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16

莫名其妙的挥霍

By xrspook @ 23:03:0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本来我有不少时间,可以把blog完成,但是莫名其妙地我都把它们挥霍掉了。比如说今天一大早,我可以在出门前就把blog搞定,但是我却选择了看一条微信上面的消息,上面说的是香港的住房。说到了劏房、棺材房以及笼屋。看得我各种心里不好受。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就知道香港有这么回事,但是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图文并茂地看到那么残酷的事实。劏房不过是小一点而已。棺材房有点像曾经流行过的那种子弹公寓。至于笼屋,一直以来都被各界诟病。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看到香港好的那一面,但实际上,香港那里普通老百姓的痛,我们又了解多少?跟巴西、印度以及某些国家很普遍的贫民窟一样,其实香港也有不少人住在那种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相比之下,在广州,虽然我们有有点让人不堪的城中村,但跟那个相比起来,已经好很多。这篇文章里面提到了黄晓明和曾志伟的某部电影《一念无明》,那是以劏房为背景的。光是这个电影的大环境,就已经很吸引我去看一看。这不是一部卖得很好的商业片,但是我觉得我要去看。

一开始的时候我说过,我本来有很多时间,但是我都莫名其妙地把它们挥霍掉了,绝大多我把它挥霍在薄荷上。有把刚快递过来的薄荷苗移植到花盆里。也有把已经干成黑色的水培薄荷重新放回到水里。为什么我要先做那些事,而不把blog先做完了呢?天知道在下午6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明天我要去总公司,一开始的时候说是开会,但后来再问发现是不知道要去那里做些什么。如果是开会之类的,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因为不用你发言,自然你带个人过去就可以,但显然这一次不是开会,那到底是做什么呢?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说清楚?也正是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所以我的时间变得很紧俏。据说今天会刮风下雨,所以我选择今天的10K明天再跑,但是显然这样一来,我明天就没办法跑步,所以我必须把10K在今天完成。下午接近五点的时候,我发现Secret Superstar又发布了一个新的幕后制作花絮。在傍晚6点多接到电话的时候,那个东西我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完成了翻译、完成了调校时间轴,就差最后的不断校对。如果不是有这个电话,我会继续慢慢地把视频做好,然后回去洗澡,接着该干嘛的干嘛。按照这个计划,晚上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写blog。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其中要把两个小时让给跑步,还有半个小时让给食物的准备。完成blog需要起码半个小时,因为明早很早就得出发,但明天也要报数,所以我要今天晚上就把要报的数全部准备好,这又需要起码20分钟。就是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这些事都乱套了,但是其实如果我白天就已经完成了blog,我可以节省起码30分钟。如果我一开始就计划了要去跑步。我又可以继续节省两个小时。

抓紧时间啊亲。

2017-02
10

开会那些破事

By xrspook @ 9:38:10 归类于:烂日记

说好的晴天现在却变成了阴天,而且看样子还可能会下雨。好段时间我都觉得现在的天气预报很准,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晴天他们都一清二楚,但是为什么今天又歇菜了呢?只能说一句,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记得刚刚工作的时候,我非常害怕开会。不知道那些人怎么那么多话说,因为他们负责的事比较多?但是我就那么点事,一天到晚就是没什么进展,我有什么可以说呢?所以当时每到开会,我都非常的烦恼。后来开会的频率降低了,从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一个月一次甚至几个月才一次。不只是开会的频率降低。在会议上让你发言的频率也降低了,很多时候你不需要说一句话会议就结束了。这没什么不好,我挺喜欢这样的,但可能就是因为这种长期的压抑,所以当他们开会要求你要发言的时候我觉得是一种发泄。如果是从前,我一定会巴结,一定会紧张,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要到先打个草稿,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我只需要想好我要说些什么,到时候就可以喷出我的东西,可能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有一点点紧张,但是,越往后越顺畅。之所以不打草稿是因为如果我做了那些东西以后,反而会让那些本来口语化的东西变成文绉绉。说话和写文章是彻底两种不一样的事。什么时候我会打草稿然后在会议上读而不是说呢?只有一年一次的绩效考核批斗大会。之所以那样是因为那份自我评价是要归档的,我要为自己负责。

现在,随便你一个星期开一次会我还是有话可说,虽然有时多有时少,但总能说上两句。因为我有做事我有思考,尤其当你把我忙疯了的时候,我的话更多。很多时候,忙是实体工作,但实际上在忙的过程中,人有很多思想斗争。如果你只是别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做的时候甚至没有一点脾气,没有进行一点思考,你绝对没有什么话可说,因为甚至今天你做完以后明天就忘了今天做了什么。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东西是你真的在乎、在你脑子里留下什么印象的。显然我不是那种人。随便你今天叫我去扫地,明天开会我可以说这次扫地有什么优点缺点有什么可以改进说一堆。用不用心干是一回事,能不能干得好,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那有个人能力的原因,也有运气的因素,但如果你从未把心放进去,就无所谓计划无所谓执行也无所谓结果。

昨天开会给我一个什么感觉呢?同事在说的是比较空泛的东西,就好像学生在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却没有一个很具体化的应该怎么去做的措施,更加不用说要他们反省过去自己哪里做得不足。领导觉得下属的发言不够高不够拔尖,我们应该研究一些很有水平的东西,不要老纠结在一些非常基础的问题上。但要知道,这些同志最基础的东西尚且搞不定,你就别奢望在高深的问题上他们的思路能有多清晰,条理能有多流畅。说白了,这帮人里面有些其实虽然口上说的是工作,但是他的心却不在那里,他的心用在通过一些非专业的手段爬上去。比如说巴结一下谁,又或者在其他方式拉拢一下人心啊。可以这么说,一个专业的天才在某些方面一定是傻乎乎的。但这个傻乎乎不是一直都那样,而是随着经验的丰富阅历的加深,他可以在管理方面也很有一套。而现在我们这个单位的问题是管事尚且吊儿郎当、推卸责任,管人会是一个什么状态想想都觉得很恐怖。所以领导听到最后我的发言以后,实在忍不住,点出了我们科室去年管理的五个乱,那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去年我们之所以拿到仓储第一名并不是因为我们真的有多NB,而是我们盲拳打死老师傅,纯粹运气。这种管理模式一天不改,我们永远只有天天提心吊胆。

在这种大环境下,实在没有必要再为他们想太多,因为那只会造成更多的烦心。

2017-01
9

职称改革呵呵呵

By xrspook @ 10:26:4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好不容易看了一次新闻联播,我之所以能看下去是因为在一开始简单介绍的时候说会谈到职称改革。好不容易熬过了前面的一些什么什么什么会议,终于轮到说职称改革的时候我却一句话都没听懂,因为说的又是那些四字成语,没有实际意思的东西。大概我层次比较低,所以新闻联播一开始说哪个会议上领导提出了什么什么我都一直没听进脑子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单位开会的时候,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不是一个当领导的料,我的内心深处,自然而然会抗拒那些东西。完全没听进去,一个字都不记得。那种选择透过性的能力相当的厉害。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领导可以一天到晚都坐在那里开会,而且还不打瞌睡,样子看上去还很认真,完全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上个星期五,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开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要上个厕所。当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单位是50多号人,期间只有几个需要上厕所。领导发言并不是在读而是在说的时候,我是有听进去了,但当他开始排比句,我就完全选择性透过了。我开始看自己的书,因为我把kindle拿上去了,那东西很有隐秘性,因为看上去它就像个笔记本,而且因为是黑白的,所以显然我不是在打游戏,也不是在上网。如果我不翻页,你看不出那是一本电子书。单位开会的时候是我看书最认真的好时机。平时我或许也会看着看着就干别的去了,但是开会的时候你哪也去不了,上面说的东西我又没有兴趣,那个时候看书神马最适合了。

回到职称改革,我没听懂新闻联播里说的什么意思。这种大事当然在其它地方也会有传播,有些很懒的就直接把新闻联播里说过的东西再写一遍,但有些地方则会进行一些资料收集,用具体的东西解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某些报纸说职称改革是多个方面的,其中一点是取消了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能力的硬性规定,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因为去年夏天评职称的时候,已经不需要那两样东西。另外的是对某些实用性很强的职称,据说也不需要论文的硬性要求。但是我觉得,这些最硬性的考核指标都取消掉的话,怎么还能评价,这个职称还会公平公正吗?!这些都能省掉,但有一些事绝对不会省,而且还会增加,那就是继续教育。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考一次通过就可以用很久了。论文也一样,五年之内要有两篇或以上,只要写出来了,不管在哪里发表,只要他们认可也就可以了,但继续教育这回事,年年都要干,年年都要花很多钱。这个钱,从法律法规上来说,单位是有硬性要求必须支出的,但实际上即便我在国企,单位也不肯花这个钱。所以职称这个东西有什么含金量可言?几乎可以说,那是用钱买回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门槛都去掉,唯一的解释就现在领导人的孩子连那些都不想干,那些能力都不具备,所以为了让他们更容易达到目标所以就这样。做生意的人有没有职称都无所谓。只有蹲在国有企业以及某些研究机构,职称才算是个事。工程师的等级跟技师的等级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条线。技师不需要考核英语和计算机能力,也没有论文的要求。工程师也取消了那些评比的门槛,那么,工程师跟技师,有什么区别?

有钱的人靠钱打通所有。有权的人拿着他的权力为自己铺平道路。我这没钱也没权的人只能适可而止地吐个槽。

2016-11
9

基本的道德在哪里

By xrspook @ 8:14:17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在单位的某个会议上,领导读了一篇好像是发改委发下来的文件。那是一篇表彰优秀党员的资料。那人是某佛山小家电企业的员工,是一个研究生.他每天做的是不停吃用不同的电饭煲做出来的饭。从上班吃到下班,久而久之,他就知道电饭煲的哪些构造可以让米饭更好吃。点评材料里说到,他这种日复一日做平凡的事,但实际上不平凡,是工匠精神,值得大家都去学习。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很哈哈!按照这个说法,那些专业的品评师,无论是咖啡酒类还是其他食品的,岂不都是工匠?但要知道品评分辨好坏,怎么个好法怎么个坏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些都是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不是每天上班到下班都做这些的话,你难道要他们流浪街头失业喝西北风去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工作,如果你是一个踏实的人,你要过日子就得工作。你本来就需要全情投入,哪怕那只是很简单的做个包装,传个菜,又或者是在非常精细的高精密仪器下操作。公交车司机难道就不需要工匠精神了吗?TA可以随随便便地开车,那可是一车人命啊!难道就只有在故宫博物院里修理文物的那些人才叫工匠?

我觉得这个社会已经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亡,一些本来非常基础的道德,现代人已经缺失,还得不停地提倡,让大家重拾起来。工匠精神,其实就是认真负责任做好自己的工作,专注其中。尽可能不犯错误,精益求精。难道在不推存这个之前,大家工作的时候都是随随便便、得过且过吗?如果随便就能完成任务,那也就算了,那还算基本对得起发给你的工资,但如果工作完全没做好,为什么还要给那个人薪水呢!

同样让我觉得无语的高薪养廉。如果你觉得这份工作你赚不到钱,过日子过得不好,心情不爽,你为什么还要干这工作呢?你直接去找可以让你满足的不就好了吗?公务员这份工,不是保证你就必定可以过上等人的生活。要赚大钱,要住大屋,要买豪车你就得相应付出。那可能是为了个大工程几天几夜不睡觉,或者连续好几个月都在放荒山野岭里指导工作。难道你觉得闲坐在办公室,日复一日做着重复的工作,而且还不是尽心尽力地去做,纯粹只是应付,你就配得上那些高收入吗?如果不用高薪养着这些人,他们还会去贪,还会去吸取平民百姓的民脂民膏。为什么这就说得过去?没有一定的思想觉悟,为什么那些人居然可以当公务员?既然,你决定了要当公务员,你就得想到这不完全是一份非常简单的收入与支出平衡的工作,这其中暗藏着重大的社会责任感,简单来说,这就默认了你需要奉献付出。现在的问题是,别说叫他们奉献,不过是让他们的收入支出回到正常水平,他们都觉得不可接受。清正廉洁本来是最基础的道德,但现在的什么什么会议,一年到头365天,每次开会都必须强调再强调这个问题。这个是道德问题呀,现在不得不提高到法律法规的层面才可以控制住。什么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当所有东西都不得不用法去限定才能有效,德还真的存在吗?当腐败会被判成重罪,永不得超生的时候,估计这个社会才会得救。他们贪去的那些人是多少人的血汗钱?!多少人因为少了那个钱无法去治病而丢掉生命?他们没有直接杀人,但他们间接在谋财害命。

糟糕的社会,你逃出这个国家,溜世界上的别处也一样。在这种环境下,抚育后代,简直就是强迫他们被强奸。

2016-06
3

向往的

By xrspook @ 21:09:02 归类于:烂日记

前一天晚上就打算把明天的blog写好这种事是不大对的,但这估计是2016年我干的第二回了,因为感觉明天我不会有空。6000吨的小麦船,每500吨一个样品意味着至少有12个样品,船上样品疯狂进攻的同时散粮样品也非常有可能同时袭来。以国丰过往的发货能力,一天3000吨太平常了,这就意味着我要做好一个1.1万吨的仓会被装满即22个样品的准备。我那个去!打了一周的酱油,在周五却这般整那些人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那些人的脑子有问题,这是再普通平常不过的事,已经毋庸置疑了。

明天重金属快速测定仪器的工程师还会继续过来对仪器进行校正。我觉得那个工程师的样子有点像我们这里从前一个同事,只不过那工程师是我从前同事的“吹胀版”。这只是纯粹看脸的判断,他们的反应速度和知识程度完全不同。显然,我明天没时间像今天一样陪着工程师等仪器做一个样品15分钟的调试了。拿过来试用的重金属快速检测仪是个工程机,里面装了好多东西,很多程序用的都是后台版,所以能看到各种可调的界面。这是我第一次接触X荧光这种东西,和平时的基础粮油检验相比,这个高大上很多。而我觉得,工程师正在折腾的东西貌似才是我着迷喜欢的。在跟科学玩游戏,一方面在收集数据发现规律,另一方面在编程做软件让数据朝着我们想要的方面靠拢。我也是个这样的人,我也想做这样的事。知道原理和怎么做只是第一步,用机器和程序去优化让一切都变得轻松才是终极目标。在实现目标的路上所有无用功和弯路都是必须的。要最终登顶,我就必须得成为一个硬件软件都有一定造诣的人。所以,知道原理是必须的,熟练且能大开脑洞地编程更加是必不可少。

在遇到这家推销重金属快速测定仪的公司之前我还没有明确知道自己喜欢和希望成为的是什么,但在见识过他们的销售和技术团队以后我觉得貌似于那样的工作氛围才是我想要的!你可以让我为了一个项目或一个课题呕心沥血,但你不能让我闲死烂死在弄虚作假之上。生命很宝贵,青春和拼劲用钱买不回来,而像现在这般不遗余力地把一切假事做得像真的一样让我觉得非常的恶心。当那些党员经常花很多时间在开会学习两学一做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们开会不干活,活留给谁干呢?留给非党员干?还是留到加班的时候干?个个都是党员,个个都学习开会去了,你以为这是党中央啊!各个领导只管开会和被CCAV录影就有饭吃能养家啊!基层党员要开会,基层党员也要干活,但上班时间就只有7.5小时,这不够用啊!不是领导的一天7.5小时工作时间是用来工作的,谁能抗得住经常每次2小时的学习。更要命的是学习开会那么多,到底成效如何呢?开会显然会剥削到工作时间,开会的时候大家又处在半瞌睡状态,到底这开会是干嘛用的?!我讨厌频繁的开会我也讨厌频繁地扫大街,这些事需要干,但我活着绝对不是为了应付大批量的这些玩意。

周四晚上已经决定了:明天我要晨跑!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