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10

幸好理解错了

By xrspook @ 8:43:48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经济学心理学的东西,通常我都不怎么看。还记得高二的时候我们开始学哲学,我的同桌是一个哲学控,她尤为喜欢《苏菲的世界》,恨不得每次政治课也就是哲学课下课以后就去抓住那个老师讨论各种问题。哲学这个东西的确很厉害,但是我却远远没达到控的程度,要用的时候我自然会用上,但是其它时候我不会去特别纠结于某件对我来说比较飘渺的东西。多年以后,当我看完《苏菲的世界》,我觉得这也太扯淡了吧。为了把那些哲学串起来,居然搞了个如此神奇的故事。所以虽然《苏菲的世界》我终于看完了,但是却好像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某本书看完了通常我不是留下一个总体的梗概,而是记住了里面某些情节,某些对话,又或者给我的某些感受。这些东西往往跟我看书时的那个状态直接相关。比如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看的第一部武侠小说是《笑傲江湖》。那是我小学四年级暑假时候开始看的小说。而到了初中的时候,金庸的很多长篇小说我都看完了,但是看到《书剑恩仇录》的时候,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因为不知道为何,我内心就是在抵制着那个故事,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概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看过了《鹿鼎记》,《鹿鼎记》之后我又看了好几部,但是《书剑恩仇录》跟《鹿鼎记》一定程度我觉得是两种比较相反的东西,既然我认同前面的,后面的你再叫我坦荡接受,我就觉得比较困难。

前天傍晚,网友突然蹦给了我一句她关于BLF的感受,让我挺震惊的,因为没有任何先兆,他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吐槽。无论她吐槽什么,肯定会有她的道理,所以我的第一个感受是有点惊讶,然后才是她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接下来她抛给了我一个叫做“沉没成本”的词。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她估计是有点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从前会这么着迷于这部电视剧了,因为从那现在的观点看来,有些东西是毫无道理没有意义的。当看到这个观点的时候,实际上我是不同意的,因为就像从前的某个笑话。某个人去吃饼,吃到最后一张的时候终于饱了,接下来他就跟别人说,如果早知道最后一张饼能让他吃饱的话,前面那些饼就不用吃了。从前我们是在里面投入过很多时间精力,但之所以这样,难道不是因为你觉得快乐吗?如果你不觉得快乐,你不可能自愿去做那种事。你可以选择看这部电视剧或者那一部,你可以继续深入的去了解与这部电视剧相关的东西,你也可以把时间拿去打游戏。为什么从前你要这么做呢?是因为当时你没有考虑好吗?你当时为什么不考虑呢?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放在交叉路口选择要不要继续做这种事的行为,我觉得比较神奇。沉没成本中有个观点是,其实我们坚持做某事是因为我们被过去绑架了,对过去的损失表示不能接受,所以我们不得不继续干下去,但如果过去那些不是损失而是快乐、幸福和奖励呢?这种也叫绑架吗?如果她告诉我,现在她已经move on了,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也这么干过。但是当她有点否定自己曾经做的决定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我有点不能认同。起码就我自己来说,过去我的确做了很多令人很费解的事情,也正是因为那些事情让我养成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兴趣,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损失了吗?的确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甚至是金钱,但是我换回来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虽然从某些人的经济学角度看来,我的这些都是无用功。但是人活得快不快乐,有时真的不能用钱去衡量。就好像袁老一样,他一辈子钟情于他的水稻事业,他可以干这么一辈子,难道你觉得他没有在其中没有获得乐趣吗?还是因为他不能接受从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所以只能把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其中呢?痛并快乐着这个词,有些人可能不太理解,但如果你自愿进行过某些让你很酸爽的运动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痛带来的那种多肾上腺素的快感。

人回忆起过去的时候,往往都会自动的把痛苦过滤掉。你可以说我不思悔改,但是我就是那种没时间去后悔,我宁愿继续向前冲的人。

PS:终于又和网友搭上线,幸好上面那一段话是我因为某些东西拼在一起而理解错误。“沉没成本”她只是用来评价BLF里某个角色的选择。

2019-08
7

人各有志

By xrspook @ 9:27:04 归类于: 烂日记

七八十岁的时候还到处奔波。要不就是赚外快,被别人看作专家做各种讲课、经验分享又或者是评审。除了那些事以外,就是不断的往返于医院市场。生了两个孩子,都长大成家了,而且都可以说是事业有成,但每次回到家,只有老伴一个,老伴患有阿茨海默症多年,前几年的症状是行动不便,震颤非常厉害,现在运动方面好一点了,但是却整天疑神疑鬼,我妈说脑子好使但动不了比活动正常脑子坏好。他自己需要奔走医院,也需要为了老伴奔走医院。估计他年轻的时候也没去过那么多市场。家里有佣人,不过那顶多是搞搞卫生或煮个饭。为什么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挺可悲呢?如果我到那个年纪,肯定不会为了那些所谓的工作烦心,同时,我也没有那样的资历是让别人觉得有必要方平我做那种事。我不想做某事的时候,我就会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我不会随便应付他们而做某事,而是会直接选择不做。

我经常这么觉得,他们家貌似根本算不上个家。因为我总感觉,他们除了工作就是往医院跑。年轻的时候拼命,即便年纪大了也很拼命,有时我真不知道他们赚回来的钱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他们有钱也有地位。他们会去各地旅游。他们努力赚钱就是为了旅游享受人生吗?或许他们真这么觉得,但显然我不能接受这个。我比较喜欢平淡的快乐,那些不知不觉间的幸福。那有可能是妈妈买了一些水果或者小零食,又或者我在大街上溜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从前我不曾留意到的东西,那有可能是某些建筑物,也有可能是某个事件。

学习、探索未知让我非常快乐。别人工作是为了赚钱,要赚钱就得打动老板,有可能是完美的完成任务,甚至是超额完成任务,但对我来说,其实我不在乎老板喜不喜欢。我只在乎做出来的东西让我自己满意。工作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深深地明白到付出跟收获是不成正比的,如果我一直都只是待在某个体制内的单位的话。所以我已经变得非常擅长自娱自乐了。我的乐趣在于学习。无论是学习某门技术还是某个理论。我已经大概看了半年的印度长篇史诗《摩诃婆罗多》,与其说那是一本故事书,不如说那是一本哲学书。很明显,他们在讲哲学,但是,他们用的又不是《苏菲的世界》的那种方式。《摩诃婆罗多》比《苏菲的世界》厉害多了。因为他把社会生活的全部智慧的法则都融入到一部作品里。如果你只看到里面的无限开挂与奢华,你就必定输了。从前我不会主动去看哲学书,之所以开始看《摩诃婆罗多》,纯粹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然后我才能更好的理解米叔未来的电影。现在趁着有空,我同时在学习具体技术,理论知识以及哲学,这种感觉非常棒。唯一不好的是现在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体重了,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没办法晚上早点睡觉。到睡觉的点的时候,我总感觉灵感迸发,完全止不住。

别人怎么过才快乐我管不着,但起码他们不快乐,需要别人时候别老找我家人啊!

2019-04
14

如果从前不是那样

By xrspook @ 14:22:39 归类于: 烂日记

在看完了第一册《摩诃婆罗多》以后我明白到其实这部印度的长篇史诗之所以让人受益,并不是因为里面的设置有多么的精彩,又或者故事的描述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里面所讲述的道理包含了很多哲学。几乎可以这么说,那是一本牛逼加强版的《苏菲的世界》。还记得高中学哲学的时候,老师跟我的同学无数次提起《苏菲的世界》,但实际上跟《摩诃婆罗多》比起来,那只是小巫见大巫,而更重要的是除了一些纯粹哲学的观点以外,《摩诃婆罗多》里面还包含着很多印度道德层面的东西。因为我看的是中文翻译版本,所以那些很羞涩难懂的东西已经通过了比较通俗的方式表达出来。中国古代文学里肯定也有很多这些有用的东西,但之所以这难以被消化很大程度是因为但我还是个学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的人把原文搬出来让你去理解。但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清楚不明白,当然不理解,其实不同朝代的古文理解方式是不一样的。虽然那些字你都认得,但拼起来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去体会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古文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些比较缥缈的存在。我甚至觉得那比外语还要外语。大概如果有人把中国的古代重要文学以白话的方式演绎出来,那么孩子学习那些东西的时候估计会更有兴趣。现在的幼儿教育经常会融入国学那种东西,但我并不觉得那些穿着汉服摇头晃脑背着古诗词的小朋友真的全部都理解其中的含义。他们只是在音调节奏上模仿,到他们真的学会那个意思并实行拿来主义,那又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起码对我来说,能模仿背诵出那些发音,跟我去理解记忆并运用故事后面的意义完全是两回事。正是因为这样,如果老师布置一个作业,要我们以古文的方式叙述我们身边的一件事的时候,我会无从下手。据说现在的老师的确会布置这样一些作业。应试教育的我们现在看来,当年的我们真的错过了很多。

近期我用Word编辑了一页楷体的汉字,然后以浅灰色打印出来,接着拿钢笔在上面临摹。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小学一年级我们开始学拼音和写汉字的时候用的是铅笔,那是一个多么不靠谱的做法。因为用铅笔写字的时候,你永远都不可能使出真正的力度。如果用的是活动铅笔,那完全是一使劲就会折断的节奏,即便你用的是最普通需要削的那种铅笔,你还是不能使劲。但写钢笔的时候不一样,你可以使劲,你可以通过笔画的停留时间来控制出墨量。写得快和慢,出来的效果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我觉得写钢笔的感觉跟写铅笔和中性笔完全不一样。当然也有一些很厉害的人,无论写什么笔都能写出那个味道,但起码对我来说这些是不一样的。所以为什么在一开始写字的时候我们必须用铅笔呢?难道就因为写错了可以重来吗?如果当时老师的作业变成用钢笔写,写错了就重新写,直到每次作业里同一个汉字连续写对多少个为结束。当年就因为我们的抄写作业用的是铅笔,但可能因为那个字写的不够好看,我们被家长要求把已经写好的作业一次又一次擦掉重来。这些重来可能最终改作业的时候老师不会察觉,但实际上我们已经走了很多弯路。与其都要写很多很多遍,为什么要多一个擦掉的过程呢?直接再写就好。

我们都错过,但无论已经到达了什么地步,还是可以纠正过来的。

2019-03
15

看完第一部的2/3了

By xrspook @ 21:19:0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看完了《摩诃婆罗多》第一部的2/3。跟一开始的风格不一样,在开始讲着般度五子的故事以后,一切顺当了,再没有那么多的无厘头插叙。一开始的时候,无数的不知道为什么的故事拼凑在一起,人物没什么关联,里面的故事也都是独立的,所以让人很抓狂。同时让人抓狂的还有那些神奇故事的无数个注释,我觉得其中很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说句子格率的变化。不知道从哪一章开始,终于没有了那些句子格律变化的注释,所以,看起来很顺畅舒服。

因为《摩诃婆罗多》是一部非常长的神话史诗,很多人都跟我说,没必要去看原著,只看其中某些浓缩的故事就可以了,但当我自己亲自看过以后,我觉得这个东西你要领会其中的真谛,就必须看原著。虽然我所看的原著已经被翻译得有点让我很生气,但是你还是能从字里行间之中懂得某些道理。里面的哲学和道德,不像中国的文言文那样羞涩,难以理解,因为句子经过中文的翻译,所以表达方式已经直白得让你可以快速理解。哲学和道德这些东西最精炼最核心的东西当然价值最高,但那些干巴巴的精华很枯燥。在这部神话史诗里,通常他们会通过一些实际的例子让你领会其中的道理。我觉得这样的表达方式非常好。但是那些说道理的东西只是故事里的一部分,如果要浓缩故事的话,那些部分肯定会被删减掉,所以可能最终你看到的精简版本里面奇妙的哲学和道德解说已经没有了。在看书过程中,我会不知不觉地把某些我觉得靠谱的东西吸收过来。

同时,这部神话史诗让我觉得里面的开挂实在太严重。虽然在看这部印度的东西之前我已经看过非常多印度电影,对印度电影的开挂早已习以为常。看过这部史诗以后,我觉得相对而言,印度电影里的开挂简直不值一提。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印度电影的开挂让人非常很无语,但实际上,用印度人的目光,拿他们的电影跟史诗相比,电影的开挂只不过是鸡毛蒜皮。因为《摩诃婆罗多》里面的开挂太多,所以我都说不准到底那纯粹只是个故事,还是真的是历史的一部分。因为那已经神奇得让人分不清事实部分和幻想部分了。之所以这么神奇,是因为其实《摩诃婆罗多》据说一直都没有用完整的文字记录下来,他们主要的传播方式是口述。众口铄金这种事,大家都明白,一个故事即便一开始没有问题,一个传一个传下去,十个以后必定会变成另外一个模样。所以,到底最开始的时候《摩诃婆罗多》到底是怎样的,没人知道。又或者可以这么说,其实这是这是一部非常多印度人集体创作出来的故事。这不是一道数学计算题,只有唯一的答案,这更像是一部艺术创作,根本无法定义哪个才是真正的版本。很庆幸,在中国的历史里,我们有个秦始皇,他统一了中华大地的文字,所以我们流传下来的历史相对于印度来说比较容易拼凑整理。

我说不出具体我学到了些什么,但我肯定是有所得的。

2019-02
3

一看再看

By xrspook @ 10:49:0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把一本书不断地看好几遍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而且,那还不是一本技术类的书,而是一本故事书。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本故事书里面的专有名词实在太多了,而那些名词所代表的意思又有很多很多故事,在没有清楚那些故事之前,我没办法记住那些名字。但显然,要把那些故事都理解透,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把那本书看了1.5次以上。估计要把里面的名字以及详细说出来的故事都记住,我得把这本书看三遍,甚至以上。

之所以要把这本书一看再看,其中一个原因是里面说到的不只是叙述的故事,还包括一些哲学的含义。简单的故事看一遍就会记住,如果记不住,那么那个故事肯定是不怎么吸引我的,也没什么所谓,但是,如果故事与故事之间夹杂着一些哲学的东西,显然要理解吃透就不那么容易。

在看过两本知乎一小时的印度神话以后,我觉得印度神话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很神秘、很神经、也很神奇。

神秘是因为里面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我去了解,在知道那些东西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印度故事不只是与印度相关,可能说的是印度教,也有可能夹杂着穆斯林和佛教。所以,当我在印度神话故事里看过因陀罗以后,然后又在一个金庸《天龙八部》评论文章里看到因陀罗,我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虽然二者都谈到了因陀罗,但显然,印度教里的因陀罗跟佛教里面的因陀罗有很大区别。虽然在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因陀罗可以说都是一个悲情的存在。一开始的时候他非常厉害,简直就是战神的模式,但是在谈恋爱的时候,二者的结局都不怎么好。让我真的有点理解到因陀罗是什么存在,是在我看到那个评论文章把萧峰比作因陀罗以后。幸好我少年时代读《天龙八部》的时候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当我有点明白以后,我觉得金庸实在太厉害了,他的各种造诣真的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显然,在我读那些评论文章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些。其实这些不知道也无所谓,因为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作家,不应该看别人怎么看待他,而应该从他的作品出发,用自己的心去理解。

回到印度神话的话题上,一直以来,我都对那些印度的神非常迷糊,搞不清他们谁是谁。虽然现在我已经看过两本一小时的知乎,但对他们的了解,我觉得自己还没算入门了。印度教的三大主神,梵天、湿婆以及毗湿奴,如果把这三个神放在一起,给个图我去辨认,我可能也猜不对。因为他们的化身太多,本尊只有一个但是化身无数多。印度神话的很多东西都是哲学层面的,而那些又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有点区别。虽然哲学是对现实的高度提炼,可以用在任何领域,但我觉得印度神话里的哲学更多是人性层次的探寻。至于为什么他们的学者会想出这么些东西,真的让我感到非常神奇。

之前我说过,我觉得印度神话也很神经,是因为他们的神话作品里有很多荒诞的成分。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觉得那完全是无理的,但是他们却觉得那些东西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他们的神话故事一方面会让你觉得有满满的道理,但另一方面会让你觉得简直乱来。明白了这个以后,我也就更能理解为什么印度的电影可以把神奇和神经结合得那么自如。因为他们的确就生活在那种让外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环境之中,他们一直都浸润在那里。

我觉得了解印度神话是个无穷尽的活儿。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