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1

有病没病

By xrspook @ 19:57:04 归类于: 烂日记

为什么我会觉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呢?感觉从前我不用穿那么多衣服,跟之前很不一样的是现在穿得多,只要一动起来就很容易出汗,而且会出一身汗,出汗了自然要散气把衣服打开,但这样一来等我觉得冷的时候已经着凉。自从最低温度开始下降到10℃以下,感冒这种东西就像从来没离开过我,不过是有时严重一些,有时没那么严重。在冷暖交替的场合非常容易流鼻涕,也容易咳嗽,是鼻子的分泌物流到喉咙导致咳嗽吗?反正就是喉咙发痒然后就咳嗽了。如果是从前,流鼻涕就流鼻涕,咳嗽就咳嗽,都正常得很,但在新冠疫情如火如荼的现在,任何这种反应都会让身边的人觉得很不安。如果是从前,当跟别人咳嗽的时候我会仔细辨别一下那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咳嗽,是喉咙的问题,是气管或肺部的问题,是急性的问题,还是慢性的老毛病,但现在,只要有咳嗽的,尤其是那些不戴口罩就咳嗽的,又或者是戴着口罩但咳嗽得很厉害的都一律让我觉得有点不安。我自己咳嗽,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同时也会担心身边的人会不会因为我而不安。越是小心翼翼越会犯错,越是不希望自己有病就越容易有这样那样的小问题。于是有时我都搞不清自己是真的发烧还是自己心理上“发烧”了。即便实际上真没病,但心理总有个疙瘩,心理上有病,生理上也会有那种感觉。

刚上公交车,车里很暖,车外很冷,车里人很多,而我们又被堵在路上,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觉得喉咙发痒想咳嗽,但那种场合咳嗽一定会被严重歧视,所以我会尽全力忍住。明明知道小咳一下不能解决问题,大咳才可以抑制住那种痒,但我不能大咳。在那种时候我会调用主观意识克制自己,告诉自己我很舒服,喉咙不痒。这听上去好像很玄乎,完全是自欺欺人,但实际上这是有效的,当我给自己那种心理暗示的时候,非咳嗽不可的感觉会立马减轻甚至消失。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我能彻底转移注意力,咳嗽的念头就彻底没了,当然了,我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我的控制力还没强大到那种地步。明明某个地方不痒,我却要想像那个地方痒,结果就真痒了,这种事情没在我身上发生过,但为什么咳嗽这种事却可以偶尔主观控制住了,这个我就完全不懂了。

这个冬天我貌似一直在即将感冒、正在感冒以及感冒貌似快好了之间不断循环。有时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冬天就离不开纸巾,即便没有感冒也没有鼻炎也会有清鼻水以及会咳嗽的呢?我妈有慢性鼻炎和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她不咳嗽是不正常的,她或许会有不鼻炎的时候,但因为有那两种慢性病,所以她对各种刺激性的东西特别敏感,有可能是温度,有可能是花粉,也可能是灰尘。我也说不准我现在神经质一样的体质是不是跟单位这边糟糕的空气质量有关。散粮装卸扬起的灰尘,各个工地扬起的灰尘,外加几公里外的海昌码头搭着北风的顺风车送来黑色的礼物……

日子在轮转着,我知道那正在从我手里溜走,但有时我却觉得自己活在凝固的时空中,一切还是老样子。

2020-02
16

上班那天

By xrspook @ 13:59:41 归类于: 烂日记

因为新冠的原因,所以这个周末我没有回家。一大早上班还好一点,在坐上同事的私家车之前我搭的公交车里人不多,但即便这样,2月10日上班坐那辆304的时候我的心情仍旧有点忐忑。

那是新冠开始全民戴口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必须量体温以后我第一次被测体温,也是我第一次搭公交车。那天那辆304我等了很久,不只是304,路上其它公交车相比于往常来说也很少,发车频率我感觉只有平时的1/2甚至更低。虽然新闻上说,广州公交车的发车间隔拉长到半小时到一小时这个措施只持续到2月9日晚上24点,2月10日理论上恢复正常,但实际上在恢复正常那四个字之前还有“逐步”两个字。我等车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江海大道中公交车站的人稀稀落落,除了某几对人以外,独自出门的人都很注意隔开站立等待。我不知道在那里等车的人是不是也像我这样是第一次,等半天都等不到要等的车我不知道他们慌不慌。正常情况下,等车的人在车没有来之前通常都一直注视自己的手机,但那天等车的人除了个别一两个以外都没有掏手机。前20分钟,我也没有掏手机,但当我实在等得有点慌了的时候,我忍不住拿手机出来看看我要等的那辆公交车到底去到哪里了。幸好,那个时候,公交车已经几乎到我的上一个站,很快就过来了。在我掏手机看公交车在哪里的时候,整条路线上,我上车的那个站的前方一辆车都没有,所以非常有可能我那天坐上的是304的首班车。新闻上说,首末班车正常运行,我怀疑这个说法。

公交车上的人不算多,如果是单排位,大家都隔开就坐,如果是双排位,只坐一个人。我上车的时候,若要按照这种就坐规律,只剩下一个座位而已。那个座位是单排位和双排位的交接处,和最邻近的单排位相隔一个座位,但和双排位几乎没有间隔。万一坐我后面双排位的人咳嗽呢?越怕鬼就越见鬼,在坐了几个站以后,果然那个人咳嗽了。我简直不知道该有些什么表情。和我最邻近的单排位乘客下车以后我赶紧挪过去。心理恐惧比事实更伤人。那天回到单位以后我第一时间回宿舍从头洗到脚,里外的衣服一律丢到洗衣机里强洗。

那天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上车了以后天依然还没亮,下车的时候天色处在半明半暗的状态。在那个时候,公交车理论上人还算少的时候尚且会这样,我简直无法想象周五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会遇到什么。与其这么提心吊胆,我不如直接不回去了。不增加我自己的风险,也不增加我家人的风险,同时,家里少我一个人消耗一日三餐,菜也不需要买那么多了。

我没有洁癖,在新冠之前别人在我旁边无遮掩咳嗽和打喷嚏我只是觉得恶心,但现在我到达了忌讳的地步了。

2020-02
9

大概是焦虑症

By xrspook @ 14:34:22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睡到某个时间,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醒过来。四周一片寂静,基本上没有什么声响,所以只要是发声的东西,我都听得很清晰。接下来我会听到我妈的咳嗽声。她一直以来都有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咳嗽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起码在我记忆之中,她一直都这样。还记得我小时候,她总会去省中医院看一个医生,后来她没去了。看那个医生,的确会让她的症状有所好转,但长时间的坚持证明那个东西还是不能根治。所以我妈的做法是见招拆招。情况跟现在的医生面对新冠肺炎一样,病人出现了什么症状,就用对应的方法去处理。绝大多数情况下,我妈都不会去医院,而会去单位的医疗室。那里的医生熟悉她的状况,而更重要的是,单位的医疗室其实就相当于一个社区医院,药价比三甲医院便宜。根据社区医院不一样的是,医疗室开的药物可以相对多一些,也可以开一些不同品种的。我妈不是那种要把医保卡里面的钱每月都光掉的人,所以即便开一些其它药,也只是用来看门口而已。

我觉得支气管炎和鼻炎对我妈来说简直就是一对好基友,而鼻炎和支气管炎这种东西受天气和环境的影响很大。有时候可能并不是真的细菌感染,纯粹只是因为过敏反应,所以过敏的药物在我家通常都会有。

以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过敏反应。虽然小时候的皮试已经证实了我肯定是青霉素过敏。青霉素过敏,先锋类的药物不能用,头孢的也不行。在病历上,我写着青霉素过敏,开药的时候,医生不会给我开青霉素,但是我还得接下来口头跟他们说先锋和头孢也不行。所以总的来说,我一直都会药物过敏。大学二年级的那一次,我才知道一些莫名的因素也会引起我的过敏反应。那一次,刚好遇上的是四级英语考试。一两个星期下来,感冒药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回家以后,试了一下抗过敏的药物,两天症状就消失了。虽然这些过敏的事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会出现那么一两回。我试过症状像感冒,结果是过敏,也试过服用了一整盒过敏药,结果出现药物副作用,半夜的时候肚子痛得死去活来。

在白天在清醒的时候,听到我妈咳嗽是一回事,但是当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间醒过来,在寂静之中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脑子会一片空白,接下来会感到莫名的害怕,然后胡思乱想就会发散开来,继续发展下去就会让人辗转难眠……

鬼知道为什么我会半夜无端端醒过来。晚上一直无法入睡的人很可怜,但是那种睡到一半突然醒来,然后开始胡思乱想,也很恐怖。这种恐怖不会一直缠着我,但如果某天遇上,仍然很可怕。

2020-01
5

诸事不顺

By xrspook @ 20:18:15 归类于: 烂日记

感觉生日过后各种奇怪的东西就接踵而来,首先是莫名其妙的发烧,然后是鼻炎,接着是咳嗽。而这些事情之所以发生,一开始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该来却没有来的大姨妈,后来大姨妈算是来了,但一直都不通畅,这绝对是一个糟糕的标志。咳嗽这种事从前我不会因为感冒而不能断尾。我妈老是说我把她惹感冒了,结果现在的情况是我妈几乎好了,但是我仍然在断尾的路上停滞不前。无论吃什么药,效果都好像不太好,先是吃一些鼻炎类的,然后试了试咽喉类的。我妈说我的痰咳不出来,所以连沐舒坦之类的我也在吃了。不过每次我只吃一种。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我没有发烧,但是经常会咳嗽得半死,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大概只是喉咙那里有感觉,但这两天我感觉那些咳嗽简直就是从肚子里引发出来的,已经到达了接近肚脐的位置。横膈膜应该不会这么靠下吧。

今天是外婆的死忌,所以我们一大家族先去海幢寺拜祭,然后去吃饭。上菜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水鱼,我妈说清明节的时候,我半夜突发的过敏就是因为水鱼,她叫我别吃,但我还是吃了。我们是中午吃的饭,大概下午2点吃完,到晚上5点多接近6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明显的过敏反应。较早时候,出现了肚子痛,我说不准那到底是什么造成的。那个腹泻差点就闹出笑话,因为我差一点点就会憋不住。肚子一直有种不知道什么的奇怪感觉。接着,跟上一次类似,我也是觉得头很痒。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一些蚊子,但我不确定手上的包是不是蚊子咬的。蚊子能在我的手臂上叮个包子,但绝对不可能在我盖着衣服的胸部接近腋窝的位置以及腹股沟位置叮包子。把衣服脱掉一看,简直触目惊心,因为大大小小的包子非常明显。显然这些包子不是蚊子叮出来的,而是风团反应。同样起包子的还有我的脖子。越是痒,约会去抓,一抓就非常容易起风团。上一次因为是半夜起的,当时我没想过那是过敏反应,所以没有吃药。最严重的时候,我简直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上一次在严重的过敏反应之前,我也有过肚子不舒服的阶段。还记得那一次在厕所里痛不欲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大腿非常痒,但实际上我知道上面什么都没有。所以对我来说,过敏反应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瘙痒。清明节的那次把我妈吓得不轻,所以今天晚上我又说我出现了这些症状的时候,她也是吓得有点慌乱。首先翻出开瑞坦。开瑞坦这种东西是一天一片的,如果开瑞坦不怎么起作用,我就得赶紧跑医院了。我妈说我上一次半夜突然跟她说我几乎喘不过气的时候,她吓到那天夜里余下的时间都睡不着。

上一次我怀疑自己是吃了一些被微生物感染的甘蔗,但今天我肯定没有吃,唯一两次都一致的是我在同一家酒楼吃了他们的水鱼。为什么我会对水鱼过敏?不知道,但的确有些人是这样的。以前我也吃过水鱼,不会有这种反应。跟其它食物比起来,水鱼是我吃的最少,又或者说平时几乎不吃,所以元凶只能是那个东西。

现在我的过敏症状还没有完全过去,但相对来说已经减轻了一些。这意味着我永远都要禁食水鱼这种东西了。这到底是水鱼的蛋白质让我过敏,还是现在养殖水鱼的时候放了些什么会让我过敏的药物促生长抗病呢,只有养的人知道了。

2020-01
2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8:46 归类于: RUN NOTE

星期四 2020-01-02 21:13
平均心率111,最高心率135,平均配速603,原地跳。看慢节奏的电影我简直快不起来,一边跳一边咳嗽也是醉了。从前感冒结束后我从来不咳嗽,但现在我已经退化为普通人了,泪奔…… 好不容易不发烧了、不流鼻涕了,但咳嗽很漫长。每天咳嗽额外做的功也消耗了不少能量…… #xrspook未行够#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