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5

安全

By xrspook @ 10:03:39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会害怕各种东西。可能是黑暗,也可能是陌生人。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家长在默默传递着这么一个信息——大街上拿着个大袋子的乞丐会把孩子装进去,然后拿去卖了。家长只是告诉我,把孩子拿去卖了,而不是把那些丑化为鬼怪,说他们会把孩子抓了,然后拿去吃了。因为有了这种畏惧,感觉不安全,所以就会有害怕。于是,小时候,我会有那么一个想法,一定要待在家长身边。只有和他们在一起,才会让我有安全感。但现在的孩子,估计不一样,他们出走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家长在哪里,他们只是单纯地按照他们的好奇心去行事,又或者说,现在的家长并没有事先就那般恐吓孩子。这种善意的谎言,我觉得是有必要的。但即便说了这种善意的谎言,家长在外面的时候如果还是一直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不照看孩子的话,说什么都没用。

安全这个东西,一直以来在我心目中都是默认的,一向如此的。在过去的30多年里都这样,虽然有时我们会有损失,比如说小时候某次等公交车的时候,妈妈就被小偷抢项链,又比如说我的某些亲戚曾经被小偷入室盗窃。但无论怎么说,这些都只是钱财上的损失,人都好好的。电视里噼里啪啦地报导的各种新闻,说哪里有战争哪里有骚乱之类,那都是遥远世界的东西。虽然我们自己的国家也有出现过某些状况,但是在我们心目中,安全是常态,不安全只是极少数。中国人渐渐有钱,于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削尖脑袋要去外国。但实际上,无论是国外的哪个大国,现在爆出来的各种安全事件都是让人耸人听闻的。你跟那个罪犯没有一点瓜葛,他们甚至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躺着中枪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是无辜的,因为作案者针对的不是你,而是针对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区。如果要问为什么你会中招,只能说你运气实在太背。起码暂时来说,如果你在中国,这种背的运气有99.99%不会发生。哪怕你的运气糟糕到一天要踩好几次狗屎。与受伤甚至失去性命相比,钱财损失算是非常轻微的了。在中国,如果我们感觉不安全,总会有警察、军队、国家为我们出头,他们会让我们感觉到温暖放心、靠得住,但是,如果在外国,你可能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所以美国才有什么步枪协会,才有什么民众要自己购买枪支自我保护。美国的军队很强大,无论是他们的武器数量,还是他们武器的威力。但问题是无论他们的武器多么厉害,如果那不能保护到自己的国人,再强大又有什么用?他们的把他们的武器放在了西太平洋、伊拉克、叙利亚等等远方。但是,他们的民众却不得不靠自己购买枪支来保护他们自身的安全,因为他们本土国家的警察和军队不靠谱,不能及时过来保护他们。其实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这挺可悲的。如果某一天,我们最终看到了美国的分裂,我觉得那一定是从内部最根源的地方开始的。如果在自己家里都会感觉到不安全,那么这个家还算是家吗?既然不是家,把它拆掉重来就好了。大概因为现在的美国总统曾经是一个商人,他的眼里就只有钱,其它都不重要。钱虽然说是万能的,但是钱不能换取已经失去的生命。感情是无价的,安全感也是无价的。如果民众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心,大概这个国家离分崩瓦解不远了。安居乐业,首先是安,如果连安都谈不上,后面都是扯淡。

从前我也一直觉得,外国比中国好,但现在,我反倒觉得其实中国也不错。

归档:2017-10-05 还有杂念

2017-07
18

老人味

By xrspook @ 17:23:4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老人的味道?这个东西很难解释,那不是跌打药水或者清凉油的味道,也不是厕所的那种很浓的氨味,又或者屎的味道。但是,你却可以一下子就辨别出,那就是老人的味道。跟年轻人的臭狐味,又或者是汗味不一样。老人的味道是那种你可以忍受,但是你的潜意识却想逃跑。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尚且有这种感受,如果我是嗅觉相当灵敏的汪星人,估计感觉会更加深刻。我知道什么是老人的味道,但暂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人的味道。我知道腐烂的水果是什么味道的,但我不知道腐烂的肉类是什么一个状态。经过传统菜市场的鱼档肉档,我看过一些很恶心的场景,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个味道太刺激,可能是我呆的时间不太长。鱼类会有很明显的腥味,而羊肉之类的会有很明显的骚味,至于猪肉是什么味,我至今说不出来。与其说我不会说,不如说我根本不觉得猪肉档有什么臭味。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爸买的猪肉总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后来听说那个味道是因为猪在被杀死的时候受惊吓了,憋尿了之类的,所以会有一股怪味。但那只是我小时候遇到的事,而且那个不是闻出来的,是吃出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就没有再遇到过。

今天去外婆家的时候,我直接开门进去,在密闭的空间里。扑鼻而来一股老人味。其实闻到的那一刹那,我是有点害怕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那是老人味还是死人味。虽然我的心并没有想得那么恐怖。但是,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外婆呆呆地坐在藤椅上,看着我开门进去,她首先对我说话了。我的心立马放下,她还活着。但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她昨晚真的有在床上睡觉吗?还是只是一直都这么坐着?想到她晚上没有睡觉,一直就这么坐着,看着门口,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

在闻到那股老人味以后,我以最快速度把房间的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然后把电风扇也开了,接着,回到门口。我好久都没试过呼吸新鲜的空气原来是那么的美好。但美好归美好,你还是得回到屋内,于是,那股老人味再次袭来。

我已经不记得,从前当我还小的时候,是我的话多一点,还是我外婆的话多一点,反正现在,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直接就不说。我外婆属于那种,如果她开始一个话题,就会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她能听得到你在说什么,但是她不会接着你的话题继续下去,兜了一个圈,又回到她刚才说的那几句话上。她一直在说,我一句话都不说,于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不说了。本来老房子里面就比较昏暗,外加在那个气味的笼罩之下,两个人相对而坐,默不作声。这比较难整。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呢?大概是因为从前,我总在玩我自己喜欢玩的,我外婆总是忙这忙那,操持家务,我们两个人相对坐着的时间很少。我们也有坐在一起的时候,但是,通常是因为我们在看电视。好长一段时间,外婆都会主动的跟我们说某个电视剧好不好看,里面的人物剧情是怎么个走向。后来她不说了,因为电视整得越来越复杂,开机也要好几个开关。要外婆学会用遥控器转台实在太难。电视机因为长期不开,所以状况也不好,最终彻底坏掉。而外婆其实在电视机坏掉之前,估计她的白内障,已经让她只能看出个画面的大概模样而已。

我和外婆共同生活了30多年,今天却有种想逃离的感觉,更何况几岁甚至是婴儿会多么抗拒这种气氛。环境、灯光、味道,都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恐怖。但原来,最让人想逃离的,居然是味道,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杀手。

那些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人,真的有考虑过他们熬到百岁时,是个什么滋味吗?

2015-08
8

如何是好

By xrspook @ 11:07:41 归类于:烂日记

消防演练、消防培训、安全教育年年都搞,但当我们真的遇到火灾的时候我们又干了些什么呢?写了上面一句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说更多了,因为上面要求下来我们要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消防勘察给我们一个确切的定案后我们才可以对外公布官方消息。

看到的第一秒,我震惊了!第二秒,我害怕了,因为我知道着火那个地方是怎么回事,有可能粉尘爆炸的啊!接着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发呆和考虑会不会死了。看着火在离我几十米的地方熊熊燃起,但实际上要着急处理的地方远不止正在烧得厉害的那一处。现在回想起来,我左右手各提着一个灭火器跑上一段斜坡挺帅的,当时我已经不考虑地上很多灰,也有点水,我会不会打滑,谢天谢地,没发生那种事。昨天是我第一次不在消防演练中拔掉保险环,正确靠谱地往需要喷的地方发射。但实际上再多的灭火器也没用,再正确的喷射也无能,因为我们手上的并不是能制冷的二氧化碳灭火器,而是干粉灭火器。我们对其实施喷射的地方是铁管外侧,火在里面烧。只有水,只有能制造高冷的东西才能解决问题。一条小水管,不下4个灭火器同时往一处使劲也不是完全没效的,起码那里的温度是稍微降了下来。安全培训总是很强调什么火灾应该对应用什么类型的灭火器,对于一般的固体火灾,神马灭火器都行,这个地球人都知道。但单位里所有人都忽略了要是固体火灾发生在钢铁包围的内部呢?扯淡啊!什么灭火器都根本无法进入到燃火的地方,所以,水是最好的扑灭介质,因为水可以进入到任意角落,但如果没水或者可用的水太少/小呢?知道里面在烧,在没水的情况下比较优的方式估计是在外面降温,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多种灭火器里二氧化碳貌似在降温这个问题上比较靠谱有木有!!!虽然那只是杯水车薪,但相对而言,不从灭火而从降温的角度考虑,二氧化碳的要比干粉的好。为什么有这种想法?我记得某次消防演练别人喷了一点二氧化碳的,叫我拿着那玩意再灭一个火。前一个人没告诉我那个灭火器连接罐体和喷嘴的地方有个漏点,当我按下开关的时候一大半的东西往前喷,另外一小半的在那个小缝/洞里出来射到我手臂上了,既冷又痛!二氧化碳灭火器使用的时候不能握管体和喷嘴之间的连接管,因为那里温度太低。

昨天虽然大家都已经很努力,能使用、水压足够大的水龙只有1条,其它的小水管,虽然有水,但那绝对就只是挠痒痒的节奏。燃烧已经发生,只有降温阻止其进一步蔓延或者隔氧使其灭掉。不弄出开口就无法把水灌进去,把口打开了等于是增加里面的氧气,烟囱效应火势将蔓延得更厉害,我们可以怎么办???????

在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突然想到,用沙会不会更有效?沙可以截断空气,而且几袋沙都放在观察口噼里啪啦倒下去等于就在那个地方整了个阻断风道的插销,虽然那东西有一定的流动性,不知道会散落到什么程度才能封住那个地方,但起码沙能起到一定隔绝空气的作用,那东西也烧不了,火到了那里也奈何不了什么。30米高的地方要求水足够多足够大是很扯淡的,但在30米高的地方长期放几袋沙却很可以。应急的时候把沙倒进去然后在沙上面泼上几桶水应该能顶那么一阵子。把火控制在一个地方,只要有水就会好对付很多。我们甚至可以在水没到位的时候就往火源那里泼沙,能缓一缓?没有温度就不会烧,没有氧气就烧不起来。

不知道设计者到底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安全验收是怎么通过的!他们从来就没有从特异性方面考虑问题。我觉得我们中招这种事是必然会发生的,毕竟,出来混的哪有一直风调雨顺。重要的是经过这次以后我们可以做什么改进,改进到什么地步,好让这种邪门事从此离我们远远的。

体验了一回死亡离我如此近,人生真有趣~

2014-09
11

怕怕

By xrspook @ 15:56: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一个可以说毛骨悚然把我吓怕了的梦。我梦见了鬼,只有我看到了,别人都没看到,当我很害怕想躲开拉住别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的时候他们给我一个很茫然的表情,我想跟他们说那个情况,但说话苦难,那种开口困难堪比星期二晚上哭着跑步时的那个状态。那个“鬼”其实也不是很恐怖,没有狰狞没有腐肉,不是东方的恶灵也不是西方的魔怪僵尸,他只是一直跟我说“小心脚跟”,但光是这4个字的重复我已经怕得飞奔起来找人求安全感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懂的。近期我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双脚脚踝,所以当梦里有鬼以这么一种有点强迫的方式告知的时候我肯定会害怕。其他人看不到,就我看到听到,因为他不是别人心里的恶魔,这恶魔只藏在我心中。

嘴唇里因为热气咬了几次而长起来且一直都没有消掉的肉块(水泡?肉芽?),一个多月了,完全没有要谢掉的意思,所以这个周六要去医院看怎么处理掉。要去口腔科?医生会让我切除掉吗?这个门诊就能做?麻药我觉得那个位置是无论如何打不了的,生切。但切完以后呢?我不用吃东西了?吃东西伤口怎么愈合?但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拔牙也是口腔里硬生生多了一个洞,还不是照样的吃饭生活。不知道怎么就咬出了这个大麻烦,而这个麻烦居然可能要用动刀子去解决,郁闷。

前几天迪卡侬发来短信说明天(2014-09-12)是他们东圃店的会员日,有大量的优惠,我心动了,非常想去。但实际上我没什么需要买的,去了等于无端端地额外花钱。

昨天运动水瓶到,今天冰袋到。运动水壶感觉比我想象中的大,号称650mL,实际上我乐扣700mL一满瓶的水倒进去还没有装满,无论是直径还是高度显然都要比700mL的乐扣运动水瓶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水瓶还要买水瓶?因为我需要一个开口是挤压或吸的,口子太大一边跑步一边喝经常弄得我一身一手都是水。星期二晚上本打算全程都把500mL的水瓶塞在水袋包的胸前口袋,但3K过后,我已经能感觉到左腹部被磨破皮了,不得不把水瓶放在路边,每3.4K路过的时候喝上几口再放下。现在这个新的这么大,更加不可能塞在胸前跑,于是,水瓶仍是放在某个地方等待被捡起的命运。至于冰袋,人家是敷头降温用的,我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窄的一条,没有买要加冰加水的常规冰袋是因为我觉得麻烦,与其这么弄我不如把冰放在自封袋里加水然后毛巾包住,用完一整袋扔掉,还不用晾干怕发霉什么的。这种敷头的小冰袋里面就有不知名液体,放在冷藏室要用的时候拿出来,方便简单。

下雨了,从天色看来我觉得这雨下不狠下不长,下不长的雨会导致雨后更闷热。今晚我本打算1200+4*(1200+400)间歇,完了以后再看情况进行个2-3K的慢跑,慢跑过程中每2圈进行个100米冲刺,但现在我连不跑步的心都有了,我真是个烂人!

我害怕工作日里跑步时间的到来,我害怕周末跑步外时间飞快地溜走。

各种害怕,我到底肿么了?!

归档:2014-09-11 出发。

2014-09-11_stamp01

2014-09-11_stamp02

2014-09-11_stamp03

2014-09-11_stamp04

2014-09-11_stamp05

2014-03
2

回家,睡觉,害怕

By xrspook @ 20:57:25 归类于:烂日记

睡觉睡到浑身不自在,头痛,更像发烧的感觉,服了!这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变态地从下午2点睡到6点,结果起来的时候就杯具了。如果是运动加上之前之后4个小时,那是身心的轻松,但睡觉,这种貌似轻松得不能再轻松的事如果突然增加了4个小时,那是生病般的沉重,真无奈。我再也不敢放肆地补觉4个小时了,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有保证7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如果算上运动量的话我应该再每天多睡1个小时而已,好不容易的周日我把4个小时要回来了,结果却导致了自虐般的浑身不自在,真是罪过。

今早按照约定我6:15起来,然后去打卡,然后回家。搭上麻涌3号的头班车(7:05),在半个小时后到达麻涌车站转麻涌2号,8点前到达开发区医院转高峰快线28,50分钟后到达广州东站站场转45路,光算搭车和转车的话,用了2.5个小时,算上走路我也妥妥的在上午10点前到家,赶上看《钢之炼金术师FA》。我正是为了回家看这个动画片才拼命往回赶的。从舒服程度上来说,坐快28比坐B28高,因为只要有座位,上去以后就可以呼呼大睡,但B28完了以后还要地铁,上了地铁还要换成3次,每次都是几个站就换乘了,折腾啊。虽然,快28的价格是B28的3倍。票价的话,快28+45比B28+地铁才多区区的1块钱。快28的这种换乘方式在周日的早上很轻松无压力,因为它走的是广园快速路,那里的那个时间段不塞车。但如果是上下班高峰期,这是必死无疑的,到那个时候,大半路走BRT的B28和地铁会靠谱很多。

说到今天下午睡醒以后生病的感觉或许也和我今天早上搭车回家只穿一件短袖和一件冲锋衣外壳有关,在车上呼呼大睡的时候我感觉到冷了,但我懒得把衣服翻出来穿上,罪过…… 这种事,大概出一身汗就好了,找个时间找个运动让自己的小宇宙燃烧起来吧!

昨晚看麦浚龙执导的《僵尸》,我知道这很恐怖,我也知道恐怖片最忌讳的就是看一半不看。但昨天我实在抽不出时间!上午一起来就张罗着跑步,跑步完毕归来刚好是Smackdown刷屏,然后是洗澡,然后是Smackdown,然后是吃饭然后是摔角统计,接着就是下午的HIIT,接着又是洗澡吃饭散步,直到散步结束我才有时间看上周回归的GA和写blog,开始看《僵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20了,我晚上的打卡最早是9:00,我如果干等到9:00回来后再开看的话,接近2个小时的电影我必然会晚上11点多才搞定,但今早我要6点多起床啊!于是,我硬着头皮,电影开看,在看了40多分钟后出去打卡。单位的值班打卡机分布在单位1.5公里范围的4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是漆黑一片阴森森,除了打卡机屏幕的背光蓝色就只有指纹处背光的绿色。我一个人,踩着自行车飞快地踩点。期间没有遇到过一个人,陌生人没有,保安没有,工地的工人更加没有。除了风声就是风吹打其它物品的声音。从前的晚上打卡我都是和别人一起的,因为值班安排的是2个人,但昨天,我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打卡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唯一担心的只是某个打卡地点需要上3楼,自行车停在一楼,即便我冲上去很快完成,也是要一段时间的,而期间我又懒得锁自行车,我只担心自行车被偷的问题。平时我胆大包天那是妥妥的,因为我完全不信神鬼,但是,恐怖片看到一半了,而且这还是很优秀的恐怖片,恐怖到你心坎去的那种,情况就不一样了…… 不得不说,一开始我是有点寒的,心寒,身体没有热起来骑车吹起风也的确有点寒,到后来,跑地跑热了,而且过了几分钟稍微丢淡了电影情节才算好了点。打卡完毕回到办公室继续看的时候,我把沿途所有灯都亮起来了。昨晚电影看一半去打卡让我经历了近几年来我未曾有过的恐惧,对上一次,应该是我大四的时候独自在实验室通宵,而通宵的那个晚上我较早时在宿舍看完日本有名的恐怖片咒怨……

有的人不敢独自看恐怖片,有的人看了恐怖片以后不敢独自上厕所,xrspook看了以后不过是独自去一些黑暗无人的偏僻地方略感害怕而已,但我还是去了啊!所以说,其实我的神经已经不细了。

现在,我在为明晚的跑步和接连几天的小雨天气烦恼~~~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