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24

我的老房间

By xrspook @ 9:18:27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的孩子,通常都会有房间,即便孩子没有出生,父母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房间。但是,小的时候,我却没有。虽然从前我家2房1厅,父母的房间和客厅是用隔板间隔开的,而我的那个所谓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直到大概我10岁,才开始渐渐把那些东西给挪出来,但即便那样,无论是床底下还是书桌底下,都塞满了东西,都塞满了可以称之为垃圾的东西。

从前我的房间很小,宽度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个书桌。要把腿伸进书桌下面,就必须坐在床上,然后再伸进去。当时,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想到可以换一张小一点的桌子,比如说那张桌子的长度只有本来那一张宽度?如果是现在的家长,肯定会这么想,但那时,我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哪里来的。反正我记得我妈说,那张桌子是外公用单车运过来的。至于是从哪里运过来的,我毫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觉得那张桌子很重要,而且也完好,当然要用。那个年代,大概书桌都那个模样,不过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而有的人,就像我那样,放下床和桌子,根本就摆不下椅子。我的床底下,从来都是我爸乱七八糟的工具,具体有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垃圾一大堆。说是说那是个房间,但跟不是房间没有区别,因为只是空间结构上貌似隔开了,有个门,有些窗,但实际上。门框上没有门,所以不存在任何隐私。那个屋子里。除了大门和阳台门,其他地方几乎可以说没有门这个概念。厕所的那个门从我有记忆起,向来都是烂烂的。为什么烂烂的木门他们也不换一个呢?如果我去规划的话,毕竟洗澡的时候之所以要关门,不过是尽量不要厕所里的水飘到外面而已,为什么他们不弄个防水的浴帘呢?我的房间从空间上说放不下一个门,因为如果有门的话,东西直接就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实际上,我的房间其实也可以用从前很流行的珠帘隔开,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个房间到底有没有5个平方呢?我觉得差不多大概也就那样,在那5个平方的房间里,还放着个冰箱。除了个冰箱,还有个老掉牙的柜子。那个柜子据说是马师僧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是他的保镖。在我出生之前,那个房间是我奶奶的,但我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世了。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知道那个房间之前是她的,但为什么我知道了以后也好像没害怕过呢?大概因为让孩子感到恐惧的东西实在太多,曾经的亲人还不算是恐惧系列里面的一种,而且那个亲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外婆让他给我讲家族从前的故事,比如说她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外公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比较年轻的时候,外婆会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虽然,我通常会一问再问,今天问了,明天继续问。为什么我就没有记下来呢?但即便这样,外婆每次都会耐心地跟我讲。与这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爸从来不给我说他家的事,他甚至从未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小时候我老是缠着我爸,叫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但是他却从没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他明明可以给我讲。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他很陌生的原因。我对某个明星的了解,比我爸还多。

回忆从前的东西,一切都已模糊了。

2019-01
13

理想摆布

By xrspook @ 23:16:11 归类于: 烂日记

上周五我买了个1499元的电子琴,一开始我也说不出那到底是电子琴还是电子钢琴,反正那个厂家是卖智能钢琴起家的。钢琴是88键,电子琴只有61。我个人觉得,可能最大的区别是多了一个八度,一个八度算上黑键白键一共是12个。至于相差的17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就不清楚了。从逻辑上说,应该是相差一组,但具体是怎么样,因为我根本不熟悉钢琴,所以我说不上。之所以买一个电子琴,首先是因为家里的空间有限,钢琴更长,而且重量更大,同时价格也更高。如果我有一个房间是空余出来,我会把那当作是书房、乐器房以及健身房。书本全部都放到书柜里面,乐器全部都靠墙摆放,健身器材平时都放在一个角落。我必须保证那个房间有足够大的空间让我施展,但是我不会在那个房间里放置电脑。我或许会在那个房间里放置一部电视,因为当我跟着视频做运动的时候,我可以把优盘插到电视上。那个房间多大才够呢,我也说不上。因为有了那个活动的房间,我的卧室只需要放床,很大的工作台、收纳柜以及衣柜就好。对我来说,工作台除了要放电脑,还要有一片很大的空间让我在那里折腾各种东西。但是如果空间不够,之前说的那个活动室也可以在客厅里摆布。对我来说,客厅可以没有餐桌餐椅,也没有沙发,但那个地方必须有足够大的空间让我做动静佳宜的东西。至于吃饭的地方,可以是开放式厨房的一个吧台。那个开放式的厨房必须足够大,我可以坐在吧台里,面对着客厅吃饭。总的来说,我这样摆布决定了我是一个奇怪的存在,因为对别人来说,必不可少的东西我都觉得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因为用不着。我把一个客厅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练功房,可能是用来玩乐器的,也有可能是用来做运动的。无论哪一个房间,我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亮度,最好有太阳晒进来,尤其是我的卧室以及我运动的地方。卧室要晒到阳光,这个要求比较古怪,因为对于别人来说,那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有些人甚至一直都会把卧室布置得暗无天日。如果我说的那些所有摆布都实现不了,起码我要保证房间里某个地方可以晒到太阳。因为有这个诉求,所以至少要有一面窗或阳台朝南。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说起房子摆布这种事,因为对我来说,微薄的薪水想在广州这个地方买新房是不可能的事。如果我结婚,有另外一个人帮我一起负担或许还能,但只靠我一个,供一套20年的房子,我觉得这是非常遥遥无期的事,到房子真的成为我名下物业的时候,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是因为好长一段时间,我的家人都是没有房产的人。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我们本来就空无一物。把时间和精力用在恰当的地方比浪费在一些所谓的财产上面对我来说更重要。屋子里因为有人,所以才成为了家,如果家只是一个地方,里面只有我一个,那跟临时居住的宿舍没有区别。

小时候我不喜欢孤单,长大了一点以后,我开始习惯了孤单,但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孤单的紧迫感和恐惧感又开始增加了。

2018-08
27

失去

By xrspook @ 10:36:0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我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里面最炫酷了当然是我臆想出来的各种建筑,还有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翘起来的地砖。也说不准昨晚的梦的意图是什么。历史和科幻交融,只能大概这么描述,但还包含了一些很人性的东西,那是关于人心理活动的。别人的意图,我猜不到。她到底愿意不愿意,我无法琢磨。

地方不在大,而在于你怎么利用。对我来说,即便房间再大我也不习惯把床放在中间,让床除了床头以外其它边都有空位。从风水上说,应该这么干,从内务整理的方便来说,这再正常不过了。但房间就只有那么小,床放在中间,隔断了整个空间,于是那个地方真的是除了睡觉就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如果房子足够大,卧室就只是用来睡觉,还有其它的空间用来工作和运动,卧室的床这般放置最恰当不过了。大概因为我一直都生在长在穷人家里,如果我的床不双面靠墙或三面靠墙屋子就彻底没空间了。在别人眼里,这是不好的,但在我觉得这再普通不过。我曾经有考虑过,当爸爸妈妈都走了以后,我会怎么摆布我家呢?大概我会把爸妈的房间彻底改成运动室。

一大早上班的路上,我一直都迷迷糊糊。脑子里想着外婆的事。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们恨不得自己快点长大。但是当我们长大了,有收入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却会觉得还是小孩的时候好。那倒不是因为就像人们所说,儿时多么的无忧无虑,而是因为长大了,就意味着你肯定要失去某些东西,因为对你来说,你长大,家人也同时变老,肯定有离开的时候。社会在发展人在变,这些事情肯定免不了了。我现在还只有三十几岁,但有时,我也会沉湎在儿时的记忆之中,我也知道,那些所谓记忆重新想起一次就会被模糊一次。如果不断地想起,可能最后忆起的那些部分大多数只是我的想象而已。如果小的时候就已经流行照相机、摄像机之类,大概现在就没有这个烦恼,但是我也明白,即便有那些东西,还是不可能把生活全部都还原出来。你有了一些,但你还是会想要更多。长大意味着你会遇到很多,得到很多,但同时你也会渐渐地失去很多。先是身边的人,然后是很多熟悉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有了这么些感觉,最新不一定就是最好的,还是某些经典的老版本靠谱,但当你想找回老版本的时候发现那东西居然已经不支持你的新系统了。于是,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有些时候,我们在倒退,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但即便知道了,有时根本无可奈何。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当你有了认知能力以后,你会觉得身边的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虽然那时还暂时不懂得永恒的概念。小孩不会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还没和某些人或某些事建立非一般的关系,没有上心过当然也就无所谓伤心。想拥有一切,从前的不丢失,往后的能不断地加进去,显然,这绝对是我的痴心妄想。

农历七月是个深思的日子吗?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