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
20

老字号小店还在

By xrspook @ 23:11:1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这三年我一直在等待着某个机会说出行再也不需要报备,也不需要做核酸了,不需要因为去过某些地方,我要进行某些隔离。那么我也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我最想去的地方,应该说我最想回访的地方是佛山禅城区。我惦记着那里的老房子,也惦记着那里的美食,又或者说是老字号,又或者说是之前我在那里吃过东西的地方。

终于放开了,终于不需要报备了,终于不需要因为你去过某些地方要被隔离了,所以春节假期的第一天我就去了佛山。幸好我去的是年二十七,所以到处都很热闹,同时哪里都还没关门。让我发下心头大石的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些老字号都在,而且完全看不出受疫情影响的样子,他们还是老样子,为什么可以这么厉害呢?老字号的小食店都在,那些说不准是什么的眼镜店或者钟表店居然也都在,让我很震惊。东莞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但从广州的情况看来,小店死了一轮又一轮。以前是小店的地方,现在早就已经可能贴着正在招租,又或者直接换了个老板。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呢?大概的就是网红消费跟传统老字号的区别。当然,我去的那些老字号可能就历史上算起来不算太老,但起码人家也有几十年历史。现在我看到广州街头关掉一轮又一轮的,通常是那些这几年雨后春笋般爆发出来的奶茶店,还有一些零食店,又或者是一些做小本生意的各种小店。总的来说,那些经营了几十年的店,通常都屹立不倒。几十年的店为什么他还在,而别人都倒了,显然有他的道理。只要还能堂食,只要还能外卖,他们就可以生存下去。广州的小食店绝大多数都有外卖功能,但是我去佛山吃的那几个小店。我没见过他们准备好打包,外卖小哥在他们那里停留,没有专门用来放外卖的桌子。难道佛山的外卖业务并没有广州这么普遍吗?作为老广州人,其实我也不怎么习惯外卖,如果要去吃的话我会换个衣服然后下去,我不会躺在床上操作手机,然后等待外卖上门。首先是因为我抠门,因为还得付配送费这种东西。其次某些食物如果通过外卖就不是那个感觉了,比如说我们经常去吃的那家煲仔饭。煲仔饭的那个饭焦是必须用勺子挖出来才有感觉的,外卖的盒子怎么能吃出煲仔饭的韵味呢?如果吃的是蒸饭,或许还凑合着,但是再大冷天如果只用普通的饭盒蒸饭,送到的时候已经凉了。如果那是一家专门做外卖的小店,或许他们会做一些保温措施,但是如果那是一家主打经营堂食的店,他们真不会在那里花任何心思。煲仔饭做外卖显然不划算,也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有个食客说突然间想吃煲仔饭,于是就过来了。为什么老字号依然存在?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大家已经习惯了那个味道,很好那一口,去那里吃并不会在乎价格怎么样,而是觉得那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不会眼花缭乱,不会选择困难症,直接穿上衣服就往那个地方奔,甚至不需要看菜牌有什么东西。老街坊老字号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人情味,也是一种信任。街坊不想老子好倒掉,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日常需要,老字号如果能撑下去也舍会不得丢弃那一帮多年来的捧场客。

真希望那些老字号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起码在我有生之年都依然活着。

2023-01
6

想放假了

By xrspook @ 8:51:29 归类于: 烂日记

回家的时间一天天临近,回家要做些什么呢?有很多事情想做,但好像时间根本不够。首先要必须要做的是配个眼镜,但我感觉周六配眼镜,周日那个眼镜没那么快做出来。好像也要去剪头发,但是除了后面有一点不好看以外,现在头发的长度暂时还不需要修剪。尤其是前面的刘海,后脑勺的部分我看不到,管不了那么多,但起码没到那种让我觉得很厌恶的长度。接下来就是吃喝玩乐之类。新冠这三年。好像没去过佛山但印象之中好像我是我跟我妈戴着口罩之后去过一次佛山,但具体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新年之前。因为我还记得过年之前我们只去过一次佛山,而那一年,回家之后我好像病了一场。那一年我们一家人逛了好几个花市,但也正是那一年,我们完全没有戴口罩去人员非常密集的地方。还在被窝里的时候,我就刷到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实际上当时我没有羊,只是幻羊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年春节我发过烧,虽然很快就过了。为什么会在那个那么尴尬的时候感冒发烧呢?所以我还记得那一年在佛山我们买了很多传统的过年食品回家,但实际上没吃多少,因为没有胃口吃,那些东西很多都是油炸的,所以放到有点变味就直接丢掉了,挺可惜的。三年没去佛山了,不知道那些让我魂牵梦绕的传统小店还在不在,我希望他们都还在,但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好像他们的经营已经变得有些困难了。

我想去佛山,我也想去海珠湿地,上一次去海珠湿地的时候,我还得给门票,现在我可以拿着献血的A证免费进去了。献血的A证在很多地方都明确了不用给门票之后我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尤其是刚刚过去的三个月,我几乎没搭过公交,其他人也没搭多少,因为有段时间强化疫情防控,路上根本没有公交。

当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羊的时候。我真这么觉得,早羊找超生。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过一个安稳的年。选择12月26日发烧,我感觉老天爷这个掐得挺准的。如果再往后几天的话,月报年报还有一大堆数据处理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的情况是到月底的时候我已经稍微缓过了来,虽然依然带着各种症状,那起码我的脑子是清醒的。虽然准确来说即便在最糟糕的那一两天,我的脑子都是清醒的,不过自带了各种疼痛而已,比如闪电的头痛。月报年报这种东西。在哪里都得做,问题只是在单位的宿舍、单位的办公室,还是家里。对我来说都一个样,这些都是我的活儿。

现在新冠过去了,月报年报也都过去了,基本可以这么说,2022年收尾的东西,我要完成的部分已经基本上全部结束了。所以现在的我就只是在这里等待最后两个星期,然后过年。我有年假,我也想早点走人,但问题是工作还没干完,还得周一周四报进度,这直接把我拖死了。如果不是周四还要报进度这个恶心的东西。周一报完进度,我就直接走人了。我的假期允许我这么操作,但是我的工作不允许我这么挥霍。为什么总公司的人不早点放假走人呢?一直挺在那里有什么意思?当然,如果领导也早早走人的话,我也没有必要继续挺到周四,因为领导的名字已经没办法再签上去了。

我的心已经开始放假了。

2022-12
1

魔幻的11月30日

By xrspook @ 10:10:30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11月30日,这是一个魔幻诡异到极点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月末我都是忙得要死,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全部都遇到了。比如11月29日傍晚靠泊了一条省储的船,30日早上扦样,30日下午检验结果出来可以卸货。这就意味着这条船肯定得做到晚上11点,11点肯定没有卸完,于是月末的数据我至少得等到晚上11点才能全部得到,前提是其它都在这条船结束前结束了。正常情况下再往后,凌晨1点之前能睡觉已经算是个奇迹。之前我已经预测到了这种焦虑,但当你真遇上的时候,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这仅仅是诡异事件的开始,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和同事突然跟我说江泽民去世了。这个消息挺震惊,但是考虑到曾经的领导人现在已经96岁,所以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还记得邓小平去世的那一回,那天早上我像平常那样早起看电视,却看到每个电视台都在播着各种形式的讣告。我还记得那个早上是某次期末考之后,是个阴雨天。这一次江泽民去世,我们刚好遇上寒潮,24小时之内气温骤降,温度湿度都下降剧烈。前一天才冲破30℃,湿度达到90%,而现在湿度直接打了个5折,温度到半夜的时候估计不仅仅是5折那么简单。

最让人觉得意外的是广州多区突然宣布要严格执行二十条,所有临时管控区全部解封。前一次当我看海珠发布的时候,还说要严格执行二十条的精神,下一次当我再看的时候,就发现海珠区那一片已经封了一个多月的区域终于全部解封了。除了高风险区域,整个海珠区都是低风险区域,但起码意味着人和物可以流动,生产也恢复正常了,但这是因为疫情真的好转了吗?我觉得从数字上说不是这样的。每天广州出现的那些社会面感染者数字一直在高位波动。起码我个人觉得那是一个高位,厉害的时候接近三位数,一般般的时候也有50人以上。海珠区那些重点区域,每天的新冠阳性接近7000人,怎么保证这些区域旁边的区域解封了以后不会出现失控扩散呢?当初没有把海珠区这片区域静默下来,没有用一些很强硬的手段封闭,扩散很严重,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以这么说,花了一个多月,效果依旧不是太显著,虽然的确是有效果的。所以现在的放开我感觉就像是给这么长时间这么努力的那些人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他们拼死拼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没日没夜工作,最后换来的居然是突然躺平。管到没法管的时候就直接不管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多年以后,当我们回看个这段经历的时候,不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感受。快下班的时候我妈跟我说,理论上他们今天下午3点到5点要做核酸,但实际上没有做,后来通知不用做了。连续一个多月。天天都要做核酸,突然解封了,没有临时管控区域,低风险区域的人也不用做核酸。大概还有愿检尽检,但是那些大规模的应检尽检没有了。

这真的是一场梦吗?这是愚人节的某个恶作剧吗?最终是大家有病就去看医生,没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真的这样吗?因为据说连时空交集者也不会被判定为密接了。那么也就是说不会有很多黄码了,即便是密接你也可能不用被拉去集中隔离了。在这种貌似躺平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用什么去保护我们的老弱群体呢?

难道现在我们就要做好双十二的血拼计划——人手一台制氧机吗?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