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
3

第一次走进ICU

By xrspook @ 23:41:43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本想窝在家里看2部电影的,但很爽快地看完《铁拳》,《一九四二》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被迫出门了。

第一次进ICU,我GA看不少,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进这种地方。没有我想象中来得神奇,估计是我已经见过太多插满管子的东西了。我仿佛已经见过太多那一辈的老人去世,如果这个也走掉的话,那么这个家族里我熟悉的这一辈就只剩下我外婆了!我很幸运,我太幸运了,外婆的身体一直很好,非常好。比她的同龄人强多了,甚至比她的晚辈也强多了。就像《百年孤独》里的乌尔苏拉,我一直都觉得外婆很神奇。当外公离开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淡定,当身边的同龄人一个又一个离开时她还是那么的乐观。她知道她很幸福,估计这是她长寿的秘诀之一。都说什么白头到老,但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男的都一个接一个走掉,让女人们独自留在世上,这誓言顿时变得苍白无力。除非女的比男的长10岁以上,否则,男的很多都是要先走一步的。

寒风中、灯光下、重症监护室外,不是幻觉,那帮亲戚很多已是半百的老人。作为后辈我或许要参加他们所有人的葬礼。在经历那么多白事后我还可以像现在这么无动于衷吗?于是,我又一次开始崇拜外婆了!

我不是医生,但我知道160mL是什么概念,献血200mL的话就意味着你要让很粗的针头扎进大的静脉,然后你得坐在那里起码5分钟。颅内出血160mL那是一个什么状态!大脑里才有多少空间而已啊!

当她的儿女们在重症监护室外讨论相片、寿衣什么的时候,我明白到其实大家早已心里有数,但我们谁也不希望那一刻即将到来。

半年之内,这将是离开的第二个了……

2012-12
23

我想让你们快乐

By xrspook @ 22:59:36 归类于: 烂日记

钱是很神奇的东西,钱可以让人高兴,有了钱可以为自己买很多很多东西,那么自己或许就高兴了,但我觉得最高兴的是花钱/不花钱后让自己在乎的人高兴。

花了100充手机。

花了100充羊城通。

花了100多买了8块天使简约的芝士蛋糕。

花了500给外婆过生日。

……

今天,我也专门买了瓶300mL的矿泉水倒掉然后倒了200多毫升的百利甜给同学。我知道她喜欢,她家人也喜欢,而且750mL的酒放在我家的冰箱里要挺久才能消耗完。我喜欢百利甜,但我更喜欢和喜欢它的人分享它。还记得最初买这个酒是为了让我外婆和姨妈试试这个东西。

我很佩服我的妈妈,其中有一点就是无论我买什么吃的回来她都会说好,即便其实那个不能说很好。但我姨妈不是,她总有东西要挑剔一下。单纯从心理学的角度考虑,我姨妈的这种仿佛缺点比优点多的反应会让我觉得有点不爽。可能我天生是那种我觉得不爽会藏在心里,即便不藏在心里也不会直接在你面前喷的人吧,所以当我遇到她,我有时会觉得挺难堪。我不想跟她辩论什么,因为作为一个成年人买什么不买什么我已经思考过,肯定不是随便贪玩,这有点儿在否定我的决定。我外婆、我妈妈和我都是属于那种通常、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会把快乐一面给你看的人。

今天晚上我们整个家族为外婆庆祝92岁的生日!正式的日子应该是下周五,但之前不确定周六和周日会不会因为元旦调假的关系不放假所以提前到了今天。就像崇拜妈妈一样,我也崇拜我的外婆。那种勤劳和乐观简直到达了一个境界。虽然现在就说会有点不恰当,但如果外婆真的走了的话,我会连续哭上一个小时。还记得外公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从未为外婆庆祝过生日。明年春天,表哥的第二个孩子就会出生,我们的家族又会多一个第四代。

我很在乎我的家庭,所以当我很在乎的摔角手也很在乎他家庭的时候,我怎么会不觉得倍感亲切呢!

2010-02
11

年糕中的执着

By xrspook @ 20:59:43 归类于: 烂日记

强势回归广州!(这句话好像某个网球运动员重新雄起的对白)

2010年2月,第一次踏足广州,足足一个月,我的日历里没出现过休息日……最忙的日子时间是过的最快的,毋庸置疑。就像做恶梦一般,刷的就结束了,醒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痛苦都成历史了。

带了个鸡回来,外婆很高兴。对上一次带鸡回来是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去年的春节过后吧。

看着在分年糕的外婆,突然一种悲伤涌上心头——还能吃多少年外婆的年糕呢?!虽然这个问题很残酷,但非常现实。如果外婆去世了,就没有人再给女儿们的家庭、街坊好友做我们的萝卜糕、芋头糕、糯米糕和马蹄糕(从前还有红豆糕,但由于步骤比较繁复,且鉴于红豆的价格,几年前停了)了。看着她吃力地把年糕脱盘我实在忍不住站在一边打酱油,直接过去把刀夺了过来自己干。即便外婆真能长命百岁,那还剩多少年呢?因为老人的离去,传统消失,非常恐怖的事实。

年糕好吃的原因不是味道,而是感情。

你知道擂外婆的糯米糕有多辛苦吗?外公在且清醒的时候是他做的,后来成了外婆的专职,我也兼职过好几回。长辈们对传统的坚持会令人叹为观止、敬佩不已,那可不是随性玩玩的小事,而是一种责任,要做就要努力做好一辈子。一年到头不能为儿辈孙辈们做点什么,这就是她老人家一年来长期计划好的重大事件。我们的妈妈,她们不做那些东西了,因为怕麻烦;我们自己,更不做了,因为还不如买来吃或者吃点别的,或许我们心中年糕,那充满温情的礼物早已变成用臭铜钱就能换回的商品。实在让人心痛。

长辈们或许书读得不多,问题想得不很透彻,但他们的执着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