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
23

记忆中的万松园市场

By xrspook @ 11:49:41 归类于: 烂日记

在我记忆之中,我从来没有把一本编程类的书完整看完过,以前我都是挑着来看。自己需要用哪些功能,就去找哪些章节去看,而这次学习python,我是下了狠心的。几乎可以这么说,一天到晚我的脑子里就只有那些东西,即便是睡着了也一样。做梦的时候,我依然是想着python。还记得在学习递归的时候,某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了一个瀑布,但实际上瀑布并不是真的瀑布,那不过是一个正在流着很多水的建筑物外墙。那个瀑布从一个分成两个,再分成多个。不同的水量有不同的效果。我第一个感觉是那应该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瀑布吧。但当水全部停住的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人造的。瀑布是在一个玻璃屋的外墙上形成的。之所以有这个脑洞,大概是因为我的记忆深处借鉴了东站广场的那个瀑布。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还专门过去那里看人造瀑布。后来我不记得那里变成怎样了。反正那应该是东方宝泰外面的吧。再到后来,去东站附近通常都只是为了去宜家家私,然后下到东方宝泰里面的吉之岛,其它的东西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至于从前的那个瀑布还有没有,我实在想不起来。自从宜家家私再也不在东站的那个卖场以后,感觉我好久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光是东方宝泰一家,对我和我妈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城市的变迁,总免不了会发生东西不断消亡,但当从前熟悉的东西消失,会让人觉得无比怀念、依依不舍,但即便这样,它们还是会消失,除了在从前的照片和影像资料里再次重温,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有时我会很怀念从前到万松园市场。万松园市场在我的脑子里印象非常深刻,那些卖鱼的、卖菜的,还有卖杂货的,我都记忆犹新。我甚至还记得了当年不同品种货物的布局。虽然有些小店在我印象之中已经很模糊了,但是我还非常记得,卖鱼的在哪里,卖烧腊的在哪里。那个卖烧腊对出的通道上,某年过节,有人在那里卖老鼠肉。虽然我根本不记得卖的老鼠肉是什么样的,我甚至没有见过一眼,但是从叫卖声让我知道,有人在路中央卖老鼠肉。万松园市场对我来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虽然跟沙园市场比起来,那个地方不大。那条叫做万松路的路永远都是熙熙攘攘,我甚至记不起汽车是怎么在那条路上行驶的,因为上面总是挤满人。不是每个市场都会让一整条马路不复存在。那里对我来说就是最早的步行街。从前的万松园市场,或者不是这样的,或许我只记住了它热闹的一面。很久以前,这个市场进行了改造,全部都档口都入室经营。我一直觉得,新的万松园市场我很陌生。不只是我,我的家人也很少再去那里买菜了。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把蔬菜和水果档口放到了二楼,对老人来说,这非常不方便,因为没有电梯。我甚至一点都记不起2楼到底是怎么布局的。过去十几二十年我加起来,估计上去5次都不到。

在南丰商场下车,穿过人挤人的万松园市场,再过一条马路,山货铺的上面就是外婆的家了。

2020-02
17

蜗居

By xrspook @ 17:07:33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早上我10点多才起床,原因之一是那天早上我没有挂早餐的饭牌,而且周五就开始下雨,下得天昏地暗,灰蒙蒙的天让人根本不想起床。不起床就不会感到渴和饿,而且,我还真的没什么事做,不想看书,也不想看电影,醒了以后就一直窝在被子里看手机。周六和周日两天我基本都在单位的宿舍度过,破天荒地,我的手机亮屏时长居然合计超过了9个小时!难怪我的手机每天都要充电!!!正常情况下,我每天使用手机不会超过3小时,变态的时候更是1小时都不到。所以我的手机有时充一次电能够待机4天以上。之所以过去两天手机高频使用,是因为无论我坐着还是躺着都在看购物网站,可能是天猫淘宝,可能是京东,也可能是其它的。我就只有2个状态,正在买东西或者准备买东西。复工以后我下了不少单,大多都是很便宜的东西,但东西迟迟不发货,又或者是发货后迟迟都没揽收是习惯性的问题,于是一天下来有不少时间都耗在了看东西揽收了没有上面。

我周六下午买了条酷毙灯,居然周日上午就送到了,神速!买的是欧普的酷毙灯,大品牌就是不一样,连揽收都这么神速。之前我买过2次酷毙灯,都是杂牌,能亮,而且足够亮我就满意了,但用过欧普的那根酷毙灯以后我真心觉得大牌子果然不一样。跟我之前买的不一样,欧普的不是白光,而是自然光,直视灯管的时候看不到里面一颗颗的灯珠,因为透光外壳足够厚。酷毙灯在下单后24小时之内送到我真的很意外,如果是平时,我不意外,但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居然也这么高效,实在让我震惊了。另外一个24小时之内送到的是京东物流的东西,京东物流只要发货了,收件了,而且收件的地点在附近(省内),隔天收到是很正常的。最后一个我收到的快件是中山发货的,但只是个30多块钱的烘干机罩子,但居然用的是顺丰,吓死。现在这个时候,其它物流公司都不太靠谱,但顺丰几乎是一直都没问题,只要揽收了,跨市能保证隔天收到几乎就只剩下这两家了。周日一个早上我一共收到了3个快件,真开心。

周六下了一整天的雨,而且有些时候下得很疯狂,就像泼水一样,但周日开始放晴。周六上午起床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烘干机的框架拼了出来,然后我烘了棉被和空调被。烘干机是我几年前买的,但之前我只是用来烘干衣服。买烘干机的时候我还住在旧宿舍,因为一开始没有一户一表,所以后来加装的电表只是接在了热水器和空调机的线路上,其它插座的用电是算不了电费,也没有分摊这个概念。烘干机是1000W的,插在别的插座,那是想怎么烘干就怎么烘干。后来搬到了新宿舍,每户都独立水表电表,而且刚好过去的一两年都没有经历让我刻骨铭心的回南天,所以那个从旧宿舍打包过去的烘干机架子我从未组装过,没有烘干过衣服。过去一两年我把烘干机的主机拿到了办公室当暖风机用。效果不错,就是噪音不小。这个冬天入手了暖脚暖腿的神器后我就不需要烘干机了。周六我把烘干机的架子搭起来,然后把棉被架在框上,居然很稳当,高度也很恰当。烘干机能不能烘棉被一开始我是不太确定的,我棉被是宜家家私的冬被,我查过那一款是可以烘干的,但温度不能超过80℃。烘干机的出风温度是68℃,显然没问题。把有点潮(心理作用?)的棉被放在烘干机里,烘20分钟就足够了。把被子取出后,那暖暖的感觉在阴雨天真让人感觉窝心。把被子折叠放回床上,过了个把小时后钻进去,折叠部分居然还是暖的,原来烘干机是暖被神器,我实在太后知后觉了……周日出太阳,湿度从之前的接近100%降到了不到50%,所以周日的晚上我把烘干机的架子拆了……往后我还会用烘干机烘棉被,但会换一个方式,希望我的代替方案行得通。

一整天睡觉,正常人都睡到有病了。

2018-07
28

免费麻麻黑

By xrspook @ 23:59:57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个星期薅了肯德基的羊毛,这个星期薅麦当劳的羊毛。这个星期,我跟我妈的手机都有一张免费的麦当劳芝麻味圆筒冰激凌的券,外加上个星期用我妈的手机注册麦当劳支付宝小程序的时候送了五张优惠券,其中一个是三块钱买一个小薯条,于是今天我们就两人花了2块7毛4,吃了两个芝麻味的圆筒冰淇淋以及一个小薯条。之所以是2块7毛4是因为我妈还有,一个两毛六的支付宝实体店红包。这样的人均消费,居然也能把我两个吃饱,真是绝了。这种好事当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什么时候能撞上很难说,还记得上周我拿着我妈的手机在支付宝上注册麦当劳的时候,她说她不会去吃那些东西。但实际上,那五张优惠券真的很划算,比如说用六块钱就能吃到麦旋风。对我来说,唯一郁闷的只是离我家最近的麦当劳有接近一公里远。为什么我家附近有那么多的肯德基,但是却没有麦当劳呢?!幸好麦当劳送的是圆筒冰激凌,如果上周圆筒冰淇淋是肯德基送的,大概我就不喜欢了。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肯德基的冰淇淋,总觉得他们的冰淇淋不够细滑,总是会有颗粒的冰渣。已经不记得多长时间没有吃过新地,但印象之中,肯德基的新地总是太甜。雪糕够不够细滑,跟那个雪糕机有关系,还跟做冰激淋的奶源有关系。如果奶源均质不好,制成雪糕当然有冰渣。还记得大学选修的那门乳产品工艺学,我们就自己做过软质冰激凌,出来的效果就是很多冰渣,因为虽然我们进行了均质,但是显然均质不到位。宜家家私的一块钱圆筒冰激凌我感觉要比肯德基好,但是相比于今天麦当劳的那个芝麻味的圆筒冰激凌,的确我又觉得麦当劳的好吃一点。在甜品站,芝麻圆筒冰淇淋的价格是五块钱,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薅了至少十块钱的羊毛。芝麻味跟甜味都恰到好处,感觉就像在吃冰冻的芝麻糊,的确很不错。从分量上说,我觉得麦当劳的好像要比宜家的大一点,毕竟那是五倍的价格。我妈口里说她不吃那些东西,大概意思只是她不会一个人去吃。但是当真的吃起来的时候,其实她还是很有兴趣的。这些东西不是经常吃,只是很偶尔才吃那么一次。一整年下来,加起来吃的圆筒冰淇淋估计不会超过五个,其中绝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是在宜家家私整的。夏天去宜家家私,看到有一块钱的圆筒冰激凌,真的会舍不得不去吃一个。所以很多时候,在宜家家私什么都没买,就只是出来的时候吃了两块钱的冰淇淋。除了圆筒冰淇淋以外,宜家家私的咖啡粉也非常让我妈着迷。那是其他地方买的咖啡粉都做不出的味道。宜家家私,顾名思义理论上是应该是卖家私的地方,但是我们却几乎只在那里消费一些生活的小杂货以及食物。我最喜欢在那里临期特价的黑麦脆饼,也喜欢买他们特价的巧克力,但买得最多的肯定是咖啡粉。几乎可以这么说,每次去宜家家私,我们都会在零食屋里消费,哪怕在宜家家私的主卖场里我们一分钱都没花。

吃是人类的天性,如果遇到的是两个女人,那更加是没救了。

2017-12
3

大大的幸福感

By xrspook @ 21:11:47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晚上我睡了十个小时,昨天晚上我睡了十个小时有多,两次都是睡到自然醒。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困,但情况就这样。睡醒以后如果我下午还是要睡,依然可以睡着,但是昨天下午我没有睡,今天也没有。

今天中午,我和我妈去了宜家家私吃我那块宜家送的生日蛋糕,上一次我妈去吃的时候是抹茶花卷,这次又换回了经典的蓝莓芝士。显然我和我妈都比较喜欢蓝莓芝士,但是生日蛋糕的种类是什么不由得我们决定。记得有一年生日蛋糕是提拉米苏。但那么多种蛋糕里面,我们还是最喜欢蓝莓芝士。感觉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芝士蛋糕,今天我们要了一个云耳鸡肉饭两杯热饮以及一块生日蛋糕。这样已经足够,不觉得渴,因为我跟我妈都各自喝了四杯东西。我喝了两杯咖啡一杯奶茶一杯开水,我妈喝了两杯奶茶两杯咖啡。总咖啡因含量我妈比我多,因为她喝的两杯都是浓咖啡,我喝的一杯是美式咖啡一杯浓溶咖啡,但即便这样,我还是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咖啡因的作用。显然我对咖啡因这东西非常敏感。刚刚喝完第二杯咖啡,我就已经感觉到咖啡因的效果。我觉得那对我来说就像是有点喝多了,大概血液沸腾就是这个感觉。在盛夏的时候跑完步,有点脱水或者中暑的时候,也是这个感觉。你说我心跳加速吗?又不完全是那样,因为从心率数据看来,其实没高多少,但是就是有那种大脑充血的兴奋感。还记得从前,我最喜欢周六晨跑以后去麦当劳吃它们六块钱的早餐,然后喝下三杯现煮咖啡,然后再打包一杯回家。现在想想都觉得这么干很疯狂,因为麦当劳的咖啡真的非常浓。麦当劳和宜家的咖啡因含量不相上下。现在即便再去麦当劳,我也只会自己喝一杯然后打包一杯回家,不过这种操作已经很久都没干了,因为每个周末我都会拖延症,很晚才开跑,所以没办法在早上10点半之前,完成跑步,并到达万国广场的麦当劳。

11月是我妈身份证上的生日,12月是我的。所以这两个月份我们都会去宜家家私吃我们的生日蛋糕。每一次我们都一起去。这种事情已经持续了两年或者以上。还记得很久以前,我就曾经听说宜家有为每个会员发放生日蛋糕券,但是我妈拿到券却比我早,虽然我的会员会龄要比她长。

今天的宜家家私人不是很多。我们也没什么要买,所以只是进去吃,然后空手出来。临走之前,我们在小卖部习惯地吃了两个一块钱的冰淇淋。这个十年不变的价格真的让人很感动。大概所有宜家家私的老会员都会更喜欢它一块钱的冰淇淋而不喜欢它两块钱的双色冰淇淋。宜家家私二楼小餐厅的食品价格在不断地提高,一楼小卖部的其它食品价格也一样,唯独那个一块钱的冰淇淋还在继续它的传奇。曾经一块钱的冰淇淋消失过,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重新在工作日出现,现在更加是恢复到了工作日和节假日都有。那些五块钱就能吃热狗和无限畅饮汽水的日子不再了,但起码现在我们还能吃到一块钱的软冰淇淋。

小小的福利也能让人产生大大的幸福感。

2017-07
21

枕头&拔罐

By xrspook @ 8:25:4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算是睡了个安稳觉。除了期间上了一次厕所。我也说不准为什么近段时间在单位睡觉,晚上总要上厕所。其实睡觉前两个小时,基本上我就已经没喝水了。昨晚做的梦比较神奇,跟学习和学校有关。最残酷的莫过于某段时间以后,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再也不去上课了,她选择了在家里自己学习。在我梦里的设置中,她的成绩很好,属于全年级的前三名。她的座位在我的后面。在她没有离开之前,我们那个四人小组一直都玩得很欢。她不再来学校了,我感到了莫名的失落。那个梦的内容,还有很多其它的,但是,让我记忆深刻的,就只剩下这一个。

睡觉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喜欢,把手放到枕头底。但因为烂手的关系,近两个星期我都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塞到里面。昨天晚上我又很自觉地把手塞到了枕头底。第二个晚上睡宜家的记忆海绵枕头,感觉习惯了一点,主要原因是我把包装拆了,套上了自己的枕套,再铺上了枕巾,最后才把藤枕席放上去。所以枕头不再与枕席发生相对滑动。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反正我觉得枕席和枕头完美贴合。第二晚睡这个枕头,我觉得自己对那个弧线更习惯了,但我还没有完全习惯侧卧时那种柔软感。我选择的这一款记忆海绵枕头已经算有点硬了,79块钱的那一款更软。我一直觉得人在仰卧或者侧卧的时候,头对枕头的压力是一样的。但我觉得仰卧的时候枕头没有被多大压缩,但侧卧的时候,枕头却被压下去好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昨晚我继续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使用真空拔罐。进而发现无论我多么努力,我都很难在足三里让罐紧紧地吸住。第一次的时候,虽然我已经抽了很多次,但是过了几分钟,罐体还是自己掉下来了。在给腿部拔罐的时候,罐体后来又掉了一次。足三里拔罐,让我觉得心惊肉跳,怕什么时候又会掉下来,可能这意味着,我要选择比3号更小的拔罐。理论上足三里那一块肌肉要比三阴交的少,但实际上,三阴交跟血海反而不会出现足三里那种状况。这跟肌肉和干毛发有关吗?如果我希望拔罐在那个位置能吸吻,可能我首先要用湿润的东西先擦一下足三里,让那个地方有一定的湿度。相比于腿部的拔罐,躯干的拔罐基本上都能吸住。即便是我觉得最玄乎的大椎也能吸得很好,可以用3号罐,而不需要用特殊的U型罐。我觉得最容易吸引的部位可能是背部,但问题是背部要一个人独自操作,实在太难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拔罐,大多是时候都只是一圈出现红或者紫,而其他地方,则完全看不到有任何迹象。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不是应该连片都红或者紫或者没有变化吗?为什么?我只是一圈出现该有的症状呢?大概这个我还得,找一下原因。我估计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这套东西有点问题,第二个可能是我安放的部位有点问题。第三个可能是我根本就没什么毛病,当然就不会出现那些人那么恐怖的现象。拔罐的次数超过十次以后,我觉得我已经有点习惯那个疼痛。那种疼痛是持续的,用力去抗衡只会更糟糕。但是你只要放松,一切都会变得很自然。虽然你还能感觉到有点麻麻的。但显然那称不上痛。除了放松以外,还得保持静止。因为如果一直处在运动状态,就很难做到真的放松。所以,一旦把罐体吸上去后,静待十分钟就好。为了节省时间,我一次性尽可能上更多的罐。

生活会一直有一些让人期待的地方等待你去探索。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