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5

致敬梅姐

By xrspook @ 18:18:03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周六我和我妈去了电影院看《梅艳芳》。这部电影已经上映了三个星期,我才去看,买票的时候我震惊了,离我家最近的那个电影院在招商银行APP上特惠价只需要14块钱。因为我领了一张招商银行两人同行立减30的优惠券,而那个电影票原价是19块钱,所以结算的时候按照最优价格给我,即19块钱乘以2,再减去30,结果两张电影票,一部2小时17分钟的粤语2D电影我只花了8块钱。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当我把这个告诉同事的时候,她们简直炸锅了,为什么我总能找到这样的优惠呢?其实这纯粹是运气,我知道以我的会员级别在招商银行APP那里可以领这样的优惠券,但这个东西是限量的,领券以后7天内有效,所以月头的时候我没有急着领券,因为我并没有觉得哪部电影我想看。但是如果领券的时间太晚了,券被领完了当然也就没有了然后。这一次刚好有同事给我推荐《梅艳芳》,而这个星期好像我又有空,机缘巧合之下,我发现离我家最近的那个电影院居然有排片,而且周六一整天那个放映厅都一直在循环播放的这部电影,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部上映第3周的电影,居然电影院还会把一个放映厅一整天都循环播放,而且还是以这么低的票价,实在让人太震惊了。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我估计前两周看这部电影的人更多。所以电影院才愿意在第3周的周末仍然这样排片。我选择看的那一场是上午11点30开始,除了凌晨场以外,上午的第一场。观看我那场的人一共有7个。这个数量在那家电影院大概是一个平均数,除了一些首映的电影,大概其它场次平均下来7这个数字已经算比较多了。让我有点意外的是,除了我跟我妈以外,其余5个人居然都是男的。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他们去看这部电影呢?

周五当我跟我妈说周六要去看《梅艳芳》的时候,她是有点不喜欢的,因为她从头到脚都不喜欢梅艳芳,不喜欢她的歌,也不喜欢她的形象。但我觉得看过这部电影后,她会对梅艳芳这个人改观。我一直都对《梅艳芳》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知道她的存在,但一直以来对她我都称不上喜欢。《梅艳芳》这部电影、这部传记电影真的拍得很好。娱乐圈名人的传记电影,香港的《梅兰芳》拍得比印度的Sanju好。

《梅兰芳》女主的选择非常恰当,虽然看完以后我的依然叫不出女主的名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真的把梅艳芳表现得非常淋漓尽致。其他演员的选择也都非常到位,除了张国荣。大概因为我们太了解张国荣,于是觉得这部电影里演张国荣的跟我们印象中的张国荣有差距,无论是这个演员表现出来的东西还是这个演员的外貌身材。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梅艳芳与张国荣有这样一段关系。同时也不知道原来郑少秋跟梅艳芳在他们还没成名之前都翻唱过日文歌。

能把一部女艺人的传记电影拍成这样真的非常不可思议,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选角很到位,都是老戏骨。你完全不需要知道他们是谁,但当你看到他们以后,你自然就会回忆起他们演的那个角色,而完全在乎他们本人。

今年去电影院看了两部香港电影,一部是《妈妈的神奇小子》,另外一部是《梅艳芳》,都很好。

PS: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梅艳芳》的女主之前是模特,从未演过戏,她的首演表现堪称惊艳!!!

2021-10
15

女人的肱三头肌

By xrspook @ 8:29:52 归类于: 烂日记

某一天搭公交车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苗条女孩在握着公交车栏杆的时候,居然能明显地看到肱三头肌。这让我非常惊讶,因为在女性的手臂上看到明显肱三头肌的概率极低。在某些大妈的手臂上我见到过,每次当我在公交车上看到的时候我就会很好奇,到底那个大妈的职业是什么呢?这里我所说的大妈通常是那种50岁以上的人。那些你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她应该不是白领的那种。在大妈的手臂上看到肱三头肌的概率已经很低,在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女孩的手臂上看到更加是让人感到无比惊讶。

为什么女性的手臂这么难看到肱三头肌呢?女生通常都比较讨厌上臂的掰掰肉。那个区域大多数女性都是肥肉,有些甚至是很夸张的肥肉。如果那个地方肥肉多了,即便你有肌肉也很难看得出来。所以说除了要有一定量的力量训练以外,要看显露肱三头肌。上臂的脂肪一定不能太多。之所以那个女孩能那么清晰的看到其中一个原因是她的体脂含量应该很低。她当时穿的是一件露脐的短袖,下半身穿的好像是一条比较宽松的牛仔裤。她的腰很细,体脂很低。和她一同上车的还有另外一个女的,从她们的衣着打扮如果你说她们是跳舞的,我完全相信。她们有可能是跳街舞或者玩跑酷的。

前面说过肱三头肌的显露其中一条是上臂的脂肪含量要低,而另外一条是力量训练得足够、且到位。肱三头肌的作用是在有阻力的情况下,让手臂从弯曲变直,所以锻炼的方式是做拉或者推。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通常女性都不会做。推的动作非常经典的就包括了俯卧撑,又或者是各种杠铃类。所以对普通女性来说,很少机会有效地锻炼到那里的肌肉,对很瘦的女生,她的肱二头肌可能会比较明显,但是肱三头肌明显的几率很低。要判断一个女性有没有健身习惯,看肱三头肌明不明显是其中一条。跑酷或者街舞里,手臂支撑成倒立这是一个经常会出现的动作,虽然那又跟杂技体操之类的有区别,但要炫、要帅、要稳,没有足够的肱三头肌力量保障根本做不到。

那天晚上看到那个以后,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就练不出肱三头肌呢?既然我可以做标准俯卧撑,也可以做钻石俯卧撑。所以在推那方面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肱三头肌分为了外侧头,长头以及内侧头。内侧头很少会看到,外侧头是最容易被看到的,而体积最大。我做各种推的时候,长头的感觉最明显。但是对一个路人甲来说,外侧头才是最容易被发现的。我跟我妈说那个女孩的手臂有很明显的肱三头肌,叫她去看的时候,她张望了几秒钟,回了我一句,你也有啊。然后我就给了她一个我那个去的表情。我知道我是有肱三头肌的,但因为脂肪太多,不太明显。又或者说因为有肌肉,也有脂肪,所以体积比较大。但是无论用什么光线,甚至把那搞湿了再去各种观察,依然只是隐隐约约。

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在琢磨到底用什么方式才能比较侧重地锻炼肱三头肌外侧头。被告知要做滑索下压,于是我马上想到了弹力绳。在家里翻了半天却没有翻到。之前我肯定买过那东西,但是已经过去好多年,会不会老化不能用很难说,所以我又赶紧下单了一条。

弹力绳是送到单位的,接着我又在我的那些器械那里找到了以前的弹力绳,居然还在,居然没有老化。新买的弹力绳据说是40磅的,之前买的弹力绳是20、 30以及50磅的。我直接拿了磅数最大的去做下压,结果发现果然跟做俯卧撑的时候感觉不一样,外侧头的酸胀感尤其明显。一开始的时候做三组15个已经觉得差不多到头了,但是几天过后发现起码要做到第5组才算是有点跟一开始的感觉差不多。仅仅几天而已,虽然摸上去差别不明显,但是某些灯光下的某些角度,隐隐约约的肱三头肌清晰了一些。

这个2021年我的愿望真是奇怪。首先是要搞什么三分球,然后是搞什么肱三头肌。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专门挑一些通常不是女生干的事情去做。

2021-06
13

易哭的人

By xrspook @ 9:37:38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很男性的存在,除了我的性别不是男性以外,其它特征貌似没有一个会让人觉得我是个女的,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平时的行为。大概因为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的,如果一开始我的性别就是男,很多事情估计也就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会变得理所当然。

为什么我会全程都像个男的,而不像个女的呢?这估计跟我一直以来的观察有关。好像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把我的注意力放在观察女性上面,我甚至对观察那些有点厌恶,但是我却很喜欢观察男性到底是怎么做的?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男性的社会,无论是生活之中还是影视作品里主角永远都是男性,一定程度上,女性通常都只是个配菜。所以即便在我小的时候,我小小的脑袋直接把女性给忽略掉了。观察非常重要,我看上去像个男的,在我做某些决定的时候,我根本不懂得如何从一个女性的角度给出一个方案。因为科学、技术、理论的领域不分男女,在做那些决定的时候,只靠知识、逻辑以及经验。

但是当我完全放松、清空大脑去感受某些事的时候,我俨然就是个女人。除非我故意冷漠起来,否则我根本没办法在某些事情上理性,我的感性会超过一切,比如我是一个非常容易在看影视作品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人。从前我没怎么发现自己这个比较神经的特点,但现在我觉得这种事情越发平常了。那种感情的释放是完全无法控制的,跟看恐怖片的时候那种害怕,看剧情片的时候认证思考完全不一样。到了某部影视作品的某个镜头或者某些场景,我的眼泪就涌出来了。又或者那只是角色的某些动作或者某些话。为什么这种事情以前不怎么发生,现在却越发强烈了?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经历的东西多了,所以能引起我共鸣的东西同样也多了。共鸣这个玩意有时候还真的不需要自己亲身经历过。你只要你俯下身用心去感受,你就会感觉到他们的痛,然后眼泪就自然而然出来了。拍哭戏对演员来说向来都不容易,要培养那种哭的氛围不是想有就能有。但我看片子的时候,哭是那么的自然。一部电影有好几个哭点,我哭了,这很正常。但当我把某一部电影一看再看,我依然会动容,这就很神奇了。如果某一天我真的要在那些场景里面运用我的理性去做一些技术上的活儿,我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冷漠起来。我的眼泪怎么就这么的不值钱呢?为什么就像滔滔江水一样会延绵不绝呢?我试过在看某部电视剧的某个场景的时候,哭到根本控制不住,不得不暂停,哭了好些时候才终于稍微缓和一下,但那个时候我早已把眼睛给哭肿了。在我记忆之中,我被我妈打或者骂,最后导致我哭的场景反而极少,而且那些也哭得不凶。在痛的场合我会挣扎我会叫,但痛到哭,而且是哭到感动的那个程度,没有。所以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对我来说,心灵触动导致的眼泪远远要比疼痛汹涌。我试过在写某篇周记的时候,写着写着就哭了,一边哭一边写,我只能一手拿着一堆纸巾一边写一遍擦,尽量不让眼泪掉在本子上。那篇周记的写法有点粗糙,但是却非常感人,所以记忆之中那是我高一的时候,唯一一篇拿过A+的周记。我不是故意要煽情,那个时候我就想到那些,我只是把那些下来。

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到一个和我一样这么容易就因为心灵触动而哭的人,我们得好好地交个朋友。

2017-10
28

尺码不对

By xrspook @ 20:20:59 归类于: 烂日记

以前我觉得自己穿鞋并不挑,但是我觉得现在自己变得挺挑的,我妈觉得大一个码或者小一个码就合适的鞋子,对我来说,那个码数好像总不对。小一个码脚趾刚好顶着前面,虽然,如果把脚完全向前,脚跟后面塞手指的距离是刚好的,但前面会顶。大一个码,前面不顶了,但是却能塞下超过两个手指。即便绑紧鞋带,还是有种不对劲的感觉。小一个码太小,大一个码太大。其中的小跟大又不是真的长度不对,这到底是哪里的问题?我也说不准,大概是因为这个牌子的鞋某些没有半码,从230突然就跳到了240。赤脚的时候,我的脚长大概是23.3,所以对我来说斯凯奇的鞋就很尴尬。但这个牌子的鞋,也不是全部都没有半码。至于哪些有哪些没有,我还不知道,也没必要去深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牌子的鞋的宽度我是合适的,无论是小一个码还是大一个码。欧版的东西很奇怪,如果是服装,总会比国产的要大,但是通常来说,鞋子他们会比国产的要窄。他们生产的鞋子通常会做几个脚型,有瘦的有胖的,一个长度不同的宽度。这种事情在他们那边很普遍,比如说同一个尺码的牛仔裤有长的也有短的。这种事暂时来说,在中国不会有,一个码数的东西就只有一个宽度和长度。对裤子这种东西来说。通常我们只能关注宽度,长度只能自行解决,当然对那些又高又瘦的人,可能情况就要反过来。记得有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主任站在我的两个同事后面排队等打饭。然后他看到站在他前面的两个同事的裤子,男的那个太短,女的那个太长,得卷起来。于是他不得不发出感慨,怎么会这样。我也正在穿那套工作服,对我来说裤子的长短刚刚好。虽然会偏短一点点,但显然,裤子的这个宽度已经足够,如果再大一个码就会很松。工作服的裤子通常都会偏短一点,因为太长显然不利于现场各种劳动。我妈昨晚跟我说正常人的衣服通常都要比裤子小一个码。对我来说,工作服的码数正是这样,衣服要的是加小,裤子要的是小码。如果不是我pp太大,裤子穿加小也可以。单位比我瘦的大有人在,所以为了腰部臀部及大腿合适,她们应该穿加小,她们比我瘦也比我高,当然如果我加小的裤子有点短她们就会更短。比如说,我们专门负责接待的两位女同事,裤子穿起来就根本不像长裤,而像八分裤。做这些工作服的厂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居然会有这样身材的人要穿他们的成品。男的绝大多数穿起来都会合适,但是女的就穿出各种效果。基本上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女的穿那套工作服的上衣,最后一个扣子通常都扣不上,因为对我们来说,衣服太长了。女性的pp天生比较大,所以,就会发生这种事。对男的来说,他们的衣服是否合适,首先要看肩膀,然后是衣服能不能包住那个大肚子。但对女的来说,肩膀会比盆骨窄。所以那套本来按照男性身材设计的工作服,穿起来效果就很奇葩。因为那套衣服肩膀要比衣服下面收尾的地方宽。对女的来说,那里又刚好太长了,不是在腰部时结束而是在pp的位置。无论胖的还是瘦的,男的衣服通常都会合适,但是对女的来说,没有一个合适。其实对女性来说,只要把那件衣服,缩短十到十五厘米,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因为衣服收尾不再是到PP而是到腰部。但显然他们不会为了一个企业区区的几个女性而重新造一个衣服的版式。

我觉得这种不合适在这个单位会一直持续下去。

2017-04
21

生来平等

By xrspook @ 8:41:43 归类于: 烂日记

人生出来无论男女,都是平等的,但在后期逐渐成长过程中,二者在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上开始分化。但这种分化我觉得并不是自然造成的,而是受很多人为因素的影响,比如说传统,比如说宗教,又比如说社会上很多的既定约束。必须承认,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构成虽然还是那些材料,但材料的比例不一样。但这不代表男人就可以从事某些行业,而女人就一定不行。如果女人不能在某些行业里工作,大都是因为她们默认了不允许那么干,所以她们没经历过跟男人一样的培养训练。

这个潜规则在体育界被用得尤其多,比如说,即将上映的电影Dangal,里面就说到在印度,从前没有女性从事摔跤这项运动,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男人的专利,但直到有一天,一个老摔跤手发现自己的女儿们非常有天分,并把她们培养成为世界冠军级别的摔跤运动员。在这其中,他们不只要克服训练上的辛苦,还有就是必须得跟社会的那些反对目光抗衡。女人就只能早早地嫁掉、在家里相夫教子吗?女人就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尤其是在那些从前大家都认为只属于男人的领域!另一个实例是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这项马拉松创立之初是不允许女性参加的,而改变这个历史的是有一次,一位女性在没有号码牌,没有正式被批准参与的情况下,蹭跑完成了42.195公里。多年以后,另外一位女性,以巧妙的方式,成功报名波士顿马拉松并完赛。当时绝大部分男性和各方机构都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根据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但实际上呢,这两位女性都证明了那些所谓的假设都是错误的。那位第一次拿号码牌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在过程中差点就完成不了,倒并不是因为她的跑步能力不足,而是因为路上有其他男人要阻止她正常比赛。

在这里,我不想谈什么女权男权的问题,我只是想表达,即使我们生来都是平等的,为什么就必须得划定界限谁可以做什么谁不可以。但我也知道,公平这种事从来就不存在。比如说,别人生来就在一个亿万富豪的家庭,但是你却生在一个每个月都得为温饱而挣扎的家庭。从起点开始,这已经不公平了。

看到现在的小孩都那么聪明以后,我妈感叹,从前她觉得她小时候穷人家的孩子读书比富人家的差,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了。这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客观的因素是富人家的孩子营养比较到位,但穷人家的孩子能填饱肚子已经很了不起了。营养到位自然智力和身体发育得就比较好,但现在这种差异即便存在,也没有从前那么明显了,因为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农村,中国的贫困人口正在快速地减少。温饱基本已经不成问题,至于营养摄入方面,即便还是有差异,但相比过去已经缩小非常多。如果说从前客观上的因素影响比较大的话,大概现在主观上的因素反而比较突出。如果没有找到学习的目标和理由,即便你是富人的孩子也不能怎样。

科学家在制造机器人的时候,会特别地给它们设定一个性别吗?这完全没有必要啊!所以机器人完成的工作,也是不分性别的。为什么当人成为造物主的时候可以这样,但是人自己本身却不这样呢?这是当局者迷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之前不知道怎么就定下的规定实际上是不合理的,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忍受,遵循那个传统,也可以用事实证明那是谬论,打破那个所谓法则。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