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5

第一次在家吃麦当劳晚餐

By xrspook @ 22:42: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回家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因为每天基本都以吃为主题。

今年在家吃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零食。春节的零食从来都不缺,量很足,而且卡路里也很高。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年春节虽然不太冷,但我们已经打过起码两次边炉。点都德的外卖也叫了两次。前几天我自提了两个10寸的尊宝披萨回家。今天晚上的晚餐是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我甚至都不记得我爸到底吃过汉堡了没?薯条他肯定吃过了,因为围餐的某些菜式里也有薯条,但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他吃过了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自提外带麦当劳的经典三件套回家当晚餐。我喜欢吃麦当劳的汉堡吗?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重温了麦辣鸡腿堡。今晚,我吃的也是麦辣鸡腿堡,因为板烧鸡腿堡的套餐只有两个。单买一个麦辣鸡腿堡基本上价格已经等于我买的那个麦辣鸡腿堡套餐。59块9买了三杯中可乐,一个大薯条,一个小薯条,两个板烧鸡腿堡和一个麦辣鸡腿堡,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或许你会说,这样的配置,为什么我不买个套餐呢?套餐里,通常如果只有三个汉堡,都包含了两个麦辣鸡腿堡,我知道爸妈不吃辣,所以麦辣鸡腿堡只能由我去吃。板烧鸡腿堡我一直都觉得是麦当劳不错的出品,但我却一直没吃过。让我意外的是,我妈吃板烧鸡腿堡的时候跟我说,那个东西有点辣,我跟他说,大概那是黑胡椒吧。

要在现在中国麦当劳的汉堡里找不辣的热销款大概就只有巨无霸了。麦香鱼麦乐鸡吉士汉堡都不辣,但在我脑海中,现在套餐里的汉堡通常是麦辣鸡腿堡又或者板烧鸡腿堡。我妈跟我说,今晚的汉堡还挺好吃,那个肉挺好吃,我跟她说,因为那是整块的鸡腿肉,之前的汉堡里通常都是剁碎的牛肉。就品质来说这块鸡腿肉更实际。我妈说,麦当劳的面包好像好吃了,但我跟她说,其实麦当劳的面包一直都是嘉顿的。不知道超市里买的嘉顿汉堡面包是不是和麦当劳同款呢?通常,我们都不会买那款面包,因为我们不会在家里自己做汉堡。

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吃的是什么,而我又吃了些什么。我只有一次非常模糊的记忆,他们带我在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喝了一杯草莓奶昔。奶昔这种东西已经彻底从中国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了。

我妈说今晚的晚餐是西餐快餐,有时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西餐。我一直都默认这只不过是个快餐而已,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麦当劳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金拱门。中国的麦当劳有很多东西都是辣的,鸡翅是辣的,汉堡是辣的,薯条的蘸酱也是辣的。某次的会员日,他们推出了油泼辣子新地。除了辣,还有麻,他们推出过藤椒鸡腿堡。又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来个老干妈鸡腿堡。外国人的汉堡里少不了生洋葱,酸黄瓜,番茄酱之类的东西,但中国人的汉堡里,貌似少不了的是辣。在春节的金拱门菜单里,甚至有了肉夹馍。还是记得从前,有人问过,其实汉堡是不是就是中国的肉夹馍。

正统的西餐,吃一顿饭有很多刀叉杯子,需要很讲究,我从未体验过,估计我爸妈也没体验过。我们一家人,也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盛宴,但可以肯定的是海鲜盛宴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爸经常性习惯性的痛风,所以我们不得不永远否定那个选项。

没有鞭炮声,没有冷风细雨,这个春节我们只有阳光明媚地吃吃吃。

2020-12
19

留在麦当劳的青春回忆

By xrspook @ 22:49:35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也搞不懂,到底自己喜欢吃的是什么。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到了特定日子才能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的限制了,只要想吃,什么都可以吃。现在的问题是,我想吃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

有很多东西我已经吃过了,也有很多东西,是我从来没试过的,但是我已经没有去尝试的欲望了。高级餐厅是什么?各国美食是什么?以前我觉得自助餐是一件非常让人向往的事。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的胃原来吃不下那么多,所以那些东西只会让我有选择困难症。吃不下那么多,但是却想尝试多一些。每次都把自己撑得死去活来。现在到底我能吃下多少东西呢?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出去吃围餐的时候,几乎每次我都会过量,但是这种机会通常很少了,所以偶尔一两次还可以接受。

之所以这样,可能因为我吃得快,于是不知不觉就摄入过量了,我是那种事后才觉得很饱的人。在华辉,吃一个拉肠,一个粥,再加一个糖水,就会把我撑得不行。这些东西看上去不多,但是都灌到肚子以后,分量却很足。虽然拉肠和粥这些东西其实是消耗得很快,饱腹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我已经无法想象,当我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我可以去麦当劳吃一个巨无霸,一个中薯条,一个中可乐,外加6块麦乐鸡。这样的组合是用优惠券的时候最划算的,但是这样的量真的很变态。初中的时候,每次考完试,无论是期中考还是期末考,我们同学几个都会去麦当劳,通常是去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至于为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大概因为那家麦当劳比较大,人也比较少。回想当年,海珠区的麦当劳真没几家。很久很久以前,当我还读小学的时候,我在海珠广场那家麦当劳喝过奶昔,但现在,奶昔这种食品已经从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很多年了。几年前,我经常在万国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吃6块钱的早餐,通常是火腿麦满分加无限续杯的咖啡。我会在那里喝两三杯黑咖啡,然后再带着一杯回家。现在我甚至不知道麦当劳早餐的咖啡还能不能无限续杯。外婆去世之前,我已经不晨跑,更加不会跑到大元帅府,当然也就没有后续到万国广场的麦当劳吃早餐。那些在麦当劳里曾经的青春已经一去不复返。初中结束以后,我再也没去过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外婆离开以后,我也再也没去过万国广场的麦当劳吃早餐。为什么那些青春的回忆会出现在麦当劳呢?大概因为我去肯德基的次数几乎可以说屈指可数。从前一些我经常去的快餐店也都已经消失了,比如说添美食,也比如说下九路的大快活。现在偶尔我也会遇到大快活,但我已经不确定这是不是我曾经经常去吃的那个品牌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的那些青春记忆还会留在麦当劳吗?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