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
16

对时间毫不尊重

By xrspook @ 8:20:17 归类于: 烂日记

单位这个星期做了个海报,说星期四的晚上有一个老大开的讲座,讲的是党课,其实开什么不重要,虽然那里写的是全体团员以及其他员工,但我默认这种东西毕竟是第一次搞,而且是老大自己上,不能不去,而且上面写的是晚上7点30-9点,一个半小时而已,之前之后我可以安排做别的东西,但事后发现完全是我太天真了,因为光是老大的发言,就从7点30讲到了9点45,明明一个半小时的东西,他讲了超过两个小时,而接下来让人觉得非常郁闷的是那些团员们积极发言,于是那里又耗了接近半个小时,所以最终快10点30了,那个活动才算结束。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屌丝的事情,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一次他们摆出了奖励的诱惑。那些共青团员们之所以这么积极,是因为主动发言之后,经过投票,如果觉得你的发言很好的话,前三名有奖励。显然那些发言的人全部都是早有准备的,跟之前那个演讲者说的内容可以说没有关系。他们不是按照演讲者说的内容去发表自己的感想,而纯粹只是就这个活动的主题去说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这个非常的操蛋,实际上老大自己说完以后,他虽然也知道后面有其它流程,但是他实际上也在建议主持人结束当晚的活动,因为已经说了太多,但是主持人却坚持一定要把这个继续下去。既然你整个活动有几个部分演讲者已经严重超时了,接下来的那些部分,无论你有多少个发言人,你必须得控制时间。你可以控制发言人的数量,比如说以先到先得的方式。你必须得控制总时间以及某个人的时间,不能让这个东西无休止的下去。

我觉得分享才是这场活动的主题,而之后的交流是其中的一个部分。如果说你整个活动安排的时间是一个半小时,你可以让分享者的内容控制在一个小时以内,然后用半个小时进行交流,又或者说可以让演讲者有75分钟的时间,余下15分钟进行讨论。这些明明写着只进行一个半小时的活动,最终变成了三个小时,实在让我这个觉得我这个只为凑数而参与的人,非常郁闷。之所以要过去,是因为我怕人太少,老大的面子不好过,而且万一突然问起为什么没去的时候,又得有各种解释。既然是第一次,支持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但是他们的这种对时间严重不尊重的安排方式,实在让人很气愤。如果说我是那种搞完活动以后就直接回宿舍洗个澡睡觉还行,但是我搞完那么一大摊以后,我还得回办公室干我的活,那个东西还没有一个小时还搞不定。这怎么整呢?我是不是真的9点我就离场回去干我的活呢?还是说既然我有活干,我就不应该如此多余地参加这种东西。毕竟我不是真心要做点什么的,我只是去当一个路人甲。读书活动这种东西已经搞了很多年,从来没试过如此的过分。分享者有可能时间会长一点,但是接下来发言的那些人绝对不会像这一次这样。

经过这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去第二次了。即便他们给员工的诱惑是如果你参加两次就能得到一张电影票和一张购书卡,我宁愿不要。毕竟我的时间比憋屈地坐在那里强迫的听别人说一些我不感兴趣的东西重要得多。

2016-01
3

吃货?

By xrspook @ 19:32:04 归类于: 烂日记

无论你信不信,我觉得某些运动到达一定程度你的食欲会自动控制住。脑子里没有肉只有蔬菜和水,太甜太咸或其它太刺激的都不想,只想稍微吃那么一点身体想吃的。每到放假,我就非常容易坐在客厅的电视前无休止地啃花生。咸干也好咸脆也好,即便只是连续15分钟后果也不堪设想,我妈说我一个周末回来就能吃掉一斤多的花生。同样很恐怖的也有吃扁桃仁的时候,一个接一个往嘴里送,天知道吃了多少。干吃不喝水,到我觉得有感觉的时候大错已经铸成。这种恐怖吃法并不是没有解决方式。一开始我就抓一把,可以大把可以小把,抓一把后就把东西的盖子合上,放好。这就能控制住我吃的量。吃干货没什么问题,但吃太多就很有问题了。从小我就喜欢吃花生,记得小时候外婆家的花生放在月饼包装铁盒里,经常的做法是一边剥花生一边把花生壳放在月饼盒的盖子上。其他人吃花生是一边剥一边吃,我则是把花生都剥到某个玩具水壶里,净花生仁剥到半壶或大半壶被外公喊住手了才停止。小时候我吃花生就没什么节制。因为家人从来都不会限制我只能吃多少个,因为没有这一条所以我从来都不挑,手伸进去抓出个什么就吃什么,所以我速度很快。吃花生如此,吃饭也如此,一筷子下去夹到什么吃什么,在饭堂吃饭,每人都有自己定量的时候更是如此。因为不挑,所以我吃什么都很快,如果是定量的你肯定会觉得我很快就吃完了,如果是围餐我和别人吃同样长时间的话,我肯定会吃得比别人多,和家人一起吃的时候我更加会别人吃完我还在吃。这样吃法我能算是个吃货吗?但除了吃饭和花生我完全不会有其它进食瘾,没有饮料也没有小吃,运动完饿了或许会来个苹果橙子奇异果之类。小时候,正餐吃好,平时不乱吃东西的小屁孩会被表扬,实际上,一天到晚吃吃吃,零食吃得比三个正餐还多的不正经反而会更瘦。曾经有段时间,这让我感到非常不能接受,但知道了健身减肥人的进食需要小量多餐以后我算是理解那个从前我觉得很逆天很不公的事实。

今天的8000步用一次性的原地跑跳完成了。持续时间接近1小时,如果那是一定空间内的移动式运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无论那是绕圈还是随便走走走,在自己的房间里凑够8000步《古拉姆》的6个MV我播了1次,《真相访谈》的主题曲我循环了不下5次。虽然不觉得很闷,就身体的感觉来说也不辛苦,但的确挺没趣。到后半,终于出汗了!如果是户外大步走,顶多15分钟就会出汗,但少了水平方向的位移,要我出汗起码得30分钟以后。穿着拖鞋,身出汗了脚底也出汗了,脚在塑料拖鞋上打滑。脱掉拖鞋,直接踩在地砖上硬邦邦的跳一段就觉得完全没有缓冲挺痛苦,只好穿回拖鞋。完了以后才发现地上都是我的拖鞋印,因为光脚过,地上我有我汗水,拖鞋又在上面踩踩踩,踩是踩干了,但上面布满了由盐组成的拖鞋印,用干拖把完全搓不掉。连续原地跳1小时对我来说实在太轻松,但为了让脚好过一点我还是最好穿上靠谱的运动鞋。那样的话,我可以非常轻松持续蹦跳2小时以上。

午睡时做了个噩梦,遇到了很恐怖的东西,那些恶心事就像面团一般不容易摆脱。在梦里我坚决捍卫了妈妈,我跟一个不知道谁狠狠地说:“你可以这样对待老人的吗?!你应该尊重她!”那人没说什么,但最后骑车离开前给了我一个狠狠的白眼。“尊重”为什么会进入我的梦境?而且来得那么的正义凛然?肯定是因为我近期的不少重点都放在了翻译TZP DVD Bonus最后一个论坛篇的缘故。

2016第一个工作日即将到来,无所谓准备好,也无所谓没准备好。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