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23

大口

By xrspook @ 9:54:11 归类于: 烂日记

同时打开两个手机做任务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具备了这个能力。现在,如果让我一只手画圈,一只手画方,估计我都能做到,虽然我还没这般尝试过。如果不是两只手同时操作,打卡这种东西实在太浪费时间,比如说,在搞这篇blog的时候。我一只手正在做着京东的打卡。京东打卡估计是做不完的了,又或者说不是做不完,是我不想再做下去了。其实打卡送什东西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如果我是一心一意的去做的话,但问题是,通常我都不会一心一意去打卡。因为我要得到的是打卡的福利,而不是要买路过的那些东西,又或者其实我也是会买那些东西的,不过几率极低。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想试试,知道有那么个东西而已。打卡路上,我遇见了很多东西,才知道了原来我有那个需要,大概他们要我们做那么多任务,就是为了这个吧。当你不知道,你就不会有购买欲,当你知道了,你就会有一种试一下的欲望,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你居然就买了,实际上那个东西可能你根本用不着。所以有时,也说不准到底是我们捡到了便宜,还是商家用他们的规律,套住了我们这些鱼。

上班之后让我最不习惯的,居然是再也没办法,过一段时间无聊的时候,叫一下我妈“大口”。认真的时候不会这么叫。我叫我妈大口,她叫我肥牛。之所以叫他大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的口很大,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这么称呼她。因为在我的亲戚里面,还有一个从前被这么称呼的人,所以如果我在其他人面前这么称呼她的话,别人会误会。那个亲戚是我的姑婆,一直以来,无论是姑婆,还是其他人,都觉得我妈的性格跟她很相似,但实际上。她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的那个姑婆实际上是我的曾外祖父捡回来的。其实也说不上是捡检,是姑婆自己的选择。父母放弃了她,所以她也放弃了自己的父母,来到了曾祖父的那个家庭。

在《你好,李焕英》那部电影里,说到了女性为了孩子付出了非常多,那个人通常是妈妈,但实际上为了兄弟姐妹,为了自己的后辈,女人也会无私的,付出非常多,比如说,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姑婆。她自己省吃俭用一辈子。虽然结婚了,但是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孩子。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她的兄弟姐妹以及他兄弟姐妹的子子孙孙。在困难时期,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日子会过得很苦。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她也是一个非常无私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来到了我们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可以扛起一切。她的老公很爱她,虽然在娶她之前,她老公已经和其他女人结过婚,生下了孩子。是什么样的福气才让她有那样的老公?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她的老公依然全心全意地照顾她。在大陆最艰难的时候,她一直在帮助我们。到她老的时候,香港没有退休金这种说法,她也没给自己留下多少积蓄,每个月就只是靠生果金过日子。她来的时候只身一人,她走的时候,也两袖清风。她是一个我又爱又怕的长辈。大概在她心目中,我也是一个她最喜欢的孙辈,正如在我妈那辈人里,她最喜欢我妈。

当我们觉得,自己应该孝顺长辈的时候,通常都已经太迟了。

2020-05
3

我们永远期待的人

By xrspook @ 14:46: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小的时候,我非常盼望四姑婆从香港回来。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四姑婆在香港是做什么工作的。后来我大概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主要在别人家里当佣人。老了以后,她在街边摆个小摊。即便只是做这些比较低收入的工作,但是她在香港打拼,却能帮补广州这个家。她人在那边,但心一直都在广州这边。每次回来,她总会带很多东西,我们的邻居朋友会羡慕不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带回来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新奇有用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源源不断地带货。我们这边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难。当她渐渐老去以后,我们发现她那边的生活只要没有了收入,一切都变得很艰难。跟这边的老人退休以后睡醒一觉就有钱不一样,她那边如果年轻的时候赚不够钱,老年的时候将悲哀。我没问过长辈为什么四姑婆当初要选择去香港。跟这里很多人是偷渡过去的不一样,当年四姑婆是正规途径申请去香港的。大概因为那段时间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非常需要廉价劳工。据说年轻的时候四姑婆是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家里的人做好食品,要拿去外面卖掉。每个人都拿一些出去卖,四姑婆总是最快卖完的那个。因为她是我外公的姐姐,所以她是我的姑婆。姑婆这个名字,在广州这边有另外一个意思,指那些终生未嫁的人。四姑婆她嫁人了,但是她却没有生育儿女。她有子女是因为她嫁给的那个人之前就已经有过老婆。后妈这种角色永远会默认打上歧视烙印。四姑婆是摆小摊卖货的,丈公是理发的,他们两个的收入都不高,但丈公的子女依然会紧盯着他们仅有的财产,光是乡下的那栋老屋就已经吵过无数遍。四姑婆跟丈公不一样。四姑婆的老家广州这边无房无物。在她还能走动,还能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她就已经把她多年积蓄下来的各种首饰之类分给了后辈们…… 财产该如何分配那是长辈的决定,后辈嚷嚷争吵太过分。

小时后我从来都盼望四姑婆回广州,因为那肯定有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衣服之类的东西。这是我的感受,但是对我的外公外婆来说,可能不这样。因为这意味着狭窄的家里又得多住两个人,而且吃饭之类的东西又要张罗得更多一些更丰富一些。其他亲戚知道四姑婆回来了,也会过来串门,所以家里总是人人人人。平时在家里,基本上说不出谁是一家之主,外公和外婆貌似谁也没想凌驾在谁头上,他们在不同事情的掌控上轮流坐庄。但是姑婆回来以后,她就是一家之主,她掌管一切。感觉就像她是个毋庸置疑的女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有点怕她。在四姑婆面前,我永远都规规矩矩。她一辈子都在默默奉献、不求回报。不知道她最大的人生动力到底是什么。如果她曾有过机会,她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但她却为了家人,甘愿平凡。在我的印象之中,她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是选择性的记忆让人变神了,还是说其实从前的他们的确就是我们生命中的神。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