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27

内在的力量

By xrspook @ 10:01:33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圣斗士星矢》里面的紫龙只要打不过人家,他就会出那招脱圣衣的法宝。通常他这么干是因为别人的激将法说他之所以还人活着还能撑住是因为有圣衣的保护,他只是一直躲在圣衣的庇护之下残存。于是他就脱掉圣衣,光着膀子跟人家打,这种情况意味着他即将打赢。绝大多数情况遇到大boss的时候,紫龙都要使出脱掉圣衣那一招。还记得有些评价这个角色的人说紫龙就是一个脱衣狂人,非秀一下肌肉不可。还记得《圣斗士星矢》第1集讲到星矢怎么获得天马圣衣。里面就提到过圣衣是件非常神奇的宝物。如果你无法提升小宇宙,那个东西对你来说只是个累赘,是个非常重的负担,但当你燃烧小宇宙那个东西会加倍你的威力,让你无比强大。所以紫龙脱掉圣衣证明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很傻很天真呢?无论他脱掉还是不脱掉,如果他本身具备那个能力,都可以打败他的敌人。他脱掉上衣孤注一掷的时候才最终搞定敌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圣衣不够信任,觉得那反而是他的负担呢?圣衣这种东西是保护你、增强你能力的,但是在关键时候你却把它丢弃,紫龙怎么对得起他的天龙座圣衣?!必须把自己逼上绝路才能仅仅扫灭敌人,紫龙的道行是不是还不够高?

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圣衣那种宝物,但从事各种运动的时候我们却有不同的装备。从紧身衣到跑鞋再到肌效贴或者护具,这些东西是为了让你可以安全地跑步,甚至让你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但实际上无论用什么护具或者法宝,最终跑得好不好靠的还是你自己。靠的是你的心肺功能,肌肉耐力以及身体协调性,或许得把意志力也算上。其它东西相对于这些核心内容来说微不足道。

非洲高原的某些地方,一些赤脚的路人甲或者称为扫地僧甚至会比一些外国的专业运动员跑得还快。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装备,之所以他们会跑是因为生活逼迫着他们,如果不跑、如果不跑快点,生活就会变得非常难过。对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家长用小车接送放学再正常不过,但是在非洲的某些地方,那些孩子要上学单程就要靠双脚跑五六公里甚至十公里以上的山路。对城里的孩子来说,不想上学是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但对那些山里的孩子来说,可能战胜身边的一切困难去上学才是他们最想做到的。别人闲庭信步跑过的路比我们那些所谓狂热分子每天练跑的还要多,他们不比我们强是不可能的。有人把这个差距推卸给基因,觉得我们的基因跟他们的不一样。当然这不可能一样,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差别太大。他们天生得到那种锻炼,但我们没有,反过来如果他们也是出门就有车接送不用跑,不出多少代人,他们也会跟我们一样退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你看到智能体脂秤上面的N多指标以后,你会明白到身体是一个欠虐的东西。如果现在你不折磨他往后,就只能等着往后它折磨你。

2018-05
5

观点不同

By xrspook @ 15:49:13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想得到别人的附和,但我知道这有点难,因为很多时候我主动去做的都是一些非主流的事,我做的时候就不是从他们的角度出发的。那个东西带有我很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做完以后,我也没有以他们的角度去考虑到底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最终结果是什么呢?要不别人就保持沉默,跟我同龄的,或者比我年长成熟的大都会这样。而比我年轻的,又或者心智还是很稚嫩的会直接跳出来说出他们不一样的见解。于是那个时候一个感觉就这么涌上心头——我跟他们真的有很深的代沟,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人类。冷静下来以后,我会觉得,其实他们说的也没错。但是第一次看到他们所想到的跟我目标不一样,莫名的生气会自己弹出来。其实我完全可以用沉默去应对,但现在的我还是太冲动,所以会忍不住,不断地跟他们较真。用我的观点去说服他们是不可能的,反之也不可能。所以这就变成了一个无端端的吵架过程。我只是发表自己的见解,他们也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观点立场,跟别人吵起来,这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但为什么要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吵架呢?遇到这种情况,我应该如何处理呢?我可以选择视而不见,但我觉得不应该那样。理论上我们应该在一个心平气和的条件下讲出自己的观点。但我跟他们一样,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冷静下来了。因为他们站出来是为了否定我,我当然要反击。为了这些无聊到了极点的东西吵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知道往后还得重复多少次。大概唯一的做法就是不在他们的圈子里发言。头脑发热这种事是可以控制的。如果我不说,这个矛盾的起因就不会生成。好长一段时间,我也的确这么控制住自己了。但有时我会觉得,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就那么难吗?

昨天米兔机器人的官方公众号说了类似这样的一句话,现在的孩子看的是《小猪佩奇》,但他们的家长,也就是我们这代人,看的是《圣斗士星矢》,能没有代沟吗?对小孩来说生活就应该是美好的,但是扎根在我们心里的那种英雄主义会一直默默地指引我们,只要为的是正义和真理,就应该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从前的我们看《圣斗士星矢》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觉得残忍暴力,我只是觉得很带劲。说起残忍暴力,《进击的巨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了,现在的小孩看的是《小猪佩奇》,不是《进击的巨人》一般家长也不会让小孩去看《进击》。无忧无虑、完美的童话世界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的,因为现实生活不是那样。为什么一开始就要给他们那些完美的幻想呢?好吧,其实说到这里,我一分钟的《小猪佩奇》都没看过,所以其实我没有资格在这里发表评论。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看的动画片种类很多,各种类型都有,但现在一说起那个,从几岁到十几二十岁的大学生,都会想起《小猪佩奇》。这真是一个垄断洗脑的年代。

而之所以说了上面的一大堆,原因是我下面发的东西挑起了一些不必要的矛盾,但下面的描述实际上已经经过了进一步整理。

null

昨天五四青年节做了个发了个这样的动图,贴吧的小屁孩说很吓人且毁颜值。我觉得这图一点不吓人,要表达的是气场,是坚定的不屈服。图片来自米叔1998年电影《古拉姆》,里面有这么一句很重要的话,重复出现了3次:“大家都在随波逐流 只有真正的勇士才敢于逆流而上”。五四要的正是这种精神,习大大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了个把小时也正是要让我们不忘初心,继续伟人的宏愿。

我觉得没错的事情,就不会去改,而且会一直做下去。

2018-01
4

一个人住

By xrspook @ 8:37:05 归类于: 烂日记

住进新宿舍一个多月,我的一些习惯不得不改变。比如说从前我习惯回宿舍洗澡,然后再回办公室进行晚上的各种活动。除了洗澡和睡觉,我几乎不呆在宿舍。多年以前在旧宿舍某段时间一个人住的时候我可能会呆在宿舍里的时间长那么一点点,因为电视机是我的,我可以用来看各种东西。我的WWE就是那么开始的。我在那电视上看了几部电影、不少纪录片,最厉害的是我把《圣斗士星矢》的动画版全部看完了。电信的机顶盒看过期的东西还可以。如果一个人住的时间再长一点估计我连《足球小将》也会在那里看完,不过前提是电信的那个库存里有这东西。一个人的时候,电视机用来播MP3的时间比看电视的多,几乎每个晚上我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机开始播MP3,洗衣服、洗澡的时候歌一直在播,播到我搞完所有离开宿舍回办公室。对我来说,那个电视机就是个外放。不过那部创维的USB播放功能实在太糟糕,好些格式的视频不能播,要从一般的电视界面按进播放器控制界面不那么容易。后来宿舍有了新室友,电视机我就彻底放弃了。我不看电视,她一开始也看,后来也不看了,改为只要一躺在床上就开始看手机上的小说。于是呢,电视机长期丢空,遥控器里的电池爆浆了,至于电视机本身能不能用,我彻底不知道。可以这么说,在旧宿舍的时候我真没把那个地方感受出能有什么作为,房间面积不小,但标配除了两张床、两个床头柜和两个衣柜以外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按照标准的配置摆设,那里只能用来睡觉或者躺在床上看电视。空间再大,却被无情地分割成不可利用的小部分,于是有用的空间变得一无是处。

新宿舍和旧宿舍我觉得差别最大的是洗手间。旧宿舍的洗手间我从来都不喜欢,阴暗、潮湿、有异味,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旧宿舍的洗手间被围在宿舍中间,没有窗,通风是靠连通的风道和抽风机。一旦抽风机坏了,不潮湿才怪,而我最后搬离的那个宿舍,抽风机坏了快一年了。抽风机无论坏不坏,只要有人在和你同一个风道的房间里抽烟或者做任何有味道的东西(比如说便便),你会闻得一清二楚。即便你把宿舍的门窗关好了,但只要把洗手间的门打开,一样会吸到二手烟。

估计我的家庭一直不富裕,我完全不知道富人是怎么生活的。我觉得房子不是越大越好。地方越大,搞卫生越麻烦,耗费的时间越多你越不想动手。富人没有这个烦恼估计他们从来家里都有佣人代劳。旧宿舍就存在地方大,但你用到的东西不多,你甚至不会走去某个角落去使用那个床头柜,不用的东西自然你不会去理会那里的卫生状况怎样,而这些死角的地方还不少。越是懒不去做人就会变得越懒。可以这么说,我大学里那个方寸大的宿舍也要比我工作以后的那个宿舍干净。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和别人同住没问题,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喜欢一个人住。

2015-10
29

对策

By xrspook @ 13:38:2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感觉,做单纯靠前脚掌用力的动作跟腱受到的压力很大。这就是前脚掌跑法对小腿肌肉、跟腱强度、踝关节稳定度要求高的原因。这也就好解释为什么我以普通速度跑直路的时候通常不会感觉到跟腱有什么不适,但转弯(扭转)和冲刺加速(虽然还是几乎全掌落地,但随着步距的加大,步频却不变,意味着触地时间降低,身体前倾幅度加大,相对而言前脚掌需要更努力地做功)的时候不适感会明显。现在原地高频率的跳跟腱有可能出现疼痛的几率是最大的,高危动作包括跳绳、高抬腿以及拳击重心左右移动的小跳。这是我昨天发现的,所以呢,当要做高抬腿的时候我就只能一条腿提高到位另一条腿只用半高度了,因为落差越大,脚对地面以及地面反馈给脚的冲击越大。跳绳动作我直接飞过了,双脚同时跳起的跳绳动作本来就要求小腿和跟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虽然跳起的高度可以就那么一点点,但这般持续一分钟多次,可想而知后果会怎样。至于拳击的小跳,我并不是不跳,而是降低跳的频率,同时,做kickboxing动作的时候也尽量用全脚掌支撑而不是一直配合使用拳击小跳。这些修正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起码要等到我的跟腱完全感觉不到痛为止,可能这需要几周可能这需要几个月,天知道我的恢复能力到底能有多牛逼。

现在,我打算每天做2轮提踵运动,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一轮的台阶提踵运动包括双脚提踵20次+单脚轮流提踵5次*4+双脚提踵20次+台阶小腿拉伸。暂时来说,这些步骤下来到最后10下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小腿肌肉略微在颤抖了,这说明刺激已经足够。随着锻炼次数的增多,跟腱和小腿力量的加强,往后我可能需要更多的重复次数才能获得相同的刺激,到那个时候可能单脚轮流提踵就是10次*4了或者5次*8,双脚提踵也可能变成30次一set。这个动作只是准静态比较温和的,现在做也没什么不可,但往后我需要动态的动作结合增强脚踝的稳定性,比如说单脚左右跳以及单脚弯腰直立甚至是单脚蹲起。这些动作靠的都是徒手靠自体总量去完成,具有普遍性,任何时候任何场所都可以做。身体本身就是最好的器械,懂得利用好已经很了不起了。我总觉得健身房器械出来的效果是给人看的,但说到真正的实用靠谱,合理利用好自身重量也就足够了,毕竟,我们只是个普通人,哪有传说中的那么多机会让我们必须脱衣服显摆。无端端就神经病那么干,会被称呼为心理变态。

我觉得近期我敲键盘不能随心所欲了,老是得在词句那里斟酌思考一番,原因是这段时间我没怎么看书。看书和看围脖看微信不同,当然也和看新闻不一样,那些都属于快餐,我要大餐,全套齐全足够丰盛的!现在我的情况就像缺少精神食粮,饿了,自然就不能顺利地排泄。尽管我知道我还有很多需要输出,但没有输入没有能量输出也就没什么效率和质量可言了。这跟吃饭不同,吃饭可以很快,消耗的时间会是吃下去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那么多,但精神粮食的输入和输出对我来说几乎是等长的,即便不等长,输出最多也就只能是输入的几倍那么多。当学生的时候,老师老跟我们说要厚积薄发,但对我来说,我只能存起来一段时间,情况就像我输入的很多东西不少只能放在内存而不能放在固态硬盘。不是人人都会像我这般缺根筋脑袋容量有限,但既然我就是这样也没办法。

今天写blog的效率真心低!

归档:2015-10-29 双鱼座。

2015-10-28_stamp01

2015-10-28_stamp02

2015-10-28_stamp03

2015-10-28_stamp04

2015-10
15

自找麻烦

By xrspook @ 21:59:12 归类于: 烂日记

连续贴了4天的薄膜,从第二天开始,我就负责定位末端,也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开始觉得自己的裤子超级脏,脏到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了。饭卡和手机放在裤袋里,那两样东西的棱角使得脏的痕迹格外分明。因为薄膜闲置的时间太长,让我们的工作加倍的烦。脏是一回事,贴不上,或者很容易就烫穿更考验我们的耐性。如果只是做一两个小时或一两天,遇到的问题有限,当你觉得你已经对经常会遇到的问题都处理得挺好的时候,新问题会出来各种骚扰。比如说铁网上的玻璃纸因为使用过度出现皱褶,于是铺在上面热烫的薄膜每到那个位置就会穿孔。每一轮都这样,简直让人崩溃死了。还有就是随着贴起来的薄膜面积越来越大,每一轮几乎都要把薄膜狠狠地扯一把才能让需要粘上的两边形成合适的角度。两块薄膜,一块需要向前拉,一块需要向后拉,每一轮都几乎得这样。我们一直都是从西向东把两张薄膜贴合起来,因为我们都是右撇子,拿熨斗的习惯是从西向东。所以呢,薄膜一直都是在北面添加新的上去,南面那块越积越大块。拉扯北面和南面的力度随着时间的推移,难度非常有差别。这有什么问题呢?拉扯薄膜不可能只用手指肚,肯定指关节也得用上力,这些天下来,我的左手第一指节几乎要起泡了,尤其是无名指。一次贴膜最佳的人员搭配是4个,人人的工作都有各自的技术难度,但只有我一个需要一天超过4小时的重复地用指关节顶住拉扯。这项拉扯的工作几乎都由我去做。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会跟别人轮吗?处于工作效率的角度考虑,我不太愿意,可以这么说,末端定位影响了整个贴膜的速度,是否定位准确,是否经常得折腾重来就决定了我们一个上午或下午能不能贴完一条,能不能准时下班和吃饭。我是宁愿自己遭罪也不愿意干着急别人拖沓的人。况且直到昨天我还不怎么感觉到疼呢

有些苦是我自找的,没啥好怨。我的运气已经很好了!前几天在1号店买了盒1L的德运部分脱脂牛奶,说明上写广州库房的保质期是到今年11月25的,但才8.5元,反正我要买洗衣液,凑单一盒刚好满68元免10公斤运费。送到过来才发现我的牛奶的保质期居然是到明年2月!这样的保质期,平时要卖12元以上的!我很狗屎运。

明天上午10点就会公布今年广马的抽签结果。我已经没有了去年的那种紧张兮兮,中不中感觉都无所谓。我甚至连到底是哪天公布哪个时间公布也记不住,看了好几次以后才终于有了印象。我觉得现在我有能力在比赛的状态下把半马跑进2小时。2013年广马有公布成绩单,23人跑进2小时以内,2014年他们没有公布成绩单,但来一个翻倍甚至三倍,也不过60多号人而已。如果我能跑进2小时,我应该能保证进入女子半马的前100名,这就意味着2016年报名的时候我可以走优先通道免抽签。这都是后话了,如果我今年不被抽中,即便我能跑150以下都是浮云。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中不中都无所谓,能力就摆在那里,别人知不知道,他们认不认可是他们的事。如果我不想参加,我就不会去报名,但我知道自己的RP一向不怎么样,所以我挺讨厌靠RP吃饭。要跑马,从前,靠的是秒杀技术,但现在,随着报名人数越来越多,网络瘫痪又被诟病得越来越严重以后,抽签成了大势所趋,拼RP,我伤不起。以前参加比赛是为了证明自己、给自己信心(非动力),但跑多了以后,把跑步当成习惯以后我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跑得快与慢都是有个定数的,最重要的是我能健康快乐地一直跑下去。

我有点期待周六的晨跑后马上连接职称继续教育。

归档:2015-10-15 师傅。

2015-10-15_stamp01

2015-10-15_stamp02

2015-10-15_stamp03

2015-10-15_stamp04

2015-10-15_stamp05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