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
31

我爸我妈

By xrspook @ 8:35:33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一直以来在我的家里,我爸就是那个被欺负的对象。倒不是因为他好欺负,所以大家都欺负他。他总有无数多的毛病,让我妈大发雷霆。如果我爸也理直气壮的话,他可以跟我妈对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没有,余下那些,或许他有正当理由,但他也懒得说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是那个在一边看的人,我也只能这样。如果我多一把嘴,我也会成为我妈炮轰的对象。通常情况下,我觉得我爸那样做是不对的,所以我不落井下石一番已经很好了。这辈子我跟我爸的交流都很少,他很少主动找我说话,我也没什么话要跟他说。比如说他从来不会跟我说起他从前的故事,我也没有主动去问。通常情况下,我跟我爸在一起就是沉默的一对,都不说话。当我不得不跟我爸说话的时候,通常是我要他去做某件事,而那件事他是他一定能做到,比如我的快递到了,要他去收一下。也有可能是他做得不对,我实在忍无可忍,所以就把他骂了一下。理论上应该是我爸骂我,但是在我记忆之中这种事情好像没发生过,又或者曾经有过,但是几率实在太低,程度实在太浅了,所以我没有记起。骂我爸的时候我不会像我妈那样,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通常逼得我不得不开口肯定是因为我太生气了。

正是因为有这这样的家庭,所以一直以来我学习的榜样不可能是我爸,但是如果变成我妈那样的话,我感觉也是挺恐怖的。作风可以学,但是一些先天的条件我无法复制,比如我妈的大嗓门。所以如果我跟我妈吵架,我永远会落在下风,因为她的嗓门永远都压过我,即便我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吼到喉咙痛。如果我跟我妈吵架的话,我爸会是那种缩在一旁直接变成玻璃透明的存在,他从来不过来劝架,就像他被我妈骂的时候,我也从来不去帮忙。我妈骂我爸的时候,我该干嘛干嘛,但我妈和我吵架的时候,我爸通常都会故意躲起来。吵架这种事通常吵完也就没了,但是我的妈是那种吵完以后她还得生气好一段时间的人,所以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是一副你惹毛了我的模样。当你要主动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依然是那副你得罪了我的脸色。

所以如果我成为第二个我妈的话,的确挺恐怖。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日积月累、耳濡目染,我早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把那些东西都学回来了。唯一不一样的可能的就只是火气没那么大,发火的频率没那么高。有什么东西是非吵架不可的呢?不把重点放在那里,大概就不需要吵架了,但是有些时候实在控制不住。我没有我爸那种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一声不吭的忍耐能力。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或许冥冥之中我又遗传了一点点。所以在那些非核心问题上我还是可以稍微控制的,但如果别人说你的不是,而且还是指鹿为马的时候,为什么就得忍呢?可惜的是即便我有了我妈的性格,我还是没办法复制她那个超级大嗓门,还有无论怎么吼都不见喉咙痛的绝技。

为什么在影视作品里就没有女魔头代代相传这种表达呢?

2021-09
24

运动时,我在想

By xrspook @ 8:30:0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什么东西是不辛苦的呢?所有东西当你到达一定程度以后都是辛苦的。一开始的时候或许还有新手的运气这种东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就像是两口子过日子一样,无论一开始热恋的时候爱得多么的死去活来,但是见多了、接触多了自然烦心事就会发生,于是接下来的就是忍耐。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任何东西只要长期相处到最后,如果关系依然能维持下去的话,忍耐必不可少。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从忍耐之中要继续爱得深沉呢?当你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缺点上面的时候,实际上日子过得还是挺舒坦,但是人就是那么犯贱,当你觉得不爽的时候,满眼都会是不好的东西。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跟你作对。那种念头挥之不去,会去一直折磨你。

以前我没有什么办法,但现在我发现疯狂运动好像能让人暂时忘却那些,尤其是你一边运动,你还得一边还得思考运动本身的时候。对我来说,去投篮球跟跑步不一样,因为我已经跑过很多路了,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慢跑,所以我会进入某种境界,到达那种程度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考虑跑步之类的东西,我只要一直条件反射继续下去就可以了。但即便在初级的阶段,我也能达到冥想状态。也只有在我累得要死要活的时候,比如说节奏跑又或者间歇跑的时候,我才会稍微在跑步的时候想跑步本身,但实际上那个时候我觉得大脑是有点缺氧的,所以我想的可能只是要怎么熬到那个我设定的休息点或者终点,并没有考虑我跑的时候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纠正可以做得更好。心率这种东西不是我考虑的范围,拼命跑就对了,尤其是在间歇跑的时候。步频这种东西,我也想快点啊,我已经很努力的蹬地了,但问题是气都喘不过来,那是无能为力的节奏啊,尤其是已经跑了几组以后,那是脚软的赶脚。

但是我去投篮球的时候不一样。投球的时候,我在一直思考为什么会中?为什么会不中?不中的原因是什么?我可以怎么纠正过来,如果我的球是一直中下去的话,大概我会落入跑步的那种冥想状态,但幸好我的水平比较低,我无法做到一直中下去。不同的距离用不同的方法,为什么有些中有些不中,为什么有些会打框,有些直接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必须满场飞捡球,一开始我觉得捡球这个操作实在太痛苦了,但是两个多月下来以后,我觉得捡球其实还行,捡球这个步骤为我赚了很多步数。大概是持续时间比较长,所以投篮积攒回来的步数比跑个10K还要多,虽然我不觉得自己走了多远。大概跳的时候、碎步或者跨步把球逮住的时候积攒了很多步数吧。所以当我一个人去投篮,我总得把手机放在腰包里捆在腰上。因为我有些紧身裤有口袋,但有口袋不一定就放得下手机。有些口袋在侧面,虽然手机不太重,但长期的话还是会有影响。有些裤子口袋在后腰,那个位置非常容易被汗水湿透,我的手机是不防水的。综上所述,我只能把手机放在腰包里,而且那个腰包还必须比较贴身的绑在身上,因为太松的话。手机在里面晃,非常容易就会导致各种不愉快的问题。比如之前我用从前跑步的那个腰包,但是里面的橡皮筋已经老化,长期的摩擦废掉了我的手机保护膜。

我不知道别人运动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对我来说,做不同运动的时候,我脑子里思考的东西可能完全不一样。脑子好使的时候去工作,脑子不好使的时候去运动。

2021-07
30

忍耐

By xrspook @ 8:40:46 归类于: 烂日记

大概在15分钟之前,我又收到一条让我很想骂人的微信。但我觉得已经吐槽无力了,因为这种事一再的发生,会让你觉得再吐槽下去,那不过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而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从此刻开始直接改变话题比较好。

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会肚子痛,那种痛又好像不是吃错东西那种,因为光是痛又不太想上厕所。所以我也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掐指一算,理论上大姨妈应该没那么快来,因为我通常都是推后的人,而现在只是23天而已。正常来说起码还得等5天甚至10天,但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肚子痛呢?难道是因为我吃错了些什么吗?但实际上昨天我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吃过。

不过说来也奇怪,当我躺在地上往天花板的扔篮球又或者跑10K的时候,我居然没有感觉到肚子痛,但是当我停下来不运动,稍微让人冷却下来以后,肚子痛又开始了,尤其是当我吹着风扇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强烈。所以这种肚子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也不知道造成的原因,这让人非常的困惑。其实肚子痛袭来的时候,我有怀疑过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去跑个10K,因为非常有可能跑着跑着,我又忍不住要上厕所了。结果大出我所料,跑的时候我完全感觉不到肚子痛,反倒是跑到后面的时候,我觉得右脚的跟腱又有点不适了。

星期二的晚上投了400个球以后,当天没什么感觉,但从星期三开始,我就感觉到双腿的跟腱都有点反应,这肯定是因为投罚球的某个阶段,左手成为了右手的阻力,于是我采取了双脚微微蹬地跳起的方式去投篮,想不到这种感觉上人畜无害的小跳居然会让我烦恼了两天。其实在那之前,我觉得右脚的跟腱炎已经算是急性期熬过去了,但是这么一折腾。我又仿佛回到了地狱。说起右脚的跟腱,周日的时候我打算去走两个小时的大街,但是刚出门没多久。我一心还非常兴奋的时候有个小台阶我跳下去了,结果右脚跟腱刹那之间痛感袭来,接下来那几十米,我觉得自己绝对是一瘸一拐的走的。那时我真的怀疑过自己能不能再走下去。我才刚出门不到20分钟马上就打道回府,好像一切都太可惜了。我没有理会那些一瘸一拐,继续走,然后走着走着没感觉了。当我觉得有感觉的时候,大概是脚趾之间起了水泡。又或者是出汗过后腋下发生了摩擦,但跟腱炎的感觉没了。所以这到底是真的没有了那个感觉,还是说那种感觉渐渐被我习惯,然后被其它感觉替代了呢?

为什么我会说习惯了那种感觉?因为在瑜伽里有这么一种境界,实际上瑜伽的动作不会让你觉得很舒服,甚至可以说一直都在跟疼痛做斗争,但是在不断的呼吸忍耐的过程中,你会慢慢适应。然后慢慢地你就会到达另外一种更高的境界,进行更深入的拉伸之类。所以有时我觉得瑜伽是不是一种和疼痛谈判的过程呢?那种疼痛其实一直都没有消失,但是你却适应了。这到底是心理的强大还是说大脑觉得即便抗议也没有用,不如释放一些什么东西暂时阻断那些不愉快的疼痛。知道了瑜伽那种非常作死的本质以后,你会对那个运动有新的理解。那个东西远远不像看上去的那么温柔舒服。当然,瑜伽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虽然标准状态有,但是尽自己所能就好。不能硬来的东西不应该强行到达某个所谓标准状态,这只能慢慢一步一步来,让大脑和身体去适应。所以那些瑜伽大师到达那种大师的境界的时候。他们的身心经历过多少挣扎呢?这简直是让人想想都觉得有点心寒。

世界上没有一件东西是容易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那些天才无敌的人设,纯粹只是大家很傻很天真的痴心妄想。

2017-06
16

推卸责任

By xrspook @ 9:00:3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经常会鄙视那些电脑很糟糕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又不是真的糟糕,而是他们对很多细节一律都视而不见,比如说用电脑超过20年的人居然不知道小键盘的数字键输入不了,是因为没有打开小键盘。最明显的标志是小键盘的数据灯没有亮起。一个用电脑超过20年的人居然不知道键盘上的三盏灯是干嘛的,甚至不知道那里有三盏灯。我真不知道他的英文大写都怎么敲出来的,难道全部都是用Shift吗?而最让我恼怒的是每当发生什么状况,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是别人的问题,那不是他的问题。比如说小键盘无法输入,他就会自动觉得是那个文件有什么魔法,导致你没办法在某个单元格里输入些什么。发生这种事不是不可能,因为如果文件进行了单元格保护,发生这种事是很正常的,如果数据输入了,但却无法在同一个文件保存,需要你另存为,那非常有可能是因为文档打开的时候处于只读状态。如果文档并没有处在单元格保护状态,文档也没有进行任何的额外保护措施,你仍无法输入,肯定是操作上有什么问题。要不就是电脑太慢,软件傻逼,要不就是一开始说到的那种小键盘的操作灯没有亮起。不把这些因素归咎为是自己造成的,而把这说成是文档下了什么魔法。这是一个研究生应该说出来的话吗?那就像一个小学生到测验考试的时候不去复习,而去求神拜佛,希望佛祖能保佑他测验考试合格。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一个无知老人家那里也就算了,但居然会发生在一个研究生一个高级工程师一个40岁不到的人身上,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发生问题你可以告诉我你有困难呢,但不要把那些原因归咎为一些非你主观原因,把包袱丢给一些客观根本不存在的因素,比如说那是一些神鬼的原因。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考虑的首先不是自己的操作有什么不对,而是总喜欢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甚至推卸给运气。这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态度。首先,第一步他们得正视问题,承认问题的存在,然后才会有一个正确的心态去面对那堆东西。我总觉得现在的人遇到问题总喜欢逃避,他们的做法是首先跟他遇到的问题撇清关系,这不是我整出来的,跟我主观没有关系,其实是把责任推卸给别人,那可能是他造成的。接下来,因为前两步他都没有承认问题,觉得与自己有关,所以第三步就是去找路人甲乙丙丁解决问题。但路人甲乙丙丁真的能解决你的问题吗?如果你自己都说不清问题在哪里,神仙也救不了你。那种遇事就求助别人的做法,我非常不喜欢,而通常这种人问出来的问题都是非常弱智的。弱智到我简直不想回答。从前有些时候我会生气的,但仍会继续回答,但现在我选择的做法是视而不见。有些东西,只要走远那么一步就能解决了,但是你却半步都不愿意迈出。你只会张口吃,但我绝对不做那个把食物喂到你嘴里的人。

生活中有太多让人生气的事,所以要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些直接左耳进右耳出那些事情也就可以了。我们不能摆平生活中所有的事,所以让自己好过一点的方式就是直接不去看,或者阅后即焚。我不回答他们的弱智问题还是有人会去回答的。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肯花时间去回答,我不知道,虽然曾经我也做过那种事,但是人的忍耐是有一定程度的。我是个很懒惰且很自私的人,所以我不会让别人因为他们想懒惰而过分依赖我。

懒惰是我个人的事,但起码我不会让这个骚扰到别人。

2016-09
30

再谈改变

By xrspook @ 8:13: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所谓的台风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多,虽然不算大,就在那里毛毛毛的,一直下个不停。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发现地终于被下湿了,而且开始积水。总体来说,我觉得我们单位的排水系统还是不错的。有些地方的积水说不准那是设计单位的错还是施工单位的错,反正,某个沙井盖那里,居然旁边某地比沙井盖还要高,所以,应该能进沙井盖的水,没有流进沙井盖,而是在旁边积了一大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设计单位是北方人、是河南人,他们那里绝对没有我们这边那么多雨,所以他们没怎么想过该怎么排水。就我所见,他们的排水设计就是南方地区六七十年代的那种,粗放式。试问在南方建房子,在高温高湿地区,而且是在雨量非常多的地方建房子,雨水管会设计在屋子里面吗?你家的房间或客厅会有雨水管通过吗?而且那条雨水管还不是全密封的,是开口的!那根本就不是雨水管,那是老鼠的专用快速通道,不是吗?!

电影《芭萨提的颜色》里有一句话:生活有两种活法,忍受现有的方式,或者负起责任来改变。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忍耐,但我觉得不应该再默默地挺下去了,为什么要请啊?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们要去做的那个改变对我们有什么坏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之前的那代人,崇尚的是“枪打出头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要做那个搞特殊的。但事实证明,在现在这个年代,这样已经行不通。如果要变得更好,你必须打破常规,找出一条更好的路。别人都不去干的,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对的,你也不去干呢?谈什么集体种主义谈什么奉献,如果连个人的利益都无法保证,何来大局。没有家就没有国。什么放弃小家为大家,前提是大家真的获益了。从前的人的思路是:如果要放弃小家的话,为什么那个人是我?以前我也觉得那个人为什么要是我,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如果真的需要我去做,我会当那个被打的鸟。

有时候改变这事,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糟糕。一直保持的所谓传统,其实也有很多让人烦厌的地方。从赖床到早起,这就是一个改变。虽然不容易,但实际上真做到的时候,绝对对你有益。以前我没想过要改变自己。以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改变可以非常美好,所以我迷上了那个。正因为我觉得改变很好,所以,我也希望靠我自己去影响身边的人,让他们做出改变。但显然,跟改变自己不一样,在希望身边的人改变的时候,我做得不够主动。因为我觉得最终做决定的是他们自己,我也就只能做一个引路人而已。有些不对有些可以做的更好的,我会告诉他们,但至于他们去不去做,我没办法控制。也许有一天我有一定的势力威望了,我说的话他们会听,我可以让他们做得更好,他们真的会去做。但我不奢望那一天会在什么时候来临,那或者永远都不会来。但起码,我不会违心地明明知道他们有问题而不提出来。

从历史看来,中国人算是很能忍的一个族群。但其实忍耐真的比改变容易吗?从中国的历史看来,忍无可忍造成的大爆发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喜忧参半。那些什么起义,干的时候很风风火火,甚至把当时的执政者搞下去了,但往后呢?他们就没想过往后,改变以后该怎么去维持?该怎么去把本来不完美的东西变得稍微好一点。他们没考虑过这些,所以战争以后的统治,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开始统治,就已经被瓦解了。通过战争夺权非常的不容易,但相比往后的长期安稳统治,后者更难。我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李自成。

明天就国庆了,终于到国庆了。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