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
19

什么鬼

By xrspook @ 17:52:19 归类于: 烂日记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一个国家的政府,大概是那个国家最靠谱的东西。在我的国家里,几乎没有政客这个词。因为政府的每一个人代表的都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整个体系。中国是个一党专政的国家,无论这个体系里的什么人,都是党的代表,都是国家的代表。但其他国家不这样,尤其是资本主义国家。他们的政府总是通过选举而来,所以永远都有执政党和反对党,或者在野党这种说法。执政党与在野党,永远是敌对的关系。他们挖空心思都要把对方搞垮,虽然实际上无论什么党派,最终的利益都是为了国家好,人民好。但实际上,这是不是他们的最终利益呢?我真说不准,如果是从前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但现在,我迷糊了,因为他们代表的只是他们自己党派的利益,而且还不是某个党派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只是那些象牙塔尖,少数富人的利益。

这个2020真的是非常颠覆的一年,西方国家给我的印象从很早以前的向往,到前一段时间的无感,到现在的反感。我明确地意识到,我反感的不是他们的科学技术,又或者是历史文化,而是他们资本主义特色的政治运营。我不知道该不该用政治运营去形容他们的各种挖苦和挑拨离间。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发展到现在这个发达国家的地步的?他们靠什么发家?他们靠的是什么政策?他们靠的是什么科学技术手段?

前段时间,我看了混子曰的简明美国史。看完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蹦出了一个词:恶心。他们的发家史,是一个纯粹的商业流氓运作。跟其他国家,基本上是靠战争打回来的不一样。美国就像是用钱买回来的。知道了这段历史以后,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经常叫嚣的那种骄傲,底气到底从哪里来。他们之所以有发家的本钱,完全是靠两次世界大战,从别国那里捞回来的好处。

现在,他们对付中国的手段,跟从前他们对付日本和法国的两个企业的手段,如出一辙。当时,他只是对日本和法国的某两个企业怎么干,而现在,他是对中国所有他们认为有威胁的新兴企业都这么干。中国跟法国日本不一样。中国也跟美国派别斗争里的某一个派别不一样。他们的那些无中生有、挑拨离间根本是他们瞎掰的剧本。现实世界可不是他们编剧和导演中的好莱坞故事。

我不知道中国和美国现在的关系是不是因为美国的总统是特朗普。如果现在的总统不是特朗普,情况会不会不一样?还是说,这是中国发展必然会遇到的问题,而这也是美国一直以来的霸权风格。之所以从前我们没有狠狠地碰上,是因为他们从前觉得中国很落后,微不足道,而现在的中国,让他们有紧迫感了。

如果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我会完全相信。因为当自己不太行的时候,美国就会想起要发起世界大战的攒国难财。但是事不过三,发财这种事,虽然不完全靠运气,但是,胜利的天平不会永远都偏向于某一边。

2019-12
15

想太多了

By xrspook @ 16:54:0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真搞不懂,男人眼里的政治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一定会成为他们的谈资?还记得我还是个WWE迷的时候,在谈论剧情的时候,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谈到后台政治。什么人应该上去应该拿冠军,跟他们的能力通常没什么绝对关系,跟他们底下跟领导的关系有非常大的联系。如果你跟老板关系好的话,他怎么会不让你上去,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那个超级巨星不一般地能调动起观众的情绪,也就是他的粉丝压倒性的庞大。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美国的公司,他们最重要的冠军,几乎可以这么说,永远都掌握在他们本土的白人手上。你看一个人或许你不可以一口说出他来自哪里,他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但是他的肤色是黑是白,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些欧美国家,说他们没有种族歧视这种事,但实际上在执行过程中,黑人永远都是被歧视的,被歧视的人也包括了其他肤色的,还有不能把英语说得非常溜的。虽然WWE是一个国际性的公司,但实际上他们所重视的绝对市场仍然是美国本土。所以就会造成一个什么结果呢?如果你只是看看玩玩,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你一旦较真的话,你会觉得很多东西,都非常扯淡,剧情根本没法看,因为它最终都是围绕着那个必然会发生的结果。

很多国外的人都非常看不起中国的这种一党专政,但是在稍微了解过他们的那种运作模式以后,我实在不觉得他们的能比我们好多少?他们的那种运作模式,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在了解他们的国家的时候意识到的,因为我根本没兴趣了解他们。他们也不会赤裸裸地把那种关系暴露在他们的影视作品里。我是在看印度电影的时候,感知到了西方国家的那种光明正大的恶心。从前的印度,哪有什么全民投票之类的东西。理论上民主的投票,让各个政党竞争上任,目的是为了社会变得更好,但实际上,得权的人首先得有钱,而钱从哪里来,也就只能从权那里,通过各种不正当的勾当积累回来。他们获得选票,有些时候根本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美好的政见,也正是因为美好的政见都没有,所以他们只是靠各种财物去贿赂,去引诱社会上绝大多数的穷人,投他们的票。欧美国家比这个好多少呢?在选前说的各种美好愿望,实际在执政过程中,有多少实现了呢?社会的财富只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为了不断的增加财富的价值,或者是让财富保值,就必须要在钱和权上面不断操作。在中国,只要你有钱,无论你是哪里的人,我们都可以提供和你给出的价格相配套的物质和服务。但在外国,即便你有钱,他们仍然要歧视你的肤色,你的宗教,你的语言。即便你有钱,他们依然会打心里瞧不起你,甚至拒绝给你某些物质或者服务。在这个问题上,我绝对是认为他们是非常小心眼的。当然对小市民来说,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不需要把那些物质和需求提升到一个比较重要的境界,别人也就不会把这当做一回事。

当你明白到这种事以后,就会觉得,与其把时间和精力,用在赚钱上,用在换取所谓更好的生活上,不如把这个耗费在自己最心爱的事情上。

2017-02
27

写作狂?

By xrspook @ 9:35:26 归类于: 烂日记

看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苦妓回忆录》以后,我开始看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这本书,我觉得是由多个短篇构成的。我看书的习惯比较奇葩,如果开始看一个作者,我就会把那个人的书都借来看或者都买来看,代表作当然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至于米兰·昆德拉的,我也基本上按照那一套书的书单买下来了。但问题是,米兰·昆德拉那一套书,大概是我高中的时候开始出版的,到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才开始去收集。所以有些已经买不到了。其原因是已经出新版。已经不记得米兰·昆德拉的书我有没有买全,反正我好几年才会突然看一下他的书,所以在书柜上他的书一半以上我都只是放在那里,还没有拆开塑料包装。跟之前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族长的秋天》形成鲜明对比,马尔克斯那本书没有句号也没有分段,很久很久才有一个章节划分。但米兰·昆德拉到《笑忘录》,基本上两三页纸就是一个章节。所以看起来觉得进度比较快。这么短就划分一下,会有种故事还没说完,然后就突然不说感觉。

马尔克思的书背景是加勒比地区,而昆德拉的书背景是捷克波西米亚。总的来说,马尔克斯的书里面谈到政治的不多,虽然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游击队或者打仗之类的东西,但给人的感觉是那些都比较儿戏荒唐。但波西米亚这边则完全不同。从前看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的时候,我觉得当时他就能杜撰出这种东西真不容易。但现在当我看多了昆德拉的书以后,我知道那不完全是杜撰。那个时候,在俄国苏联的统治之下,欧洲的那些小国家,命运的确挺悲惨。并不直接把你关进监狱,而是让你活在这个社会上,但你身边的人都不得不孤立你,因为如果他们接济你帮助你,他们也会受到牵连,他们也会被孤立。有住的地方,但经常被监视。活在一个社会,却没有地方肯给他们工作,赚不到钱,怎么才能活?所有一切都在幕后黑掌控制之下。想想都觉得恐怖,相对而言,不过是奥维尔写的《一九八四》来得有点,科幻色彩。我有点同情那个时候的人民的,尤其是那些受压迫的。但同时我也明白到,这种事情,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发生,只不过这种事,暂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而已,即便是现在,肯定也有人在遭着那种罪。我不知道,不意味着这就不存在。我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我地位太低。有时候某些东西,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因为如果你不知道,你可以完全凭借你的感想乱胡发挥不顾后果,但如果你知道得多了,你要顾忌的,也会很多。你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自由自在了。既然如此,人为什么还要故意知道那么多?

昨天《笑忘录》里我看到了一段关于写作狂的说法。什么是写作狂呢?写作狂就是写出来的东西是为了吸引陌生人看,不为自己而写,也不为自己认识的人而写。我狠狠地对照了自己,发现可能我是半个写作狂。因为我写东西的时候,一半是为了自己而写,而一半是为了服务那些我都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陌生人。我觉得陌生人看到我写的东西快乐,我就算实现价值了。但我不是为了取悦他们,我写出来的东西愿者上钩。因为我的写作不是为了营销,也不图什么金钱或物质上的回报。

之所以喜欢看外国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之类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通常那都不会被翻译得非常隐晦,所以直接可以去思考,我不需要先琢磨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古诗词之类的那些东西在我融汇贯通之前还得先纠结理解一番,太费劲了。

2016-07
25

与我何干

By xrspook @ 17:38:33 归类于: 烂日记

关于某党的东西我向来都不去想,我跟我妈一样,但我爸却对那个很感兴趣,尤其是通过某些渠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以后。上个周末回家,我爸突然问了我一句:“赵薇是不是团中央的?”赵薇我知道是谁,虽然我从来都没看过她的影视作品,从一开始我就对那个大眼睛的“小燕子”非常没有好感。“党中央”这个词经常在CCAV的新闻里出现,但我就没听说过团中央这回事。“小燕子”大概是我初中时候的事,那时候赵薇刚出道不久,现在算起来,这都快20年了,如果当时她20多岁,现在无论如何都已经是40+的人了。普通团员30岁不到就该退团,团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当然可以拖得长一点。暂不考究赵薇是不是团中央的,知道她是还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我们国家的老大是习大大就足够了不是么?中央这个词,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那是好大一盘棋啊,否则为什么每次开会偌大的人民大会堂都会坐得那么满满当当呢。既然头衔里有“中央”二字的人那么多,我不知道谁是谁不也很正常嘛。情况就像读书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班的人叫什么名字,但我怎么可能知道年级干部都叫什么呢?虽然那些人都是从普通学生那里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是某些范畴的“精英”(精英这种事见仁见智,读书这些年来的经验告诉我:干部不等于学霸,干部不等于精英,学霸不等于辉煌人生)。我还没对我爸说出:“不知道。”我妈已经插口来了一句:“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她和我都不关心这些,只有你对这些感兴趣。”我不知道我爸为什么会喜欢打听那些东西,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那些?在我心目中男人的动手能力、运动细胞都很发达,但我爸显然在这些方面都不及格,这如何解释?曾几何时(小屁孩的时候)我觉得男人都是工程师,因为我妈的姐姐和妹妹的老公都是,为什么我爸不是呢?因为后来明白了“男人=工程师”是扯淡,所以现在我不能再默认“男人必定关心政治”。

有一次室友跟我说她家吃饭的时候通常会看新闻,她要看广东新闻,她老公要看CCAV的,女人比较霸道,所以最终控制电视遥控器的是我室友,但她老公会喃喃地埋怨:“不关心国家大事,就只顾自己那一小撮。”我跟我室友说,我和我妈吃饭的时候只看广州电视台的新闻呢!而当我爸拿起遥控器的时候他必定会转台到凤凰卫视,凤凰卫视播的新闻要不是台湾的,要不是国外的,极少是天朝时事。这又算什么呢?CCAV的新闻是用来洗脑的,有些时候我会沉住气看一阵子,但越看就越想开骂,有时甚至是直接就骂起来了。不舍身忘死不是模范,不家破人亡鞠躬尽瘁不是英雄。我完全不能认同那些CCAV在短短30分钟新闻联播里着重渲染烘托出来的模范英雄。命都没了,追封神马头衔有个屁用。家庭完全照看不了,即便被永远写进历史书在当家里成员的时候永远都是极低分不及格。不同人有不同的价值取向,显然我跟CCAV的价值取向不大一致,但不能说我就是错的。女人是不是就一定不关心政治呢?凡是说一定的话通常都不大对,呵呵呵。

稳妥地睡觉,稳妥地吃饭,稳妥地运动,对我来说这就很幸福了。

2016-06
28

勿上贼船

By xrspook @ 7:44:01 归类于: 烂日记

以前我想都没想过可以在办公室里一边转圈凑步数,一边拿着个手机开着语记写blog。现在,这个变成了现实,因为办公室里好大一片空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大块空地,相比于以前4个人一起的办公室现在这个办公室就只有两个人,面积是一样的,可想而知,那空荡荡的程度是怎么个状态。我们才刚刚搬下来没几天,然后又被告知最迟明年我们肯定又要搬,因为整个二楼都要交给传说中的四大天王。飘泊的路没有尽头。为什么这个单位就不能长远地好好规划?每次都是搬搬搬,从这里挪到那里再挪到别的地方。从前,我们觉得6层办公楼太大了,我们用不了那么多,但现在我觉得6层楼根本就不够用。如果要满足国家级检验站1000平方米的面积要求,起码要给检验两层楼,那么,起码这办公楼要有9层才能基本满足需要。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同样,我觉得传说中的国家级质检站也不可能在这里扎根开花结果。那只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梦。你可以去瞎掰,但千万不要觉得,那会是真的。为什么办公楼会不够用我觉得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到现在为止,这里都没有真的像我们的工资条,或者如我们的职级,管理人员跟工勤人员分开。不可能人人都是管理人员,如果你为每一个工勤人员都配备办公室,这显然给你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位置都不够花。管理人员被当作工勤人员使用,工勤人员虽然平时都在现场,但也分配办公室,最终的结果就是上班时间很多办公室里都是空空荡荡的,但你又不能在里面做些什么,因为那是名花有主的。这大概就是国企的挥霍,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见只是见步行步。为什么会造成这个局面?很重要的一点是大概进来的人心都不在干活上面,而是在如何爬上去,爬到高位,拿到高额工资和待遇。为了实现那个,他们会不择手段。他们会把所有工作重点都用在如何巴结上司,然后靠着各种关系,往上爬上面。这种心态,跟我初中的时候读鲁迅先生的《孔乙己》情况差不多。这么多年过去了,天朝的人,或者说天朝的这些人还是这副德性,我不见得这个国家有什么希望。

当员工觉得在这个单位只是混口饭吃。单位并不能为员工实现什么理想抱负之类,员工自然不会为这个单位额外做出些什么。不投入时间不投入精力自然不会有好的产出。在国企这些年,我的感觉是无论你一开始的初衷是什么,无论你有多么强烈的愿望,千万不要太用力,因为别人会羡慕嫉妒恨死你,结果日子就比较难熬了。如我之前所说,他们待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干活,并不是为了把工作做好,而纯粹是为了爬上去。他们可以没有技术,他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毫无效率,他们的逻辑可以前言不搭后语。各种让你鄙视的东西会琳琅满目的呈现在你面前。有时你甚至有恨不得把他们都掐死的心,但是没用,因为在这个地方,有问题的不是他们,而是我。我没有跟他们一样,我没有和他们同流合污,我错了。在这个环境下,我才是其他的一类,我会非常容易地被干掉。从远大的梦想到最低消费。我用了接近十年的时间,才搞明白了这点。

最后由衷的奉劝一句,想干点什么的人,千万别去国企。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