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6

何必那么绝

By xrspook @ 13:55:3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时候,我不明白那些写吐槽影评的人到底什么心态。他们把那些东西写出来,自己觉得很爽吗?为什么要把那种不好的负面感受传递开来呢?很多时候写那些东西的可能不是个人感受,而纯粹是因为那是水军。他们是拿钱做事的。故意要唱衰某个人或者某个片子。但也有些例外,比如说某些专家。但我个人觉得,专家到达一定程度以后,不会这般吹毛求疵。真正的专家能在最高糟糕的东西里发现闪光点,而那些伪专家,只是一眼过去,觉得那些跟自己风格,或者跟自己过去熟知的东西不一样,就开始猛烈狂喷。很多时候,但一部作品出来以后,基本上已经没办法再改了。所以,记住那些糟糕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最重要的不是发现那些能够引起自己共鸣的地方吗?觉得不爽的东西,就由他去吧,就像生活中绝大多数事情一样。在我们自己的事情上,我们尚且不那么较真,为什么却老是喜欢抓住别人不放呢?

我们经常会看到影评说,某些骗子逻辑不么好,故事讲述的方式也不行。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写呢?你根本写不出来,又或者你有更好的故事,但是没人卖你的帐,所以你的故事只能烂到自己的肚子里。现在好一点,是自媒体时代,所以大老板不买你的点子,你可以自己整出来。但是你的点子又真的好吗?你觉得好的点子,观众卖帐了吗?会不会也有一些跟你一样的观众在挑剔呢?一样米养百样人,众口难调。同一件事,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响。当别人的想法跟自己不一样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开始对骂呢?从个人的角度考虑,其实这也没错,但如果我们能换个角度思考,肯定会更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具备了换位思考的能力。我可以以一个孩子的角度想问题,我可以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现在我不确定我能不能以一个老年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还记得小的时候,我看到个小孩,我就知道他跟我差不多大。我几乎能准确地预测出他的大概年龄,当时我想,如果我再大一些,我仍然能认出某个比我小很多的小孩子的年龄吗?实验证明,这东西我做不到。现在我根本分不清年龄这种东西,无论比我小的还是比我大的,即便是我同龄人,我也分不出来。我这里说的是样貌身材的分辨。至于一个人的心智年龄,很多时候,是不跟实际年龄不成正比。这主要看那个人到底经历过些什么。小时候我会白日梦如果某天我跟我的某个同学交换灵魂,那会怎样呢?在别人家过日子,当别人的孩子会比当我爸妈的孩子好吗?我们总觉得别人比自己好,我们总觉得富人过得比穷人爽很多,实际上但我们身份交换后,很多东西根本爽不起来。我们的生命无需从来,因为起码现在我们还活着,活着就能创造出奇迹。

如果我们写过“如果我是某某某”的作文,我们是不是会更懂得换位思考呢?

2019-10
24

不够沉着

By xrspook @ 18:52:02 归类于: 烂日记

通常情况下,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淡定的,但是当所有事情都一并袭来的时候,我就会莫名烦躁。那个时候,我就只想着一个人安静地处理事情。我不会慌,但是我会肾上腺素飙升,然后变得脾气暴躁。如果这时候你还找我的话,通常会被我无意中伤害到。在那个时候,在不经意之间,我就会开启骂人模式,像吃了火药一样。在那种情况下,要不我会一声不吭,要不我就会开始发飙。但其实那个时候情况还是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的,不过是一下子事情太多,我无法一下子都全部兼顾,而我又是个急性子,觉得事情不按照我希望的套路进行,内心深处我就会觉得莫名的不爽。在这个时候,最好就是别惹我。别惹我说话,别问我问题。不过其实在这期间你问我问题,我是听到的,但是我是个单核操作的人,只要我一开口回答你的问题,我之前做的那些事就会被分心,结果就是什么事都做不成。

最明显的要数当我正在点单的时候,又或者当我正在用计算器累计总量的时候,你千万别给我说话。跟我说话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我不理睬你,虽然我听到你的问题了,第二个是我回答你的东西了,但我正在清点的单据又或者我正在用计算器加出来的数量一下子就乱套了。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还找我呢?你可以在我结束了一叠单据以后再问我问题。那段间歇我是可以停下来的。毕竟那不是什么死人跳楼的事,晚一两分钟无伤大雅。在找别人的时候,如果我看到他们正在做某些事,我会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恰当的时机。被打断的感觉从来都是不好的,所以当别人正在认真学习的时候,我不敢去打断,也不忍心去打断。

还是学生的时候,我爸妈唯一打断我的就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喊我几下。现在他们仍会这样,但是如果我正在汇总单位的数据,我不会扔下手头工作先去吃饭,然后再继续干下去,因为我知道那些工作,如果不被打断的话顶多30分钟就结束了,通常用时大概小于20分钟。他们喊我的时候,通常我已经做了一半。但是这也有别的情况,比如说我正在写一篇比较长的东西,或者我正在处理非常复杂的数据,那个东西不可能一时半刻搞定,可能需要连续好几个小时,甚至连续好几天。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做到某个节点,然后停下来去吃饭,然后回去继续干。理论上这种事情,我应该在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完成,但是自从我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以来,我有一半以上的统计分析都是在家里完成的,因为那里不会有人骚扰我,即便有人在微信或者QQ上找我,我也可以置之不理,因为那是我的私人时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上班那时候我拿不出那么连贯的时间,很多统计分析得一连干几天,我没办法让自己先干一两天,然后放个双休日,接着周一回去继续。我还是比较喜欢一气呵成,虽然那种事根本没办法一次性就连续搞定。

我挺喜欢现在的工作,因为这东西给了我很大的空间,让我可以天马行空地去认真。可以放肆懒惰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缺席,但是该认真仔细的时候我可以打败绝大多数人。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