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2

欺负小动物

By xrspook @ 18:15:08 归类于:烂日记

饲养小动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感觉?对我来说这几乎是过去30多年来,我不完全拥有的经历。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外婆家的猫就死掉了,倒不是因为年龄太大,非常有可能是被别人下药了。可以到处去的猫会有这种风险,虽然外婆家的猫是被绑着的,去不了哪里,但说不准是不是邻居对它不怀好意。外婆家不养猫,我家更加不会有小动物,猫狗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养,至于鱼之类的,养过,但是还没等我交完作业,鱼就挂掉了。因为鱼买回来以后,我们给它换上了自来水。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即便要换上自来水,也要先放一放。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估计家长会去买瓶矿泉水或者蒸馏水回来。但是话说回来,现在孩子交作业的那种小鱼,可以买那种养在小瓶子里的,根本没有换水的烦恼,也不会轻易死掉。

家里没养小动物,但逢年过节,家里都会养几只鸡,甚至养个鸭或者鹅之类的,我会欺负它们。因为买回来要养几天的鸡通常都被绑在厕所里。我还记得前进路公租房里的那个公用厕所。我从来都觉得那个地方很恐怖,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倒不是因为那里真的很脏,而是那个地方很昏暗,而且很潮湿,所以有各种青苔,或掉墙灰之类的现象。下水道那个东西我还记得那个落水的洞,不是从地下走,而是在墙上挖了一个洞,至于外面看上去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研究过。如果我稍微留意一下那栋房子的外墙,大概我能看出个究竟,但当时我还太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细节,但是我还记得,经常有老鼠从那个洞爬进来或者爬出去,有大老鼠也有小老鼠。不在那里住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其它地方见过那种构造。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为什么当时的房子会那样设计呢?我真心不知道。大概现在的房子不再那样搞,是因为防老鼠和蟑螂的需要。大概那个洞洞的外面连接着室外落水管之类吧,但我觉得也有可能外面应该是露天的,因为我能看到亮光,那个厕所一开始就只设置了蹲坑而没有地面排水洞,所以大家就在墙上打一个了。

每到家里要养几个鸡几天的时候,我就会欺负那些鸡,可能去骚扰它们,如果它们太凶了,我就会拿着扫把或棍子打它们。我试过溜绑着脚的鸡。总的来说,鸡其实挺听话的。从前家里有活鸡,所以我经常会看到大人杀鸡,但我却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一只鸡。从前没试过,现在这种事更加不会做了。因为外婆去世以后,从现在那个家再也不是家,而我自己一家三口的家里,从来是不会有活鸡的。现在,要去市场买一个活鸡也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拿到活鸡,除非是在乡下自己养的。但即便有了鸡,你要把它拿回家,也几乎不可能,因为活鸡不让上公交。没有私家车的话,网约车也有可能拒绝让鸡上车。杀鸡是个麻烦事。我妈会杀鸡,但显然她讨厌杀鸡,也没杀过多少次鸡。

我还记得前进路的那个公租房的迷你阳台,邻居在那里养过猴子。他们是怎么整个猴子回来我不知道,但我仍然记得我欺负过那个猴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家或者邻居家养的动物都被我欺负过,但那都只是我还很小时候的事了。从前之所以要欺负它们,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它们沟通,不知道如何让它们和我一起玩,欺负是一个肯定让动物有所反应的行为。

2019-09
1

只对你们好

By xrspook @ 22:30:1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觉得自己是个神奇的存在,因为我会主动跟一些小动物打招呼,但是却不会跟人这么做,无论那个人是什么年龄。对陌生人我不会随便打招呼,对一些很熟的人也不会,对一些我不喜欢的人我更加不会和他打招呼。通常遇到那种人我会直接当作我根本没看到,但是对小动物,基本上如果路过的时候我不是正在想其它事,我都会主动去看它们一眼,然后和它们打招呼。无论那是一只猫还是一只狗,又或者是鱼塘里的巴西龟。有时我甚至会跟关在笼子里的鸟打招呼。跟小动物打招呼,除了狗以外,其它动物通常不会给你反应。对池塘里的龟来说,它有可能马上躲起来,过一阵又浮上来。一开始躲起来是因为它们的应激性,又浮出来是它们已经习惯了被人类投喂。狗这种动物,无论你是真的是跟它们熟,还是你只是一个路人甲,你跟它们打招呼,它们通常都会有反应。它们知道你正在逗它,哪怕有些时候它们根本不想理你,但是细微的肢体语言会让你知道其实它们是听到的,比如动动耳朵,又或者是稍微动一下尾巴。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我熟悉的那些狗,对于那些我不认识的,而且还没有拴起来的狗,我不会这样挑逗它们。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傍晚,当时的摩拜单车推出的活动是先解锁一辆红包车,然后把那辆车停放在某些红包区域,接着你就能拿到那个数值的红包奖励了。当时我在单位附近好不容易才开到了一个红包车。红包区域是在漳澎村的某个地方。那个停车的位置从地图上看来很正常,但是实际上那大概是某个私人区域,所以我把车停在那里的时候,村里的狗吠个不停。我真心担心它们随便有一只从家里冲出来。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村里的狗是不会被拴住的,它们只是被关在家里。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通道让它们爬出来呢?它们吠得好凶,所以当我得到红包以后,我赶紧走人,再也不敢在那个地方试什么大红包了。

通常来说,狗任何时候都会理你,即便是它们睡着的时候,也会爬起来给你反应,但猫不一样,哪怕它们根本没睡,它知道你在叫它,但它还是一脸冷漠。

今天我发现小区楼下某个只做外卖的小食店门口放了一个柜子。一只脸很大的猫蹲在那个柜子的最高一格里。那是一个专门为猫做游戏设计出来的柜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下午我在家的窗户往下看,看到小区里玩耍的两个小孩在那个小吃店的那个位置不断张望。有些时候他们甚至拿着激光笔射那个位置。通常来说,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干,因为肯定会被里面的大人出来打死。现在回想起来,大概他们昨天正在逗那只猫。无论是对人还是动物,用激光笔这么挑逗都很不好。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激光笔,那种东西在香港乱了这么久以后,为什么他们的家长还让孩子玩那个东西。今天早上路过那家小食店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柜子里蹲了一只猫,蹲在那个柜子的最高一层。那一层漏了一个大猫头的洞,那只猫窝在柜子里,头正好落在那个大猫头的空洞中间。柜子的空洞很大,猫头也很大,猫头和空洞的比例完全是一致的,所以画风相当有趣。我站在那里花了好几分钟拍那只猫。那是个非常灵性的猫神,它简直像个专业模特,可以摆出各种你想要或者你想不到的动作。但其实它并没有做什么,但是猫头的角度,注视方向,以及表情的变化能搭配出无数组合。天知道如果那只猫一直放在那里,下个星期等我回来的时候,它还会不会这么合作?

为什么只有对待小动物的时候我才这么友善温柔呢?我也不知道。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