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
13

奇妙的人体

By xrspook @ 11:50:1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打水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大姨妈不来,我每个月会增重两公斤。从基础体温看来,其实这完全说得过去,对我来说,没有大姨妈就意味着体温不会进入高温期。也就是说体温不会比平时的时候增加0.5℃。虽然对我来说那个数字可能没有0.5,大概只有0.3。如果一天24小时都有这个0.3的差距,而且是半个月都这个状况,相对而言的增重也就很正常了。基础体温一定程度说明的是基础消耗,如果那个东西会比有大姨妈的时候少了一截,那么一个月下来少消耗两公斤也就很正常了。我个人的经验是如果要有大姨妈,首先确保必须进入高温期,但是如何让自己进入高温期,我还没有把握。医生也没有确切的把握。当然黄体酮是最野蛮的办法,但是那个方式据说会对人有伤害。中医博大精深,他们的确是有些办法可以让人进入高温期,而且效果还很明显,但是一旦进入了一个死循环的低温状态要用吃中药的方法进入高温期就会非常困难。

缺少运动基础消耗下降,这个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熬夜也会引发这种事呢。如果其他东西都和平时一样,只是晚睡一点,尚且会降低基础体温。如果熬夜的时候还乱增加其它摄入,那情况岂不是更糟糕。

大学的时候,我学的是食品科学与工程,但现在我觉得这个科目应该和人体工程学一起,甚至和中医一起。所以其实这个听上去肯定是工科的科目应该跟医学院联合。因为食品最终服务的是人,如果要研究人,我们不可能脱离最基本的那些东西。食品科学与工程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那不过是研究一个加些什么添加剂上让食品更好看,更好吃,又或者要怎么设计那个产品的包装,让人更有购买欲。这些都只是花哨的东西,那为什么就没有人研究食品与人的关系呢?显然如果要研究人,这个科目放在一个非医学院就显然有点远了。我对医学院的学科设置不清楚,大概他们也有营养科,但是估计他们营养科学习的深度不如一般工科里面的食品科学与工程。从前这样的学科设置是完全没有问题,但现在人所探求、希望知道的越来越多,所以学科交叉互融是必然的趋势。比如说到那个时候,我们大概就会知道为什么中药搭配起来会有这个效果。是不是非得用中药,其它食物搭配到底能不能做出那个效果?要解答这个问题,肯定不能只从食物的构成上面去推论,而应该研究人吸收食物的这个过程。对西方学者来说,任何食物最终都会看作以那几个营养成分的模式被人体吸收,但同样的营养成分,在不同食物里会不会吸收的时候又不一样呢?那可不只是快慢的问题。如果熬夜会使我们的基础体温下降,我们可不可以有其它辅助方法降低这个影响呢?又或者可以换个说法,如果人制造出来是必须早睡早起的,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骗过这个生物钟呢?

我很庆幸我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大姨妈不正常的女人,所以我会有以上的感悟。也正是因为有了上面的感悟,才让我有了去寻找为什么会这样,能不能不这样的冲动。这个冲动大概就是人类进步的基础动力。

2018-01
8

懒入膏肓

By xrspook @ 19:20:19 归类于:烂日记

人越懒越不想跑步,越不跑步人会变得越懒。以昨天为例,我本打算做一个小时的运动,但实际上我一分钟都没有做。昨天我一整天都没踏出家门一步,在家里就只是在半躺客厅和房间被窝之间不断循环。所以昨天我一共看了1.5部印度电影,加起来起码用了四个小时,因为印度电影要看两个半小时太正常了。哪怕我只是拿出其中一个小时去做运动,效果就很明显,但我宁愿什么都不做,我在那里一动不动另外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在于,我自然而然就会想去吃东西,不是喝水,而是吃东西。喝白开水怎么喝都是没有卡路里,但吃东西,即便吃的是水果,吃多了也会中招。因为没有出汗,所以不渴,当我想吃东西的时候,我也说不准到底是因为,我想吃东西,我真的饿了,还是因为我渴了。越不运动,人越是冷,越想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但是外面又刮风又下雨,气温又低,光是想到出去跑步,会把自己弄湿,回来的时候很冷,已经足以让我不想动身。其实我觉得,大冷天里跑步,最难做到的是迈出家门,离开那个舒服的安乐窝,只要开始了,其他都好说,尤其是越跑越high的时候,温度什么,湿度什么,甚至全身湿透都不是问题。我觉得之所以要在恶劣天气里运动是因为这样能提高我们的自身调节能力。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们与生俱来的调节能力在逐步地被削弱。而只有当我们发狠把自己扔回那个我们本该不得不面对的环境,我们的身体才会重新打起精神来,做它应该做的事。亚健康什么,其实就是一些本来我们应该做的事却被其他东西替代了,所以我们越做越少,但在这前提下,我们却不减少摄入,于是问题就来了。对我来说更严重的是只要我不动,我想吃的欲望会比我更动的时候还要强烈,这是很恐怖的。我非常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还记得从前,即便每顿吃饭的我几乎不吃,但到下一顿的时候,我还是不会感觉到饥饿,这是很恐怖的。有些人会说什么基础代谢之类的,你一天运动很多,或者你一天完全不动,其实没差多少。但以我个人的经验看来,基础体温不会说谎,当我不运动的时候。只是一天两天没问题,但只要超过三天,基础体温就会发生明显的下降。对女人来说,基础体温不能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意味着大姨妈可能不光顾了。因为医生说,要看大姨妈来不来就得看基础体温的差值,如果一个月之内基础体温都很平缓,最高和最低没有超过0.5℃,大姨妈是不会来的。以我的经验看来,只要我的基础体温不超过,36.5℃,我的大姨妈就不会来。当我几乎没有运动的时候,我的基础体温即便不是在最低温的排卵期,也会徘徊在35.7℃左右。最高的温度不够高,最高和最低温度的差值不够大,于是大姨妈就自然不会来。我也不知道体内的那些雌性激素是不是跟基础体温有关。如果温度太低,就不怎么分泌。但我觉得影响这个的可能还有别的因素,但暂时来说,那些因素我很难把握。除了有一点,当我经常扎在女人里,她们大姨妈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会影响到我,所以我也能沾边来大姨妈了。但不知为什么,我不喜欢扎在女人堆里。

运动是我唯一的救赎。

2017-08
12

大姨妈驾到

By xrspook @ 21:41:0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妈才问我大姨妈来了没,我说没来,然后她说你死了,我马上接话,我死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妈只好说当然了,大姨妈不来辛苦的是你自己而已。关于大姨妈这个问题我不准是一向都存在的事实,大姨妈不来或者不准时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虽然很普通,但我却不得不每次都放在心上。我用基础体温去监测,用其它感觉去验证,但即便我知道情况不妙实际上我也无可奈何。我知道大姨妈迟来或不来的烦恼,但我确信这个月那一定会来,而且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不过这个我没办法像闹钟那样准时预测,我向来没有那个能力,对别人来说每间隔一定天数就一定发生,但对我来说这行不通。在为大姨妈操心这个问题上,我浪费过不少时间和精力。我觉得当我年纪大的时候非常容易出现内分泌相关的问题,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这样。

今早430闹钟响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盖被子,只是抱着被子,昨晚睡觉前穿的长裤也不知怎地在睡着了的时候脱掉了。有这种行为就说明我睡着的时候很热。平时醒来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热,但今天我居然不觉得冷。基础体温只有36.0℃,从昨天的36.8℃刷地降了下来。按照常规逻辑,大姨妈将今天驾到。开小的时候还不见大姨妈,但之后刷牙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大姨妈敲门了,刷完牙开门一看,果然!那一刻我在想今天还要不要跑步呢?如果不跑步我还要继续摸黑吃早餐然后继续睡吗?最后我还是摸黑吃了,然后睡了,但起来以后没去跑步。昨晚睡觉之前我就预测过可能今天早上会发生这种事,越不想发生的越会发生。

自从上个月生病以后,我的跑步从生活中重要的地位下降到我只能尽量安排,甚至不喜欢的时候就不理会了。以前的跑步,我是按照计划去做,但现在的跑步,我是按照心情去做。从前执行计划大于一切,现在是随心所欲几率更大。如果打比喻,从前我就像军事化管理,靠的是铁腕,没有余地;现在就好像是艺术家作画,靠的是灵感,很不确定。从前我觉得自己那么严格不太好,但我突然放任自流又觉得于心不忍,挺可惜。这一次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重启程序。运动上如此,工作也如此。到底之前更好,还是现在更优,现在还很难下这个结论,一切都要用时间去证明。

每一次周末不去跑步,我就会去骑车。所以基本上每一次大姨妈我都会去骑车。跟跑步比起来,骑车显然轻松很多,因为没有垂直方向的振动,相对来说,更适合大姨妈其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不想大姨妈我就只是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毕竟,我不是那种会痛经的人。周末什么运动都不做,我会有负罪感。大姨妈期间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最普通不过的就是为他们买一些吃的。所以今天我骑车去外婆家前就去了麦当劳,买了他们的脆薯饼。外婆喜欢吃麦当劳早餐才卖的脆薯饼。印象之中,我记得那个东西应该是六块钱,但是今天才需要五块钱,外加上周日我买了本《读者》,搞了一些奖励金,所以实际上今天的脆薯饼只需要3块5毛8。平时在麦当劳,买完早餐,我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去外婆家,但今天我买完就走,甚至在过马路的时候我跑起来了,因为绿灯就只剩下十秒不到。中午吃饭之前,我去了江南新地的安第斯薯吧,买了他们的招牌咖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招牌咖啡。如果要在外面买咖啡的话,我只会主动买他们家的,星巴克之类的我完全没兴趣。我以为今天能减起码两块钱以上,但实际上,只少给了九毛钱,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没想明白。我的家人都喜欢安第斯的咖啡,但他们不会主动去买,所以也就只能这样。

生活平淡挺好。

2016-12
10

广马前的黑暗

By xrspook @ 21:11:37 归类于:烂日记

明天将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广马,但此刻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糟糕。心跳加速,那种感觉就像是生或者摄入大量咖啡因。但显然后一项今天我没有做。我也不知道这些症状到底是不是中招了。整个人感觉在发热,心跳也比平时高了十个点。这是紧张导致的吗?还是说今天我几乎穿了一整天的短袖,穿插在太阳以及空调间,于是就病了。有那么容易会病吗?还有一个可能是我紧张,有那么严重?紧张的时候也会心跳加快,但这个紧张也来得太快了吧!因为离明天的广马开始还有超过十二个小时。为了这个广马,该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有些甚至已经做过头了。如果还有另外一次机会,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真的做得更好。到了最后这个24小时不到的时刻。我的感觉居然不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而是觉得自己有点不妥,这是很不正常!我花了三周的时间改变自己的训练模式,好不容易让左大腿的股二头肌稍微恢复了过来,不能说痊愈,但起码也有八九成了。但现在又到右膝盖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及全身反映出来的应急作用。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下午在猎德东站等车的时候,我只是觉得饿。因为喝了很多水,所以不觉得渴。但到中午,我吃完饭,在家乐福里逛的时候我感觉各种不淡定。心跳加速,但同时也感觉到困、想睡觉。那是因为我饿过了头,然后又突然吃了太多吗?吃饱是这个感觉的吗?还是说今天水喝太多了,水中毒?但今天我喝的水还不到4升呢,平时我喝的水是4.5L。希望写完这篇以后睡一个觉,醒来的时候会感觉好些。

明天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有一个肯定的是大姨妈会陪着我跑半马。今天早上的基础体温是36.7℃,理论上我的大姨妈会在我的基础体温降到36.5℃以下的时候,在那一天的下午或者晚上才来。单纯从基础体温看来,大姨妈来早了。因为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庆幸基础体温没有降到36.5℃以下,就说明起码大姨妈今天不会来,即便明天降到36.5℃以下,那也代表大姨妈应该会在我跑完半马之后才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姨妈不只是今天来了,而且明天跑半马的时候,那还会是她的第二天,量最汹涌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你只能醉了。这种事情女跑者不能避免,当然你可以通过某些控制手段让她不在跑马的那天发生。但我本来已经是个大姨妈非常不准的人,我不应该再用介入手段干那种事。大姨妈明天肯定会很变态,但我却打算不做任何手段,因为如果使用某些东西,没跑完5K,肯定某些地方已经被刮破了。对我来说,大姨妈是无痛的,但如果刮破的话,那是必须的痛,而且刮破还不能避免大姨妈一定不被别人看到。所以我的计划是,看到就看到呗,就当做我根本就不知道大姨妈已经来了。

明天有件我不确定要不要去干的事:就是在跑完半马以后,再回到家花城广场的NRC体验店领取Just do it纪念牌。要拿那个,明天要用Nike+记录完成10,21或者42K。而且最后还有一条,先到先得,送完即止。我纠结了好段时间,明天到底还要不要用手机的Nike+去记录。如果只是用佳明235记录,那会非常的省事方便。同时还要用手机,到最后一公里会有点狼狈。我不确定,最后明天我要不要去拿那个纪念牌。更加不知道,如果我去,但那东西会不会已经领完了。因为不确定我去不去,所以我还是要用手机记录,以免万一。如果明天我能如愿SUB2,我会去。明天我为什么就不能SUB2呢!

我也搞不清现在是我的生理作怪还是我的心理作怪。

2016-11
29

激素波动

By xrspook @ 11:10:5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我的基础体温进入了我自己的高温期,36.6℃。通常对我来说,当体温高于36.5℃就是进入了高温期,但要保证那真的是高温期。确诊的方式必须得等到基础体温到达36.8℃或以上。当然,同时如果伴有乳房胀痛,基本上确定即便那只有36.6℃也是高温期。如果今天真的得算是高温期的第一天,按照我一贯的习惯,再过十一二天大姨妈就该来了。恰好现在离广马刚好就是十二天。大姨妈这个鬼怪,非常喜欢在人家参加比赛的时候来凑热闹。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呢?吃药当然可以解决问题。也有一些对我来说很偏门的招数,比如说每天晚上都过了十二点才睡觉。如果每天晚上我不在十一点之前睡觉,我的基础体温就会一直保持在一个低的水平。高温期的时候可能不超过36.5℃,低温期的时候更加只有35点多℃。但通常只要我晚睡,高温期和低温期就不明显,没有一个超过0.3℃以上的波动,大姨妈就不会来。前段时间看了一个关于肥胖的BBC纪录片。对比了正常人和肥胖人群的饥饿和饱腹感激素水平。发现正常人无论是饥饿感还是饱腹感激素水平都会有明显的波动。正是因为激素含量有变化,所以人就感到饱了或者饿了。对肥胖人群来说,他们的饥饿和饱腹感激素水平变化不明显,所以就会存在,怎么吃都不觉得饱,过了好长时间到饭点了还不觉得饿。这种事情我深有体会。因为从前我正是那个状态。即便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完全不饿,但我还是可以吃很多,也不觉得很饱。由此可见,无论是影响基础体温的性激素,还是影响人肥胖的各种激素,理论上都是应该是一个上下波动的状态,但如果这种状态被打乱,人就进入了亚健康。至于为什么人的这种正常的上下波动会消失。我觉得这应该是科学家们好好研究的课题。难道这是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觉得饱也不觉得饿属于安乐,而吃一点点就饱非常容易就饿属于忧患。很多时候,我觉得那种很瘦的人,都会处在忧患的范围。某些女同事跟我说,中午12点吃过午饭,即便吃了很多,下午起床,大概2点的时候,她就会饿得不行,必须得找点吃的。她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睡个觉消耗会那么大。因为这种奇葩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早餐和晚餐过后。即便是中午起床以后觉得很饿继续去吃,他们还是不长胖。这种无论如何吃不胖的状态,实在让人羡慕。但换另一个说法,一天到晚就只是为了食物而奔命,也够凄惨的。

还记得三年前我开始减肥的时候,因为吃的还是原来那么多,但运动量大增,所以有些晚上或早上起来,我饿到了极点,饿到想吐。通常那种情况,人的身体会应急反应降低新陈代谢,但我的体重依然可以规律下降。不过实际上,即便饿得我半死,那个重量减下去的效果跟后来我吃多了,不怎么觉得非常饿的速度差不多。从完全不觉得饿,到开始觉得饿,再到饿到脑子里只有食物和水。估计当时我觉得非常痛苦的东西,瘦子们每天都在为其挣扎着。减肥健身类的微博,经常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没吃饱,你就只有一个烦恼,但吃饱了,你就会有无数多个烦恼。

在写这篇之前,我的灵感只是激素波动变化,但后来扯到了减肥和饥饿。恰逢今天,刚刚发布了一个米叔为了Dangal从FAT到FIT的视频。从峰值97公斤、38%的体脂,到最后体脂变成9.67%。这么神奇的事,发生在一个51岁的中年人身上,而整个变化只花费了五个月的时间。无论是减过肥的人还是没试过的人都会觉得米叔这般绝对牛叉。这是控制饮食以及配合锻炼的共同结果。如果这发生在十年前,那绝对是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但现在随着各种科技的发达,对人体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这种事变成了可能,问题只是,你有没有那个决心和毅力真的那么干。Dangal这部电影是个励志故事,米叔为其身材变化,从壮到胖再变回壮,也是一个相当励志的过程。

人体是个相当精密的结构,研究中间的规律其乐无穷。

PS:Aamir Khan’s body transformation from 97 kgs to six packs(从97公斤的老胖子到6块腹肌的小帅哥)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