运动,但问题是如果运动是别人逼迫而不是自愿的,显然这就会非常痛苦。有时我会不知道自己某些的能力是不是天生的,因为貌似从来没有人逼迫过我去做些什么,但是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就会表现出,不一般的执着。

小时候我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可能人人都这样,因为我不过是想做什么就努力去做而已,不管要花多少时间,不管要消耗多少精力。别人看着也好,没看着也好,尤其是没看着的时候我更加要偷偷的努力。我不知道之所以这么干是不是因为我要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如果人没有追求,大概也就没有往后的努力和最终的成绩了。

最明显的例子是小时候玩踢毽子,这种东西肯定不是天生就会的,你必须练习再练习,但是练习多少才算是个头呢?我不知道。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大概就是能跟别人玩,别人不会嫌弃我太糟糕,又或者我甚至能在跟别人玩的时候赢下比赛。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在外婆家外面的那条公共走廊上踢过多少小时的毽子。对我来说,我就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不停地踢下去,一开始的时候是几下,往后是十几下,几十下,直到再也踢不下去为止。走廊很窄,估计最宽的地方顶多2米,我没有多大空间,我必须在那块小地方里练出我想要的效果。我没有练什么花式,反正就是一只脚重复的一个动作。因为从来没有人给我展示过还可以有什么花式。还可以两只脚轮着踢,还可以不只是向前踢,还可以向后踢,又或者用身体的其他部位垫一下再踢。如果我能连续踢三下都做不到,比我大的孩子玩的时候肯定不会让我加入,因为我那样的身手只是在浪费他们的时间。到后来,我记得我比他们任何一个都厉害。而让我觉得我真的到达了一定层次的是小学六年级的踢毽子比赛。当时的比赛内容是在一个规定的范围内,一分钟之内看谁踢得多。我记得那一次我很紧张,但即便我很紧张,我还是能不停地踢下去,虽然节奏有点乱。最后,我拿到了第一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拿第一名,为什么别人就没有比我踢更多呢?第一名大概就是那堆人里最厉害的那个,但实际上,当我得了第一以后,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到了大学,大一的时候我选修的体育是网球。网球这种东西也是你必须得练习,不练习只靠天分,谁都做不到。光靠每个星期上的那两个小时网球课的练习远远不够,要在考试里及格,你必须得加练。就像踢毽子的一样。一开始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控制,不知道该怎么控制球拍让球沿着你希望的路线运动。显然,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球是乱飞的,因为我比较大力,所以飞出去的球非常容易伤到人。一开始那几节课,我经常被老师骂个半死,但显然,即便我的球乱飞,我也不是故意的,大力这种事是天生的,是一直以来养成的,并不是我故意要制造危险。但突然有一天,老师在课后问我是不是加入了网球协会之类的,我说没有。潜台词是,我不过是平时加练了而已。我只是一个人对着墙壁打,在这慢慢的过程里,你会感觉到球感,觉得自己对那个东西渐渐有了控制力。这种纯粹的加练居然在老师的眼里会觉得我肯定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自学方面有天赋,但是在运动方面,貌似我的自己一个人死磕往往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根本就没打算过自己要做得多好,我只是想做好一点,不想做拖油瓶,不想做被他们嫌弃的那个而已,但效果貌似都有点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当我年纪更大,在某些方面我可以控制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的时候,以前用在运动方面的力量更是可以无限的放大。明白到这个神奇的绝招以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任何东西,只要我的终极目标不是成为世界第一。

2018-09
1

3号篮球

By xrspook @ 19:38:41 归类于:烂日记

说好的周末雨渐小,但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可以这么说,到下午为止,几乎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从天没亮就已经开始下,而且还下得很疯狂。这个7月感觉下雨下得很变态,尤其是过去的一周,但幸好刚好碰上了我的大姨妈,所以影响不算很大,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到下周一为止,我就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去跑步了。希望明天早上不下雨,那么我就可以去了。因为今年的广马没有中签,所以现在我一点压力都没有。如果广州还有女子半程马拉松,我会去吗?这个问题如果是在从前,根本就不算问题,因为任何时候我都可以跑个半马,但现在我的确有点犹豫了,我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完成半马。因为现在我跑步的频率越来越低,跑步的距离也越来越短。正是因为这样,我的体重正不断地增。不跑步,所以变胖了,因为变胖了,所以更加不想跑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夏天真不是一个适合跑步的日子,所以你打算在这个时候开始跑步减肥必然会遭到非常大的打击。对普通人来说,没有空调已经很热,你还得在烈日高温高湿之下跑步,那简直就是自杀。当年我从秋天开始快走和跑步减肥我觉得挺恰当,虽然当时我并没有考虑到天气的因素,我只是随性那么干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能让我事半功倍。因为天气会鼓励你走出去跟阳光跟凉爽玩游戏。夏天不下雨的时候干热,头顶是烈日,你甚至觉得神智都不清了。即便没有太阳,是阴天,但是之前下过雨,地表仍很热,那种感觉更死,因为跟蒸笼没什么区别。简单来说,夏天就只有两个模式,要么烧烤,要么桑拿。记忆之中,中秋大概秋风就会有点意思,但现在离中秋还有接近一个月,而且通常来说,即便中秋那一天有那么一点凉风,也只是暂时的,要等到真正的有点凉爽,还得至少两个月。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时间越过越快,比如还是学生要上课的时候,总觉得上课的时候时间过得超级慢。工作了以后,感觉时间过得快了一点,在工作了十年以后,感觉就是夏天等冬天,冬天的时候希望不要太快的回到夏天,但实际上,短袖根本收不起来。

昨天晚上回到家,我找遍衣柜都没找到从前买的那个小橡胶篮球,后来终于在我的床头柜旁边的纸箱里找到了。然后发现原来那是一个3号的篮球。标准的成年男子篮球是7号的,至于直径是多少我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当年为什么要买这个3号的篮球了?当江南西的南丰商场还叫南丰商场的时候,我记得我在那里积分换购过一个标准大小的篮球。那是一个橡胶篮球,橙色的,但后来送人了。至于这个3号的篮球,我也已经不记得是不是在前进路的好又多买的。买这些的商场都已经不复存在。7号篮球无论如何我都拿不起来,但是3号的篮球我却可以做到。左手拿得尤为轻松,感觉没费什么力就拿起来了,但是右手就得花上些力、花上些时间。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我的左手练过尤克里里。我是用左手按弦的,这要求我手指得垂直按在指板上,按弦的力度必须足够大,所以我有专门练过手指垂直按压。不只是按压的力度,还得练习手指的跨度,才能在不触碰其它弦的情况下按住我要按住的弦。大概因为这样,所以我左手手指的力度和跨度都要比右手好。相比两只手,我左手持球的时候手掌跟球几乎是没有空隙的,但右手却能明显地看出空隙。大概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已经足足一个多星期没运过球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左手无名指的确已经得到了进一步的恢复,但现在仍然胀痛,不能完全弯曲或伸直,我已经很努力了。

新的月份已经开始,不能再颓废了!

2017-08
2

适应生活

By xrspook @ 16:00:27 归类于:烂日记

生活在继续。只有我不断地去适应,生活不会为我让路。我需要面对的不只是我个人的问题,还有前人留下的一大摊麻烦事。如果只是我自己的问题,所有都由我一个人承担就好,毕竟是自己从前做得不对,才会导致后来很麻烦,但是如果是别人的事,自然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怨气,为什么他们居然可以这样。自然而然粗口就会脱口而出。但换个角度考虑,如果他们之前就已经做得很好,我也没必要去接手他们。,接手不接手这种事,有些是因为前人做得不好,所以要去收拾烂摊子。但是也有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前人不干这一行了,或者退休了或者去世了,你得继续把这个传承下去。前一条是我真正面对的,后一条是我看电视里的纪录片学回来的。我多么希望后一条发生在我身上,但到此为止,如果说后一条真的发生过,那个人只能是我妈。有些事她不干了,我就补上。比如说,从前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都由她购置回来,但现在那个人换成是我了,尤其是那些很重的主食。从前买牛奶是我妈的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把那个责任交给了一号店,但现在一号店由京东配送了,一号店的快递哥直接扛着牛奶就冲上我家没有电梯的六楼,但京东的却不这么干。在一号店买牛奶估计也快两年了,现在有这么一个变故,实在令我很彷徨,难道往后我如果要在一号店买牛奶,需要选择自提吗?买洗衣液,买牛奶,买洗洁精等等,这些都是我的事。买这些东西,不只是把它买回来给钱那么简单,因为是一个女人,所以会纠结在这一家买还是那一家买,哪里的折扣更大,还有就是哪个品牌的型号会更好用。这些操心事从前都是我妈烦的,现在轮到我了。我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烦过价格或优惠这种事,毕竟在我很小的时候,买这些东西就只有一个途径,没有那么多的比较,现在网店一大堆,超市也一大堆,不同时候折扣不一样,所以要考虑的东西很多。现在只是主食和一些生活用品,到往后可能连买菜添置家具,甚至家里的装修都会落在我头上。毕竟这一切都是独立不可缺少的。你可以买一个智能设备帮你做很多事,比如说扫地,比如说煮饭,但是,一些事情要做到极致往往那些编程机器做不到。比如做一顿好吃的,就必须有一个厨师,他必须得倾注他的心血,而不是把所有食材都放到一个机器里,自动出来一个令你很满意让别人觉得很有诚意的食物。

生活中的所有要做到极致,你都必须投入精力投入时间,但人生的长度限定了。你只能取舍在哪个地方倾注多一点,也正是因为这样,你必须得放弃生活中一些你觉得不重要的东西。就像一个桌面,就只有那么大,你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堆在上面,这样的话你就没有足够的空间调动完成你的工作。电脑的内存也一个道理,闲置的东西你就得把它清理掉,内存空间才会足够大,让你正在做的事能够顺畅地运行。生活有非常多的表现形式,但实际上归根到底,核心的东西都一样。我很喜欢折腾电脑,同事问我为什么当年我不报计算机。实际上当年高考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如果分数足够高,我会去广外读物流。但我的分不够,于是就去了华农读食品。食品也好物流也好,如果做到一定程度,肯定离不开计算机,而且不只是只懂皮毛,而是得深入。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怎么入门不重要,你把一门学科发挥到极致,那才是真的牛叉,反正到极致的时候,所有路都又回到一个点上。

完美是重点。

2017-02
14

种草那些事

By xrspook @ 8:47:30 归类于:烂日记

我还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比如说花泥买回来,倒进花盆里,但一浇水,特别是浇透水,花泥的体积就刹那间缩小了少了起码20%。这样的体积缩小就意味着花泥之间的间隙被压缩了。显然这样的结构是不利于种子的呼吸,但我该怎么办呢?再把花泥全部倒出来,然后锤碎再放回去吗?让我觉得很矛盾的是只要水一多,花泥的体积就会收缩,但如果水不够,我浇水的时候首先吸到水的我猜应该是花泥,而不是种子本身。这该怎么办呢?还记得从前不知道谁告诉我,浇水一定要浇透,浇透以后就不用经常浇了。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水浇透了会出现这种状况。

除了浇水,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比如说植物要晒多久太阳?要晒什么时候的太阳?在单位只要出太阳,我这里就能捕捉到,从太阳起来到太阳落山我都可以一直追踪。比如说我把花盆,放在东边,那就只会晒到上午的太阳,如果我把花盆放在南面,那就可以晒上午中午和下午的太阳,如果我把花盆,放在西边,那就只会晒到下午的太阳。只要我够勤快,植物任何时候都能晒到太阳。但幼苗需要晒那么多太阳吗?不会把那晒死吗?

因为在人为地养花草,所以才有这些问题。如果这些种子是落在大地之上,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根本就没那么多问题,因为有水没水,那得靠下雨,有太阳没太阳,就得看你的本事。因为如果不够旁边的植物高,你就不可能争得到太阳。于是我自然地又产生了个疑问,在那种那么大的竞争条件下,到底薄荷自己本身的成活率有多少呢?会不会存在那么一个状态,自然环境下的薄荷成活率比新手人工种子栽培还要高?而之所以出现这个状况,不是因为人类太懒,而是因为人类太太急功求成,太想在短时间内看到成果。

还记得几年前流行QQ果园和QQ农场的时候,大家神经病一样调好闹钟去偷菜。但实际上,要菜长起来又岂是调闹钟就能解决的问题,因为没有个三五七天那东西是绝对长不起来的。所以即便是偷菜,一周一回的频率也就差不多了。实际情况下,无论你把给那些菜做多少次松土,浇多少次水,施多少次肥,那东西生长还是得三五七天。根本没有捷径。如果说有捷径,我觉得应该是温差。如果晚上温度低,白天温度高,估计就能积累更多的养分。人们之所以养不活植物,一定程度上,是受了这些逗你玩的软件的影响,觉得我已经做得多了,我已经做得很用心,为什么那东西还是不能比别人的快、比别人的好。

从四个轮的公交车退回两个轮的自行车,一种生活的选择。同样,平时不养植物但无端端又搞个东西来折腾一下,也是为了让自己过上慢生活。有些东西,不能强求。曾经有人说过,用钱买不回来的东西,那就真的是个事。时间就这样,时间你用钱买不回来。随便你花个几亿,你还是不能买下几天的时间,让种子今天种下,明天就茁壮长成植株绝对不可能。当然,有钱的人根本不需要考虑。因为他们把种子种下以后,就可以像一些美食节目那样,说一句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然后直接把成年植株拿出来。但是有意思吗?!

没有自虐的觉悟是不行的~

2017-01
31

生活中的建筑

By xrspook @ 19:30:40 归类于:烂日记

建筑如果只是停留在物质的层面,那就只是一个东西,跟艺术作品没什么区别。但如果融入了人们的生活,那就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境界。

昨天下午,在等待的时候,我慢慢地游荡在老街道里,看着那些老房子,与其说我在看建筑本身,不如说我在想象建筑里人们生活。据说我游荡的那些建筑,大概是在六十年代建造的,年龄比我还要大。有些部分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你已经完全感受不到那原来到底是怎么模样。但有些看上去,就好像时光完全没有流动过一样,那些木质的窗框以及那些可能是原装的玻璃都让你觉得仿佛时光倒流一般。能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家,大概都有同一个特点:就是无论他们的阳台还是屋子里,东西好像都不太多。在广州的街头,曾经有段时间,防盗网什么的大行其道,每家每户都在家装那个东西。因为如果别人家安装了,但你却没有,盗贼就可能沿着那些东西爬进你家。那些保持了原始风貌的屋子显然没有装那些东西。不是装了以后拆了,而是根本就没有装。在外婆家,门口对面的某栋房子的某一个单位,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他们的阳台上挂着一个木锯。那个木锯是木工用的那种大型的,而不是我家也有的那种小锯。那家人的前后左右上下,全部人家的阳台都被杂物塞得满满的,唯独那里没有,所以你很容易就会把目光停在那里,而之所以会这样,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是那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很小开始,我就一直在琢磨外婆家外面那块空地的那堵墙后面的那些小洋房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进到那个区域。据说那些房子是军区的,所以普通人不能进去。从前,我曾经绕着那栋建筑外面我可以走动的区域绕了一圈又一圈,结果发现没有门,只有高墙。越是进不去你越想知道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从前当南园新村四周都还没建起什么高大住宅的时候,那个小洋房就是整个地区的最高点。而之所以在那么一个山岗之上,建那个东西,估计也有军事的考虑吧。

直到去年我家才把两台用了十年有余的窗式空调给换了。至今,还有人在用窗式空调,又或者他们没有用,只是把空调放在那里,因为人已经不在那里居住了。曾几何时,窗式空调是一种比较昂贵的东西,不是每家每户都有。一方面是因为空调价格不低,另一个方面是因为当时很多人家里的窗都是木框或者铁框的。那种窗非常不严密,无论用多大功率的空调,冷气很快就跑掉了。用空调,就意味着你得把那些窗都改掉,于是在老城区老房子的老建筑里,经常会硬生生地塞进很多现代的东西。虽然,我觉得这样的搭配不伦不类,但是这正是人的生活给予建筑生命。我一直都生活在那片区域,但我好久都没有仔细端详过那里的所有。当我还是个娃娃的时候,因为要满大街玩,所以走过的路比现在还要多。而那些路,不是真正的距离,而是走过的范围,因为从江南大道到外婆家,其实是用N条路可选,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想走哪一条就走哪一条,但往后,基本上就固定只走那一条了。其它路上的风景到底怎么样,我当然不知道。恍恍惚惚过去了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已经不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那副模样,比如说围着这军事小洋房的那高墙。从前我觉得那墙真的很高,而且都是灰色的,很单调,但昨天再去看的时候,我觉得,那墙不是真的那么高了,如果我闲得蛋痛的话,找个梯子我就能爬过去看个究竟。而且,那些单调的墙上,居然贴起了瓷片。

明明那些东西就在我生活之中,曾经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我却视而不见。我知道家乐福万国店的货架商品是怎么摆放的,只要他们换了模式,我就会知道,但是,生活区里的那些老房子以及那些变化,我却一概不知。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当我突然抽起某条筋要看看的时候,嚼出了不少的味道。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