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13

天花板,亲一个

By xrspook @ 8:25:5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如果我躺在地板上,往家里的天花板丢篮球的时候单手的旋转以及力度比有左手辅助的时候更好。翻查我的朋友圈记录,8月1日的时候,我可以在家的地板上双手推球碰到天花板,但那个时候虽然说主要是右手发力,但是左手的拇指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的,虽然只是一点点作弊。但上周国庆节最后一天假期,我在家里往天花板推球的时候,左手就只是把球放置到适合的位置,然后松开,右手开始推。最后时刻我发现,只要我想,我就可以把球推到天花板,而且是带着强烈的旋转。之前左手右手一起才能到达天花板,那可能是一天晚上就只实现一两次的事,但是到国庆假期结束的时候。我纯粹只靠右手就已经能稳妥地做到。不仅是有力度,有旋转,而且我越是用力,球的方向就越稳定。躺在地板上,反倒是有左手辅助的时候,我的球会乱飞,但如果只是右手,一切都非常完美。

这种神奇的力到底是哪里来的呢?我觉得跟在瑜伽球上做俯卧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还记得第一次完了以后,我右手的中指抖个不停,抖了估计个把小时。但现在我可以随时在瑜伽球上做俯卧撑,10个为一组,正常情况下每次我会做三组,但实际上做4组5组也没有问题,只不过后面会越发不标准而已,但即便那样,我的手指不会再抖了。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手腕很痛,一组10个过后,手腕已经明显有感觉,现在我的手腕依旧会有那么一点点感觉,但只是一点点酸,还算不上痛,所以我可以继续下去。最重点的是核心更稳定了,第一次做的时候抖个不停。人在瑜伽球上那种晃悠悠的感觉让你觉得很不稳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摔一跤。但现在只要是我力量范围之内,晃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所以这个动作到底让我手腕的力量增强了多少呢?把手长按在瑜伽球上做俯卧撑靠的是自身的重量,所以如果我的体重更大,尤其是我上半身的重量更多,效果会更好。如果你要一个轻飘飘的小孩做这种事,可能他会很轻松,但是靠那个培养出来的力量,你让他去投三分球是不可能的。又或者说不是不可能,因为3-10岁孩子的篮筐跟标准的篮筐高度不一样。

如果我躺在家的地板上往天花板推球,到了某个程度,每一次我都能轻松地到达天花板,之后我还需要继续做那个练习吗?其实在家的时候,我也完全可以拿着篮球去空地垂直向上的推球,但我就是懒,不想出门。我家那个小区的微改造,好几个月都没搞好。接近两个月小区的公共绿地被挖得一塌糊涂以后就丢在那里。所以如果我真的要在那里找一块可以让我静静推球而又不影响别人的地方,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躲到哪里去。所以当某一天我能轻松地做到标准触碰天花板,大概我也就只能降低一下我的难度,让球尽量不要碰到天花板。又或者那个时候,我就是时候换一只手,把我的推球手从右手换成左手,那样的话我又可以从零开始继续玩了。

高度固然让人很着迷,但我更着迷于篮球在空中的旋转。

2011-10
24

我们支持你

By xrspook @ 23:59:4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是我看到的第二场Last Man Standing Match,第一场是今年年头第一次Smackdown里面的Edge vs. Kane,当时那场比赛持续了00:17:15,而今天WWE PPV Vengeance 2011的Last Man Standing Match for WWE Championship持续了00:26:59。那一次,那场比赛是SD的第一场比赛,而这次,这是PPV的主战赛,应该不同的,但想不到差距会这么的巨大。

很高兴,我再次为Alberto Del Rio的表现感到非常高兴!或许你仍称不上最好,但我能看到你在进步,足够了。

看过ADR比赛的人都会觉得他是那种技术性的摔角手,各种跳跃或腿部击打尤为擅长,同时有优越的身体协调性,所以做Suplex类的动作也很轻松,你最可以弹他的就是力量类的动作,特别是显示手臂力量的,不过,前提是你不是拿一般人和他比。所以,当我知道这是一场极限/硬核比赛而不是传统比赛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boooooooo,浪费人才啊~~~~ 相比ADR,John Cena可是LMS老手中的老手,常规比赛Cena被称为“五招侠”,但LMS他还是有点本事的。一个green hand遇上一个老手,坑爹啊,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不过,你听过新手的运气的说法么?新手意味着没有输也没有赢,是一张白纸,可以有无限可能。不愧是我的头号希望少年,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要他极限疯狂的时候,他是可以loco起来的,你或许觉得他是coward,但在某个场合里,他真的可以发飙强大起来,结合本来就有的技术元素和各种场地/道具,展现一个你从前没见过的Alberto。

今天,我真的强烈感觉到,ADR在过去的日子里是故意留一手的,到底现在还留了多少我不知道,但肯定还有什么好东西藏着没有都秀出来。他很聪明,知道PPV和周赛应该不一样,应该更高级,PPV主战赛更是高级中的高级,所以,你懂的,他藏着点东西在慢慢用,或许不是藏,是他通过学习“创造”出新点子了。

虽然这是一个数秒,看看谁10秒站不起来谁输的比赛,但出乎我意料,虽然全场贯穿很多次数秒,却没有让你觉得在拖沓浪费时间。没有传统比赛的各种简单submission,却能把时间掌握得恰到好处,行啊你俩。

哈,中午迫不及待第一次看这场比赛的时候我就震惊了,说说我的几个兴奋点吧:

1、诡异的擂台,这擂台实在太“烂”了,根本就是一个“烂摊子”,上一场WHC里Mark Henry和Big Show一个Superplex就毁掉了擂台,擂台角柱只有2根是直的,一根是斜的,最后一根是倒的,整个擂台就是一个大斜面,上面有没有凹凸不看高清的我分辨不出来,但可以肯定,地板的坡度达到了20度以上。在这种场地进行常规摔角,我能看出他们的不适应,但他们还是干了!而且比从前干得更地板型,因为这样的擂台已经没办法做running或任何jumping的high fly了。这样的场地增加了摔角手落地时受伤的风险,因为一贯用的着落方式都是建立的水平的地面上,但在这个场地,过去的平衡感不再起作用。尤其当摔角手是腰部先着地而不是背部先着地的时候,能明显看出,这擂台在折磨人。

2、场地的不普通引出了不普通的ADR,他本来就是地板型选手,Suplex什么的最擅长了,但平时的话,他不会多用,一场比赛就那么一两个,但你知道么,这次来了个Belly to Back的三连发,Snap Suplex二连发(本来是三连发的,被Cena Counter了)外加一个Release German Suplex。那么一刹那,我想到了Eddie Guerrero和Chavo Guerrero,不知道他们设计动作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既然你能做漂亮的Suplex为什么不做呢?!去吧少年,这会让你更decent好看的。

3、不在擂台上飞,我们可以到场外飞!Cena把ADR从擂台上扔到护栏上,直接把护栏推后了起码20cm,如果在常规擂台,这种动作有难度,非常有难度,但在“没有边绳”的烂地方,不可能成为了可能。ADR把Cena扔到大布景“V”里面,这是游街赛的好处,走到哪里扔到哪里。Cena把ADR从攀爬的架子扯下来爆桌子……

4、擂台下的地面的踏擂台地板最后miss掉成自杀招的Step-up Enzuigiri,ADR这招,在任何高度任何场地都可以用,不过呢,下次别再自杀了,我们知道你很擅长自杀,但有种东西叫心疼,懂么。

5、最后时刻的支持。在最后10秒倒数的时候,是场边的路人甲观众扶起场边踉跄的ADR的,所以,场边的ADR站起来了,而场中央独自一人的Cena没有站起来,落败了。

呵呵,这个细节很让人感动。都说这个摔角手没有人气,大家不care他,PPV主战赛最后时刻群众一个很偶然的举动却让人觉得暖洋洋,这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肢体语言比那些高喊的chant更有说服力,虽然这只是一个偶然。什么是PEOPLE’S CHAMP?这就是PEOPLE’S CHAMP!

我们支持你!无论前路是晴还是雨,一起闯就好。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