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7

穿山甲,是你么

By xrspook @ 15:57:26 归类于: 烂日记

打开今天的新闻,就发现了华农居然上了头条。因为华农公布了他们的研究,发现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这里用词很谨慎,用的是潜在,因为谁也不能确定一定就是穿山甲,后来,华农又补充说明,穿山甲只是其中一种潜在宿主,其它野生动物也有可能是中间宿主。病毒的来源好几天之前就已经几乎确定是云南的一种蝙蝠,但这个时节,蝙蝠应该都躲起来冬眠了,所以要感染人类的话,一定是通过某些其它途径。

蝙蝠这种面相恐怖的动物在自然法则的年代,通常都离人类很远,因为如果那里有人类,那里有火有光,就会把那个小东西给吓跑。它们会远远地躲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蝙蝠跟老鼠有点像,但是蝙蝠一直以来都没有像老鼠那样死皮赖脸地跟着人类,老鼠甚至有点被人类驯化的感觉。

今天不知道看到哪里的消息说蝙蝠身上带了很多冠状病毒,但是那些病毒可以跟蝙蝠和平相处,也就是说那些东西在蝙蝠身上是不发病的。是不是真的这样呢?我不知道,因为今天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但也有可能不是在所有蝙蝠身上冠状病毒都不发病。当年的SARS病毒也是从蝙蝠身上传播开来的,中间宿主是果子狸。果子狸是吃肉的,估计它吃了蝙蝠以后,自己就中招了。果子狸,从名字上看,我猜那应该是吃素的吧,估计,看到一些野味,它也会去享用一番。在那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原来还有人喜欢吃果子狸这种东西,因为我甚至没听过这个名字。

在我的印象之中,穿山甲是吃蚁兽,它们用长长的舌头把蚁都引诱出来,然后吃掉。那是些有益的小可爱,也是中国的保护动物。收到攻击的时候,它不会主动还击,只会卷成一团保护自己。还记得很久以前,家里有几块穿山甲的鳞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些东西,当时家长跟我说,瘙痒的时候用那个刮可以止痒。穿山甲的鳞片一直在那里,但是我却从来没有用过那个东西止痒。穿山甲为什么会被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感染呢?我觉得穿山甲应该不会去吃蝙蝠,但是穿山甲去找吃的时候,可能会触碰到一些蝙蝠粪便倒是真的。

鬼知道人类屌丝为什么要竭尽全力去找森林里的小动物、各种野生动物,满足人的口福。当他们兴奋地发现了一堆死亡野生动物的时候,觉得自己捡到了宝,结果其实那是一个潘多拉宝箱,于是恶魔就被释放了出来。

华农没有公布他们检测到有新型冠状病毒的穿山甲到底是活的还是已经自然死亡,又或者已经因病死亡。如果穿山甲其实也不能跟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和睦共处的话,感染到这个东西它也会死,死掉的穿山甲被人发现了。鳞片盔甲被剥掉,肉被贩卖到某个市场。我们这些贪婪的人类,怎么可能不遭殃!正常情况下,野生动物活在它们的世界,我们跟它们没有交集,自然界的其它动物及微生物会把尸体解决掉,一切都回归大自然,重新变回最基本的元素,然后孕育出新的生命。

我觉得鼠疫天花麻疹这些东西离我好远好远,但是,SARS之后,什么中东呼吸综合症,埃博拉病毒、禽流感还有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大家不觉得发生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了吗?人类依旧以现在这种方式扩张的话,即便这个新型冠状病毒被人类干掉了,肯定还有很多大boss接踵而来。

2020-02
6

梦一场吗?

By xrspook @ 17:48:27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微信上完成单位小程序表格的更新。其实要做的,不过是在最后的日期里改个数字。想想都觉得疯狂,从1月23号开始就没有出过家门,天天都窝在家里不只是我一个,所有人几乎都在做着同样的事,除了那些需要奋战在一线的人。我们这些帮不上忙的,宅在家里就是最大的贡献。每天做的只是睡觉,刷新闻,吃饭,看一下电影或者书,然后接着继续睡觉。如果不是每天都去改一个数字,我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所以如果你突然问我今天是星期几,我肯定回答不上来。这种100%的蜗居生活,让我觉得没病也会猜疑出病来,尤其是一天到晚新闻和各种消息都会告诉你引发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生病的症状是怎样的。不开玩笑,只要看不到两个小时的电视,其中起码会播3、4次教你如何佩戴口罩的宣传片。每天都这般迷迷糊糊,让人觉得我这是不是在做梦。阳光灿烂的时候不能出门,阴沉沉的甚至还下着雨,那就更加让人心情不畅。每天可以让我露出笑容的,大概就是我逗对面那栋楼,6楼或7楼阳台出来放风的小猫。6楼的猫是三色的,7楼的猫因为它的主人怕它会跳楼,所以在防盗网上又装了洞眼很小的塑料网格,所以我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个猫应该是黑色的,又或者是深色的。昨天下楼拿快递的时候,我先把快递的外包装拆了再把东西拿回家,站在垃圾桶旁边拆包裹的时候,有两只猫向我走来。它们很瘦,而且有点湿,我猜应该是流浪猫。它们是看我站在垃圾桶旁,然后才慢慢的走过来的,小心翼翼地,但是从它们的眼神可以看出,估计它们把我当成了来喂食的人了。当我走开以后,它们开始翻弄放在地面塑料袋里的垃圾。这个疫情让人类躲在自己建造的牢笼里,同时,也让那些依赖人类生活的小动物不得不处在饥寒之中。不是现在这个状况的时候,我几乎看不到垃圾桶旁边会躲着小猫,它们更加不会在我靠近的时候主动走过来。我甚至在它们眼里看到了渴望喂食的表情,就差它们向我发出怜悯的叫声了。

这个春节假期,我先看完了马尔克斯的《番石榴飘香》,然后又看完了《蓝狗的眼睛》,现在我正在看的是《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第一本可以称作是谈话录以及传记的结合体,而余下的两本,居然都是在讲一些比较灵异的故事,又或者说是鬼故事。之前我也看过不少马尔克斯的书,但是却从未见过这么坦荡荡地说鬼故事。那种恰到好处,就让我觉得仿佛身临其境。很多时候我会同情故事主人公的遭遇。故事里的人是无可奈何的,现在处在躲避疫情之中的我们也是无可奈何的。好像我已经没有试过连续看完这么多本书了,我觉得在这个春节假期结束之前我能看完第三本马尔克斯的书。2019年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看印度的《摩诃婆罗多》。我花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看完了1/3,但现在你要我复述其中的很多东西,我根本说不上来。同样你让我复述马尔克斯那三本书的内容,我可能也回答不上。这不是一场考试,我不需要回答卷子上别人设定好的问题,所以我为什么要那么清晰一字不漏记住那些呢?看书现在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意境,但显然在看工具书的时候,不能这样。

这是一场梦吗?

2020-02
4

焦虑症么

By xrspook @ 16:39:3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跟同学聊天,突然间在我脑子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人体的ACE2就像是上帝惩罚人类的一个快捷键。

后来,我又仔细看了一下某篇ACE2综述的论文,里面说到,当SARS病毒跟这个东西结合进入人体的时候,其感染能力是其它方式的10倍,而这一次,新型冠状病毒因为它凸起的那个S蛋白也跟SARS病毒非常类似,所以跟ACE2的结合也非常好,于是,那东西也主要是用这种快捷方式进入人体作孽的。

自然法则比人类制定的那些靠谱。当人类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无懈可击的时候,出现了HIV病毒。到现在为止,那个东西几乎可以这么说,是无解的。有些阴谋论的科学家觉得现在这个新冠病毒的某些氨基酸结构跟HIV病毒非常相似,所以怀疑那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东西。这个说法的确很恐怖,但是发布没多久就已经被其他科学家给否定掉了。

我不知道自然界为什么会进化出跟人体ACE2结合得很好的S蛋白,但可以肯定的是,人类毁掉的东西越来越多,如果那些微生物不跟人类搭上关系,它们怎么可能存活下去呢?北半球这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还有地震,南半球那边,澳大利亚的山火半年下来都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还有某个地方,蝗虫正在泛滥。之前数的那些东西大多是自然界的,再数下去,我就要说某些国家又发生了枪击事件、恐怖袭击,某些国家持续互相攻击。

当这些事件一并袭来的时候,我突然间觉得,人要好好的活着,原来也不容易啊。

今天一大早就收到单位的微信群里说,除了要上报自己的状况、家人的状况以外,还要上报自己的小区有没有确诊患者。如果这句话发生在几天之前,我立马会觉得,我也想知道小区里有没有确诊者,但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刚刚接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我是抗拒心理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小区里有没有确诊患者,即便有,他们也不会跟我们说。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发现广州各大媒体开始公布昨天广州的确诊患者到底分布在哪些地区的哪些街道。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家的那个小区,已经被那些确诊区域包围了。官方消息上公布的好些地方离我家直径距离才几百米。官方消息上的那些地区,有的具体到某个小区,但有的只写到某个街道。具体情况到底怎么样呢,真心不知道。让人忐忑的还有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说某些地方的严重程度已经到达了不能说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宁愿我什么都不知道。

今年的春节,绝大多数时候天气都非常好,阳光灿烂,天蓝得很,但是所有人都只能窝在家里。渐渐地,你分不清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几号,又或者是星期几。每天新闻里反复播放的都是那些东西。估计每人都在纠结着,家里的口罩还有多少。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去看各种科技类的消息,无论那只是个短信息又或者那是一篇翻译的论文,会让我暂时好过点,哪怕那里说的不是好消息。大概是直接埋进去那些专业知识里,能让我暂时摆脱我已经有了的忧虑吧。

科幻小说或者科幻电影里的情节,一下子来得太突然了。

2020-02
3

我们都是贼船上的人

By xrspook @ 15:43:38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早上起来看手机上的疫情数据,几乎可以这么说,每次都会有新爆点。之前钟南山说,这个新冠疫情大概到元宵节就算告一段落了,但貌似从昨天开始,说法又变成了从那天开始,两周之后才算稳定下来,所以更多人的看法是,这个新冠状病毒的爆发点会在元宵节之后。因为这个传说中的爆点,所以这个春节假期已经两度延长,总的来说已经延长了10天。我妈感叹,她活了一辈子,工作了那么多年,春节假期从来没试过这么长。不出门就是最大的贡献,无数个广告词都把抗击这个疫情的特效药写成了“不出门”。但是据说内蒙古又有了一个新的案例,病人没有去过武汉,没有去过农贸市场,甚至没有出门,只是TA家楼下住了一位确诊患者,所以TA也中招了。这个新冠病毒感染貌似毫无道理。前天深圳的才说在病人的粪便里检出了核酸阳性,今天广州的又说,在确诊病人家里的门把手上检出了核酸阳性。这一个防不胜防的世界,还不如我们每个人都全部进入假死状态三天,这样就无所谓传播了。没有传播,环境已经存在污染源理论上也降低了很多,但显然这种做法纯粹是我乱说的。

武汉有医生说,核酸检测已经到达了一种让人抓狂的状态。首先是试剂盒供货太少,第二个是检出时间实在太长,更令他们崩溃的是有时阴性有时阳性,阴阳反复,有人有症状依然是阴性,有人无症状却已经是阳性,所以他们更宁愿信任CT检查的结果,如果是阳性,则判定为确诊。

直到火神山医院交付解放军,武汉才出了那条凡是有发热症状、肺炎症状的患者,一并收治,确诊患者按照病情轻重送去各个定点医院。如果在火山医院建立完成之前就已经实施这一条,那些因为不舒服而去医院,发高烧,甚至连续多日不退,症状日益严重,却因为没有床位而劝回家里的病人不得不四处游荡,大概情况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几乎可以形容为失控。就武汉来说,死亡的数字还算可以理解,但看一下湖北省其它地方的数字,真的让人触目惊心。比如到2月3日中午12:00的时候,湖北省天门市确诊人数115,但死亡人数却达到了10个,暂时无人康复出院,近10%的死亡率啊,要跟非典一较高下的节奏。不知道是那里的人特别诚实,还是因为那里的医疗条件真的比不上大城市。如果那里没有一例治愈出院的话,就意味着可能那里的人被感染得比较晚。从地图上看来那个地方离武汉不远。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一个情况呢?接下来的东西,我不好猜想了。不把湖北省的疫情控制住,我们整个中国都不会好过,不把中国的疫情控制住,整个世界休想可以安宁。

在这种危难时刻,香港某些人做出来的东西,几乎可以用可耻去形容。病毒这种东西无分贵贱,你任由生病的人自生自灭,最终你也会一样遭罪,不过是你受到的精神折磨时间必定更长而已。

无论你愿不愿意,无论你躲到哪里,这场战役你已经被点名必须参加了。

2020-02
2

关注美国首例新冠

By xrspook @ 14:38:4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中午开始,我看到了那个美国还在进行2期临床试验的埃博拉新药的消息。因为那边的人马上用了这个新药救治了美国的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估计那个人是一个美国公民,但是近期去过武汉探亲,回去以后就出现了症状。论文详细的描述了病患的发展过程,尤其是用数据的方式清晰的阐述了病患的各种身体变化。到写这篇blog之前,我大概已经把那个案例看了起码三遍,昨天看的版本比较简单,今天有人直接把那篇论文全文翻译成了中文。我不知道如果让我直接看英文的话,我会不会看得那么顺畅。虽然某些专业术语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起码总体而言,我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人员收治那些肺炎患者的时候有没有也像他们那样做全套的检查,而之所以他们还来得及这样这样的检查,可能是因为他们接诊的病患仍很少,所以所有人就只是围着他一个人转。

那个病人是要到不得不上呼吸机以后才开始停用最厉害的抗生素,转为试用这种新药。从他们的治疗过程看来,他们一直只是在对症下药,患者出现了什么症状,他们就用相应的药物缓解那些症状,让病人舒服一些。没进展到肺炎之前,他们还未能在患者的咽拭子里检查出核酸阳性。当病人开始腹泻,并且肺炎进一步加重,需要上呼吸机以后,就能从患者的咽拭子以及粪便样品中检测出核酸阳性。这样一个事实挺让人无语。的确,检测出核酸阳性就能确诊病人已经中招,但问题是要发展到相对严重的程度才能确诊的话,肯定太迟。有没有一些其它方法当患者的症状还比较初期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其它检验方式确诊患者呢?显然血清检验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我没看漏,病人全程血清都显示核酸阴性。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检测的结果是否正确,而在于抽样的部位到底是不是病毒进入人体的原发部位。病毒刚刚进入人体,但是没有繁殖到一定数量,没造成那个地方有比较明显的炎症,仍然不会被人类感知。

因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现在是热门话题,所以我又顺便看了一些介绍冠状病毒的东西。今天又看了一篇消息,同济大学研究发现亚裔的男性是这个病毒的高危人群。这主要是因为ACE2受体刚好跟冠状病毒的S蛋白结合得很好,而亚裔男性的体内的ACE2受体要比其他人种的男性,又或者是亚裔女性多。所以这就等于是冠状病毒拿着一串钥匙,刚好亚裔男性又有很多门,而那些门又刚好可以被钥匙开启,所以那个东西就进去了。相对而言,亚裔女性这个储藏室门比较少,所以虽然冠状病毒的钥匙能开进去,但是进去的病毒数量还是没有亚裔男性多。

过去这么多年,中国在军事上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医学上凶狠地投入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