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17

蜗居

By xrspook @ 17:07:33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早上我10点多才起床,原因之一是那天早上我没有挂早餐的饭牌,而且周五就开始下雨,下得天昏地暗,灰蒙蒙的天让人根本不想起床。不起床就不会感到渴和饿,而且,我还真的没什么事做,不想看书,也不想看电影,醒了以后就一直窝在被子里看手机。周六和周日两天我基本都在单位的宿舍度过,破天荒地,我的手机亮屏时长居然合计超过了9个小时!难怪我的手机每天都要充电!!!正常情况下,我每天使用手机不会超过3小时,变态的时候更是1小时都不到。所以我的手机有时充一次电能够待机4天以上。之所以过去两天手机高频使用,是因为无论我坐着还是躺着都在看购物网站,可能是天猫淘宝,可能是京东,也可能是其它的。我就只有2个状态,正在买东西或者准备买东西。复工以后我下了不少单,大多都是很便宜的东西,但东西迟迟不发货,又或者是发货后迟迟都没揽收是习惯性的问题,于是一天下来有不少时间都耗在了看东西揽收了没有上面。

我周六下午买了条酷毙灯,居然周日上午就送到了,神速!买的是欧普的酷毙灯,大品牌就是不一样,连揽收都这么神速。之前我买过2次酷毙灯,都是杂牌,能亮,而且足够亮我就满意了,但用过欧普的那根酷毙灯以后我真心觉得大牌子果然不一样。跟我之前买的不一样,欧普的不是白光,而是自然光,直视灯管的时候看不到里面一颗颗的灯珠,因为透光外壳足够厚。酷毙灯在下单后24小时之内送到我真的很意外,如果是平时,我不意外,但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居然也这么高效,实在让我震惊了。另外一个24小时之内送到的是京东物流的东西,京东物流只要发货了,收件了,而且收件的地点在附近(省内),隔天收到是很正常的。最后一个我收到的快件是中山发货的,但只是个30多块钱的烘干机罩子,但居然用的是顺丰,吓死。现在这个时候,其它物流公司都不太靠谱,但顺丰几乎是一直都没问题,只要揽收了,跨市能保证隔天收到几乎就只剩下这两家了。周日一个早上我一共收到了3个快件,真开心。

周六下了一整天的雨,而且有些时候下得很疯狂,就像泼水一样,但周日开始放晴。周六上午起床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烘干机的框架拼了出来,然后我烘了棉被和空调被。烘干机是我几年前买的,但之前我只是用来烘干衣服。买烘干机的时候我还住在旧宿舍,因为一开始没有一户一表,所以后来加装的电表只是接在了热水器和空调机的线路上,其它插座的用电是算不了电费,也没有分摊这个概念。烘干机是1000W的,插在别的插座,那是想怎么烘干就怎么烘干。后来搬到了新宿舍,每户都独立水表电表,而且刚好过去的一两年都没有经历让我刻骨铭心的回南天,所以那个从旧宿舍打包过去的烘干机架子我从未组装过,没有烘干过衣服。过去一两年我把烘干机的主机拿到了办公室当暖风机用。效果不错,就是噪音不小。这个冬天入手了暖脚暖腿的神器后我就不需要烘干机了。周六我把烘干机的架子搭起来,然后把棉被架在框上,居然很稳当,高度也很恰当。烘干机能不能烘棉被一开始我是不太确定的,我棉被是宜家家私的冬被,我查过那一款是可以烘干的,但温度不能超过80℃。烘干机的出风温度是68℃,显然没问题。把有点潮(心理作用?)的棉被放在烘干机里,烘20分钟就足够了。把被子取出后,那暖暖的感觉在阴雨天真让人感觉窝心。把被子折叠放回床上,过了个把小时后钻进去,折叠部分居然还是暖的,原来烘干机是暖被神器,我实在太后知后觉了……周日出太阳,湿度从之前的接近100%降到了不到50%,所以周日的晚上我把烘干机的架子拆了……往后我还会用烘干机烘棉被,但会换一个方式,希望我的代替方案行得通。

一整天睡觉,正常人都睡到有病了。

2019-11
27

妈妈

By xrspook @ 9:59:17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去几乎每个周末,我跟我妈都会去一些之前我们从来没去过,或者已经很久不去的地方。之前,我们从来都不这么干,因为当外婆还在的时候,每个周六的固定节目就是去外婆家,哪怕只是去吃两顿饭,余下的时间又到处溜达。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当时会把周日改成了周六,因为我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是周日到外婆家的,而之所以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单休日变成了双休日。那大概是从我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开始的。从只休星期天,到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课,再到星期六也不用上课。小学的时候,之所以星期天到外婆家,是因为那天上午我要去上奥数。大概从六年级开始,星期天我下午还有一个英语中心的课要去上。初中开始没有了这些羁绊,但是到初三的时候周六又要上一天的课。星期六也好,星期天也好,上一个上午的课也好,下午才能到外婆家也好,过去三十几年,除了一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每个周末,我总会去外婆家。我是外婆三个孙子里面和她见得最多的,每周都要见上一面。虽然只是见一面,但是如果不去的话,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当我没办法继续做到的时候,我真的是觉得生命中缺少了点什么。连续做21天,某件事就会养成习惯,何况这种事我做了30多年。正是因为以前每个周末我们都有一半的时间要去外婆家,留给我和我妈的空余时间实际上就没多少了。尤其是我妈,她得忙外婆家的东西,也得忙自己家的东西,说不准某个亲戚也要找她帮忙,所以即便她50岁就退休了,但实际上几乎可以这么说,忙的时候她比上班还辛苦。

现在我跟我妈每个周末都到处去,说不准去哪里,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我觉得,她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情况就像她不像我妈,而像我的姐姐。这样的搭配有点怪异,因为理论上一个老人通常不干这种事,而我这个年龄,即便干这种事,伴侣也不应该是我妈,而应该是我男朋友或丈夫。如果外婆早点去世的话,我不肯定现在我跟我妈的这种快活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早点到来,但或许,如果这种自由十几年前就有了,我们不会有现在的这种兴致。

还记得我曾经考虑过要带着外婆搭水吧,去芳村,去黄沙,去沙面,去石围塘,去那她他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但最终,我只是想过要这么干,实际上没完成。外婆的腿一直都不好,所以从时开始,她甚至不能步行去喝茶了。但之后有了轮椅,所以她又可以轻松快活地去喝茶,那几年的时光非常快乐。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推着轮椅比较麻烦而已。当时的外婆就像个小孩,每周都盼着那一天,我妈跟姨妈带她去喝茶。但后来,从腿脚不便,到身体控制失灵,这种事情我觉得来得太快。又或者,其实这很正常,只不过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

外婆去世以后,我妈再都没有了妈妈,而我也没有了那个像我第二个妈妈的人。不过现在,我仿佛多了个姐姐。

2019-02
25

周末干了啥

By xrspook @ 11:27:28 归类于: 烂日记

刚过去的周末,我过得有点扯淡,因为周六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我哪都没去。基本上一天就在床上度过,要不是在睡觉,要不去躺着床上看《摩诃婆罗多》。通常情况是这两种是混搭在一起,看累了就睡觉,睡醒了继续看。我妈跟我差不多,不过她做的不是睡觉和看书,而是看电视。我在床上躺了一天,她坐在电脑旁看了一天的爱奇艺。直到晚上,我才发现原来有事可干了,因为米叔有个新的视频可以翻译。那个视频跟电影没什么关系,跟米叔的其它作品也没什么关系,但会传递给我们一些信息。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翻译,但同时,我也知道这不容易,无论是下载还是翻译本身。因为视频有十分钟那么长,下载肯定很耗时间,而他们说的是英语,没有人工字幕,英语字幕是Google AI自动生成的。这可以用来辅助理解,但问题是某些地方肯定不准确。相比于其它AI,Google的已经挺靠谱了。但实际上整个翻译下来,我发现我不懂的东西,Al也不懂,而我听出来的东西AI有些没识别出来。也不能怪那个机器,只能怪说话的那个说话的人发音不非常标准。一直以来,我乐于翻译的那些东西,即便说的是英语,也带有口音。或者是西班牙语味的,也可能是咖喱味的。路是我选的,我不能怪别人。

前天下了一天的雨,但昨天没有下雨了。早上起来以后,我继续去完善翻译,主要工作是调节时间轴和校对。让我觉得有点惊讶的是我记得之前下载自动生成的字幕出来的时间会总非常错乱,根本用不上,但这一次居然可以用。虽然AI生成的字幕断句很奇怪。翻译的时候我不得不把很多句子从短句连成长句。但连成长句以后断句还是会有问题,所以这就意味着十分钟的时间轴我要一个一个全部调节。如果我不想这么调节,我就得把字幕轴打一遍,但打一遍以后我知道我还是得调节。这是一个让我有点纠结的决定。如果完全没有时间轴,我直接自己去打就好,但现在有时间轴,但不准。时间轴不是完全的提前或延迟,而是或长或短(因为断句奇怪)。一边翻译我就一边在想到底我要重新打轴,还是翻译完以后慢慢调。最后我选择的是慢慢调,因为其实要拖拉的东西也不多。当我调整到三分多钟的时候,我妈问我能不能和她一起出门。我跟她说,这个东西有十分钟,我只做了三分多钟,我也不知道。听到我说十分钟的时候,她很兴奋,因为她听错了,她以为我的意思是十分钟后就搞定。但显然,那六分多钟的东西,我说不准要搞多久,因为实际上这不是六分多钟,因为后期的校对也很费时间。听清楚我的回答以后,她问我五个小时能不能搞定,我说不准。这些东西是很耗人的,不搞定这个我不会出门,我妈清楚。所以,她彻底打消了出门的念头。

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翻译压制和上传,但是上传完以后,等网站审核完发布又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了。如果三点东西就发不出来,或许我还会问我妈要不要出门,但显然那时都快四点了,所以最终我选择了自己一个出门刷街跑步。这个2019年,我从来没跑过阅江路,也从来没跑过13K,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有这么个强烈的欲望。这种欲望对我来说是好事,所以我把握住了。

脑子累的时候应该去折磨肉体,肉体累的时候应该动动脑子。

2019-01
5

发生了

By xrspook @ 23:59:57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一大早,当我还在被窝里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对我来说,肯定是某件事发生了——外婆即将去世,或者已经去世了。这件事情迟早都要发生,过去好几周,我们都宁愿这快点发生,因为再拖下去,只会让外婆更加痛苦。而这件事居然发生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2019年的开年。我妈跟我说,这或许是命中注定,因为外婆生于1920年,2019刚好是她出生年份四个数字倒过来。2019必定只能是她的终结数字,因为从过去几个月几周几天的情况看来,必须一定是2019。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尽管如此,到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有些情况还是在我们的料想以外。

跟外公去世的时候,我有心灵感应,莫名其妙感觉到不妥不一样,外婆去世,我觉得自己挺平静的,尤其是我妈接到电话后,喊我跟我爸起床的时候。我知道那一定是那件事,但我还是觉得没有我妈喊的那么着急。今晚回家的时候,我妈说她彻底忘记了今天原来是周六,其实我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天就像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外婆选择今天早上离开而不是昨天早上,肯定有她的道理。很长一段时间,她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夜晚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肯去睡觉,白天的时候却呼呼大睡,整天都迷迷糊糊。但是她还能分清人,她还能辨别出每个人的每个特征。她耳朵不好,很久以前就有白内障,天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分辨人的。她会经常把白天跟黑夜反过来看待,但她却从来不会数错工作日还是周末。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她选择了一个相对来说不寒冷的周六早上离开。在她被送走之前,家里三代后辈都可以送她最后一程。如果这是因为她会计算的话,那么她比外公真的要精明很多。虽然外婆是个文盲,不认识字,但她会认数字,她也会把她每一次消费的金额都计算和记忆得清清楚楚。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跟我的家人忙着处理外婆离开以后的事。做那些事全部都得靠理性,靠逻辑,根本不容得有动情或伤心的时候。120的医生确定了外婆已经死亡后,我们把外婆从床上搬出来,放到一个脚朝门口的地方,然后我妈开始帮外婆做最后清理。我知道她在哭,虽然都戴着口罩,我看不到,我也听不清楚,但我知道。今天晚上回到家以后,我在统计今单位的生产数据的时候,当我一个人对着电脑的时候,突然间我无法控制地哭了起来。其实我的脑子里没有想太多,但是眼泪鼻涕就是无法控制汹涌出来。明明最后只剩下几个步骤了,但我还是无法顺利地继续下去。因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擦眼泪,眼前一片模糊。天知道为什么一整天我都没哭过,但是当我对着电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这样。谁让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直以来都这样,看个电影都可以让我哭得稀里糊涂,更何况这次是我的外婆。

去年的冬至,外婆刚过了98岁的生日,所以今天她已经99岁。99岁的老人去世,真的不是一件伤心事,那应该是笑丧。作为当事人,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是,当回忆涌上心头的时候,哭也是难以避免的。哪怕是一边笑一边哭。

如果有轮回,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们还要当亲人!

2017-11
19

为了那些所谓的优惠

By xrspook @ 22:30:06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周末我没有生病,没有受伤,也没有来大姨妈,但是却没去跑步,连一公里都没跑过。原因是我不想跑。如果说要找借口,可以说我还有别的事做,比如说报数,比如说把很重的毛毯拿到外婆家。但如果我有意去克服,这些都不是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想跑。这个周末,据说会阴冷,会下雨,气温骤降。星期六起来的时候还不算很凉,但是天色非常阴沉。早上八点多的时候,下了一场雨,突然间凉意就来了,那场雨不算大,持续时间也不算很长。当时我还没完成报数,因为下了这么一场雨,我就决定星期六不去跑步。虽然星期六跟星期天我都是早上4点多起来吃早餐,然后继续睡,跟平时去跑步的作息一样。但显然这周我没有跑。按照日子计算,理论上我应该来大姨妈了,但实际上还没来。从现在的具体情况看来,可能还得等一周。如果根本就没有大姨妈这个问题,估计我不会每到一个月的特定时间就心烦气躁。对我来说,大姨妈就是个休息日,但是大姨妈不来,这一次,我也主动休息了。

在支付宝的口碑上面,我看到华润万家的小超市有酸奶的优惠券。为了买到那些酸奶,我足足跑了四家华润万家的小超市,但还是没找到。其实,我还没去找的之前,我就应该能料想到我会找不到。因为连华润万家的大卖场也会找不到某些品种的巧克力,找不到这些酸奶也就很正常了。在第一家超市找不到的时候,我觉得大概是因为那家超市实在太小了,因为我甚至都找不全那些优惠券里面的东西的价目牌。但是当我到了第二家,冰柜算比较大的超市的时候,我几乎已经确定,我应该不会找得到这些酸奶。找到第三家的时候,有个人走在我前面,也是直奔酸奶冰柜。她问理货那些东西还有没有,理货告诉她,开门一个小时之内就已经被抢光了。但即便这样,今天早上9点多的时候,我还是又去了第四家,结果跟之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看到那些东西的影子。第四家华润万家小超市离我家从地图上计算只有300米的距离。跟我去的第一家情况一样,我家附近那一家冰柜的货架上的价目牌甚至连其中的一些品种也找不到。既然这些东西习惯性真理性找不到,为什么优惠券的数量,要发那么多呢?以燕塘的老广州酸奶为例,如果每个门店每天的配货量只有五瓶。我怎么可能会找得到那东西!华润万家的小超市相比于他的大卖场来说的确有很多,也分布在各个居民区。但问题是分列到某个产品的某个规格量只有很少。于是,这就变得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活动,比如说喜士多好长一段时间都在做嘉顿产品的特价。优惠幅度跟华润万家小超市这次差不多,而且同时做特价的东西有很多,于是虽然你可能找不到某一个,但是却可以买到其它的,最终不会让你空手而归。华润万家的小超市显然也在学这一招,但是他们要做得抠门很多。

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优惠,我踩着摩拜在海珠区转了一大圈,去那些从前我不曾知道具体在哪里的地方。对我来说做这些事情就像寻宝一样。无论是脑力上还是体力上都很有挑战性。不知道广州有多少个像我这么疯的人?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