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31

过年的烦恼

By xrspook @ 16:37:04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到底是什么?我妈说她不喜欢过年。因为过年就意味着大了一岁,准确来说是又老了一岁,但实际上让她不想过年的是到处都关门,没有便宜的东西可买,不是说市场或街头是真的没有东西可买了,是价钱都会涨,尤其当过年叠加湿冷的时候。今年就真遇到这么一回事。从前让外婆最发愁的就是过年的时候吃的东西贵了很多。过年的时候家里吃饭的人多,因为是打边炉,所以肉要吃很多,菜也要吃很多,她是负责洗菜做饭洗碗的。温度已经很低,工作量又大量增加,而且花销也很大,所以外婆挺不喜欢这样的春节。不喜欢归不喜欢,但是还是得扛下来,没有其它选择。因为当年的我们没有出去吃饭的经济实力,实际上从前也没有多少人会习惯过年的时候每顿饭都出去解决。吃饭的人多,来拜年顺便也吃饭的人也多,所以一天到晚就是在为吃饭这个问题团团转。别人过来拜年,实际上外婆坐在里面跟他们聊天的机会通常没有,她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折腾与吃饭相关的各种东西。

天气冷的时候,可能熟菜不需要准备太多,因为只需打边炉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即便那样,什么炖冬菇,什么白切鸡依然是要准备的,当然还包括扣肉之类的东西。打边炉只不过取代了小吵而已。相对于打边炉来说,其实我更喜欢小炒。当我还小的时候,逢年过节的小炒总会有韭黄炒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过年喝汤的几率不高,但是通常会有一些羹。后来羹这种东西几乎不出现呢,取而代之的是猪肚汤。猪肚这种东西洗起来其实挺麻烦,但是这却是外婆的经典菜色。

我永远都忘不了炖冬菇的味道,白切鸡多的鸡杂会跟冬菇一起炖煮。我同样忘不了的还有白切鸡总会配姜葱。姜用的是那个可能是自家特制的器具整出来的,是靠磨而不是剁。通常干那个的是外公,后来变成了我,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一年春节某个亲戚送来了一堆海鲜,所以那顿饭要磨姜也要磨蒜。我完全没有戴手套,也没有做其它防护。所以那种火辣辣的蒜姜味道在我的手上持续了好几天。蒜泥好解决,但姜泥呢。如果不靠磨,根本不是那种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会有那个东西,我从来没有在别人家里见到有那么一个特制器具。现在我不知道那块特制的板到底去哪里了?是不是丢掉了呢?

现在,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春节,因为这意味着快递停发。这意味着不能剁手了,又或者剁手以后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收到货。不能买买买的日子能做些什么呢?哪里都关门,要是在外面要解决吃饭的问题还真不容易。虽然现在很多家庭都会在外面解决年饭这个东西,但显然除了那些很正规的年饭,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吃的需要,但是小吃店奶茶店、便宜的票券全没了。在广州的街头,春节的时候真的就只剩下老广的味道,因为其它风味的小吃店几乎都关门,老板回家过年了,于是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原来这里是广州。

今天才仅仅是春节假期的第一天呢。

2019-12
22

怀念外婆的味道

By xrspook @ 20:32:47 归类于: 烂日记

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我才明白到,为什么我会那么怀念从前的逢年过节,因为它意味着一家人会团聚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能吃到外婆做的大餐。那些东西在平时都不会吃到,但是每逢过节,外婆就会为了那个张罗好几天。提前几天就要泡冬菇、发菜、瑶柱之类的东西。炸排骨也会在前一天搞定。鸡杂炖冬菇发菜,芋头扣肉,白切鸡,外面买回来的烧肉,蒸鲈鱼,一个小炒,可能是炒丝瓜,也可能是炒彩椒,又或者是西兰花,盐水菜心,白灼虾。那煲老火汤通常都是猪肚和某些东西。之前做的炸排骨会在当天再翻炸一遍,然后在上面裹上一些酸甜的酱汁。在经济条件没那么好,在做酸甜排骨之前,外婆做的是五柳炸蛋,相比于酸甜排骨,我更喜欢五柳炸弹。酸甜排骨那个东西,我和表哥通常都会在排骨翻炸之后,裹上酸甜酱之前偷吃。绝大多数情况下,偷吃的数量都大于三块,所以到真的要吃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些都是相当家常的菜色,但当外婆不再掌厨的时候,东西都没有了那个味道。我还很怀念那个发菜冬菇鸡杂。在外面,你也能吃到之前我说的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菜色,但是你没办法点出一桌从小外婆最在行的。而且非常实在的是,如果一桌人不够多,根本吃不全那么多东西。、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如果不是非常冷,不会有打边炉这个操作。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插电的那种边炉锅,所以外公把整个煤炉提到大概10平方大的屋子里。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我们把门窗都打开了,所以没有一氧化碳中毒这个问题。后来有了用电加热的边炉锅,但有一次我还非常记得,我们没有加水就已经开始插电,所以过了一阵,加热的那个东西就烧了。家人急忙拿去买,幸好居然还能买回来,否则那天晚上真的不知道可以吃些什么。那是一代的边炉锅,后来又了那种不粘锅内胆的,即便插电了,也不会开始加热,即便加热了,那个东西因为有煎炒的功能,所以是可以干烧的。打边炉没有外婆张罗九大簋那么好。还没进屋子,从前我就能闻到外婆张罗那些饭菜的味道,是味道把我引进家的。对外婆来说,逢年过节张罗那些东西是她非常正经的工作。她还年轻的时候,不会让女儿们随便插手。即便好不容易把工作分配出去了,她仍然尽量不让她们碰那些东西。当外婆正在认真的整她那一盘菜的时候,脸上通常不会有一丁点笑容。

后来我才明白到,为什么从前外婆在家里做的那些东西会那么好吃。那是因为从前,外婆和她的家人也做过卖小吃的小贩。不过当时卖的是年糕。外婆负责做年糕,其他家人负责拿去卖。我妈说我其中一个姑婆总是第一个卖完回来的,而且赚到的钱最多。

今年冬至,没有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即便在一起,也没有那个味道,当然了,那个从前聚餐的家也已经不复存在。我不知道我的家人里有没有人会像我这样怀念那种味道……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