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9

清理

By xrspook @ 23:34:47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近期我放了很多假,2018年的最后两天我请假了,加上元旦的三天,我放了五天假。回去上了三天班,又到周末,但周六早上,外婆去世了,所以我周一到周三又请了三天。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3天里,我只上了三天的班,余下的时间,我都在家里奔波。之前的五天,我妈愁的是外婆不知道能挺到什么时候,每天侍候她都很辛苦,但这些事又必须做。伺候别人的人很辛苦,被伺候的人也很辛苦。幸好,外婆给了我三个工作日,在那三个工作日里,我完成了两项考核,一个是单位内部的,另外一个是上级单位考核我们。考核完毕的第二天,我把单位2018年的数据又重新汇总了一下,然后把最后那篇大型的统计分析的最终校对版搞了出来。因为周五下午下班的时候领导还在开会,也没有人回广州,所以我一直在那里等,在等的时候,我顺便表把余下那篇我不怎么重视的统计分析的图表也整了出来。也就是说,2018年所有统计分析我都已经完成,无论是指定动作还是我的自选动作。在匪夷所思地做完那一堆事情以后,外婆的噩耗就来了。我向来就是一个不想把工作往后拖的人,但我真心没想到上周那三个工作日的疯狂原来意味着后面的这些事。

从外婆离开的那天早上到昨天她出殡,整个过程大家都很慌乱,人人都在忙,但是因为没有章法,所以效率很低。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他们没当做一回事的小兵,但后来在一定程度上,我却成了总指挥。昨天的出殡,理论上是最后的官方步骤,余下的事情是收拾房子里外婆的遗物。昨天之前屋子里还有很多人,但今天就只剩下我一家三口加我的一个姨妈。这几天的合作让我明白到他们都太想帮忙了,所以经常帮倒忙。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张,但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他们经常会想到一些就做一些,所以一件事刚做了一阵子,然后又去做其他事了,又或者明明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但是他们却一头扎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上面。最让我烦恼的是,他们明明正在做着某件事,但是一边做一边就说,说着说着就讲故事去了,手头上的那件事就撂在那里。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不能同时操作,但是当我做条件反射的事和需要思考的事的时候,我可以双核并行。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思路混乱,所以我经常做的是把他们拉回正轨,做一些我觉得重要,实际上又真的重要的事。理论上,今天一天之内我们就可以把屋子里塞在抽屉里、盒子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判定要还是不要。但问题是,今天早上我们去得比较迟,做个午饭又耗掉了两个小时,所以到下午6点多的时候,我们只是把几个柜子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好,还没有做到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即便这样,这已经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大概他们就没考虑过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清理,该怎么清理,而只是知道必须清理。我是个一气呵成的人,当我想把事情做好,就不会考虑其它的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经常可以把效率提得很高。今天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的确也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如果今天我们早点去,如果中午吃饭不是耗了两个小时,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一天之内就可以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

还记得外婆去世的那一天,当我打开某个柜门的时候,虽然当时外婆已经被殡仪馆的人收走。虽然那里没有她刚穿过的衣服,但是那里还有她的味道,但今天再打开的时候,已经完全没了。抽屉里的东西有些没有味道,有些只剩下樟脑丸的味道。

屋子里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但显然,如果要忆起外婆,我不需要屋子的辅助。

2018-11
29

RUN NOTE

By xrspook @ 19:16:21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四 2018-11-29 17:51
平均心率155,最高心率179,平均配速606。对比5K和10K的数据,貌似只有时间足够长以后我的步频才会上去,且步距不怎么减少,最终的结果就是用同样的心率,10K的最后时刻我会有比5K有更高的效率,这到底是什么理论???我不适合短距离的意思么?#xrspook未行够#

2018-07
1

谢谢好人

By xrspook @ 17:02:4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10点多一点睡到今天早上过了8点。睡了超过10个小时,其中早上6点多的时候上过一次厕所,一路都睡得很沉,到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觉得睡得腰都有点痛了。今天什么运动都没有做,时间基本都用在完成单位的月报上,各种报表、各种账务。一年只有12个月初,为什么一半或者以上都会在工作日以外的时候呢?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9月。那个月的数据相当变态,而且接下来就是十一假期,显然除了把东西在家里做以外没有其它办法,但当时我还没用远程控制,所以所有东西都很着急。现在跟当时比起来会好一点,但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最好用的那个远程控制软件已经被认定为商业使用。另外一个苟且偷生的国内软件,速度非常慢,效果不好。据说单位的智能化系统7月份中标的那个单位就会过来谈细节,10月份初版应该可以上线,但这中间还有很多个月,显然,今年的十一假期我又得忙。今天早上起床,吃过早餐以后就一直在做单位的东西,合计工作时间超过了四个小时,而且是接连不断的。想想都觉得这很疯很变态,我完全可以把工作留到明天再做,但我等不及。于是明天的很闲肯定会让同一个办公室的人觉得我很无聊,因为,她们无法理解我把工作在她们看不到的时候做了。

今天早上看了一条新闻,说韩国要调整他们每周的最长工作时间,从68个小时缩减为五十几个小时。因为这样,他们的薪水会下降大概10%。大型公司下降得比较少一点,如果是小企业,会下降超过12%甚至以上。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把薪水跟工作时长联系在一起了,但实际上,薪水应该应该跟工作业绩联系在一起的,不是么?!如果我把我的工作做好了,你管我什么时候做?下班的时候我不要你们的加班费,为什么上班的时候你却非得要我做一些我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的时间的东西呢?!这样的潜规则根本就是严重制约了工作效率向好的方面发展。

昨天网友告诉我,他收到了另一个卖家卖的蓝光《古拉姆》了,但是他家的蓝光光驱好像有问题,光盘读不出来,重装了光驱的驱动以后,DVD能读出来,但是蓝光还是不行。这到底是光驱的问题,还是光盘的问题呢?今天我又收到他的信息,他说他买了个蓝光光驱,如果还是读不出来,就光驱和光盘都一并退掉。这个做法还真够狠,的确,既然光驱平时用不着,没必要留下来,至于光盘,根本读不了当然应该退掉。为了我心爱的《古拉姆》,他已经做了很多,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换位思考,如果我处在他的位置,我会为我的朋友如此尽心尽力吗?我的确会为了朋友翻译一个预告片,甚至翻译一部电影,但是我真的会在钱的问题上也这般努力吗?这个我还真说不准,因为暂时还没有人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刻了一套电视剧的光盘给我的网友。当时约见的地方是广州购书中心。我把那套光盘给她,她送我一套自制的香薰蜡烛。交换之前我不知道她给我带了礼物。那套蜡烛现在还在我的书柜里,至于那套光盘,估计现在已经读不出来了吧。

感谢那些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我生命之中的好人。

2016-06
28

勿上贼船

By xrspook @ 7:44:01 归类于:烂日记

以前我想都没想过可以在办公室里一边转圈凑步数,一边拿着个手机开着语记写blog。现在,这个变成了现实,因为办公室里好大一片空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大块空地,相比于以前4个人一起的办公室现在这个办公室就只有两个人,面积是一样的,可想而知,那空荡荡的程度是怎么个状态。我们才刚刚搬下来没几天,然后又被告知最迟明年我们肯定又要搬,因为整个二楼都要交给传说中的四大天王。飘泊的路没有尽头。为什么这个单位就不能长远地好好规划?每次都是搬搬搬,从这里挪到那里再挪到别的地方。从前,我们觉得6层办公楼太大了,我们用不了那么多,但现在我觉得6层楼根本就不够用。如果要满足国家级检验站1000平方米的面积要求,起码要给检验两层楼,那么,起码这办公楼要有9层才能基本满足需要。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同样,我觉得传说中的国家级质检站也不可能在这里扎根开花结果。那只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梦。你可以去瞎掰,但千万不要觉得,那会是真的。为什么办公楼会不够用我觉得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到现在为止,这里都没有真的像我们的工资条,或者如我们的职级,管理人员跟工勤人员分开。不可能人人都是管理人员,如果你为每一个工勤人员都配备办公室,这显然给你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位置都不够花。管理人员被当作工勤人员使用,工勤人员虽然平时都在现场,但也分配办公室,最终的结果就是上班时间很多办公室里都是空空荡荡的,但你又不能在里面做些什么,因为那是名花有主的。这大概就是国企的挥霍,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见只是见步行步。为什么会造成这个局面?很重要的一点是大概进来的人心都不在干活上面,而是在如何爬上去,爬到高位,拿到高额工资和待遇。为了实现那个,他们会不择手段。他们会把所有工作重点都用在如何巴结上司,然后靠着各种关系,往上爬上面。这种心态,跟我初中的时候读鲁迅先生的《孔乙己》情况差不多。这么多年过去了,天朝的人,或者说天朝的这些人还是这副德性,我不见得这个国家有什么希望。

当员工觉得在这个单位只是混口饭吃。单位并不能为员工实现什么理想抱负之类,员工自然不会为这个单位额外做出些什么。不投入时间不投入精力自然不会有好的产出。在国企这些年,我的感觉是无论你一开始的初衷是什么,无论你有多么强烈的愿望,千万不要太用力,因为别人会羡慕嫉妒恨死你,结果日子就比较难熬了。如我之前所说,他们待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干活,并不是为了把工作做好,而纯粹是为了爬上去。他们可以没有技术,他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毫无效率,他们的逻辑可以前言不搭后语。各种让你鄙视的东西会琳琅满目的呈现在你面前。有时你甚至有恨不得把他们都掐死的心,但是没用,因为在这个地方,有问题的不是他们,而是我。我没有跟他们一样,我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我错了。在这个环境下,我才是其他的一类,我会非常容易地被干掉。从远大的梦想到最低消费。我用了接近十年的时间,才搞明白了这点。

最后由衷的奉劝一句,想干点什么的人,千万别去国企。

2015-12
30

慢板划水换气

By xrspook @ 12:58:43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天起得比一天迟,虽然闹钟还是600和610,但610之后我根本没起来,前几天是拖到620和625,今天更加是拖到了635。不想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天还没亮,虽然我已经睡了接近8个小时,但还是很想睡。自从11月的某天后晚上天黑的时间逐渐推迟了,最早天黑的时候6点左右就全黑,但现在全黑的时间起码推迟了15分钟以上,所以我通常开始跑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跑着跑着就全黑了。从亮到黑的那个过程很微妙。气温比较高的时候(>25℃)在这种时间跑步会遇到非常多虫子,可恶的时候是呼吸随便就吸进去几个,虫子像大风吹起沙子一样撞到你的眼里,很烦人,但温度低了,虫子就不那么活跃了,所以跑步跨越天亮和天黑问题不大。冬至已过,理论上黑夜的时间应该逐渐减少,但我的感觉是天推迟黑了也推迟亮了。我总感觉睡不够估计和这有关。跑步后我对时间更执着了,对天亮天黑、温湿度高低、有风无风、有否雾霾、花开花落等都感受得更多,情况就像在跑步前的20多年我都从未感受过那么多。路跑是一个人和自然的交融,那种感觉是健身房跑步机无法给予的,而路跑和越野跑又不同,路跑更容易揉进日常生活,也无需为装备和补给过多操心,路跑甚至不需理会操场上人多不多、会不会因为某些特殊活动而封闭场地。我喜欢在城市里路跑,对我来说,在广州跑18K的路线分为2种感受。前12K那是一个人的享受,我会跑在我最喜欢的红色单车径上,跑过广州最现代但也非常幽静的阅江路。跑过广州塔,一直向西,进入滨江路那对我来说是个荣耀时刻,和之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多了,游客多、做各种运动的晨运客多、跑步的也多,经过前面10多K的酝酿,我彻底进入show time模式,我可以开始“放肆”地跑,可以加速超越我想超越的人。人生莫过如此,需要一个人独处,也需要融入社会感受生活。跑步很孤独,但跑步不孤独,如果你真的觉得孤独了你就不会坚持跑下去了。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一个人跑的时候聆听自己的内在的声音和反馈,跑在人群中的时候则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八卦和注意安全上。和人跑是快乐的,如果你试过一人跑在一堆货车或泥头车之中你就会明白广州的城市慢跑径有多么的恩惠。

昨晚如愿去游泳了,一开始没打算游多少,但我想计个时。最终我游了2K,平了我的最长距离记录。第1K用了34分钟,第2K用了35分钟。在70分钟之内完成2K,意味着我达到了横渡珠江的硬性要求“80分钟要游超过2K”。去年第一次去六中游泳的时候我计过时,当时1K也是用了34分钟,没有继续游下去,因为1.5K过后人越来越多。昨晚我在各种调整,传统的一划水一换气,两划水一换气,三划水一换气,一划水一换气慢板。理论上,如果我不把头抬起来换气理论上我能游得更快,但平时都是一划水一换气这般一来我就会有喘不过气的感觉,用了不少时间才适应了那个呼吸深度做到自然地两划水一换气,但这仍旧很怪。虽然我不换气,但我的蛙泳在双手后压的时候是向下向后的,即便我不抬头我仍是会感觉自己的头有点上浮了,这就导致了我人不是水平前进,而是时高时低,力气都用在无用的制造高低上了。一边游我一边观察同一泳道游得比我快的人,她们也都是一划水一换气,但她们的效率显然比我高,虽然她们的频率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低。最后几百米,我换成了使用一划水一换气慢板进行,慢板和普通版的区别在于身体处于一条直线的时间更长了,划水和蹬踏频率更慢,头比普通版埋得更低,角度完全和池底平行而不是像普通版那样即便不换气头也和池底成一角度。就呼吸来说,水下时间虽然更长,但反而会比N划水一换气舒服很多。从池底瓷砖的后退速度看来我这样的游泳效率比累死自己的N划水一换气更高。水这东西用蛮力是不行的,无论你是在游泳还是在划船,越是让别人觉得轻柔不经意效果越好。一划水一换气慢板之所以让我游得更快更轻松的原因估计是我直线破水的效率更高了,在人呈伸直状的时候阻力肯定最小,当然,那个样子也没有什么主动的前进动力,我之前慢的原因不是我动力不足而是我把力用在非水平运动和制造无谓的阻力上了。跑步我知道怎么才能在最后时刻没命地冲刺,但显然,游泳我完全不知道加速为何物,越是使劲越是加快频率效果越差。今天早上起来,感觉肩膀不是一般的酸痛。如果我肩膀的柔韧性更好,手脚的协调能力更强,我必定能游得更快且动作更好看。

今天已经是2015年倒数第二天了!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