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8

不是学霸

By xrspook @ 21:36:28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一天,我都在做与字幕相关的东西,有可能是看别人制作的字幕,也有可能是自己做字幕。看多了,做多了,尤其是自己一天好几个小时都耗在那上面,自然而然就会形成某些条件反射。字幕这种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有就已经很满足,但后来我会对那个要求越来越高。不只是有,而且出现和消失的时间还得非常精准。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那应该让你觉得很舒服,但是什么才叫做舒服呢?估计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见解。作为一个做字幕的人,我仅仅能以我觉得最好的方式表达出来。至于我觉得最舒适的节奏别人是不是也这么认为,这就很难说了。

今年中考的成绩已经出来,广州某个学校出了一堆高分学霸,新闻去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有一些很神奇的爱好特长,比如说800分满分拿了785分那个平时就很喜欢写一些科技军事类的小说,而另外一个,乐器玩得非常溜。新闻里说,这些学霸都有各自的特长,但他们明显的共性是很注重错题的收集及整理。这种事情我高二高三的时候也有做,而且是老师强迫我们这么做的。在英语方面,我抄的错题真不少。抄是抄了,看是看了,但问题是我并没有进行整理。那些不是数字的东西该怎么整理呢?该用什么分类方法整理呢?还记得当时的化学老师要求我们把错题剪下来,贴到本子上。英语老师建议我们把错题抄在本子里。迎接考试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做,拿出那些来看一看就好。做题做多了,做到了一定的程度,有时我都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觉得有可能不能保证,错的觉得那可能没问题。但因为当年我真的抄了很多英语的错题,所以相对于中考来说,我的高考英语成绩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这么说,高考那么多门科目里我最踏实的就是英语。基本没什么风险。就像平时那样去做就可以了,但是其他科目,总会让我捏一把汗。高考的时候,英语我觉得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之中。对于某些语法性的东西,我还是没有把握,我的词汇量也不多,但是某些东西我就是能感受得出来。听力我很自信,阅读我觉得我应该能看出感觉。至于主观的写作题,纯粹是看改卷的老师怎么看了。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考语文的时候,我总是提心吊胆、很折磨,但考英语的时候我却觉得很好玩很自如。语文卷子里面的古文部分是最折磨我的。我觉得那个东西比考英文还要痛苦。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掌握学习语文的套路。一个语文学不好的人,怎么可能把外语玩得溜?!的确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为什么要外语溜呢?又不是让你成为外语的文学家。科学技术什么,全部都是有套路的。你并不需要用非常严格的语法去表达那些东西。科技的世界里,自有它们的规则。所以,如果我要在那些地方用外语,又或者只是需要满足交流水平。我的语文真不必那么完美。文革之前,我爸是华师中文系毕业的,但是我自感从小到大我的语文就没有拔尖过。甚至有些时候,我对那个东西很厌恶,但语文一直以来都是最重要的科目之一,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啃。

如果我根本get不到那个意思的话,怎么谈得上享受词句的优美呢?!

2016-11
14

Haanikaarak Maa

By xrspook @ 7:43:36 归类于:烂日记

cxc6lsjuuaaabea-jpg-large

今天是印度的儿童节,为了响应Dangal的号召,今天的主题是吐槽家长的虐待军事化管理,要求孩子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愿去行事。一方面,我觉得其实那样并不太糟糕,因为孩子还太小,还不会为自己着想,不会想到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要怎么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但另一方面,无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还是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回看当初,父母的逼迫,还是会让我觉得非常痛苦。只要父母是关心你的,想为你好,估计那种事肯定会发生,只是深刻与否在的问题而已,但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点。

Dangal发布的第一首歌Haanikaarak Bapu(坏蛋爸爸),不一样。我的父母没有逼迫过我必须得去从事什么运动锻炼。所以对我来说,整个童年运动对我来说都是快乐的,都是开心自由的。是我自己想去玩,如果累趴,也是我自找的。但记忆之中,从前玩各种游戏时并不会觉得累,也没有很渴很饿。大概因为玩是孩子的天性。动物如此,人也如此。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玩的大多是电子游戏,而从前的人没有什么玩具,也就只能在大街上跑跑跳跳。一个毽子足以让我乐此不疲一整个下午。

对我来说,父母的强迫性军事化管理,主要用在我的文化课学习上面。还记得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作文,那对我来说是一门相当痛苦的作业,尤其当作业布置在周末。每到写作文,我就非常头痛,因为除了上学校的课以外,我从前基本不看书,课外书也好,杂志也好,报纸也好。所以到要写作文的时候,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脑子里没有思考过什么,而因为接收到的信息也少,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于是每篇作文就像如临大敌一般。每篇作文都要经过妈妈的严格把关。好不容易,才把那几百字呕吐出来。妈妈看了以后,非常不满意,把这些删了,填补那些进去。所以,我得把那篇被她改得面目全非的东西抄正。完以后再给她看,她又会继续改掉很多。反反复复,起码得抄三四遍才成型,才能最终能抄进我的作业本拿去交。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我的东西,那是我妈的作文。正是因为每次都这么痛苦,所以我非常害怕作文这玩意。但越是害怕,这种事就越会发生。还记得有一次,反反复复折腾作文,电视上正在播《人鬼情未了》。到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在哭,抄写的纸上都是我的眼泪(大概是因为我妈非常不满意我写的东西要我重写?),小腿也在抽筋,各种不好的事都叠加在一起。到后来三年级以后,老师觉得把作文布置回家写不好,必须得写完作文才能放学走人,我才终于得救了。终于可以完全用我的思路我的表达写我的作文,而不用在乎我妈觉得那好不好。

小学的时候,我妈对我的学习成绩非常重视。我不知道她的心理底线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要求我必须得那班上第一名,但如果我跌出了前五名甚至全班前十,问题就大了。但实际上我妈也不完全看重排名,而是看重分数本身。比如说,语文不能八十分以下,数学不可能九十分以下。还记得三年级有段时间学习各种图形周长面积的计算。某次数学测验,全班的成绩都很糟糕,平均分大概只有六七十分。这次数学我考了八十分不到。我知道我死定了。平时所有的测验卷考试卷,我都是找我妈签名的,但那一次,我甚至不敢拿给我爸签,那是第一次我冒签家长的名字,也是唯一一次。但因为我的姨妈是小学老师,所以我妈非常清楚一个学期要进行多少次测验,所以,她会到一定时间就会主动问我成绩如何。那一次我妈非常生气,直接就翻出裁衣服的长木尺揍我。我不躲闪也不反抗,只是木头一般树在那里边挨揍变哭,我妈还不让我大声哭出来。那次造成的淤血足足一周多才散去。期间我妈同事的孩子来我家,我妈还故意把伤秀给那孩子看。当时,我没觉得不好意思或生气,只是觉得那样不好。那一役以后我妈给我特训恶补周长面积什么的,结果测验重考的时候我拿到了满分100。拿到100分我从没有什么奖励,我妈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测验考试对我来说只有不怎么挨骂和被狠狠地骂和打两个选项。如果没达到我妈的成绩目标,我等着暴风雨般的巴掌袭来吧。但通常,我妈打我不用道具,数学七十多分的那次是唯一的例外,那件凶器第二天就被我偷偷地折断扔大街上的垃圾桶了。在小学里我是好学生的典范,我是正义的班长,成绩也一直处在班里的前列,谁会想到我经常性习惯性地被迫接受着这种“特殊教育”。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觉得那很残忍,我妈怎么就打得出手呢?!不就是测验考试成绩嘛,但那就是评判我的全部。小时候我总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尽管如此,我妈的狠显然那很有效,没有那些虐就没有现在的xrspook。

cxc8pj7ucaa-cog-jpg-large

2016-07
4

制霸

By xrspook @ 12:40:13 归类于:烂日记

从前的学霸和现在的学霸不一样,准确来说从前的不能称为“学霸”,很多学习成绩匪夷所思好的只能被称为“书呆子”,但现在的不一样了,现在的“霸”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好吧,也许有死角,但起码在那百来字的围脖上展示不出来。

昨天我看到一则消息说北京有个学霸(某男生)中考全科满分!全科,是全科啊好吗!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化学这些常规项目也就算了,他老人家连体育也是满分的!而且他中考的时候还在发烧,我那个去,如果中考卷子有加分题(大学里的数学物理化学等高级货,英语是雅思托福之类的东西),而他又是健康参加的话,是否有他也能继续把加分都全部拿满的可能性?我觉得,中考文化课里语文以外的科目拿满分我可以理解,因为那不像高考有非常明确的难度区分性,作为过来人,只要你非常细心,而且脑子里装的那些东西已经到达了高一的水平(优秀生),在中考里语文以外拿满分我能接受。但语文也拿满分了,也就是说作文也是满分的,我就觉得实在太神了!作文拿满分的人不在少数,估计起码要比其它单科拿满分的人多。作文这东西很讲究你的输出是否能和改卷的老师产生共鸣,当然了,满分作文这种神奇状态肯定不是由一个老师说了算的,所以起码你得和碰巧看过你作文并且得给你打分的老师都发生共鸣。这需要能力,也需要运气,万一RP非常糟糕碰到个走神的老师钻石般的好东西没有被发现那真的是埋没人才啊有木有。

从前的学霸不少在体育方面是蹩脚的,有些甚至是重度“残废”。但现在不一样了。起码在我读重点高中的时候发现那些高层次的学霸都没有那个缺陷。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在体育方面也是牛人,有些虽然不能算是轻易拿满分的大牛,但起码要拿合格还是非常轻松无压力的,他们体育考试科目基本都能拿到良好至优秀之间的成绩。后来我明白到,体育这东西的确天分很重要,我就是那种完全不练实心球都能拿满分的人,但我的800米却总是挣扎在合格边缘。你可以说我在实心球上面天分很高,但在800米上面天分不咋的。如果我那时有狠心去练800米,知道怎么练且肯投入时间和精力进去,我不会落入那么被动的境地。轻易拿满分估计非常难,但通过努力拿个80分以上应该是可以的。多年以后我认识了个读北医的学霸网友,得知她当年的800米是练过的,而且练得不少,所以在膝盖上落下了一些毛病。她不是校队,不是为了参加比赛,但她为什么要那么尽心尽力地去练呢?她是学霸,你懂了吧!学霸的霸就在于他们比我们普通人有更高的觉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觉悟有人一把年纪才悟到,有人甚至穷其一生也参透无能。学霸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知道要变得更强应该怎么干并肯投入去做,有比一般人更坚定的信心、毅力和专注力,往死里撞的决心比一般人大很多。别说制霸考试,制霸人生不也就是在拼这些东西么?!

在分分分的学生时代,当我们这些普通人都在试图躲躲闪闪逃避各种的时候,学霸们在苦中作乐迎难而上。他们吃的苦得比我们多,所以他们的光芒闪耀得比我们强,这合情合理。

2016-03
12

成绩成绩成绩

By xrspook @ 19:45:39 归类于:烂日记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这是一个最实在的愿望,也是一个小年轻们或许不会轻易许得出来的愿望。

自己想成为的那个是怎样的呢?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都只是在向别人想我们成为的那个方向发展。家里的长辈希望我们快高长大、聪明伶俐,做什么都优秀,大概没有一个家长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班里的倒数。至于学校的老师希望我们聪明听话,那么他们教学的时候就不用操太多的心了。如果孩子稍微指点TA已经能很好地领会,多好!上面所说的只是从前的愿望,现在的家长在所有愿望之前又会添一个“最”字的追求,成绩好还不行,如果成绩好就是门门考试都90分以上,但全班有80%以上的人都能做到,那么考90分还不行,要满分!如果班里有N个人满分,你的满分只是这一门课还不行,你的满分科目的门数要比别人多!别人做不到满分的时候你也得满分!路过一些私教机构门口,他们总喜欢在门口贴张纸,现在更高级了,是LED的滚动显示屏播放他们某些学员的“优异成绩”。什么99.99%的通过率啊,谁谁谁语文数学英语100分,谁谁谁考上了名牌高中大学什么的。光是看看都觉得非常累。什么是第一?如果设置算法得当第一就只能是一人,那么其他的呢?!难道其他的就不能成为优秀了吗?!在南印电影《孩子们2》的最后,在技能比赛后男主角在最后宣布成绩并颁奖前把他的孩子们和孩子们的家长都领走了。知道最终结果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已经竭尽所能做到最好了,而且别人给予的反应也很不错,至于最终获奖的是不是你,那是评委们该纠结的事。得奖不得奖很多时候跟好不好没关系,而只跟某些东西有关系。让孩子始终都保持信心满满最重要。从一开始就把孩子放在漫长人生无休止的PK舞台,大人自己尚且不想这么干,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孩子去干我们自己都不想干的呢!

第一次被迫接受排名那个事实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从前也有排名,但一个学期就那么一次,期末考试完了,要开家长会的时候,全班主科成绩合计前十名的被写在黑板上,同时也有神马三好学生和文明学生之类的名单。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换了个语文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的新班主任。每个学期主科都要进行四次测验,每一轮测验过后她都把所有人的成绩及排名以电子表格的方式张贴出来,我们的座位完全是按照排名排的,所以你坐在哪个位置就说明你的学习成绩如何,非常的讽刺!但小屁孩时候我没有体会到这种痛,当然也不会去怜悯那些成绩不好的同学。为什么要这么红果果地伤害呢?!前十那几个人相对固定,即便有变动也不过是内部位置有所不同而已,那时我只知道这些,因为我身在其中,至于前十以外的世界,我根本就从未用心去理会。不应该这样,不是么?!幸好的是纯粹靠排名分座只持续了几个月,后来又回归到正常的以身高排座规则。在黑板上把前十的名单和成绩公示出来是一回事,但把所有人的排名和成绩张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后者真的会让人很伤心!到高中,张贴成绩那种事就更频繁了,尤其是高三那个语文老师连选择题小测验答题卡的成绩都习惯贴出来。每次看到那东西我都很想知道结果,虽然我知道那一定很打击,因为我语文的选择题从来都很糟糕,无论是前六题基础知识还是阅读理解古文部分,阅读理解现代文我会相对好一些,因为那道题靠的不是选ABCD而是需要写字。进入学生时代,我们肯定会被“成绩”那玩意折磨得很痛苦,为什么连年纪轻轻的孩子也要早早遭受这种罪呢!

成绩好的人靠击败多少多少人获得无比自豪优越感,但他们有没有想到成绩差的人会多伤心?这种怜悯直到几年前我都没有体会到,因为还是小屁孩尤其当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觉得那些成绩不好的是他们活该,如果他们学习用功一点情况就不会那样了,但后来,当我无论多么努力在重点学校的重点班都仍只能在倒数挣扎徘徊的时候,我体会到了弱者的无助。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已经不可能更努力了,除非每天给我36小时。成绩好的同学为什么可以那么厉害?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好吗!作为弱者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觉得丢脸觉得比自己好的会看不起自己,但曾经做过强者的我也明白到那些强者根本就没空去想弱者怎样,因为他们要保住他们最强的位置,他们要变得更强。这样的发展模式正确吗?这是最好最互利的方式?

如果可以重来,有好的解决办法吗?

2015-09
16

干柴烈火

By xrspook @ 12:45:10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高三校运会我们班的口号是“LIGHT THE FIRE”,巨型横幅海报是硕大的火团,每个人胸前别着火团中有一个“柴”字的logo。正是因为我们班主任的姓是“柴”,我们才想出了这样的点子。我们把大海报挂在课室门口涂画和晾干,某些嫉妒多口的老师跟我们班主任说:“这帮小屁孩胆大包天要烧死你~”本来是很逗趣的口吻,班主任心里却暗不爽,曾经暗示让我们改变设计。但最终我们的口号和logo还是没变。如果没有柴,我们又怎么能燃烧爆发小宇宙?!如果我是班主任,我会觉得这很好!每到教师节,不是总会说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他人么?我们把这具体化了!如果献出自己能让别人更好,我愿意。高一高二的运动会口号和logo是什么我没印象,因为那个巨型海报都是由班里某个抽象艺术小天才包办的,我们这些普通人很难理解他的作品到底什么意思,但高三的干柴烈火,从设计到施工我都有插一脚,那是我们全部人一起创作出来心血。在我的生命中,起码至今为止之前没发生过那种事,之后也没有过。那帮人真的很聪明也很勤奋,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少年,他们之中只有极少是书呆子,个个都活泼得很,虽然在他们之中我就像是个笨手笨脚的傻瓜,每次测验考试都只为不当倒数前十作斗争,但可以那么说,高三才是我整个高中里过得最快乐的日子。

没见识过高人你永远想象不到高人到底是怎样的。就像《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的Rancho,他平时会跟大家一起傻,但到测验考试的时候永远毋庸置疑地第一,你真的没他折。不能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他特聪明,那是因为你完全无视了他的专注和自律,这两点有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使之,但更多的是因为后天的养成。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这两点,大家也就不会有那个闲情去抱怨什么、嫉妒什么了,因为自己的计划里还有大把大把的事没做,哪有时间管别人到底怎样。

我有点沉迷于自己跑步时的那个状态。在经过一开始的进入状态后那个持续不断的重复过程。进入状态是痛苦的,对我来说,有时那需要1K,有时是2K,通常来说4K才进入算是比较迟的了。呼吸是那么的自然,其它都是条件反射。身体状态好、地面条件良好的时候我会几乎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但因为呼吸是非常平稳规律的,时间长了,那个也被忽略掉。时间在分秒过去,周围的景物在不断变化,但我貌似还是那样,那种感觉就像我的时间停止了,我处在时空隧道中。若不是以比赛的节奏去跑,理论上全程(起码18K以内)我是不会感到任何不适的。为什么我能坚持做每个月160K+这种事?没明显地感觉到伤害估计是原因。我没想过要让自己成为长跑运动员,我不想那么干,因为运动员不可能干一辈子,我希望我能跑一辈子。

勇敢不是刻在额头上给人看的,而是应该常驻大脑内存时刻准备着被调用。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