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14

征服你

By xrspook @ 8:37:02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事情你越害怕、越想逃避,你就会越容易碰到。而当你征服了从前你觉得最困难的东西的时候。你会觉得人生仿佛无限可能。但显然不是所有人都会主动正面那些人生的难点。要逆流而上、要向自己最痛的点发起总攻显然远远不像说说那么简单,这需要某个机遇,也需要突然之间爆发的某种力量。

我觉得长跑在我学生年代就是我最痛的一个点。那个东西只能通过训练以及某些技巧才能起到效果,最重要的是训练。现在我觉得跑步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场地。穿好鞋就可以去遛弯了,但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却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没有操场。高中的时候有操场了,但是当班主任逼迫我们每天都要跑多少个圈才能回家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那简直就是恶魔行径。虽然现在回想起来,200米一圈的运动场跑个5圈也不过是1千米而已,跑得再慢,10分钟无论如何都搞定了。10分钟1公里,哪怕不用跑,用走的方式也已经可以,但是当时我就是非常讨厌长跑、非常讨厌在那里绕圈,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学校的操场绕圈通常都只是意味着为了考试的时候不要挂。初中的时候我的800米是试过不及格的,但是好像那个成绩并没有在我的最终成绩里体现出来,因为其它科目太优秀了,平均下来不会看出问题。但是高中的时候我的800米却没有挂科,虽然达不到优秀,但是及格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之所以不够优秀,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太优秀了。一个班里面二三十个女生居然只有几个人不能把800米跑到3分20秒以内,我们这个可不是体育特长班呢。有些人居然可以跑到接近三分钟。所以那个时候长跑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首先是我觉得那太痛苦了,其次是因为身边的人优秀得你根本没有追赶她们的欲望。你甚至觉得不被她们套圈已经很了不起。200米一圈要跑4个,她们跑得很快,把你套圈就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

现在长跑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的必需品。也不能说我真的很喜欢干这个,而是因为我觉得这么干是很有用的,我需要这么干,但之所以有这个感觉,是因为我不再像当年那样觉得长跑非常痛苦了。我找到了自己的节奏,我再也不需被迫跟别人比谁更快,同时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要求让我必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速度或距离。我是运动员,我也是这个运动员的教练。没有观众给我喝彩,我也不会得到奖励,但是运动本身自然而然产生的肾上腺素愉悦会让你着迷。

至今我都不觉得自己跑步的时候很帅,我甚至觉得好丑。无论是从前学生时代运动会上的抓拍,还是参加了各种路跑比赛专业摄影师捕捉到的画面,我都觉得自己好怪异。我跑步的时候明明那么认真那么严肃,为什么出来的那个效果却那么的不堪呢?不过幸好跑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那么的恶心,所以我还能继续下去。

挑战自我是什么鬼?我觉得不一定是做一些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把之前做得不好,甚至是完成得很糟糕的事情搞漂亮了,可能人生会更有成就感。

2018-02
7

智能积木真好玩

By xrspook @ 10:08:1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本打算跑步的,但在离下班前30分钟突然来的一个会议(于是我的下班时间就迟了1个小时),让我几乎彻底取消了这个念头,这是外因,不可预测。主要的内因是今天中午睡觉前我终于收到了天猫小米旗舰店的退款,于是我终于可以去保安室取走上周六就已经派送成功的米兔智能积木然后开玩了。看到手机上显示的退款成功,我几乎高兴得跳起来~但我还是稳住自己先把民生银行的理财办好。我运气不错,上一笔理财昨天到期,昨天我就办了一个160多天的5.25%,这样的收益我已经很满意了,最好的是这个理财8号就开始,这次算是对接得很成功。在去拿积木之前我其实已经拿出了枕头要先睡个午觉,但趴下几分钟之后我知道自己不会睡得着,于是干脆去就保安室把积木取回,然后开干。我买积木的时候就知道这套300多块的积木没有纸质说明书,要拼出官方说的那几个造型必须下载专属的app,app里有动画有图纸也有相应的控制编程。这不是一套“死”积木,你可以自由发挥拼凑各种形状,但更重要的是这套积木有核心蓝牙控件,也有电池盒供电,只要连上你就能通过手机控制。app上你也可以简单地做编程控制,让你搭建的东西动起来。光是想想就觉得这很神奇,从前那些只有科学家才能做的高大上事情现在连6-14岁小孩的玩具也能做到。

这套积木是我买给表哥的两个儿子的,但既然这么好玩,买回来以后我当然要自己玩一下再送出去,起码我要把app上12款有详细图纸的东西先拼出来玩玩然后再送出去。几天前我已经在玩小米的指尖积木,拼那个的时候我就觉得小轴配件真的很硬,插进洞的时候要很用力,用拆卸棒把小轴顶出来的时候也很困难。小米的积木是通用的,所以那时我就意识到肯定小米的高端积木也这样。前几天玩那只有30几个零件的指尖积木的时候我已经顶得手指痛,昨天装了又拆,拆了又装更加是痛苦不堪。要我把东西装起来我很乐意,但我不喜欢拆卸的过程,虽然拆卸要比装快,装的时候死命按就是了,手指痛了就找个大一点的硬东西帮忙,但拆的时候你真的是无从下手,尤其是遇到一些完美连接的十字轴。在拼完第二个造型拆掉的时候某个十字轴我就不得不用折纸刀帮忙才终于把那东西分离开来。于是我也终于明白到为什么这套积木有人会评论说很难拆,不适合小孩。的确,即便对我来说,装起来了然后要拆卸也很难。从前我的玩具里没有乐高,所以我不知道大家是怎就么把形状完全一致的小颗粒拆卸开的,我很笨,如果零件真的完美融合,我也就只能尽量从我觉得是的地方用折纸刀帮忙。

小米的这套米兔智能积木我觉得如果送小孩,尤其是初中以下的小孩,比送那两套可以称得上是旗舰版499元的积木更合适,因为这套199的更简单入门,在了解了整套机械原理和构件以后其它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只要增加必要的部件和基础板块就能组合出无限的可能。499的积木光是看看都让人觉得很伟大,因为拼起来很辛苦,所以拼完以后编程控制才是让大人们着迷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拼起来的机器人你怎么舍得拆掉,光是放在那里也是个荣耀啊~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准确来说那是些手动组装的机器人,就像组装模型一样,你有见过用胶水组装完各种航舰的人又拆掉吗?还有那些组装高达的。只是装一次就没有然后了我觉得可持续发展性不强。相比之下因为米兔智能积木规模小,所以如果你有足够折腾的心你会装了又拆,拆了又装,觉得官方说明书不好玩了,还能自己DIY一些出来,也就是说有无限的可能。估计小米为这款积木的功能定位也大概如此。让大家认识最简单的机械原理,让大家用最直观的方式认识编程控制。电机输出就只有正转反转,或快或慢,怎么把那些转转化为你期望的移动方式呢?那就要齿轮转向了,机械传动我向来都觉得很神奇好玩。物理其实不就是这些东西。初中开始我们学的化学物理生物可真不是为了应付考试的啊~

我一边玩一边想,到底我是不是应该再买一套送别人,这套留给自己玩呢?

2017-10
12

选择自己的路

By xrspook @ 16:22:04 归类于: 烂日记

任何有准备的人都不会让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所以当我不得不那样的话真的觉得非常被动。那条对我来说唯一的路也时灵时不灵了,而且不灵比灵的时候更多。之前我真的有考虑过当付费用户,但幸好还没开始败家。这个烦恼不只是我个人的,别人也一样,别人也有这个需求。我要看印度电影的花絮和歌曲,别人要看WWE的视频。我们的爱好都在外面,但外面和里面总不通畅。是我们口味很有问题吗?难道在里面我们就只能看那些我向来不屑的小鲜肉?一方面,从我的个人价值观角度出发,我不喜欢他们;另一方面,从别人对他们的痴迷程度我也觉得不可理解。近期爆出的某些娱乐新闻我觉得再正常不过了,如果那些小屁孩真的能管好自己,大概我对他们的印象就不会那么糟糕了。着迷这种事有时你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但当你真的着迷了,而且也认真思考过了,总会得出原因。无论那个到底是不是有点无厘头。在着迷了很多年以后,总结我过去着迷的东西,可以得出一些共性,而那些共性正是我个人的价值取向所在,那是我珍视的,是我觉得做人就该向那个方向发展的。是着迷的东西让我进步,让我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

如果我还很年轻,估计我也很难说得清自己想要什么,但显然当你年纪大了,知道余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自然就能拿来主义,精准地把握自己到底想怎么样。时间会渐渐让人明白到人的确要经历一些不那么如意的东西过后才会觉得有意义。那些顺风顺水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多年以后甚至难以再次忆起。但是,人为什么要记住某些东西呢?那些痛的苦的通常会让我们刻骨铭心,但深深地记住了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大概是因为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只是一块黑板,不够写的时候就把之前的全部抹去,然后在上面写新的,周而复始。我觉得人生应该是一本书,里面的东西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可能编排有点杂乱,但过后翻阅的时候仍能让人有所得,无论是对别人而言还是对自己来说。正是因为这样,人不能一味怎么舒服怎么去。不能随随便便就一辈子而最终不留下点什么啊~

昨天我又剁手了几株柠檬香蜂草(柠檬薄荷)的苗,在玩了薄荷大半年以后我才终于认清了柠檬薄荷和猫薄荷的区别。猫薄荷是有毛的,所以看上去你会觉得叶子上有一层灰。柠檬薄荷没有毛,表面光滑,但形状跟猫薄荷极为相似。看上去很像,但只要摸一下就能分辨出二者的区别,因为一个有柠檬的味道,而另外一个则是某种比较难形容的薄荷味。今年春天某宝薄荷种子的时候我就发现种出来的小苗形状看上去很类似,但闻上去味道有差别。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那都是一回事。现在看看我移植到大树下的薄荷苗,都是一个模样,都是猫薄荷,大概柠檬薄荷被优胜劣汰被掉了吧。前两天我再次入手留兰香苗,因为我不甘心大树下的全部被拔掉了。这一次,我真的不会再半途放弃它们了。

对我来说,养薄荷也是一条不归路啊啊啊~~~

2017-09
2

相亲梦

By xrspook @ 21:05:0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做的梦比较神奇,一开始还算正常,但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相亲。但是这个相亲又显得很文艺。一觉醒来,家里都是人,那些人我都不认识,原来那是相亲那边的家人,来看一下我到底是什么模样。长长的桌子坐满了,有超过十个人。睡着之前的那个地方是我初中之前的那个家,但是醒来以后就换成了另外一个地方。我跟他们说,我对那个男的没兴趣,然后他们就给我看了一些画,说是那个人画的,他是个插画家。的确,那些画都挺吸引我,大概是油画风格的。但是,我能因为喜欢那些画,而嫁给那个画画的人吗?到这个梦结束之前,我都没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插画家。不懂得专注的人我不喜欢,但是很专注的人我又觉得会没时间照顾家庭。如果我的另一半是个画家,他一心都只用在艺术上面,那么家庭的大小事都只能由我一个人去负责,当然这不是不行,但是我会觉得与其这样,为什么要组建一个所谓的家庭呢?我们两个人都各自单干,不是更好吗?但是,如果一个人太照顾家庭,而置他的事业于不顾,我又会觉得那个人太窝囊废。同时都具备这两项的人几乎不可能存在,所以很矛盾。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自己的爸爸,但是什么样的爸爸,我才会非常喜欢呢?

昨晚的梦里,除了相亲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感觉。我去洗毛巾的时候,那个毛巾非常滑,不是因为上面有油,也不是因为那个毛巾很柔软,而是因为那个毛巾很滑腻,怎么扭怎么滑手。这样的毛巾就应该丢掉。因为那种滑腻腻的感觉实在很恶心,就像鼻涕一样。以前的毛巾用久了就会容易那样,但现在的几乎不会了。之所以那样,大概是因为上面已经繁殖了很多微生物吧。酵母菌和霉菌都不是那样的,像鼻涕一样的微生物可能是细菌。以前的毛巾通常都挂在潮湿的洗手间,所以存在那种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小时候的毛巾,可能洗得不太干净。上面有一些脏东西,又外加有一些人体分泌的油脂,滋生微生物也就很正常了。现在洗澡用的那条毛巾,用完以后都会用衣架撑起来晾到阳台。到下一次再用的时候,如果不是梅雨季节,通常都已经干彻底了。把湿度这个因素控制好,微生物就难以生长,正如天气预报的霉变指数一样,只有当湿度大的时候,霉变指数才会高。其实既然知道这样,为什么从前毛巾还要挂在洗手间里呢?以前真的是想都没想过要做这种操作。而实际上,最容易有滑腻感的毛巾不是我们自己洗澡用的那个一条,而是放在洗手间或厨房擦手的那条。现在发生这种事的概率下降了,因为用来擦手的毛巾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一定是纯棉的,很多时候用的是化纤毛巾。那种东西吸水能力更强,却可以干得更快。疏水性好就可以让水分不那么容易长期常驻。

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更加明白其中的困难有多大。

2016-10
16

总有路

By xrspook @ 21:31:11 归类于: 烂日记

你永远都猜不到前方有什么奇葩事情在等待你,哪怕你正在做的事你每天都要做,或者你这辈子已经做过很多很多次。比如说在刻Lucha Underground logo的橡皮章之前,我已经刻过超过50个,但那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刻刀切手指了,我自己却毫不知情。直到看到白色的橡皮上出现铁红色,我才恍然大悟。比如说上个周六跑的18K我的心率不知为什么在几K后就飙到了160以上。我已经在那条路线上跑过非常多的18K,合计超过80次,无论是盛夏还是严冬,无论是下雨还是烈日,都没发生过那种事。比如上周在单位我跪在垫子上的时候,脚后跟无论如何碰不到屁股,但今天做完普拉提以后我却发现我跪在瑜伽垫上轻易地做到了。再比如说我已经用Yamb MP4Tools剪过很多视频,也用MeGUI压过很多视频,但今天当我想把字幕通过MeGUI压进剪切出来的mp4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软件在开始压制之前,已经崩溃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会不会是因为软件没有做更新?但更新完毕后还是那样。我在官方网站上重新下载,结果还是一致。这是视频源的问题?软件的问题?压制参数的问题?还是电脑开机开太久了,需要歇一下?如果重启电脑就能把这一些都解决,我愿意那么做。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不是那么回事。我要压制的视频是1080p的,虽然实际上那个视频并没有这么高的分辨率,因为从油管上抓取下来1920*1080的视频接近两个半小时,大小却只有2.7GB不到。对1989年的电影,我们实在不能强求太多了,当时还没有什么高清摄像机。油管上的1080p肯定是有些问题的,但总比480p的马赛克好非常多。官方油管上的视频好处是不像普通人用DVD或BD压制那般,技术不好会出现拉丝。看过不少米叔八九十年代的电影后我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镜头会很模糊,那应该不是压制的问题而是拍摄的时候对焦失误。这完全可以理解,想想十年前的那些数码相机,因为ISO不高,如果快门时间短到一定程度,又肯定会出现抖动,所以也就只能把光圈调小,光圈调小的后果就是构图里只有目标部分是清晰的,其它地方都有可能糊成一片。十年前的数码相机尚且如此,二十年前的老爷摄像机,估计也逃不出这个。

遇到问题,我觉得妈妈最喜欢在那里嚷嚷,甚至连问题都没说清就在那里嚷嚷!就像着火的时候打电话给119,一直吼,着火了,着火了,却不说到底是在哪里?是什么着火了?既然我觉得那个不好,我就不应该再做那种事。

视频压制不了的那个问题着急也没用。之前在压制DVD的时候我就试过一次,视频源直接拿去压,无论如何都不行。所以之前就得有一个把视频源新索引,然后用索引文件作为视频源输入压制的步骤。这次剪切出来的视频源为什么会压制失败?我发现其中一个现象是,预览的窗口视频的长度并不是我真正剪出来的那个长度,而是整个电影的全长。感觉这就是视频信息没有正确读取的问题。我把视频拿去索引所以然后去洗澡。洗澡回来发现弹出来的预览窗口视频终于正常了。这就意味着压制会成功。实在不知道,1080p的视频该用什么码率压制,于是就选择5000Kbps。出来的效果很不错,不过比之前剪出来的大了1倍而已。如果我的视频源真的是1080p,两个半小时的原视频大小能达到15GB以上,估计我得用8000才行。浏览过原视频播放时的信息,基本上只有少数镜头会超过5000,所以,我选择5000已经算是比较高端的了。

问题会不断出现,但人仍能将其不断地解决掉。不是因为突然发现了什么神器,或者有什么神人给你雪中送炭。过去所做的一切累积回来的经验都是要往后走得更好更快的基础。

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当质变发生的时候,并不是因为运气突然间变好了,而是因为量变达到了一定程度。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