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6

何必那么绝

By xrspook @ 13:55:3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时候,我不明白那些写吐槽影评的人到底什么心态。他们把那些东西写出来,自己觉得很爽吗?为什么要把那种不好的负面感受传递开来呢?很多时候写那些东西的可能不是个人感受,而纯粹是因为那是水军。他们是拿钱做事的。故意要唱衰某个人或者某个片子。但也有些例外,比如说某些专家。但我个人觉得,专家到达一定程度以后,不会这般吹毛求疵。真正的专家能在最高糟糕的东西里发现闪光点,而那些伪专家,只是一眼过去,觉得那些跟自己风格,或者跟自己过去熟知的东西不一样,就开始猛烈狂喷。很多时候,但一部作品出来以后,基本上已经没办法再改了。所以,记住那些糟糕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最重要的不是发现那些能够引起自己共鸣的地方吗?觉得不爽的东西,就由他去吧,就像生活中绝大多数事情一样。在我们自己的事情上,我们尚且不那么较真,为什么却老是喜欢抓住别人不放呢?

我们经常会看到影评说,某些骗子逻辑不么好,故事讲述的方式也不行。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写呢?你根本写不出来,又或者你有更好的故事,但是没人卖你的帐,所以你的故事只能烂到自己的肚子里。现在好一点,是自媒体时代,所以大老板不买你的点子,你可以自己整出来。但是你的点子又真的好吗?你觉得好的点子,观众卖帐了吗?会不会也有一些跟你一样的观众在挑剔呢?一样米养百样人,众口难调。同一件事,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响。当别人的想法跟自己不一样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开始对骂呢?从个人的角度考虑,其实这也没错,但如果我们能换个角度思考,肯定会更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具备了换位思考的能力。我可以以一个孩子的角度想问题,我可以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现在我不确定我能不能以一个老年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还记得小的时候,我看到个小孩,我就知道他跟我差不多大。我几乎能准确地预测出他的大概年龄,当时我想,如果我再大一些,我仍然能认出某个比我小很多的小孩子的年龄吗?实验证明,这东西我做不到。现在我根本分不清年龄这种东西,无论比我小的还是比我大的,即便是我同龄人,我也分不出来。我这里说的是样貌身材的分辨。至于一个人的心智年龄,很多时候,是不跟实际年龄不成正比。这主要看那个人到底经历过些什么。小时候我会白日梦如果某天我跟我的某个同学交换灵魂,那会怎样呢?在别人家过日子,当别人的孩子会比当我爸妈的孩子好吗?我们总觉得别人比自己好,我们总觉得富人过得比穷人爽很多,实际上但我们身份交换后,很多东西根本爽不起来。我们的生命无需从来,因为起码现在我们还活着,活着就能创造出奇迹。

如果我们写过“如果我是某某某”的作文,我们是不是会更懂得换位思考呢?

2019-10
3

喜欢你们随机的彩蛋

By xrspook @ 22:15:3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是那种会企业做民间电影翻译,但是也会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我的某些网友属于那种如果能找到免费资源,绝对不会去电影院的人,哪怕送他们免费票,他们也不去。究其原因,我也说不准是为什么。我之所以喜欢去电影院看我心爱的电影,是因为在电影院里跟别人一起看的氛围跟在自己家里很不一样。有些人觉得看电影是一个很私密的事情,所以才会有一些叫做私密影院的行当。在一个小房间里,布局比较特殊,音效很好,投影或者电视也很棒。通常只会是一个人或者一小撮朋友一起看。

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铁达尼号》热播。但显然,我们这些小学生,家长肯定不会带我们去看这种电影,而且我们也知道,去电影院看也只能看到阉割版,我们想看到完整的电影。当时我们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整套家庭影院,播放出靠谱效果的DVD(比如我家就只有VCD,没有音箱,纯粹靠电视机音频输出)。与其偷偷摸摸各自看,还不如光明正大地聚在一起看。当年看《铁达尼号》时候,我们聚在一个同学家里,当时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也在场。夏天的某个下午,看《铁达尼号》之前,我们在屋子里关着门窗开着空调炭炉烧烤。幸好同学家的门窗密闭性非常差,否则的话,我们一定都会集体死翘翘。在我们那个年龄,敢让我们这些似懂未懂的少年看《铁达尼号》这种电影,我觉得我们的班主任真超前。因为我还是小学生的那个年代,别说小学生之间的恋爱,哪怕是大学生的恋爱,也得收到各种约束禁止。当然,看一部爱情悲剧跟同学恋爱没有半点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和同学在非官方的场合,在某个同学家里看电影。在那之前,我看过的电影极少。除了每年学校都会组织去电影院看那两部翻来覆去的经典老主旋律以外,就只会偶尔被迫看周末晚上香港台每15分钟就播一次广告的各种电影。那些东西其实很多我都不喜欢看,但电视台在播,我也就只能看。或许你会说,我有转台的权利,但是其它频道也没什么好看的。

我之所以会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其中一个原因是电影院的音效比我家好太多了;其次是各色观众的各种反应也很好玩。大家一起笑一起哭。这种氛围是一个人在家里体会不到的。或许你会跟我说,正是因为年轻人除了喜欢表达自己的感受以外,还希望知道别人的感受,所以那些弹幕视频网站才会这么流行。相比于几年前,现在的弹幕算少了很多。以前只有最知名的几个网站有那种功能,但现在视频网站能做到这个很正常。还记得从前我在地铁里偷偷瞄一眼别人的手机,只见他正在看的那个视频里满屏都是五颜六色的弹幕,视频几乎完全被遮挡了,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当时我的反应是相当蔑视的,这到底是看弹幕文字,还是看视频本身呢?!但是,当我有点迷恋电影院观众们的反应的时候,我开始有点理解,他们这样看视频的乐趣。与其整个屏幕都被弹幕遮挡,我觉得不如采用现在直播的方式,实时只在某个区域出现滚动比较好。去电影院看电影,首先在乎的还是我个人的感受,观众的反应对我来说是一个额外的彩蛋。当某部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第一遍的时候,我会把几乎全部重心都放在我个人的感受上面,但是,当我已经看过那部电影,甚至把那部电影看过很多遍以后,我再进电影院,到达某些情节之前,我会把我的关注重心转移到观察其他观众感受上面。大概我的这种做法已经不是从一个观众的角度去考虑,而是从一个专业影人的角度去收集分析资料。

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2018-10
26

感同身受

By xrspook @ 9:43:51 归类于: 烂日记

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我才明白到,其实最重要的是学会用自己的语言。至于自己的语言到底是怎么样的,显然这是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所以当我们还只是一张白纸的时候,真的很难说出到底我们的风格是怎样的。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当写作文我就很头痛,我妈就会丢出一堆作文书,让我去参考,其中还有一些是手册之类的,但我却觉得“参考”那些东西等于是抄袭,我很讨厌抄袭。我不怎么看书,虽然小时候我很喜欢听我爸讲中国古代的故事,每当一有空我就会让他跟我讲,但实际上我记住的不多。故事描写场景是怎么样的,我通常都不会记得,我只记得情节,但只记得剧情只能让我把个大概,不能帮助我顺利完成小学低年级的写作。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些作文不过是让我们把所见描述出来而已。理论上,真的很简单,实际上,当你的词库里面根本没有东西的时候,什么都无从谈起。那个时候,经常被老师表扬的那些作文里面总是有很多我想都没想过要用上去的形容词,各种定语和状语听得我瞠目结舌。即便给我一本《现代汉语词典》,我也无论如何堆砌不出那些东西。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如果你不是让我照抄,我实在写不出来。

随着后来词汇量的丰富,这种状况有所改善,倒不是因为我课外的阅读量增加了,而是因为语文课上多了,其他文科类的课程也有不少,所以我见识多了那么一点点。直到小学高年级,议论文读后感等那些东西出现后,才终于让我有个可以宣泄感觉的出路。因为那些东西是谈感受的,我还真的有感受。感受这种玩意,并不需要太多的定语状语。当我很自然的把内心想到的写出来的时候,让人出乎意料地那篇作文居然被老师点名表扬,但当我很刻意地想再次重复那种事情的时候,往往是吃力不讨好。之所以有这种改善,大概是因为小学中高年级的时候,我开始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跟我小时候听我爸讲故事一样,那些描写的场景几乎被我直接忽略,但是我却非常喜欢故事情节,哪怕是些天马行空的武术招数,也会在我脑海里各种动起来,就更不用说每当说到各种人物心理活动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感同身受。也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我不会这么干,但是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是可以做到的。

最让我不得不学会感同身受大概是在我开始翻译各种采访的时候。我翻译的东西不多,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我也不想成为专业的,而且我翻译的都是针对少数几个人,那几个人相对于其他路人甲不认识的人来说,我算是比较了解,于是在翻译他们回答别人问题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会用上感同身受这一招。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我在用他们的语言讲他们的故事,但实际上,我只是在用我的语言讲他们的故事,但是一定程度上,我已经把他们当作是我自己。这个状态有点难以形容,但的确存在。虽然我们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个体,处在不一样地方,讲着不一样的语言,有着不一样的生活,但有些时候,他们说说,他们所做的,我会想象或者感受得出他们那个时候的那个状况。我觉得,只有翻译的人做到这一点,才会让读者更进一步地感受到某些东西,而不只是觉得那不过是一堆文字而已,只是文字,看不到动态影像本身。我需要用文字描述出的状态,如果连我自己都不能体会,别人怎么可能看得到?!把故事写出来,如果自己都不曾被感动,那东西绝对不能拿来糊弄别人。可能这种设身处地的代入角色有点神经质,但我愿意做这种不寻常的人。

在恰当的年龄,我积累了恰当的经验,在做着恰当的事。这一切加起来就等于我过得很幸福。

2018-03
27

统计培训小感

By xrspook @ 21:05:41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统计培训我第一次看到课程安排的时候就马上有这么一个感觉——实际的不专业,专业的不实际。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那个什么司什么处的讲课的东西都很表浅,但那只是我看PPT的感受,那位老师讲课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本人的风格让那门课变得更low了。首先,她上来就说从前当学生的时候学统计的那年刚好遇上非典,他们都是糊里糊涂度过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学就过去了。好吧,这种囧事或许真的发生了,但你有必要在大家面前这般坦白吗?然后她说她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她现在工作的单位工作(公务员吧),十几年不变,这都仍未到重点。重点的是她实际上给我们讲的是某个直报系统的使用,里面有些规定明确只能单方向操作,比如说填上去就不能删掉了,而之所以有那么逆天的设计是因为他们想避免其中一些明明可以通过编写优秀程序而避免的问题。这些年来这套软件基本都是她负责的东西。最让我觉得她low的是她觉得越是基层的就越是没必要做详细的统计分析,做快报型的已经很足够了。至于那些层次高一点的,在她的料想之中我们因为数据太少做不到,要不就是思路混乱没重点,再不然就是只是把统计分析当作是交差的工具,各种东拼西凑糊弄过去。至于统计分析的重点么,按照她的理论就是不断地往领导期待的那个结果靠过去。简单来说就是先有结论,然后再以各种人为的处理方式,用数字支撑结论。习大大有习大大烦恼的东西,妈妈有妈妈烦恼的家庭小事。你不能以一个国家领导人的角度否定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家庭主妇的各种担忧。难道就因为那只是国家亿万个家庭里的其中一个,就下结论妈妈的各种唠叨和忙里忙外都是瞎折腾吗?!对一个从未真的在基层工作过的人来说,我觉得下面的事她根本半点不了解。她自己的工作是糊弄过去的,你也就肯定不能奢望她能多个心眼帮忙分担你的烦恼。情况就像龙应台《野火》里说的那样,大学生去邮局写取款单,但填错了,邮局的人骂了他一顿。那可是一个服务岗位哦,本来那个岗位就是用来提供服务的,大学生凭什么低声下气像自己做错事一样被她教训一顿呢。同理,下面的人填表填错了,为什么上面的人觉得增加了他们的工作而不想给下面的人改而设定了奇葩的规定呢?!听她的课一开始我怀疑过是不是我自己过去的工作不恰当,后来我彻底觉得是她跟我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

昨天下午的是整个培训课程里最high class的老师上,至今我已经上过这个培训的3门,我也的确觉得他说得最好。但最憋闷的是上课那个课室的电脑,过一段时间就自动关机,毫无征兆,刚弹出个窗口说自动关机,1秒不到投影幕就自动关机上去了。每次重新开始电脑上的东西就被清空一次,所以开多少次机老师就要重装多少回软件。一个课室是这样,另外一个课室也是这样。老师不停地在开机和关机中不断折腾。幸亏这个老师的脾气非常好,如果他的EQ稍微不够高肯定早就问候那个管理这些东西的技术员的祖宗十八代了。最好的老师遇上最扯淡的“智能系统”,很无奈,相当无奈。不过呢,好归好,他只是给了我们一个学习的方向,但具体要怎么晋级升仙还是得靠我们自己,我知道这非常遥远。

这些课程理论上我们要花一周甚至一个月学,只有那样才够味,但,我们只有2天。

2017-06
24

盗版光碟

By xrspook @ 21:38:02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路过实体的光碟店,我一眼就看到了《巴霍巴利王2》的DVD,然后我才继续看到那个的上面放着《我和我的冠军女儿》的蓝光盘。为什么写的是《我和我的冠军女儿》而不是《摔跤吧!爸爸》呢?大概因为这是台版的。一段时间以前我就听说网上有台版的蓝光资源。但正如台湾网友跟我说的,现在那部电影还在台湾上映,怎么可能会出蓝光光碟呢?!买电影光碟的肯定知道《摔跤吧!爸爸》这两个月以来都很火,随便搞个《摔跤吧!爸爸》的封面显然是很简单的事,那为什么他们仍然用《我和我的冠军女儿》的封面呢?如果用这个片名,某些一根筋的中国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就是那个,会影响他们光碟的销量。无论是制作光碟的还是卖光碟的,肯定会因此受到影响。为什么居然还会这样呢?这不符合一般的市场规律啊!现在什么人还会去买盗版光碟看呢?这部电影都已经在电影院放了超过50天,该去看的都应该已经都去看了。即便不去电影院看,网上那么多免费资源,为什么还要买光碟呢?如果那是正版的,还能理解那些人是为了收藏,比如我自己,但是那不过是个盗版,值得这么做吗?因为不去买,所以不知道售价,但是我记得十几年前,盗版VCD电影得十块钱一部。这么多年来,物价升高了,而且是蓝光而不是VCD,理论上应该更贵。如果盗版的蓝光光碟要20块钱,这个价格完全可以去电影院看了。买盗版光碟的人会在家里播一次或者以上吗?即便不是买盗版光碟,而是下载视频或者直接看在线视频的,会把电影一看再看吗?显然这些通常都不会发生。盗版的光碟看完一次就扔在那里,家里存了一大堆,最后只是当做垃圾扔掉,那还不如直接去电影院看,最后不过是扔掉一张票根而已,省事啊。舍得出钱买盗版光碟而不愿意去电影院,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如果某部电影不在中国上映,那也就算了,但是电影已经连续上映了接近2个月,实在没有什么遗憾可言。

连续两个月的观影经历让我学会了看票房看排片看上座率。也学会了去哪里怎么买电影票会便宜一点。算上今天去看《冈仁波齐》,我去过11个不同的电影院。有对比有真相,哪些好哪些不好,真的见分晓。总体来说,我觉得飞扬的电影院阶梯高度不够,所以会有前面的人挡住你的风险。金逸的电影院要看情况,有些好,有些没那么好。中影的电影院也是得看情况。余下的电影院有星汇,UME,UA,海珠万达已及市二宫。星汇给我的感觉相当不错。海珠万达我是第二次去,也挺好。市二宫给我的印象是空调非常厉害,但是声效有点奇怪。UME和市二宫刚刚相反,我去的那个厅空调相当糟糕,但音效非常好。花城汇的UA也不错,但是票价不便宜。往后还要看什么电影,我会首选金逸维加斯的早场,因为如果有优惠的话,最便宜能买到13块钱的票。而那个13块钱跟市二宫的17块8相比实在好太多,维加斯绝对是划算的典范!希望往后能有机会用低票价试一下万胜围万达。但要做到这个,那部电影要是万达自己出资的。万达出资的电影真的会让我有值得去看的欲望吗?所以这些东西可望不可求,随缘。

每个月都去看一下电影还是不错的,今天看到预告片,貌似《破风》今年8月份上映,很有兴趣去瞧瞧。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