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
4

挺混乱的第一针

By xrspook @ 20:54:06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苗该怎么打?大概很多人都会回答你先去预约啊,然后按照那个时间去医院就好了,但实际上去医院后呢,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每家医院每天可预约的人数到底是多少?三甲医院多一点其它社区医院少一点吗?还是说其实无论哪家医院数量都差不多。昨天我打了新冠疫苗的第1针,那应该是一个灭活疫苗吧。厂家是北京科兴中维,从批次看来应该是3月20日产的。自从我确定单位不会给我们集体预约,然后集体注射以后,我就决定只能自己在广州搞定这个疫苗注射。前两天我下载了CDC的APP,在下载那个APP之前,看过公众号的某些消息,知道除了这个以外还可以下载另外一个叫做粤苗的APP,看过两个APP的教程以后,我觉得可能CDC开发时间长一点,功能也多一点,流程会靠谱一点。结果我发现在CDC上能预约的医院跟公众号上公布出来的那些医院有区别。比如说我家附近有很多大医院,比如说省二,也比如南方中西医结合医院,还有军队医院四八三,这三家医院离我家不到1公里,都是三甲医院。我家附近除了这些大型公立医院以外还有一些社区医院以及一些私人医院,但是在CDC可预约的医院里面离我最近的那个估计也有3公里,而且我还真不知道那到底在哪里。也就是说在清单上可以接种的那些大医院实际上在我家附近的都不能预约,网上不能预约只能接受现场预约吗?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居委会还没在我家小区贴纸,也没有打电话到我家来,问打了疫苗了没?要不要打之类?如果新冠疫苗始终必须全员打的话,接种这种事事不宜迟。我觉得从现在的趋势看来,必定会这样。如果你没有特殊的问题,而你又不打疫苗的话,未来就会限制你的活动范围,比如说不能跨区,不出市,也不能乘坐各种远途旅行的交通工具。估计某一天他们会像查健康码一样查你的疫苗码。既然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我要让它发生在我身上呢?于是我主动赶紧打好了。

前天能预约到是一件神奇的事。因为上午看的时候广医二院是没有名额的,但下午我就发现昨天可以预约了,所以我赶紧来了一个。我的预约时间是下午4:30-5:00,但实际上我3:30就到了。不得不说其实打疫苗的过程挺让人摸不着北的,因为没有一个很确切的流程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又或者其实他们是有确切流程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把那公布在入门显眼的地方。工作人员都知道要做些什么,但我们却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做。

打疫苗的过程花费时间最多的是登记。实际上就是医生拿了你的身份证跟系统上的资料核对,然后再核对手机号是不是跟预约的一致,又或者是手机号是不是可以联系到我本人。登记这个过程耗费非常多的时间,每条队伍都超过10个人,虽然他们已经开了很多个诊室进行登记。实际上打疫苗的位置广医二院一家大型的三甲医院只有三个而已,但是这样也足以承担登记出来的人,因为堵点在登记那里。先登记,然后打疫苗之后在那里等候30分钟,再测温,最后离场。这个过程都没有任何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整个流程都是在1层楼里进行的,登记、打疫苗、等候以及离场整个流程不是安排在一个流水线上,而是不断地在那里转圈、交叉作业,这就让人非常迷茫了。比如说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打疫苗的地方,但实际上我得先登记啊。所以他们就不得不找个人指点,让大家先去登记。登记完以后,其实某个地方是需要接种人签名的,但是却没有在登记的时候直接叫你签,而是到打疫苗的地方,护士才叫你签名,但当时你手头上拿了两张新打印的纸,有两个地方需要签名,具体是哪一个呢?首先是不知道要签名,然后不知道该签哪一个,这又造成了一点混乱,又或者说他们可以在那里搞一张样单或者直接搞个牌子告诉大家哪张纸是要签名的。因为人多,所以候诊区域显不够了,大家就只能看到哪里有凳子就去哪里坐。等候时间到了以后,感觉可以出门,走到门口却把你叫回来,说先要去某个地方测温盖章,然后才可以离场。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流程,但就因为他们的场地布局不在一个可控的顺序闭环你,所以造成了这些不必要的折返。登记是需要大量电脑大片区域的,疫苗注射一个小房间就够了,最后的等候也需要大片区域,出门之前的测温和资料交还其实完全可以设置在同一个点上。他们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貌似现在他们处在一个很忙很忙,我顾不上其它的状态。

希望我打第2针的时候,这种迷糊的流程已经得到改进。

2019-09
13

第一次照肠镜(下)

By xrspook @ 20:02:02 归类于: 烂日记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昨天说虽然我肠镜的预约时间是15:00,但实际上我和我妈14:00不到就已经到达医院的肠镜服务台。当时只有一个阿伯坐在那里候诊。15:00的那个预约夹子上一张单都没有,我是第一个。后来陆陆续续的来了越来越多人,但大多数人都把单子夹在耳鼻喉镜或者预约时间14:30那里。过了一些时候,14:30以及15:00的肠镜预约单越来越多。之前我就已经听我妈说过,要在那里的自助售卖机买一条一次性的肠镜裤子,但是医院里无论是那个售卖机还是那个肠镜检查室的门上都没有很确切地要求你必须这么干。直到医生们开始工作,男护士出来收单叫人进去的时候才告诉大家做肠镜的人必须买一条。广医二院是个非常与时俱进的地方,在内窥镜的服务台卖肠镜检查裤的地方没有现金收款,服务台里也没有一个人主持,如果碰上不会用微信,不会扫码支付的老人,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14:38就已经被叫了进去了,换好裤子坐在那里静静等待。我以为可以提前完成任务,但是我在那里坐了接近一个小时才终于被叫进去开始做肠镜。据说昨天早上有5个检察室在工作,而昨天下午只剩下2个。所以跟上午比起来病人少了很多,但是医生少得更多。

护士只是让我进去检查室,并没有说到底是哪一间(我猜起码有6间),所以我只好到处张望。直到被检查室的护士把我叫进去。女护士让我躺在一张床上,但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躺,因为无论是检查室外面还是检查室里面,都没有相关要怎么躺的图。我以为做肠镜是趴着做的,但实际上女护士叫我左侧睡,而且上面那只腿弯曲下面那只腿接近伸直。我睡好了以后,女护士把那台机器折腾了一番,终于把某个接线接上去了。给我做肠镜的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因为从他们的交谈可以得知,男医生的老婆准备生第一胎。

把肠镜戳进过肛门的那一下,我觉得自己已经放松了,但是男医生居然说我没放松。戳进去以后,他又把那个拿了出来,因为居然没有灯,于是护士又过来折腾了一番那个机器,有灯了,医生再次把那根东西插进我肛门,检查总算开始了。

之前我就听我妈说过,做肠镜要往肠里鼓气,所以当我觉得很胀的时候就得跟医生说。在把那根东西插进肛门之前,我是有点怕的,因为几年之前单位的体检项目里面有指检。那个医生把手指戳进我肛门的那几下,简直痛得我死去活来。那种痛持续了好几天才终于过去。所以当肠镜没插进肛门的时候,我是有点怕的,但没想到跟手指相比,肠镜的那根东西插进去相当顺利,但大概插之前医生已经抹了一些可能跟做B超类似的凝胶之类的东西在肛门做润滑之用,所以顺利得很。

肠镜顺利插进去后我弱弱感到肚子有点胀。直肠刚进去的那一段,感觉一路平川没什么感觉,镜头里分红的肠子相当漂亮,但接下来突然很痛,肚子也胀大了,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过去了。医生跟我说,做肠镜主要有三个转弯,刚才过的是第一个乙状结肠。成功过弯之前痛了我一番,但还算可以忍受。过了第一个弯之后,是爽歪歪的一段,貌似那个大直路叫做降结肠。接下来,肚子的疼痛感开始增加。我下半身虽然保持不动,但是我上半身已经痛得在不断挣扎。在一旁的女护士叫我不要动要放松,但在那时我已经控制不住了,我跟她说,痛的时候人无论如何都放松不了。于是医生让我转了个姿势,从左侧卧变成翘二郎腿的平卧,又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从降结肠到达了横结肠。进入横结肠那一段,我感觉显然没有之前那么顺畅了。因为跟一开始比起来,肚子那个时候已经充了不少气。又过了一段以后,疼痛感再次增加,到达了顶峰,那种痛不是胀肚子,而是肠胃炎蹲在茅坑肚子绞痛,但却拉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在那种情况下,我跟医生说很痛,叫他放一放。这时男医生叫女护士过来按我的肚子,虽然她已经很努力,但根本没用,疼痛在增加,护士叫我放松下来不要跟她的斗力气,但实际上我根本做不到,因为人在痛的时候自然肌肉就会紧张收缩,而且她按的那些部位刚好是核心肌肉群所在。女护士跟我说要像瑜伽那样放松,但我非常清楚除了瑜伽大放松,其它瑜伽体位其实基本上都要用到核心肌肉群。瑜伽高手非常懂得控制肌肉群,很多时候这种控制还是无意识的,是条件反射的。虽然我不是个瑜伽高手,但是我的核心肌肉群的力量还是很够意思的,在我痛得无法放松的前提下,你的按压又怎么可能起得了作用呢?!折腾了几次以后,我还是痛得不行,于是护士就开始说我这么怕痛的话就不应该来做普通的肠镜,应该去做无痛,否则就不会有人多交600多块钱去做全麻了,我跟她说,医生根本就没跟我说有这样的选择。她继续对我说,即便医生不说,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我也应该知道。那句话以后,我不再跟她怼了。做肠镜尚且不是我意料中的事,刚开始便血看医生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先来个指检,确认那是痔疮以后就不需要做肠镜,但是医生一听到便血后就二话不说马上噼里啪啦地敲电脑,然后丢给我两张交费的单,他重复多次的时候清肠很重要,一定要处理干净,我有什么选项可言?!当我痛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女护士叫我不要动,可以跟医生说,但不要喊。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在年轻的男医生和中年的女护士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之前我在肠镜服务台见过她跟病人讲述病情,告诉他们还要继续交钱做进一步检查的女医生过来接手了。她接过了男医生的肠镜,然后让我从平躺回到了左侧卧的体位。女医生开始操纵机器,让男医生开始按我的肚子。我几乎没有感觉到胀肚子和疼痛的情况下女医生就已经过掉了那个之前把我痛得死去活来的第上个弯,也就是横结肠与升结肠的交汇处。过了那个弯之后,感觉只用了几秒钟就到达了肠镜检查的镜头。一路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女医生把肠镜控制还给男医生,叫他可以退镜了。这时,女护士还是不依不饶地跟女医生说刚才我跟她说看门诊的时候医生没跟我说有无痛的选择,女医生的回答温和很多,她说如果医生之前没有告诉我可以无痛,那是医生的问题。

照肠镜最高难度的就是把那根东西插进去,退出来几乎没有难度,但不时我还是会感觉到肚子胀气。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插进去的那根东西除了可以往肠道里鼓气以外,还可以把肠道里的气体吸走,但是那已经是晚上回到家后,我搜索资料后得出的结论了。退镜的时候,医生会一边退,一边在到达某个位置的时候拍照。显然我结肠和直肠都没有问题,肠子非常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肛门内侧有内痔。

照完肠镜以后我还得去交一次款才能拿到报告,拿到报告以后我又赶紧看了一下门诊还有没有可以挂的号。结果发现只剩下一个20块钱的副主任号,我赶紧抢了一个,免得往后又得重新请假回来看门诊。结果是刚坐下把东西说完,医生瞄了一眼报告以后就说,如果大便的时候没有出出血了,就不需要处理,所以连药也没开,她只是要我注意饮食。

这套恐怖的经历总算是到达终点,但其实恶心的事情还在继续,因为肚子里还有做肠镜时鼓进去的一堆气体。又过了好多个小时,蹲坑里放了无数个屁以后,总算那些不舒服的东西才算真的过去了。

我妈过去做的肠镜加起来估计超过10次,都是在这个医院做的,但是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肠子过弯的时候居然会有这种痛感,她只跟我说做肠镜的时候肚子会感觉胀气。我是15:38走进检查室的,在床上躺好以后我还得在那里看着他们折腾的机器好些时间。检查完成叫我拿两个单子去交费的时候是15:55。所以整个肠镜大概只做了15分钟。除了那些很折磨人的弯,其它部分我感觉不到15秒就能过去一段。

当我看到报告以后,我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会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因为报告上的医生名字是女的,但显然帮我做肠镜的那个是男医生。所以这是否意味着或许帮我做肠镜的医生只是一个住院医生之类呢?于是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过第3个弯的时候他努力了好几次都不行,但是那个女医生过来不到10秒就过了,而且还是我完全没有痛感的情况下。不只是没有痛感,甚至肚子胀的感觉也很轻微。在过不了第3个弯的时候,男医生叫女护士过来按我肚子的时候,女护士按的是我的下腹部,但实际上当时过不了的那个弯道是横结肠和升结肠,如果要按的话,应该是按肋骨附近,而之所以要按,我猜非常有可能是那两段结肠的折叠成了锐角,所以很难通过。如果单纯只靠胀气,没有麻醉的病人会很痛苦。护士按的位置完全不能减轻我的痛苦,那种感觉真的让我很绝望。当女医生操镜,男医生按肚子的时候他就按对地方了,因为他按在我右侧腹部肋骨附近的地方。他没按多大力,但因为我不痛,所以他能轻松的按出他要得到的肠道效果。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做肠镜的时候最郁闷的就是遇到那些拐弯处成了锐角,如果那段肠道还处在痉挛状态,那就跟菊花闭合一样恐怖,即便肠镜高压气体再厉害也难以通过。我不知道我的情况到底有没有混合锐角和痉挛,但我非常确信那种痛肯定不是胀痛那么简单。

男医生肯定非常明白肠镜过三个弯是高难的技术点,以及那几个技术点分别所处的位置。有些医生做肠镜的时候会让病人变换不同的体位。男医生明明知道自己过不了的那个弯是第三个,女护士却按错了地方,他为什么不提醒她呢?大概因为男护士很年轻,女护士是中年大妈,他不好意思说她的不对。男医生知道他被卡在哪里了,所以女医生接手肠镜以后,他按得很到位。

之所以会发生这么郁闷的东西,我觉得其中一点是现在的肠镜没有一个立体效果的指示,比如说除了那个镜头视角以外还有一个画面展示,肠镜在大肠里的大概位置。如果有那个东西辅助的话,大概护士就不会按了一个她觉得已经很努力,但是却完全没有效果的位置了。未来的肠镜,如果可以根据那种视图,在做肠镜的人的肚子上捆绑一个可以从各个方向施压的东西。肠子内部鼓气,外部有一定的力量与之抗衡,必要时制造一定范围一定强度的外力压迫,使肠道的拐弯从锐角变成钝角,那么做普通肠镜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这个普通肠镜之所以把我弄得死去活来。原因有好几个,首先是我遇到了一个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中年大妈护士,其实是我遇到的可能是一个暂时还没办法在报告上填上自己名字的,而且操作时有点腼腆的住院/实习男医生。跟我的遭遇形成明显对比的是,过去我妈做的那么多次肠镜遇到的基本上都是经验丰富、起码中年以上的老手医生。

肠镜这个东西,做过一次以后,绝对不会想再做第二遍,但如果还有第二次,我仍然会选择普通肠镜,但是在做的时候我不会在随便任由医生护士做无效的蹂躏了。

2017-08
20

再次花斑癣

By xrspook @ 17:04:22 归类于: 烂日记

近几天脖子上花斑癣的地方痒得不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近期才这么痒,因为,这个夏天其实已经过了一半,之前却没有过这种现象。不只是原来花斑癣的地方搔痒,而且面积还越来越大。如果再不加以控制,非常有可能我整个脖子都会这样。甚至不止是脖子,会扩张到其它我出汗比较多的地方。如果只是存在,我可以不理,但是任何时候都让我觉得痒的话,我就没办法忍受了。也正是因为搔痒的存在,所以你很自然的就会在皮肤湿润的时候去抓,非常有可能又会造成新的微创伤。恶性循环之下,微创伤的部位非常有可能继续会被真菌感染。所以出现花斑藓的范围会越变越大。两年前我就曾经因为这个去医院看过。当时之所以去看,并不是因为痒,或者有什么其它不适,而是因为我妈觉得我脖子上一片黑一片白,非常难看,而且当时还担心过那是不是白癜风。正是因为两年前去医院看过,用药一个星期以后就明显好转,所以证明了那不是白癜风,所以往后的夏天再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也没有再去过多的理会。今年年初知道那是花斑癣,所以我买了达克宁去搞定它。达克林对这种东西是有效的,但是起效非常慢。第二次再用达克林的时候,也能明显感觉到有效,但问题是效果体现得没有搔痒来得快。药物一定程度能控制住那东西,但问题是如果我去抓脖子,真菌扩充的速度要比药效快很多,因为达克林的说明书上说,在症状消失以后还要连续用五周。从开始用药到症状消失,起码需要三周的时间,所以加起来,大概要两个月。这就让人很崩溃,很难坚持下去。我这次郁闷得让我觉得非去医院不可的原因是实在痒得我不能忍受了。出汗的时候会痒,出完汗以后会痒,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还是觉得痒。那种东西不是平时的蚊子叮咬,你涂过清凉油就能解决问题。你感觉骚样,但是又不能抓,让人很疯狂。

昨晚开始,我就打算要挂广医二院皮肤科的号,但问题是昨天的预约挂号里没有今天的排班。往后的星期一到星期六都有排班,但就是今天没有。当时挂号系统显示的是暂无排班信息。除了广医二院自身的系统以外,还有几个系统可以在广医二院挂号。但那些疑虑都显示无号或者暂无排班信息。然后我又看了其它的医院的皮肤科,周日都有开诊,不过是开诊医生有多少的问题。广州市和广东省的皮肤病医院早就已经挂满了,而其它医院我妈又让我不要去,所以今天能不能在广医二院挂上号其实是一场赌博,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我就觉得应该可以挂上。问题只是那个号什么时候才放出。也不知道看到哪里说的,有的说是凌晨一点,有的说是早上六点三十分。昨晚我十一点之前睡觉,今天四点多的时候醒来过一次,查看了一遍,没好。今天643的时候我又继续查看,果然就有号了,正如某个系统所说,广医二院应该是早上630放号的。因为从8月1号开始,挂号费提升了,所以今天我没办法在广医二院自己的系统上挂号,所以就用了第三方的挂号。挂号完毕以后,系统显示今天还有23个余号。到我9点半坐在公交车上去医院途中的时候,显示已经挂满了。可想而知,如果我是七点甚至八点才挂号,可能就会挂不到。今天开诊的医生估计只有一到两个,去到医院的时候,发现皮肤科开诊医生果然只有两个。广医二院的皮肤科门诊在七楼。平时我会坐自动扶梯,但今天我选择了垂直电梯,进电梯的四个人全部都是去七楼的。七楼有皮肤科耳鼻喉科眼科以及口腔科。

候诊和看病的时间很短,交费也不用排队,拿药的人也非常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整个医院正在开诊的实在不多。医生开的一个是内服的复方甘草酸酐片,另外一个是外用的派瑞松。派瑞松和达克宁都是西安杨森的。达克林只是真菌类药,也对部分细菌有作用。派瑞松在达克宁的基础上还增加了激素。我之前买药的时候就考虑过到底要达克宁还是派瑞松,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前者。一个是价格方面的原因,另外一个是我觉得自己不要滥用激素类药物。显然达克宁不止痒,不知道派瑞松怎么样。

每次去医院都是一个烧钱的行为,但却能换得个心安理得。

2016-10
22

Dangal预告片观后感

By xrspook @ 19:44:55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第一次来广医二院蹭网的时候,我就废掉了我的小米耳塞。因为当时太兴奋。耳塞拔出来以后就随便挂在脖子上,但线太长了,于是耳塞的插孔就直接进了凳子的窟窿里并卡住,当我起来走人的时候,线就这么被拉断了。如果只是拉线,小米耳塞不会那么短命,但问题出现在线跟插头的接合处,那里没有线材本身那么强大。

我是星期四中午1点半在油管上秒杀Dangal预告片的,在星期五中午1点半之前,放出配中文字幕的版本。虽然这两天都在干相关的事,但我却一直没有在blog上写我的预告片感受。星期四中午在看过第一次的预告片以后,我的确在围脖上写了感受,但是因为当时太兴奋,所以错别字也很多,而且当时时间也很紧急,我需要立即下载立即上传,我没有时间耗在敲键盘说感受上面。但是第一感觉往往是最准确的。在看过,十几二十遍后再去说感受就不是一开始那个味道了。因为看过了太多别人的看法,自己也想过太多擦边或不擦边,相关或不相关的东西。

今天早上起来以后我第一时间开电脑,然后开始单曲循环我昨天晚上做的Dangal预告片高潮歌曲部分。科技进步真好,油管上面的视频可以直接通过网站提取到相应的音频,并转录为mp3。我要做的只是把我需要的部分截取出来。很久都没用GoldWave了,这段时间经常用Aegisub。所以在选取开始和结束的时候,我很自然地用起来了鼠标的左键和右键。但显然在GoldWave里没有默认左键设定结束这个快捷键。开电脑,开音乐,然后我就想到我应该把我的感受写到米叔的脸书账号预告片评论那里。我就没打算要写英文,用英文根本没办法,确切表达出我的感受。与其让我自己纠结,不如让米叔自己去弄,如果他真的去看评论的话。他要弄明白那段文字是什么意思,他一定可以做到。因为脸书本来就自带外语翻译功能,至于翻译得准不准确就要看你到底是不是很在意中文是什么意思。如果他在意,他肯定会找到一个精通中文翻译的人。我写的文字如下:

很热血!很体育!真的做得很体育!不能更赞!整部电影如何不知道,但就这短短3分25秒的预告感觉非常体育。这才是运动电影!!!电影里的女孩们实在让人非常赞。每一摔都那么干净利落带劲,跟Sultan的虚假夸张完全不同。至于阿米尔汗的摔跤表演,是看过就知道有多么的到位。作为一个有5年看摔角经验的疯狂摔迷,阿米尔汗的几个动作已经是专业优秀水平了!搞笑和感情方面,一开始老摔跤手想生儿子想获得更多荣誉,妻子却连生4个女儿,老摔跤手的感觉是“绝种了”!但是,偶然发现两个女儿把同龄男孩揍得体无完肤,老摔跤手恍然大悟,女孩也可以光宗耀祖啊!这个剧情简单真实且残酷,因为我的女性朋友出生的时候她爸也的确来了一句“绝种了”!(中国某些地方的传统是没有男丁即无法传宗接代)但女儿长大以后才发现女儿比儿子贴心靠谱很多。音乐非常带劲,给人满满的热血最强感。已经截取其中的音乐高潮不能自已地循环播放无数遍了。训练艰辛,但理想是丰满且不可战胜的,Dangal! 两年的等待非常值得,是时候大大地爆发震撼全世界了~ from China

这堆东西跟我一开始在围脖上发的那些有区别,但总体来说意思差不多。只不过某些东西我展开讲了。我说得更详细的是关于我同事的那个故事。出生的时候,护士把她从手术室里抱出来,走到她父亲身边,护士跟她爸爸说:“恭喜你添了个千金。”她爸脱口而出来了句:“绝种了。”记得从前同事给我说这事的时候,我简直笑歪了。因为他爸是潮汕人,所以非常重男轻女。我同事是他的第二个女儿。他妻子基本上已经不可能再生第三个了。所以我的同事如果不是儿子,他就再也不可能有儿子。潮汕那边的习俗是没有儿子就等于是没人送终。但后来,事实证明他的两个女儿,比其他人的什么儿子好太多了。女儿很贴心争气,儿子就只会一直在那里要钱争家产制造麻烦之类。Dangal预告片里的情况一样,虽然老摔跤手说女儿也很好,但实际上,他对没有儿子非常耿耿于怀。我不知道有没有儿子这种事,对欧美来说到底是不是非常重要,但起码,对亚洲国家来说,尤其是中国印度这种,没有儿子非常严重。现在的中国已经开化了很多,所以也就只会在一些比较偏远落后的地方才会对生儿子这种事变态执着。但不停地生孩子,直到生出儿子为止这种事肯定还是不断地发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印度。所以当我第一次看预告片看到那一段的时候,虽然字幕里并没有“绝种了”那三个字,但在我的眼里“绝种了”那三个字简直是弹满了屏幕,我刹那间就爆笑起来。以至于星期四下午下班以后,我就赶紧叫我同事过来看预告片,那简直就是她的真实写照。预告片里除了强调,老摔跤手老婆生的四个都是女儿以外,后面还再次强调老摔跤手觉得虽然女儿很好,但是只有儿子才能成就他的梦想。这个再次强调可能是为一些没有必须生儿子习俗的外国人准备的,否则他们可能get不到那个老摔跤手的剧痛点。虽然中国和印度语言不通,文化也不太相关。但在某些习俗方面,我们还是很有共鸣的。

我觉得Dangal的预告片给我的第一感觉是speechless,这大概是因为我在描述一些非常满意喜欢的事上词穷吧。因为我的生活里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用力地不满吐槽。在米叔脸书的评论里,我缺少了一个词“震撼”!震撼是在我写出一大段话之前最直接的感受。所以实际上看完第一遍以后,我嘴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wokao”!也就只有这句粗话,能最确切表达我的第一感受了。第二个词是“碉爆了”。这个词估计翻译软件无能为力,所以我也就不写了。

两年等待换来的是突然间的宇宙大爆发,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土豆在线

2016-07
30

被动的选择

By xrspook @ 20:55:35 归类于: 烂日记

为什么每次走到广医二院,天都会自动阴沉起来?在外婆家,如果我发现包里并没有kindle阅读器,我就直接留在家里,用软键盘写blog。但既然我有带,那我就直接带上那个东西,走到三甲医院里蹭空调蹭wifi。这一次,我走到了4楼,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两周前我爽的那个位置被别人占。我看到他坐在那里,死活不走的样子,真想过去揍他一顿。走过来的路上,确定了我明天得回去加班。今天告诉我理论上明天只有三四台稻谷车,但实际上来的是多少台,那就很难说了。如果真的只有三四台车,我上午又可以把那都做完,如果经得起那个折腾,我下午就可以回家。但这样就意味着星期一的早上,我又要早起折腾一番。回家是因为我可以继续做我妈心仪的葱油包,但这样的话就意味着星期天和星期一的早上她都要很早起来为我的早餐张罗。早一次晚一次,用5个小时以上花费在来回的路上,想想都觉得很变态。为什么就得为工作这般付出?我完全不稀罕那些所谓的加班费,但是我不去加班又不论如何都没办法说得过去。人生真的非常悲哀。学生的时候,有时间有精力,但却没有钱,工作以后。有些钱你甚至不想去拿,但是生活却逼迫着你,必须把精力和时间都投放在那上面。我是在走去医院的路上接到要加班的电话的,一路上,我都有怨气,但进入医院以后,感觉,人又没那么冲动了,这大概跟气温有关。热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是很难冷静的下来的。你面对也好,你不想面对也好,有些事必然会发生。

今天早上起来以后,我突然想起,不如今天去电影院把《巴霍巴利王:开端》看了。我第一个想到的买票app是格瓦拉,那个东西里今天只有3家影院在播这个电影,离我最近的是广百新一城的UME,而且票价也是最低的,才24块钱。之前我觉得我已经在那里注册了,但原来还没有。进去用手机注册,要获取验证码,但验证码的短信没收到,一个上海一个北京的诈骗电话却打过来了,屡试不爽。我只好随便选了一个用微信登录的方式。进去以后,位也选好了,要完成订单付款了,但是那个订单却无论如何生成不了。既然格瓦拉根本无法注册,也无法生成订单,为什么居然还会存在?用大众点评,淘票票,又或者是招商银行的app同样的电影院同样的时段,价位都在39元左右。因为24跟39的区别,当我在格瓦拉买不到票的时候,我也就没有在其它地方再买了。前两天在微博上看到陈阳说的一段话,说他从前刚工作的时候,工资只有30元,但当时的电影票只需0.1元,所以他一个月不吃不喝,能看300场电影,现在的年轻人以每个月3000块钱计算,一张电影票45块钱,一个月即便不吃不喝,也不过只能看60多场电影而已。现在,我们到手钱的数额是大了,但是东西的通胀比我们到手的还要高得多。现在,只要你有钱,几乎什么都能买到,问题只是,你能不能拿出那么多的钱?但只要不过奢侈的生活,正常的收入还是不会把你饿死的。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个怪圈,我们应该为了过得更好,能稍微奢侈一下,而一天到晚都努力赚钱,还是我们应该用手头上的钱,把它最大程度地用在能让我让我们快乐的事情上?对我来说,一天加班7个小时赚的200块钱,我宁愿不要,我更喜欢留在家里给妈妈做葱油包。如果能有这个选项,我肯定选这个,但是现在给我的却是一个命令式,我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我想去看电影,我也想买一个比较结实层数较多但体积不太大的包包。但这些事,注定这个周末我是完成不了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