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
23

不喜欢这个杂烩

By xrspook @ 12:11:05 归类于: 烂日记

2023年的春晚,最终我都没有看到欢乐今宵就去睡觉了,准确来说是我觉得挺到12点已经很不容易,因为总感觉11点打后的那些节目都没什么意思。11点过后大部分节目都是唱歌跳舞。我感觉2023年的春晚里面有很多小鲜肉面孔,但除了某些人以外,我真心觉得歌不怎么好听。这么多个歌唱节目里,我觉得周深是唱得最好的那个。跟毛不易的那个相比周深的那个实在好太多了。那种声音的穿透和感染力简直无与伦比。如果说功底和表现能力的话,李克勤家孙楠也很不错。余下的那些一堆小鲜肉,无论男的女的,我都觉得感觉怪怪的。尤其是某些女的,我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可能我们的审美不在一个频道上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的春晚小品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开心麻花的,难道除了那个地方,就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小品了吗?同理,如果电影院要上映什么喜剧搞笑片的话,绝大多数的也都是开心麻花的人。情况就好像几十年前,谈到无厘头搞笑的话,大家毫不犹豫的都会选周星驰,但实际上我一点都不喜欢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相比于开心麻花的小品节目我更加不喜欢那些相声,比如岳云鹏的那个,里面的梗冷的不行,其中一个小间歇让脱口秀的演员亮个相,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脱口秀的演员怎么每个人都长得有点特点,肯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和帅。当然这是因为他们完全不是靠身材又或者是样貌去讨饭吃的,他们靠的是一张嘴以及灵活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以那种方式亮相呢?我感觉那些梗跟岳云鹏的那个一样,都挺冷的。

这几年的春晚,我觉得最让人觉得难忘大气、不可或缺的是各种武术、杂技和舞蹈表演。之所以这样,一定程度是因为现在的舞台效果加上各种特效以后真的是美轮美奂。或许以前也有这么美妙的编排,但是少了那些声光影的辅助表现效果就差了很多。所以可以这么说,每到那些硬菜表演的时候,春晚的舞台的表现效果完全不会输给特效大片。但问题是即便这些东西再厉害,我感觉也被那些小鲜肉的唱歌跳舞给拉垮了。你在那里跳舞倒无所谓,但是你要在那里唱歌,而你又唱得不好,完全因为你有名气有人气,让你在那个舞台上表演,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有点功利,实际上没什么质量。情况就像出去吃饭,有些人图的是那家酒店或者饭店的名气,但实际上那里的东西可能根本不好吃。又或者说在某些特殊的节日,客人非常多,那些地方的出品变得很一般。或许在其他时候情况会好很多,但逢年过节完全变了个模样。在特殊节日,必须吃套餐,而且价格很贵,那是遭罪。所以让小鲜肉们在春晚上的舞台上亮相,哪怕只有几分钟。我感觉也会拉低整体的分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的挑大梁呢?

与其在那里花4个小时看一些自己没兴趣的,还不如去看个自己可能感兴趣的电影。

2020-11
13

学首歌都好难

By xrspook @ 8:59:1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我一直都不是MIC霸,相反,我是选择一直不去拿MIC唱歌的那个。我会不会唱?我会唱多少?哪些是我最擅长的歌?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我同龄人非常擅长、非常喜欢的歌,我一窍不通。从前我觉得,分辨女歌手的时候我是个脸盲,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分辨年轻的男歌手的时候也同样是脸盲。搞不清谁是谁,搞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歌。到达某些高潮的时候,我或许能辨认出来。我平时都在听什么歌呢?歌我或许可以哼出来,又或许连哼我都搞不准。因为有些歌里面总喜欢用升调或者降调。印度音乐里有时按黑键的频率比按白键还多,所以我连哼他们的歌有时候都哼不准,就更不用说咬字能靠谱了。一些我听得很多听烂的歌,歌词其实我一直都不大清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我还经常听流行曲的时候,歌词来源于翻版CD的小册子,而那些小册子错字几率太高了。当时,在我印象之中,我就没买过多少正版CD。我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买正版CD,我觉得那应该是正版的但实际上估计也不是。

还记得我小时候,也就是我小学的时候,有些歌书一整本都是歌词,但我只对其中的几首感兴趣,所以我就从我表哥那个乱七八糟的桌面上找到那本书,然后偷偷剪下其中的几首。那些被我偷偷剪下的歌词,现在到底哪里去了呢?我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跟现在的人比起来,当年我们要学会唱一首歌还真不容易,除了反复听就是反复听。我已经不记得以前那些音乐节目到底有没有歌词字幕了。印象中好像是没有的,因为流行歌手又唱又跳,即便没有跳舞,各种效果也很炫,没有必要在上面加一行字幕上去影响美观。但因为时间太久远,我实在不记得了。对我来说,歌词的另外一个来源是电视剧的主题曲。如果是片头曲,肯定有歌词,但如果是古装片,那些歌词可能是手写版的。因为我看的是香港电视台,所以那还是手写版的繁体字,外加可能用上了一些特殊的字体。从前,我试过严阵以待的,拿着个小录音机在电视机旁边,把主题曲录下来,但即便我录下来,反复听,某些歌词还是不确定,倒不是因为我听力不好,而是因为有些是口语的词,而另外一些是小学的我还不能理解的词语。所以为了搞清那些很复杂的字,我只能每天晚上盯着电视机,看那到底写的是什么。因为字体对我来说太复杂,一个晚上只能盯几个画面。一整首主题曲下来不是一般的折腾。这种事情如果换做是现在,电视剧上映的时候,主题曲的MV就已经出来了。可以一个个画面慢慢研究,MV出来也代表原声的音频也出来,音乐APP自带歌词。让我做得最纠结最痛苦不堪的是1997年版的《天龙八部》主题曲。歌名叫《难念的经》,是周华健唱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那个电视剧的主题曲的歌词写了下来。所以当某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叫我们每个人都上去唱一首歌的时候,我的某个男同学居然上去唱《难念的经》,我惊讶得完全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他是怎么搞得清那些对我们来说如此复杂的歌词呢?!当时在班里我算不算学霸,但是长期排在10%以内还是有的,但我的那个同学只处在班的中等水平。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他到底是从哪里记下那些歌词的呢?现在才让我回唱当年的《难念的经》,我依旧觉得有难度,虽然那些绕口的歌词早已成为我的条件反射。

为什么这么艰难都要学会唱一首歌?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把精力放在那里,我要把精力放到哪里呢?当年我想那么做,所以就竭尽所能去做了。大概,完成综合题、用发散思维解决问题,很早以前已经是我的一个擅长项目。

2020-01
25

这是什么鬼

By xrspook @ 12:45:26 归类于: 烂日记

之前我从来没认真的看过春晚。还记得小的时候,我爸最热衷的节目就是看春晚,但是我跟我妈都不喜欢,因为当时的春晚几乎可以这么说,纯粹符合的是北方人或者是北京人的口味,与其看他们的春晚,我觉得不如看香港电视。又过了好多年,我们一家人完全没把春晚当一回事。于是,当春晚过后,当大家都把那个东西作为谈资的时候,我仿佛是一个外星来的人。昨天晚上,我居然看春晚了,因为实在没什么事可做,最要命的是淘宝有几个清空购物车是跟春晚联系上的,但实际上经过第一两次以后我就知道其实那个也跟春晚没什么关系,那是淘宝设定了一个时间,登录进去就有一个抽奖活动。虽然我不觉得自己会被抽中,但是我也把好几千块我用不着的东西丢进了购物车。如果那个东西可以丢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的话,我早就丢进去了,但是那些不在免单的范围之内。最终我当然没有抽中免单,抽中的那几块钱,甚至还算不上几块钱,应该是一块多钱,简直就是杯水车薪,直接可以忽略不计。

昨天晚上的春晚我觉得基本上是靠小品撑起来的,因为11点之前,节目基本上就是小品中间隔一两个短小的节目,接着又是小品,耗时最长的节目一定是小品。小品的演员星光熠熠,随手一抓就是有名的明星。中间穿插的其他节目几乎可以这么说,是群众演员,有杂技的,有跳舞的,有打功夫的,唱歌的也有,但通常是两个人起的,而且一开始通常都是一堆小年轻在那里唱,唱着唱着就把一个经典的老歌手拉出来,然后一起唱。在我印象之中,非常深刻的那些京味的小品貌似昨天晚上我没看到。里面有一个梨园的剧目,是好几个小剧串联起来的,春晚是面对全国观众的,为什么梨园的节目就只是京剧,而没有把其他剧种都混编进去呢?据说春晚这个东西会做全国各种语言的版本,甚至是全世界各种语言的版本,但中国有那么多剧目只上京剧,我仍然觉得有点不妥。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春晚一直都是大家的谈资,因为我觉得昨晚的春晚编排挺零散的,基本上就说不出有什么逻辑。昨天晚上当主持的几位都非常的年轻,年轻得我甚至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于是,如果不告诉我这个是春晚,只是让我看到他们几个人,我绝对不觉得这就是中央电视台的春晚。是今年的春晚突然换人了,还是说已经换了很久,只是我毫不知情而已呢?反正当那几个年轻的主持人出场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只是盯着他们高挑的鼻梁,无论男女,他们的鼻梁都很高,他们的身材高瘦,大概我跟现在年轻人的审美观有代沟吧。每次遇到他们这种类型的人,我都会觉得自己是个脸盲,分不清谁是谁。同样让现在的年轻人疯狂的那些小鲜肉出场唱歌跳舞的时候,我也不觉得他们对我有任何的号召力。大概节目编排的人知道小鲜肉的粉丝们不看到偶像是不会睡觉的,所以就特别把那些小鲜肉放在晚一点的时候再出场。对我这些老腊肉来说,大概10点以后的节目基本上可以不看了。看春晚,我觉得还不如看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文艺汇演。

拿着这锅杂菜,说这就是我们春节必备节目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理直气壮的。

2018-10
19

洗澡

By xrspook @ 8:34:44 归类于: 烂日记

15分钟就完成洗澡、把浴室墙上的水刮干净,用海绵拖把把地拖干。这有多迅速!所以,从我开始洗澡到结束大概只需要不到十分钟,这其中还包括一分钟把水管里的冷水放掉,然后热水的管才会有恰当温度的水。但即便这样。洗澡的时候某些操作暂停出水,再次恢复的时候还会有一个先凉后暖的过程。如果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只能让水一直都流着,但我觉得这样有点浪费。虽然相比于电费来说,水费没多少钱。

十分钟,对一个普通的女生来说,可能洗个脸都不够,更不用说要洗澡了。据说有些人不在家里洗头,洗头都是出去外面洗。对我这种穷人来说,这有点不可想象。首先是因为我不想别人为我服务,总是感觉怪怪的;其次是因为总感觉外面的卫生状况不太好;第三当然是因为我穷,没那么多钱去挥霍。

一到冬天,我的洗澡时间就会越来越长,其中一个原因是淋着热水很舒服,于是人就不自觉的在那里胡思乱想了。小时候干得最多的事就是在浴室里洗,半天不出来。于是妈妈就会在外面嚷嚷。我在里面做了什么呢?快到考试的时候,我会随机选一堆字,然后就像人家摘花瓣一样猜测自己,那一次的测验考试成绩会如何。当第一次出来的结果不好的时候,当然会有第二第三第四次,不断数下去,所以就会在里面待很久。我尤其喜欢数的是以前液化天然气热水器上面的英文。有时也会数,洗头水或者沐浴露上面的一串文字。当时我还不知道热水器上的那串英文是什么意思。当我应该知道上面的东西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些字都掉的差不多了。

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在家里洗澡我总要拖很长时间,但是在单位洗,我总是迅速。倒不是因为,家里的环境有多么优越,会让我进入冥想状态,可能是因为家里的水压比较小,所以水流慢一点,于是我的动作也会慢一点。有些人一年四季都洗冷水,到冬天的时候就会在浴室里唱歌,我也会在浴室里唱歌,但不是因为我洗冷水。是因为我是唱着歌进去的,除了有些时候口不能张开唱歌,其它时候我都会继续唱下去。唱着歌进去再唱着歌出来。我总觉得洗澡是一个很适合唱歌的环境。因为那里很私密,你可以很放纵。当然,这种事估计不能在北方的澡堂里做。

至今我都没去过北方的澡堂,但我去过北方的公共浴室。那个地方对南方人来说相当不好意思,因为进去以后你会看到无数裸体。而其中的很多还在互相擦背。洗澡对南方人来说是一件很私密的事,尤其是成年以后,但是在北方的公共浴室里你看到的人却一点都不害羞。在郑州住了一个月,学校的公共浴室每个星期有一天不开门,但其它时候我都会去,从开始到结束,我都不知道目光该往哪里放。我总是直挺挺地进去,当什么都没看到,完成自己的事以后再直挺挺地离开。在南方,即便在游泳馆的浴室里,我们也不会见到那么多的裸体。按照这个逻辑,北方的性教育是不是会比南方的好做一点呢?但说真的,读了那么多年书,我觉得自己还真的没接受过正规的性教育。他们总是打擦边球糊弄过去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这种事还不敢摊开说个明白呢。

通常来说,洗澡是快乐的,除非某个地方受伤了,有开放性伤口,怕水,那么,洗澡就会变成一件非常麻烦且痛苦的事。

2018-05
21

唱歌上身

By xrspook @ 11:29:0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睡觉之前我把《古拉姆》歌曲全集的中文字幕全部替换成印地语字幕,32分钟大概用了1个小时多一点,一共6首歌,大概每首歌用10分钟。替换我使用的是Aegisub和Notepad++配合。首先把中文字幕的ass复制一个作为准备修改的印地语版本,然后用Aegisub打开中文字幕的ass,一句句唱,听着歌词从网站上把相应的印地语歌词找出来,CV印地语歌词和中文歌词到Notepad++的替换界面,用“全部替换”的方式完成转换。歌词最少重复一次,最多貌似重复了5-6次。所以用全部替换的方式是最有效率的。如果用的是很“诚实”地顺序下来一句句改,那么30多分钟的歌曲合集估计我花2个小时都搞不定,而且还会非常容易贴错。替换完毕后我还是得完整校对。贴完印地语歌词以后我觉得居然有些不知道怎的我就会唱了,虽然细节的地方我还得不断重复,因为某些词语不是所见即所得的,但总的来说罗马字母的发音也就那样了。

昨晚睡觉之前我一直在重复Tujhko kya(问题何在)那首歌里面的♪Chit bhi apni pat bhi apni har halat mein jeet hai♪(我们掌管开端 我们控制结束 何时何地 我们都是胜利)这两句。为什么会着迷这两句呢,因为视频的那个画面我喜欢啊,有点嘻哈的味道。这两句节奏上没有难度,难就难在前半句的发音,i和各种辅音夹杂着,其中包括g,b,n,p,t,所以这一句就像在念顺口溜一样。虽然有很多i,但有些地方是弱音,所以读的是ə。调调容易,节奏感很强,歌词绕口,决定了这句话必须得练到脱口而出才能算可以。不断地噼里啪啦练习是少不了的。粤语或者普通话的绕口令我尚且很一般,我还得搞外语的绕口令,我也是醉了。但喜欢这种东西肯定是无条件投入的,搞定以后自然会很有成就感。即便像西班牙语那样所见即所得的发音,明明你会读那个单词,但歌唱起来仍然会各种不对劲,这其中缺少的大概就是语感了。唱粤语或普通话歌曲的时候某些连接词我们根本不用操心,因为那是很自然的事,不过呢,对我们不了解的外语歌曲就很不一样了。我们要考虑旋律、考虑节奏,还要考虑单词发音。

因为睡觉之前搞印地语歌曲,于是做梦的时候就搞笑了。我梦见了米叔,那大概是个见面会?我们在一个好大的室内体育馆里,估计能容纳超过1万人以上,因为观众席是环形的,所以不是电影院之内,是体育馆。米叔开唱Aati kya Khandala(共游肯达拉),他唱第一句,完全没想到全场的中国观众居然接上了他最后一个词,于是下一句他只唱半句,我们把后半句接上了,最终变成了像原曲那样,他和所有观众对唱,气氛实在太好。我会唱很正常,但我万万没想到身边的其他人也会唱。不过呢,唱到一定程度大家就唱不下去了,因为歌词有点复杂,而米叔自己呢,他也是忘词大户,所以我们就不唱了。不唱以后还有些其它互动,具体是什么不记得了。光是歌曲对唱已经很有爱,而且还是20年前的电影插曲哦!

我最终会把《古拉姆》的6首歌都学会吗?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