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29

闹市中新建旧回忆

By xrspook @ 18:48:41 归类于: 烂日记

你在写这篇blog之前,我看到一条消息说,太古汇里面建起了一栋老建筑,准确来说不是一栋,是一片。那些东西,不是一个地方的重塑,而是多个老地方的结合。评论里有人说,如果要体验这种东西,去城中村就可以了,但是城中村是不可以的!因为那少的了一种人情味,是那种说粤语的味道,而不是说普通话。那是一种大家没事做,就坐在士多门口,喝啤酒吃花生、聊天的味道,而不是烤串,不是麻辣烫。大概我这么讲,有人会说我正在排外,其实也不是,我只是怀念我童年时的那个味道。在我的梦里,多次出现老建筑的结合体,有可能非常复杂,有可能是各种东西的融合。我不是学建筑的,我没有刻意收集过建筑的照片或者视频资料。我只是把我生命中遇到过的那些建筑组合了一下,因为那些东西现在已经越发少了。

评论里有人说,如果怀念那些东西,不如不把老的东西拆掉,但是,拆掉重来是城市发展的必然结局,我们为了怀旧而不拆那些东西时有没有考虑过居住在那里的人。他们居住在几个平方的小屋子里,屋子极小还住着几口人,没有独立的厨厕。每到夏天,电力可能不堪重负,所以空调是奢侈,甚至风扇也是。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前进路外婆家里,一到夏天,就非常有可能停电。倒不是因为供电局那边不给送电,又或者那个片区电力负荷太大。而是因为,我们那栋楼又或者是我们那层楼烧保险丝了。保险丝烧了重新换上就好,有人曾说不如直接换铜线,那就不会烧了,到那个时候。可就不仅仅是换保险丝了,而是所有人的家都有可能被烧掉,甚至有人会丧命。因为不定时会没电,所以每家每户都有柴油灯这种东西,而且不止一盏,虽然柴油灯通常不需要使用一个晚上。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搞不懂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停电。大家都没有空调,只有风扇,顶多有个电视机,到底是什么导致停电呢?

经历过那些日子的人绝对会举双手赞成旧城改造,而我们那些所谓的情怀,不过是情怀罢了,忍一忍还是可以的,没有了,天也不会塌下来,日子还可以照样过。所以我觉得,在市中心,在最繁华的地方重建一条老街其实很正常。有人说为什么不把广州最精华的建筑用在那里,要知道一个城市的记忆不仅仅是其中最精华的那些东西。当然,历史就是这样,不是最优秀的,大概就不会被传承下来。一个社会的记忆,应该是五颜六色,酸甜苦辣,不同阶层,不同文化。不同社会背景的人聚在一起,才形成我们的社会。历史传承下来的东西,通常大家都只对那些皇侯将相有兴趣。的确,只有那些大富大贵之人才能把他们的财产以及成就以各种方式流传下来。现在崇尚个人特色。即便我们不是有钱人,我们也能把属于自己的记忆留下来,哪怕往后没多少人能看到。把记忆留下,更多的我觉得不是为了别人,而是纯粹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很有意义,让我们觉得不枉此生。

我很想太古汇看看。

2019-07
8

我的公交观

By xrspook @ 9:41:16 归类于: 烂日记

上周五我用了三个多小时,在麻涌镇辗转公交车回家。一共换了4辆公交车。基本上我都是从那辆车发车之后没多少个站上车的,但除了一开始上的那台616以外,我知道余下的那些B字头,要走BRT通道的公交车都差不多要以快准狠的方式抢位。上车是一个学问,在哪个站上车也一样。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经病,会像我这样做这种事。随便搭一程地铁的话合计4块钱我肯定回不了家,但那天我就这么硬生生地创造了4块钱的奇迹。倒不是因为我很穷,没办法多给那几块钱,而是因为我想尝试一下这样的交通方式。

现在人人都觉得车子和房子是必需品,我觉得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个东西。买房子意味着要被捆绑几年甚至十几年,而车子意味着你把它买回来以后就得把它当作宠物一样。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麻烦大于方便。为什么出家门口就得有交通工具把我送到目的地呢?如果没有直接的公交,现在的年轻人会选择创造那样的机会。年纪大一点的人会选择打的士,而年轻人则选择用网约车,而我却觉得搭那些车一次所花费的钱够我大半个月的公交车费了。之所以这么折腾,不是因为我很穷,而是对他们来说,我的是穷人思维。

从小到大,我家就从没有过私家车这种东西。无论是单车摩托车还是铁皮4个轮子的。一直以来对我来说,如果在一个住在便利的城市,用一双脚加换乘公交车就能到达我想去的地方。相对于我小的时候,现在的公交车已经非常便利。

从前我的某个亲戚跟我说,买了车以后,我的视野将很不一样,因为我的活动范围不在是那么一点点的地方。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悖论,因为我对外面的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然后我自然不会选择便利到达的方式。即便我买了私家车,我也不会到处去。既然我不到处去,为什么我就得买呢?对他们来说,私家车是接送小孩上学放学或者是上班下班的必备工具,但对我来说,首先没有小孩,其次长途的上下班就只有周一和周五两天。来这个单位时候,他们说当单位步入正轨以后,每天都会有班车来回广州,但实际上这种事从未兑现过。对单位最大的那个领导来说,这一直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我这种小不点来说,情况是一年不如一年。所以,如果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长途跋涉,最佳的方式不是买台私家车,而是直接换一个我能接受上班来回距离的单位。一开始的时候我忍过来了,现在我也暂时觉得没什么不能忍的。所以我还没有因为路程远,要换掉单位的打算。

我是一个习惯了自由散漫惯的人,如果你要我每天把起码4个小时花在路上,我会觉得那是严重的浪费生命。跨城市成家是不可能的!

2019-03
27

内在的力量

By xrspook @ 10:01:33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圣斗士星矢》里面的紫龙只要打不过人家,他就会出那招脱圣衣的法宝。通常他这么干是因为别人的激将法说他之所以还人活着还能撑住是因为有圣衣的保护,他只是一直躲在圣衣的庇护之下残存。于是他就脱掉圣衣,光着膀子跟人家打,这种情况意味着他即将打赢。绝大多数情况遇到大boss的时候,紫龙都要使出脱掉圣衣那一招。还记得有些评价这个角色的人说紫龙就是一个脱衣狂人,非秀一下肌肉不可。还记得《圣斗士星矢》第1集讲到星矢怎么获得天马圣衣。里面就提到过圣衣是件非常神奇的宝物。如果你无法提升小宇宙,那个东西对你来说只是个累赘,是个非常重的负担,但当你燃烧小宇宙那个东西会加倍你的威力,让你无比强大。所以紫龙脱掉圣衣证明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很傻很天真呢?无论他脱掉还是不脱掉,如果他本身具备那个能力,都可以打败他的敌人。他脱掉上衣孤注一掷的时候才最终搞定敌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圣衣不够信任,觉得那反而是他的负担呢?圣衣这种东西是保护你、增强你能力的,但是在关键时候你却把它丢弃,紫龙怎么对得起他的天龙座圣衣?!必须把自己逼上绝路才能仅仅扫灭敌人,紫龙的道行是不是还不够高?

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圣衣那种宝物,但从事各种运动的时候我们却有不同的装备。从紧身衣到跑鞋再到肌效贴或者护具,这些东西是为了让你可以安全地跑步,甚至让你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但实际上无论用什么护具或者法宝,最终跑得好不好靠的还是你自己。靠的是你的心肺功能,肌肉耐力以及身体协调性,或许得把意志力也算上。其它东西相对于这些核心内容来说微不足道。

非洲高原的某些地方,一些赤脚的路人甲或者称为扫地僧甚至会比一些外国的专业运动员跑得还快。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装备,之所以他们会跑是因为生活逼迫着他们,如果不跑、如果不跑快点,生活就会变得非常难过。对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家长用小车接送放学再正常不过,但是在非洲的某些地方,那些孩子要上学单程就要靠双脚跑五六公里甚至十公里以上的山路。对城里的孩子来说,不想上学是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但对那些山里的孩子来说,可能战胜身边的一切困难去上学才是他们最想做到的。别人闲庭信步跑过的路比我们那些所谓狂热分子每天练跑的还要多,他们不比我们强是不可能的。有人把这个差距推卸给基因,觉得我们的基因跟他们的不一样。当然这不可能一样,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差别太大。他们天生得到那种锻炼,但我们没有,反过来如果他们也是出门就有车接送不用跑,不出多少代人,他们也会跟我们一样退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你看到智能体脂秤上面的N多指标以后,你会明白到身体是一个欠虐的东西。如果现在你不折磨他往后,就只能等着往后它折磨你。

2018-11
12

记录城市

By xrspook @ 9:35:02 归类于: 烂日记

做任何事,只要你是认真的,肯定都会有个累死累活的过程。无论是工作,还是说那不过是你双11抢货。

昨天我去听了一个免费的分享会,主讲人是《羊城晚报》的著名摄影记者叶健强。我家是从来都不买《羊城晚报》,买的都是《广州日报》,但是这个人我却听过(虽然让不出来)。因为他的名字跟我表哥就差一个单人旁。因为不看《羊城晚报》,当然我就不知道他在上面有一个叫做“跑街”的板块。那是用来记录城市点滴的。他从事这行已经40年了,而这40年,恰恰是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他用相机的镜头记录下了变化中的广州,我觉得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广州的摄影爱好者有些人喜欢一直都追随拆迁的步伐,赶在各种挖掘机推土机人力暴拆之前,把最后的那一刻留下来。有些人喜欢把身边的美景拍得美如画。而更多的人则是拿着相机在那里瞎按快门,就好像昨天的讲座,一半以上的人每到比较重要的时刻就会拿着手机相机站起来,到底拍不拍得好不知道,到底角度如何、清晰度如何,也不管,反正必须得拍。做这种事的,我妈那代人居多,但年轻人也不少,但是我和我妈都很淡定地坐在那里。首先因为对我们来说,那真的没什么,其次是那些人都已经站起来,像人墙一样堵在前面,后面的人什么都看不到,我们还添什么乱呢。既然不喜欢别人做这种事,我们自己当然不应该做。

昨天去听这个分享会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也就是叶健强那一辈的人。本来叫我过去的是我同学,那结果她后来才告诉我,她跟她爸妈去了一趟市场,之后就彻底忘记了这件事。在那个中老年人的场子里,估计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当然,这肯定要把一些中老年人顺便带过去的小孙子除外。我是主动过去看的路人甲里最年轻的,而那些中老年人之所以过去一定程度是因为他能跟主角是朋友同学亲戚之类。我没想过他会在上面,讲摄影。摄影是个烧钱的兴趣。摄影技巧当然非常多,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记录城市的记者,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用心去感受城市的环境的变化以及记录城市的人。我觉得在叶健强的摄影作品里,他的景物拍摄一般般,但是他的人物拍摄却往往能非常打动人。那倒不是因为被他拍的那个人摆pose技术好、表演到位,而是多年来的经验让他懂得把握住那一刻。如果他拍的不是城市里各行各业的一员,而是特定的模特,这个分享会我彻底不会去听。好的摄影作品往往能让你觉得意味深长,就像一杯好咖啡。正如某个人所说,他的很多作品里,你看到的不只是一张照片,而是仿佛身临其境,看到了一个故事。同样的模特,类似的角度,有些人拍得出味道,而有些人只会让你觉得那就是一张图,仅仅而已。从前,我也去会做街拍,但是发那些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我就只是想要记录某个重点,所以别跟我说那么多技巧。如果需要图片背后的故事,我只能用图片说明进一步完善。那些纯粹为了点赞炫耀的自拍,几十万张也没用。当我拿着相机或者手机穿街走巷,当我按下快门,不只是为了发个朋友圈的时候,那就真的是我的情怀。我真的是把我自己的感情融入到那一下快门里,在记录着某个城市的某个瞬间。这事肯定得要人去做,无论那是一个普通市民还是一个大记者。对我来说,我的摄影不需要对工作负责,我只需要对我自己负责,但是,这样的东西也恰恰代表了这个城市这个时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老的东西更有味道。

2018-09
16

狂野的山竹

By xrspook @ 22:25:27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可以说我遇到了这辈子见过最大的一个台风,虽然实际上它没有正面袭击广州,但是已经很变态了。坐在家里,外面的风吹得好恐怖。小区顶楼的某些棚子在台风登陆之前就已经被吹飞了。树木也被吹得摇摇摆摆,可能会倒的样子。上午的时候,我房间的窗还能开稍微大一点,但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只能开一条缝了,因为窗户开太大,整个床架都在共振,说不准什么时候玻璃就会碎掉。

刮风下雨,这种事经常会发生,尤其在夏天,但是这个台风大到政府要发出一级应急响应,整个社会都要停顿了下来,这就很罕见。路上几乎没有车,所有娱乐场所都停业。大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屯够食物,然后呆在家里,但这样也不保证一定没事,因为住在低洼的人还得担心会不会暴雨导致雨水倒灌到家里去,还有就是住在高层的用户会不会因为风吹得太猛把玻璃给搞碎了。以前对我来说刮台风就是风稍微大一点,没什么,但这一次,我真的感觉到有点恐怖,虽然我知道呆在家里很安全,但是大风大雨当我爸还站在窗边张望外面的损坏情况的时候,其实我是有点担心的。

记得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时候,都分别试过一次停课,但那三次都是上学了然后再通知你不用上,大家回家。这一次显然不一样,因为在开始之前已经告诉你不能出来了。如果当时学生在学校,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回家的,因为路上太危险了,各种东西都有可能被刮倒。东西被刮倒,人也一样。高铁停运,飞机航班取消,高速公路封闭,除了那些供水供电抢修以及某些特殊行业,整个城市的人都放假了,但是这个假放得并不轻松。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有很多烂摊子要等着我们去收拾。今天我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如果我早点起床,或许还能去跑一下步,但我八点钟起来的时候,已经起风了。所以一整天我都只是对着电脑,好处是我完成了《情侣风尘》的全部翻译,包括对白翻译以及歌舞的翻译。我第一次独自把一个电影的几首歌全部翻译出来,感觉有点神奇,虽然我觉得自己翻译得很生硬,但我也就只有那个水平了。我总觉得自己的歌舞歌词翻译出来的字数很少,少得某些句子我得两行放在一行里。既然用一两个词就能解决的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把它扩充成一个比较靠谱的句子,但幸好总的来说这部电影的歌舞没什么特色,把我翻译的东西套上去也没觉得有什么非常不妥的地方。凑合着也就这样了,我觉得这部电影很久以后我们也不会把资源放上去,因为现在到手的是视频质量太差,但好一点的视频源貌似我们从没找到过。油管上理论上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资源,但是那个东西有国别限制。虽然是付费的视频,但是他们就不要你的钱,你也没办法。

现在我烦恼的是明天早上该怎么上班。两个小时前广州已经发出消息说明天学生停课,但是复工复产,也就是说我要正常上班,但问题是怎么去呢?如果下暴雨,我的同事不上班,我要自己搭车,该怎么办?地铁应该有,但问题是公交车会有吗?公交车途径的地方会不会被水淹了呢。同事之所以不确定要不要去上班,其中一个原因是之前的公告说广东省的高速公路全部封闭了。没有高速公路,甚至连市区的内环路都没有,上班显然很麻烦,甚至可以说是无路可走。将心比心,领导在这个时候就应该站出来说话。明天理论上应该上班,但实际上却没办法实现的员工应该怎么办。我很信任广州的公共交通系统,但是要去上班,我跨越的不只是一个广州。

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能见步行步。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