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
3

敬英雄

By xrspook @ 8:35:5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们经常会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对于苏神来说,他是“场上10秒钟,场下20年功”。跟他同场竞技的那些都很年轻,起码比他小10岁,所以对那些非黄种人又或者直接说黑人来说,他们顶多是10年功,但对苏神来说,20年功这个数字一点都不夸张。奥运赛场上,20年功这种事只会出现在仅有的几个国家里,只有老将们才能做到。而老将们是凭什么可以继续保持着自己的竞技水平,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甚至有冲击奖牌的能力呢?对小年轻来说,他们面对的大概就只是训练,但是对老将来说,除了日复一日的训练以外,还有多年下来积累回来的伤病。伤病是一定会遇到的,无论你练了1年还是练了10年,就更加不用说那些练了20年以上的人。怎么才可以克服一次又一次的伤病,小病小痛熬一熬也就过去了,但是如果你有20年的功,你不可能没遇到过重大的伤病。在重大的伤病以后怎么才能恢复信心、怎么才能让自己找回从前的状态,甚至做得更好,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但如果那个运动员做到了,他命中注定不一般。

竞技体育很残忍,但这个也是它的魅力所在。顽强拼搏的作风在场上、在转播里你或许能看到一些,但是更多时候,那东西发生在运动员为了那荣耀的10秒钟而坚守的无数个日夜里。

奥运会4年才有一次,人生能有多少个4年?很多运动员的巅峰时刻也就那么不到10年,甚至只有5年。对他们来说,有些人可能只能参加一届奥运会或者两届,但是巩立姣参加了4届的奥运会,一二三四名她都拿过,虽然拿过二三名,但今年之前她却没站上过奥运会的领奖台,因为那个是事后拿奖牌的运动员被检测出服用禁药,所以她递补拿到名次。一个女孩把起码20年的光阴耗在了这个田径项目上面、为了让自己能在这个项目上面出类拔萃,她把自己练成了这个项目最需要的那个样子,而不是别人眼中最惹人喜爱的女性模样。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决心才愿意这般付出!都说参加游泳比赛的男女全部都是帅哥美女,样貌好、身材也好、竞技能力也非常的强,但是却几乎不会有人赞美巩立姣的身材和样貌。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会说,我希望能成为巩立姣的接班人。这实在太残忍了,但是还是有人甘愿去做这种残忍的事,为的就是国家在这个项目上有所突破。如果只是为了自己,大概很多人都不会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很多外国运动员的训练当你没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完全是自费的,即便你出名了、厉害了,你可能依然是自费的,不过有了赞助而已。但中国的体系不一样,一旦某个教练相中了你这个苗子,你也愿意投身这项事业,费用方面完全不需要操心。是国家出钱出力培养了你,你怎么就没有那种我要为国家争得荣誉的心呢!

一个强大的国家不能没有英雄。在中国,我们不需要天马行空编造出来的英雄,因为实实在在的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2016-08
19

为什么偏偏是你

By xrspook @ 13:31:26 归类于: 烂日记

命运是什么东西?多年以前,ADR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但墨西哥却因为财政原因,没有派出一个摔跤运动员参加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那个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16年以后,当印度某个女摔跤手也得到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但却遇到了巴西这个鬼地方,去到巴西染上寨卡,然后在16强赛就被早早淘汰,那又是一个什么滋味?如果ADR的国籍不是墨西哥,而是其它一个随便什么国家,哪怕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或许他就已经参加奥运会了,至于得不到名次,那是另一回事。毕竟,他在世青赛拿过奖牌,经常是泛美比赛的冠军。但墨西哥这个鬼地方却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天意弄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

不知道除了那年以外,墨西哥在之前之后的日子有没有派运动员去参加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之类的摔跤比赛,还是说他们觉得他们的摔跤队太弱爆了,直接放弃。那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把那一帮国家队成员集中在一起长期的进行训练呢!如果连送出去比赛的钱都没有的话,那么之前那些训练费用也直接不出得了。这个经历让我想起我妈,初中毕业的时候,她有能力考取高中甚至大学之类,但外公却告诉她,家里环境不好,你不要读高中了,去读中专吧,因为高中需要给学费,但中专却是免费的,而且还会给你一些补贴(中专比高中难考)。也没有说梦想不梦想,反正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我妈不能继续她本该可以继续的学业。话题一转,我们回到摔跤上。从小到大进行训练,就是为了某一天能站在奥运会的领奖台上,好不容易有这个展示的机会,但却挂在了巴西或者说南美洲肆虐的寨卡病毒上。这分明就是玩弄人啊啊啊!为什么别人就没中招,偏偏就选择了你?那个蚊子跟你有仇啊!在巴西奥运开始前,我曾经想过在那个在卡病毒横行那么恐怖的地方,多国运动员都去那里,他们都可以安全健康地离开吗?到底是荣誉重要还是健康重要?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如此危机四伏的地方举行全世界人民的盛宴奥运会?对于一个女运动员来说,26岁,应该是最巅峰的时期,再往后,那就是年轻人的世界了,而且那是一个印度的女性,到那个年龄,也差不多该结婚生孩子,呆在家里了。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她们结婚生子以后还会复出,但毕竟那是极少数。我觉得Babita没有输给她的对手,而是输给了老天爷给她的命运,为什么寨卡会发生在她身上?才到巴西多少天?里奥运会比赛才多少天?在那么紧迫的时候染上那个东西,真TM是老天爷给她最大的玩笑。情况就像孙杨那样,当他200米获得冠军以后,人人都会期待他1500米的表现,但偏偏就在他赢得了200米冠军以后,他开始发高烧,结果1500米预赛就已经被淘汰,这又能怪谁?如果运动员到了大赛的时候才受伤生病之类的,一定程度上是TA个人没有准备好,但另一方面如果客观因素没有那么恶劣的话,大概不会那么悲催。

用竞技的心态去迎接比赛,当然会用尽一切所能让自己表现得最好,但有些东西你无法避免,比如说无法阻止大姨妈的到来。你也无法预测到为什么会那么不好彩,你偏偏在比赛前几天生病感冒了。那些阻碍你的东西肯定不是好事,但如果那些都克服了,你必定会变得更强大。

2016-08
8

奥运会碎碎念

By xrspook @ 13:30:33 归类于: 烂日记

随着奥运会的到来,现在市面上到处都是以奥运为主题的东西,渗透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避无可避。奥运会已经进入第三天,今年我只看了不到15分钟的奥运会,我没看开幕式,因为那和我的周六晨跑冲突了,我也没看其他比赛,因为我没有时间留在家里的电视机前。看了那15分钟,前几分钟是女排的,中国队对荷兰队,中国队在最后一局的关键时刻,失掉了几分,最终输掉了比赛。接下来的是男篮,中国队对美国队。也不用看结果如何,毋庸置疑的,这场比赛,只要输得不太悬殊,就算赢。从那开始的几分钟看来,中国队根本就没有,输得少的理由。如果说最后比分不悬殊的话,只能说可能美国队的手感还没找到。我已经很久没看过篮球了。中国队的表现和我印象中一样糟糕。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进步,因为那个老套路那个老调调还是那样,无论在热身赛里赢过多少对手,领先了对手多少分数,当中国队和世界一流球队比拼的时候,差距是杠杠的。控球后卫只是把球从后场带到前场,然后,一直等待找人帮他接应。但等他球的那些人,总是像钉子一样,固定在某处,然后,控球后卫就想尽一切办法,把球传出去。如果有一天,我看中国的篮球比赛剧情不是这么发展的话估计那个时候,才有看头。刚刚查了一下比分,中国62:119输给美国,足足比对方少57分。别人拿到了,差不多是你两倍的分数。不知道他们有何感觉,反正我是觉得有点耻辱了。但又或许我这种感觉是因为我很傻很天真,因为好像中国队和其他国家队进行热身比赛的时候,也不过是得到这种不到80的低分数而已。现在的这队国家男子篮球队的孩子肯定都是看NBA长大的,但为什么让他们上场打球的时候,就打出这种恶心模式呢!难道他们觉得看别人打球是一回事,自己打球又是另一回事吗?即便姚明还在队上也不能挽救现在的国家队。因为篮球是一群人的事,一个人拯救不了世界。之前就听说,奥运会上中国女足输给了巴西,然后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女排输给了荷兰,接着又知道了,中国男篮输给了美国。中国,一个十几亿人的大国,在这些大球项目上,为什么,就会这般令人感觉不痛快呢!但大概我这么想是不对的。因为即便是大国,也不可能在每个项目上都称霸。但不能形成垄断强势,起码也会在某个大球项目上有所表现吧,但足球篮球排球,一律不行,最终未免让人觉得这是不是其中有一些什么原因。

奥运会是世界上最高水平的综合性运动比赛集合。但运动这回事,不是要等到奥运会的时候才被提倡起来的。运动应该是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还有就是,运动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拿什么名次得到什么奖牌,而是让自己快乐起来。毕竟奥运会最后用的词是game而不是competition。如果不能享受运动本身,即便拿到什么名次也都是白扯。

还记得小时候,奥运会的时候我会抱着电视机不停地看,但现在我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单位宿舍的电视机看不了,而单位的网络又太糟糕无法在电脑里看。

2013-09
8

诡异的脑洞

By xrspook @ 23:59:45 归类于: 烂日记

为了验证一个友谊,我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了9个小时的魔戒三部曲;为了验证一个科学事实,我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了6.5小时的黑客帝国三部曲。我就是这么变态神经质的人!I WANT TO BELIEVE. 但在我亲自验证之前,我不会去believe or try to believe。其实我是挺喜欢日本漫画和美国影视作品表达的内容的,因为他们会在不知不觉中show出一些我从前不清楚不了解的东西,科学也好、哲学也好、人性也好。那是一个探索和学习的过程,这种感觉和天朝影视作品的纯粹笑破肚皮和找认同感不同。他们并不强迫你必须相信什么,但看过以后你就会知道。但天朝的呢?我经常会问一句“为什么非如此不可?!”

我对魔戒无爱,正如我对黑客也兴趣不大。大概我有大片嫌弃症吧,我更喜欢电锯惊魂肿么破,如果要和朋友一起重看,我还是首推电锯惊魂系列!或者我是天生烦厌那种“救世主”式的调调吧,魔戒和黑客都有救世主……

黑客帝国嘛,我是想体验那种真理以外的真理的东西。上上个星期单位的读书活动里,有个同事介绍了一本很科学的书,具体名字嘛,太绕口完全记不住,但他举的那个例子就是黑客帝国里的那种数理逻辑以外的真理。那个同事是个神级的人,上一次读书活动他给我们讲的是相对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我还是有点困惑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存在,但不得不说某些正确但不可预知存在是的确有可能的。

这几天晚上我一直在做梦,做各种各样的梦,他们的共同点是每一个都不是无关痛痒忘记就忘记的类型。比如说今天中午的梦就是我家阳台,我爸爸的书柜完全不见了,阳台的确更阳光更宽敞了,但那就代表着爸爸的存在,他的过去和他的现在!我哭了好久!!!不知道谁跟我说,爸爸不在,他的东西也弄掉也无所谓,不是无所谓的,这非常有所谓!!!!!!!!

至于前天晚上我的梦就更离奇。我梦见被追杀(进击看多了),后门我们终于堵住了,前门又来,但这次我们人数较少,魔手伸进来了,于是我右手拿着美工刀各种割,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左臂一直被某些东西掐。最后,我们没能扛住,女妖怪进来了,但她的身高却和我们差不多,我拿着美工刀和她周旋,试图切下后颈部分,未果,根本只留下浅浅的血痕,而且会自动愈合(这分明就是进击)!我威胁说她再过来就挖她眼睛了,她直接不反抗,让我挖。我真动手了,但眼睛没挖成,因为我再用力美工刀就要折弯断掉的节奏了,我放弃…… 她没有进一步攻击我,我也没有进一步攻击她,身边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之后我们成了朋友。她攻进来的时候本来是一丝不挂的,但却不知道神马时候穿上了衣服。她说她有自动愈合功能,但我却不可以,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左臂是一列掐的指甲印,whatever,那个过一阵子就会自己好,死不了,但她却有点内疚。我们晚上一起去某个地方,路过的某条路只有2车道,左边殡仪馆,右边坟场,我还唠叨这种地方还居然不装路灯,吓死人。最后她说口渴,我们在街边士多选了2瓶果粒橙(我还是那么的优柔寡断,纯粹the same作出的选择),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我醒了。这玩意很离奇,但其实一点都不离奇,其实就是我近期看的电影和我遇到的一些事情的一个融合反映。so,所以看上去挺恐怖诡异,但实际上结局是温情平和。MB的,如果做梦时我是聪明的话我就不会用美工刀攻击,我会用小黄笔刀攻击,那个钢更锋利呢,说不定能割下一块后颈或挖出一个眼睛!小黄可是在半米左右的地方刀头向下落地都可以毫发无损的,但可怜的美工刀在九洋垫板上切个350g牛卡明信片都会弯曲…… 不过起码,我在梦里脑补的女人还只是切不进去,还没到进击那个女巨人那样有晶体硬化的技能。←是你的脑洞update信息太慢了吧~

在写这篇blog的期间,听说摔跤重回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怀抱了,SISISI!!!!!!!!!

已经凌晨了,TIME TO GO TO SLEEP~

2013-06
23

食工3印章

By xrspook @ 20:32:27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大学时,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下午,我们全班30多人留在某个教室里讨论我们的班服班徽到底得是如何一个样子。当时好像是每个宿舍(4人一个宿舍)都要想一个方案,最终,班服是由女生这边设计出来的,班徽则是男生那边的杰作。我们的全称是“2004食品科学与工程3班”,我们的班徽是这样子的。

2013-06-23_stamp00

当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会徽已经出来,我们的班徽就是模拟那个风格的,是一个中国印的样子。

不是大师级作品,但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班徽很漂亮。于是,这也是我上周已经计划好要制作的橡皮章汉字之一。

拖延了好长时间,上午看电影,下午睡大觉,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开干。这就是刚刻出来的班徽。

2013-06-23_stamp01

经过试印及修理后样子是这样的。橡皮章橡皮章,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把那玩意当作印画工具了,而这次,我真的把它当作一个“章”来使用。今天的下刀并不顺利,疙瘩不到位,走线偏移的很普遍,不知道为什么。在硫酸纸描图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今天状态不好,台灯外加铅笔在硫酸纸上的反射让我眼睛挺辛苦。幸好,这个图案本来设计就不是100%完美圆滑的,所以即便我做出了一些败笔也稍微能说得过去。但总体来说,气场已经出来了。

2013-06-23_stamp02

归档:2013-06-23 食工3。

2013-06-23_stamp03

归档背面。

2013-06-23_stamp04

说来就惭愧,这个印章套子我做了2个,因为第一个在打算把章子装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背面的透明胶我粘反了!撕下来时,毁掉了…… 于是只好再拍上印油,重新做一个套子。

不是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班集体有过这样的班徽,我很幸运、我很骄傲!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