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
25

慢慢好转

By xrspook @ 8:52:44 归类于: 烂日记

也不知道是瑜伽球的按摩起到了作用,还是我做的一些其它针对股二头肌的运动起到作用。反正我觉得这两天早上一天比一天好。虽然我幻想早上醒来的时候,酸痛不存在这个还没有实现,但起码那个痛感在减轻了。躺在床上绷脚是我的其中一个测试方法,另外的测试方法用右腿支撑站立。左腿向前和向后摆动不超过四十度,理论上,如果我完好,这两个动作都不会感到酸痛,而只是感觉到某些肌肉在起中用。但实际上某些情况下,当我的左腿往前摆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左腿到一定程度股二头肌就会痛。左腿往后摆的时候,很快股二头肌又会有反应。同样的动作如果换成右腿,向前摆,只会到达一个我再也摆不上去的角度,没有任何疼痛,向后摆很快臀中肌会有感觉,但那个感觉,并不是痛,而是觉得那正在起作用。或许其实那个起作用的感觉是因为我的臀部肌肉也是有点紧绷。跑步也好,健身也好,肌力训练都很重要。当你没什么肌肉的时候,根本不存在拉伤,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个爆发力造成任何破坏。肌肉锻炼,一方面会让你变得更强大。快肌通常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前提是如果你体脂足够低。慢肌相对来说有点模糊,但耐力运动里非常有用。几乎可以这么形容,快肌就像武林高手的各种兵器,慢肌就像武林高手的内功心法。肌力的锻炼只有当你专注效果才会更好。于是,慢慢地你就会逐步感觉到你是哪些肌肉在起作用,你能感觉到每一次肌肉的的收缩和舒张。那种感觉比看上去肌肉的变化还要明显。当然前提还是那句,你必须得专注。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呢?因为在没有教练的前提下,你自己必须清楚自己的感觉变化。当你觉得实在没办法一个人下去的时候,你至少得描述清楚你哪里出问题了。我觉得,肌力的锻炼是一个提升控制力的过程。既是生理层面的,也是心理层面的。生理的层面不用说,因为你得控制哪些肌肉起作用,心理的层面一方面在于你得专注到那一片运动区域,另外一个原因是肌肉只有你把它逼迫到极限,下一次它才可能变得更强。那是一个心理斗争的过程。身体的各种反应告诉你这已经是极限了,但你还得跟自己说要再撑一会儿。无论是哪方面,你都必须锻炼出坚强的品质。

我不觉得生活之中必须得做某些特定的事,才能锻炼出人的专注和坚强。生活中的任何事,只要你认真投入,坚决执行,即便是鸡毛蒜皮的事,也能让你悟出很多道理。因为那些并不是特例,那是世界本质的共性所在,又或者说是原理或者哲学。高中的时候学哲学,老师给我们讲道理,就像我们那个哲学老师看上去那样,好像挺高深的。政治课让我们背哲学原理的时候,我觉得那层次挺高的。但实际上,学归学,如果不能运用到你的实际生活中,那些不过是书本上的文字而已。有时候我想不明白,那些世外高人是怎么把自己关起来,不接触实际生活,然后就能提炼出这些东西的呢?哲学源于生活,最终,哲学应该回归指导生活才能实现它真正的价值。

昨晚我被告知,我的中级工程师评审已经获得通过。公示期为7天。如无意外,31岁前我就是工程师了。这是我妈妈的梦想,也是我的目标。从小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妈妈的姐姐跟妹妹的老公都是工程师,但我爸不是。小孩的时候,我直接觉得男的都应该是工程师。后来不知道多少岁以后,我才知道这完全是我自己的谬论。看了《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后,我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的天真。为什么男的就要当工程师呢?为什么就没有女工程师呢!我就是这个单位培养出来的第一个女工程师。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也会只是出产的唯一一个。

正中Dangal的主题句:女人不比男人差。

2016-08
9

社保凭证去哪找

By xrspook @ 18:26:3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才发现轻工的中级工程师申报时需要提交一份连续半年以上缴社保的凭证,而且那份东西是需要盖章了。问题就来了,社保局工作的时候我都在工作,下班的时候他们也都下班了,你叫我如何去办理那份东西呢?理论上会有代办的业务,因为单位应该有这个权力。于是一个早上我就用在查找怎么打印社保清单上面。如果是广州市的,那很简单,只需要网上打印就可以了,单纯的清单,查询到就能打印到。如果要盖电子公章的话,就要再等一天。这都说得很明白,至于省那边的社保,也是网站能直接查询到的。但问题是我在省那边的社保注册的时候,无论如何个人的社保编号都不对。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呢?明明我的社保卡上个人的社保编号就是我的身份证号,但在那里却无论如何查询不到我在参保信息。我在东莞工作,理论上我缴交的社保应该是在东莞市,但进入东莞的社保局,里面查显示我的养老保险和工伤保险,已经暂停参保了。只剩下医保和其他一个什么保险在里面继续缴费。东莞社保局的网上查询并没有打印功能。对绝大多数人的来说,社会保险都肯定是在同一个地方购买,但我们单位就是那么神奇,从去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养老保险就跟医保分开,医保仍然在地方缴费,但养老保险确是参保省那边的。让我觉得相当纳闷的是当我在省保网站输入身份证号和名字之后,已经马上反应出我是省直的,但为什么个人的社保号却依然不对呢!登入不了广东省的社保基金管理,我就没办法打印出自己养老保险近期的那份清单。难道说,我要跑两个地方才能凑齐一份社保缴费凭证?!

回到一开始,职称的申报需要提交社保缴费凭证,为什么一定得这样做?暂时我没想明白,但是社保缴费凭证是什么呢?你能说出具体是交什么费吗?是医保还是养老保险还是工伤保险,还有其它生育保险之类的?显然对我来说,养老保险跟医保就不一样。大概因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遇到这种事,所以当他们要,要打印社保清单的时候,很容易就可以整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但对我来说完全就不知道该如何去整。

为什么不缴交社保就没办法评定工程师呢!又或者说,为什么当个工程师一定要挂靠在某个单位?一个没有单位的人,但是我发明创造申请了很多专利,而且是发明专利的那种,为什么不可以?难道说,那种神人一辈子都不能把他们称作工程师吗?只要他一直都没有为哪个单位打工的话。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某个人是一直为某个单位打工的话,大概他就做不到像《三傻大闹宝莱坞》的主角的那样,整出1000多条发明出来了。

世界上,没有没有理由的碰壁。当我们遇到问题,肯定是哪里出状况了,要不是我们自己个人的原因,要不就是制定的规则本来就有问题。

全中国的人都在用着同一个版本的社保卡,前提是如果你要缴交的话,但为什么这些社保的信息就要分门别类,每个地区都分割得那么清楚呢?为什么全国就没有一个统一的系统去查询这些东西?现在都已经是地球村的年代了,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却仍停留在幼儿园的水平。

天朝的事,真心让人觉得吐槽无力啊,明明是我的钱,却不让我自己查到,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如果那些钱是在某个银行,而不是在社保局的话。估计我已经把他们的客服diao一顿。

2016-08
2

发掘优点

By xrspook @ 12:19:11 归类于: 烂日记

写中级工程师的申报材料无疑是这些年来我最努力的一次发掘自己的优点。不只是我,我的搭档也是那样。虽然几年前他已经申报过中级工程师,但相比现在的努力程度,当时只是糊弄过去。对我来说,做任何事都得竭尽全力做到最好,虽然这一次在论文的内容上有点擦边球的意思,但其他的条件,经过这些天努力的思考,还是能达到的。普通人凭中级工程师,如果之前不先升到助理工程师,本科毕业的话,5年以上也就可以了,但我足足用了9年的时间。为什么会这样?!这得问我的领导,为什么这些年来都要我兼任统计。而这两份工作里很多时候统计的工作比检验还多,因为,在统计方面,只有我一个,而且检验还有我的搭档可以依靠。为什么要把我的精力分摊统计那边?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想让我转行,让我全职干统计,那可以,没一点问题,在哪个领域只要投入时间和精神,我肯定都能有所长,但问题是,他们从来都不会放弃压榨我做一个检验员。所以最终他们会经常问,为什么你不发表论文?为什么你不申报工程师?我只问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我整得像四不像似的?我不属于哪个专业领域,我是游荡于各个领域,做着各种专业工作的打杂。要在某个领域上有所长,你就必须潜下心去干。那可不只是上班那8个小时在用心,下班,甚至睡觉的时候你的心都应该在那里。写那个申报材料的时候,我终于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尤其在发表论文方面,我真的一点都不将就。别人发论文就是为了发出去,到考核的时候有个依据而已。我发论文,那是必须的我写出来的东西能说服我自己,自己觉得那很有价值,对别人很有参考意义。如果这些都无法做到,直接不发好了。所以我发表的实验型论文,都在核心期刊,跟他们那些随便发一发,甚至版面费都不用收,只有一个CN号或者ISSN号的有天渊之别。做这个事随便,做什么事不随便呢?!

这些年来项目没有,唯一能支撑着我告诉我做了什么的,只有一大堆的论文。那些东西就像编年史一样,记录了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在申报条件里,经常会有那些做的是什么项目,获得什么奖项,然后得到什么认可之类的。但实际上,如果认真地做好一个试验,然后写出高质量的文章,发表在最顶尖的核心期刊上,那成就感比被什么行业协会认可牛叉得多。因为对比那些在行业协会会议上宣读的论文相比,核心期刊那里随便一个小编能力都在他们之上。那些编辑收了你的审稿费,做出的东西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他们的逻辑性他们的能力他们的思维方法,真的让我很敬佩,我还没能达到那个水平,他们的专业素养是我学习的榜样。大概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但接触高质量的文章多了,自然而然就养成了那么些习惯。要成为优秀的人,你就必须得向最优秀的人学习。而那些只甘心于在小小一个粮油协会而且是小分会里的人,体会不到那种高大上。从我入行开始,我就一直不觉得粮油这个领域有多么的牛差,因为相比于之前我的食品领域,这里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即便是这个领域里牛叉的那些教授之类,我感觉也经常会让我呵呵!因为我觉得,他们的能力和行为根本不配拥有那个头衔。但是他们就是小山上的大王,你拿他们没办法。

昨天晚上,足足折腾那些东西到11点半才睡觉。估计那些东西在这两天再努力一下,整份资料都可以拿得出来了。

2016-07
26

竟然要把命运交给运气

By xrspook @ 12:38:4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突然纠结了半天,到底我中级工程师申报的那些论文合不合要求呢?那三篇论文从水平上说,肯定没有问题,而且都是第一作者,但问题是我申报的是粮食工程,其中一篇论文是油脂方面的综述,另一篇论文写的是食品生物技术之类的东西。这些都跟食品科学与工程很有关系,没有说什么不搭调,踩过界之类的,但是如果严格到粮食工业,这些东西貌似在打擦边球,于是,到底这三篇论文能不能合要求就完全只能看了评委到底是不是要严格把关了。从我的中级工程师的申报资料看来,总体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在做粮食工程相关的东西,但偏偏就是论文这么搞笑,理论上要有两篇粮食工程的,但是现在我却只有一篇,另外一篇在靠运气。通常来说,中级工程师没有高级工程师那么苛刻,条件大概符合也就差不多了,而且今年粮食工业的中级工程师评审资格还交还给了粮食协会。广东省粮食协会和总公司有不少关系,因为粮食协会其实就是在总公司的物业里办公。之前我觉得工程师申报这种事不是靠运气,而是靠实力,上面的条条框框,注明了要符合哪些要求,只要我都做到了,那东西肯定十拿九稳,但现在,到没得回头了,要把资料上交了,才发现原来有这么一个漏洞。明明靠实力的东西,现在,我却得在运气上赌一把。行也好,不行也好,如果最终我在这个问题上栽了,明年我绝对可以把这个重新拿回来,这是我的东西,没有人能从我手里夺走。现在纠结忐忑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因为米已成炊。

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从前我一直只知道,工程师申报有论文的要求,但我却不知道这论文是有限制性的,那个论文得是你申报的那个行业的范畴之内。在仔细看那些资料之前,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东西应该在食品的一个大类里面,无论我做的是粮食,我做的是各种食品研发,还是在做一些基础科学的食品生物技术,这都是在食品的范畴之内。直到去年,我参加轻工的继续教育培训,看到那些表,老师讲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轻工的工程师申报,有这样的细分法。但其实这有必要吗?在从前那有必要吗?在现在这有必要吗?我是在做轻工的事,地球人都知道,我写的那三篇论文都是食品工业相关的科学技术。我没有在申报粮食工程的时候,去整会计,去整统计,去整工程基建。如果有一天,我把计算机技术和粮食工程结合在一起开发某些东西,那么最终你也说我在打擦边球吗?现在这个时代只专注于一个点,能继续发展深造下去的机会不多了,现在要重新腾飞起来就必须发散思维,最基本的当然是跨行业运作。具体你在用哪些行业的技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把你专注的行业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这才是核心。从这个工程师申报流程看来,他们还停留在那种八股思维的模式,没有跟上节奏。从大学开始我就喜欢玩跨行业跨专业,因为那让我觉得很过瘾,而在那些行业交叉的领域,往往有很多很多东西可以去探索。那远远比在一个已经发展成熟的行业里面再深究出些什么容易得多。

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可以努力的我已经努力过了。

2016-07
25

与我何干

By xrspook @ 17:38:33 归类于: 烂日记

关于某党的东西我向来都不去想,我跟我妈一样,但我爸却对那个很感兴趣,尤其是通过某些渠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以后。上个周末回家,我爸突然问了我一句:“赵薇是不是团中央的?”赵薇我知道是谁,虽然我从来都没看过她的影视作品,从一开始我就对那个大眼睛的“小燕子”非常没有好感。“党中央”这个词经常在CCAV的新闻里出现,但我就没听说过团中央这回事。“小燕子”大概是我初中时候的事,那时候赵薇刚出道不久,现在算起来,这都快20年了,如果当时她20多岁,现在无论如何都已经是40+的人了。普通团员30岁不到就该退团,团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当然可以拖得长一点。暂不考究赵薇是不是团中央的,知道她是还是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知道我们国家的老大是习大大就足够了不是么?中央这个词,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那是好大一盘棋啊,否则为什么每次开会偌大的人民大会堂都会坐得那么满满当当呢。既然头衔里有“中央”二字的人那么多,我不知道谁是谁不也很正常嘛。情况就像读书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班的人叫什么名字,但我怎么可能知道年级干部都叫什么呢?虽然那些人都是从普通学生那里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是某些范畴的“精英”(精英这种事见仁见智,读书这些年来的经验告诉我:干部不等于学霸,干部不等于精英,学霸不等于辉煌人生)。我还没对我爸说出:“不知道。”我妈已经插口来了一句:“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她和我都不关心这些,只有你对这些感兴趣。”我不知道我爸为什么会喜欢打听那些东西,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那些?在我心目中男人的动手能力、运动细胞都很发达,但我爸显然在这些方面都不及格,这如何解释?曾几何时(小屁孩的时候)我觉得男人都是工程师,因为我妈的姐姐和妹妹的老公都是,为什么我爸不是呢?因为后来明白了“男人=工程师”是扯淡,所以现在我不能再默认“男人必定关心政治”。

有一次室友跟我说她家吃饭的时候通常会看新闻,她要看广东新闻,她老公要看CCAV的,女人比较霸道,所以最终控制电视遥控器的是我室友,但她老公会喃喃地埋怨:“不关心国家大事,就只顾自己那一小撮。”我跟我室友说,我和我妈吃饭的时候只看广州电视台的新闻呢!而当我爸拿起遥控器的时候他必定会转台到凤凰卫视,凤凰卫视播的新闻要不是台湾的,要不是国外的,极少是天朝时事。这又算什么呢?CCAV的新闻是用来洗脑的,有些时候我会沉住气看一阵子,但越看就越想开骂,有时甚至是直接就骂起来了。不舍身忘死不是模范,不家破人亡鞠躬尽瘁不是英雄。我完全不能认同那些CCAV在短短30分钟新闻联播里着重渲染烘托出来的模范英雄。命都没了,追封神马头衔有个屁用。家庭完全照看不了,即便被永远写进历史书在当家里成员的时候永远都是极低分不及格。不同人有不同的价值取向,显然我跟CCAV的价值取向不大一致,但不能说我就是错的。女人是不是就一定不关心政治呢?凡是说一定的话通常都不大对,呵呵呵。

稳妥地睡觉,稳妥地吃饭,稳妥地运动,对我来说这就很幸福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