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11

不就是个阳台封闭

By xrspook @ 9:33:1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星期,终于宿舍的阳台又多安装了一块玻璃。我真搞不懂,只是封闭一个阳台,为什么那些步骤要拆散那么多次?首先装一个框,然后是按块玻璃,接着扇两扇窗户,最后是装纱窗。如果不是集体做这个工程,而是单独几间宿舍去做,我觉得那些工程队绝对能够在一个小时里搞定一套。但是,当这些任务变成要在一百多个宿舍里进行的话,就要拖上好几个月,每个步骤之间还间隔很远。一开始安装那个框的时候本以为我们已经看到希望了,但是,安装以后等那块玻璃又等了很久。理论上玻璃到了,无论是放在下面一整块密封的,还是两扇窗的玻璃,应该很快就搞定了吧。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这些步骤在无极限拖长,拖得让人觉得没感觉了。之前或许还会问,什么时候才安装?什么时候才安装玻璃,但到了后来,甚至连问的欲望都没有了。如果一个小时就能搞定一个宿舍,一百个宿舍需要一百个小时,每天七个小时工作。14天两个星期就搞定了,但实际上呢,光是等待不工作的时间就超过了两个星期。昨天回到宿舍我检查了那个封闭的金属框打的玻璃胶,有些部分没有打,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那些位置打玻璃胶的枪很难到达。如果努力一下,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但现在他们没有做,我也不打算叫他们翻工了,我打算以后自己再找来玻璃胶,找单位专业人士动手。

那些玻璃胶也有个很郁闷的后续。回到宿舍我就搞卫生。在擦阳台瓷片的时候,我不小心摸到的那些东西,我开始以为那些应该干了,实际上还没有干,所以呢,抹布就沾上了玻璃胶,吸附住了。因为那些不是透明的玻璃胶,所以污渍很碍眼。不知道用什么洗涤剂才能把那个洗干净,反正一般的洗衣液是无能的。又或者我只能等它们彻底干掉后用物理手段刮掉。玻璃胶的风干需要一定时间,这个我懂。因为我自己也打过一些玻璃胶。所以当我昨天犯了错误以后就恍然大悟。为什么犯错误之前我就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呢?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他们安装那个框的时候理论上就应该马上打玻璃胶。这个玻璃胶应该是两个星期前打上的,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没有打,直到把密封的玻璃装上了以后才打胶。于是,这也就导致了昨天我搞卫生时的失误。那些玻璃胶留在抹布上很难洗掉,掉在地板上也很麻烦,地板上的玻璃胶我打算等所有东西结束了以后再用小刀刮。要不就是沾上的时候马上擦掉,否则的话只能到完全干透了以后再去处理。

我不明白办公室是怎么想的,让一个工程队进进出出宿舍起码四次,这也太不安全了吧,而且那些时间都是宿舍里的人不在的时候。如果他们要偷东西的话,一次也就够了。即便有四次的机会,也不会增加什么损失,但问题是,为什么要多给那三次机会呢?工程队施工的时候,相关的项目负责人应该去巡查跟进。与其说我们的人对工程队百分百信任,不如说我们的人真的是懒到了极点,根本去不看。阳台封了半块玻璃以后,感觉风显然没那么大了。风没那么大,灰尘也没那么大,但是对流就没那么顺畅。

这个单位的什么能让人放心的呢?!

2018-07
6

床帘

By xrspook @ 9:00:04 归类于:烂日记

没到晚上10点半,我就很想睡觉,但实际上准确来说,没到9点半我就想睡觉了。9点半好不容易看完了电影,所以赶紧回宿舍洗澡睡觉,喝了两口牛奶以后发觉,睡衣居然减轻了一点点。

星期一早上单位的人就在说新宿舍有人在装玻璃,然后负责这个工程的人也说这个星期就要开装玻璃了,但等到了星期四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不只是玻璃没有装,连之前装的那个框架外面应该打上的玻璃胶都没有打。按照他们丢三落四的思路,如果不再三提醒,估计他们把玻璃装上去以后还是不记得要把外框的玻璃胶补回去。到星期四为止,玻璃没装,但是我为阳台配套的床帘已经到了。晚上11点从南通发出,想不到第二天下午就到了广州。走的虽然只是EMS经济快递,但是让人惊讶地三天就送到。如果换做其它快递,估计到不了,以前我们总嫌弃邮政很慢,但现在看来,还是可以的嘛。几个月前,我们从广州到南京,即便全程都是高铁,而且中间换乘还不到一个小时,光是高铁的路程下来就耗费了8个小时,还不算之前之后的折磨。所以,他们用了半天时间就从南通到广州,真的让我很惊讶。快递信息上写的好像走的是航空,但是一件十块钱的东西会走航空那么奢侈吗?有些时候我还真不明白那些快递和那些卖家是怎么赚钱的,如果是我们自己去寄快递,十块钱即便是最轻的东西,估计也不能从广州寄到南通。寄过来的床帘,我个人感觉很满意,配了一条绳子和八个挂钩,因为横幅2米的地方他们打了八个洞。以前我量过,宿舍的阳台宽度是1米4,顶多不超过1米5。所以2米宽的床帘,是非常合适的,至于高度,简直就是完美。因为阳台的栏杆下面还有一个台阶,台阶加上1米5高的窗帘。遮蔽的地方比我的人还高,我站在地上,把手伸直,就能很好地定位横杆,那个高度很舒服。可以确定的是,这样的高度,即便在我阳台前面再起1栋8层高的楼,那里的人想看清我这里的状况也不容易。这样下来,我这个东西买得很到位。阳台是向南的。准确来说应该是南偏东,所以如果不打开房门,南北不对流。风不会很大,所以虽然床帘很轻,会被吹起来,但不会起到一个让我暴露的角度。如果我把房门打开,南北对流,大风的时候,估计床帘会被完全吹起。床帘的布料我觉得应该是化纤,无所谓,什么材料都可以,我买的是深蓝色,上面有白色的汪星人卡通印花。这样的配色是为了晒旧了也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轻飘飘的床帘,这种材质不容易烂。估计洗完以后从洗衣机拿出来,挂回原来的地方,过一阵就会干。还记得我妈从前在市场附近的走鬼小摊买过十块钱,一块的床单,也是化纤的,估计和我的床帘差不多。我挂的床帘大小跟床单差不多,但问题是床帘上打了八个洞,如果光是打洞,是要额外给钱的。所以即便我妈能在市场里也给我买一块差不多大的布料,我们还得自己加工,增加一些可以用来挂起来的东西,显然这样就有点费劲了。

这个新宿舍我买过很多东西。很多东西都是恰当实用的,虽然也买了一些买回来后没怎么用的,但总体来说,我觉得经过这番考验以后,我的淘货水平,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2013-11
19

沉默不语

By xrspook @ 17:50:56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用口说过话了,说是说过,但只是一些一定要说的话,那些纯粹拉家常没事找事的,我好久都没说了。即便是别人问我,那些我觉得没必要的也没有回答过。虽然我依旧天天在刷围脖刷DIR,但近期在生活中我是越发的沉默。无论是对家人还是朋友,对陌生人就更加了。但实际上,每天我打字的数量一点都没有减少过,不过,绝大多数时候我都转为只以减肥为话题罢了。生活中我为什么这么沉默是因为我不需要为他们解释些什么。不想解释我为什么不去吃完饭。不想解释我为什么晚上不散步。不想解释我为什么近期走路总是通常一瘸一拐。我的工作我都做完了,我没让谁帮忙,也没给谁添麻烦了,我需要解释什么呢?如果你们真的有心知道的话,你们会知道的,但如果你们必须要无聊地问我,我的回复只有沉默。对我来说,开放度是有一定限度的,精力也是有一定限度,当我把所有专注都投入到一项东西上的时候,其它都是浮云。哪怕你是我妈,还是我的朋友。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浪费了。

这样的xrspook很封闭也很自私,不过我这么做只是希望身边的人忽略我的存在,然后我就真的可以自由了,有更多时间去做我自己的事了。从前,我觉得办公室串门扯淡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现在我觉得与其把时间花在扯淡上不如把时间用在实在的事情上,哪怕那跟工作毫不相关。

我运气很好,昨天用了大半天把棉被拉出来晒了,今天我本打算连枕头也拿去晒晒的。但昨天阳光非常充足,今天却全天阴天,我运气实在太好了,不是么!不过呢,那张棉被是宜家5级保暖度的,所以昨晚半盖着那玩意也让我睡到出汗,所以今晚我还是换回打双层的冷气被好了。

昨晚做的是HIIT,其实各种跳是不少的说,但和Nike+不同,不老是只是某些部位。今晚,我希望我能重新Nike+,距离我残忍地把自己搞烂已经过去3天了,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好不容易今天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弱弱的痒感,组织液已经完全被吸收,胀起来的皮也都收缩了回去,剩下的就只是个红色的印记。那个部位太脆弱,我懂。但我是那种坐不住的人,搏一搏,单车变摩托。那个位置很尴尬,昨天早上我贴了块止血贴,到晚上洗澡的时候发现已经乾坤大挪移了,说明因为脚汗的问题,止血贴根本是贴不住,so?我应该在那个位置贴一圈很长很长到脚背的的胶布吗?这样不会恶化,但有可能导致我撕下胶布的时候把水泡软皮也扯下来……水泡在脚趾还好一点,在脚掌的确挺麻烦的哈。

今晚我!想!Nike+!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