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8

不完整,留遗憾

By xrspook @ 10:04:07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不想自己过得很被动,主动权就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依赖别人。如果我只能靠字幕才能理解那个意思,那么我就没办法去主控那些根本没有字幕的视频。昨天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我完成了两个花絮的翻译,其中一个有官方英文字幕,另外一个则是只有油管自动生成的英文字幕。Google自动翻译的那个东西大部分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说话的人不是说英语,而是说印地语,显然就会乱套。油管自动生成的字幕最大问题是断句很奇葩。因为他们不是为了你一句一句看的,有些时候,那些东西出现的方式是一个一个词来,就像卡拉OK字幕那样。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从网上下载回来的字幕调整格式到字幕软件可以识别的程度,然后再通过字幕软件把那些有时间轴的东西全部都去掉时间轴,只剩下核心的文字。如果把那些字全部都堆砌起来成为一段话,可能还好理解一点,但是一定文本长度就一个断句。阅读起来就相当痛苦。人做这种事的时候不会这么整,我们会根据说话人的停顿去断句。如果句子太长,中间会根据一些小停顿分隔开,但显然机器不是这么认为,机器也没想过你要把机器翻译出来的东西下载回去然后再人工翻译。对我们这些没有工具、不肯花钱、很无奈的小白来说,只能这么干,但是对专业人士来说,完全可以用一些专业的工具直接从视频中识别出文字,他们要做的不过是把那一堆文字打一个时间轴而已,又或者那些工具直接就可以为他们生成完美的时间轴。我不知道现在那些AI能力到底能有多强。因为按照人阅读的习惯,每一段字幕开始和结束的时间并不是跟声音的出现结束时间完全一致的,之前之后都要有一些提前延迟,而提前延迟的长短要根据那句话的语速语气去判断。AI能做到这个吗?即便AI做不到这个舒服的,让字幕出现或消失按照音频来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如果我肯花钱,大概我也能把视频放到某个地方,让它自动给我识别出这些东西,但显然我们只是穷逼的爱好者,所以也就只能用很麻烦的方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我经常在做宝莱坞某些电影的花絮翻译,但显然那些东西得凭他们的心情挂字幕。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如果我得经常性、习惯性做这个东西,要感受到其中的快乐,就得像我的网友所说,按照我从前的风格,我一定会去学印地语。虽然从前对我来说,西班牙语学是学了,但叫我听懂还是做不到,但起码他们在说某些单词的时候我能反应过来。起码我脑海里能拼出那个单词,或者是马上反应出他们说的是什么东西。在印地语这个问题上,我相当被动,因为虽然已经看过了不少电影,但却仍然一点不懂。如果,我起码能把它的发音搞定,我可以把句子听写音译出来。然后发到某个地方,我还是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完全把握不到,那就根本没戏。我很了解我自己,我的网友也很了解我。我要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懂的东西就要去学,除非那个东西是我觉得没有一点所谓的。

昨天我本可以十全十美的完成TOH十个全系列的幕后制作花絮翻译,但最后一个花絮我死在那些印地语对白,以及某些我没办法按照上下文去理解出来的英语上面了。我觉得很不甘,很无奈,同时也有点气愤。排灯节昨天就开始,所以按照他们的习惯。如果在昨天之前他们都没有把外挂字幕放上去,过节的时候没人会干这个活儿。等待别人的施舍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的确,印度的语言非常多,但是我要征服的不过是他们的其中一种官方语言而已,而学习这个,并不是因为我要去那个地方旅游或生活之类的,而是因为那是一个阻碍我享受兴趣的东西,我要征服它。

要化悲愤为力量!

2016-12
22

等到头了

By xrspook @ 9:01:56 归类于:烂日记

之前一直觉得12月23号非常遥远。尤其是当我是在2015年夏天就知道的时候。为什么等一部电影要等上两年时间,想想都觉得疯狂,实际上我已经算好的了,因为我只等了一年半,对其他米粉来说,他们从PK上映之后足足等了两年。正是因为有两年来的压抑,所以才换来非同一般的激动。时间长不一定就意味着质量佳,这是肯定的。比如说《地球上的星星》的导演解说版,我拖了一年的时间,难道说我的质量就一定上乘吗?实际情况是我碰过一下后根本就没有再碰过。在发现原来听译米叔说的东西很困难的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昨天刚好是《地球上的星星》上映九周年,希望在地球上的星星上映十周年之前,我能把那个做出来,即便我做不出来,我也希望我托付给了那个人,有能力把那个东西整出来。我知道那有多大的压力,因为电影那么长导演的解说就那么长。电影还能找到英文字幕,但导演解说只有音频。在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主动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有款软件可以把语音识别为文字,毕竟,一直以来,微信交流的人一直是这么干的。现在我几乎已经把科大讯飞的语记作为我每天写blog的工具。中文尚且能色别得这么好。英文被研究得更久,但问题是英文的识别他们针对的并不是带有严重印度口音的英语。虽然很多语音识别的网站,他们的英语类别里的确有印度这个选项。但实际上识别出来的东西。跟语记识别我的中文出来的效果相差太远。这说明我普通话好?语记好用?还是说米叔说的英语实在太糟糕?又或者是外国的语音识别网站还没到一定的水平呢?我一开始的想法是先用工具识别出英语,然后用英语做时间轴,最后我再根据英语翻译成中文。但如果一字一句的英语实在非常难从音频直接生成文字,那么我应该直接一边听英语,一边把那写成中文。从前在翻译ADR的shooter视频的时候,我就是这么直接干的,因为当我听译那个的时候,我已经对ADR非常熟悉。我已经关注了他快五年,对他的口音和他的说话风格非常了解,而且因为他的母语是西班牙语,所以他说英语的时候语速会非常慢,即便有口音也是西班牙语,也是我的可理解范围。至于米叔的英语,他和其他印度人一起说的时候,我会觉得他说得实在太好了,他说的话实在太容易辨认了!但是当一整部电影那么长的时间都是他一个人说的时候,我会越听越皱眉头,越是觉得他在折磨你。实际上,他并没有在说话的时候英语里夹杂着印地语,但是那个咖喱的感觉的确存在,就像日本人说英语一样,他们的确没有夹日语,但你却听得十分别扭。同样,外国人听中国人说英语肯定也会有一样的感觉。别说外国人听,即便我听北方的同事说英语我也觉得实在太折磨我了。

Dangal最早在2016年12月21号就会在某些国家上映,比如说美国和阿联酋。22号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3号才是印度本土,至于中国什么时候才上是个谜。几天前,我还在埋怨Dangal的东西越出越快越出越多,我简直跟不上节奏,但就在我埋怨后的一两天,但Dangal的东西嘎然而止。然后我才意识到,网络上的东西该出的已经出了,余下的部分就是Dangal的制作团队自己去各个地方做宣传。也就是说作为粉丝我们这些实时传送任务基本已经完成。开始的时候非常兴奋,到最后的时候已经觉得力不从心。我们尚且如此,制作团队肯定会更痛苦,但问题是他们是为了赚钱,而我们什么都不图,只想让更多的同胞,知道、了解、喜欢这部电影。当电影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有更多人去看。但无论票房好与坏都跟我们无关,因为我们不会收到任何的报酬或有提成,我们这样去做,纯粹只是因为我们想去做、我们愿意去做、我们觉得自己值得这么去做。

人生难得几回搏。曾经有人说我就像个孩子,那股激动,那股冲劲,实在让人羡慕。某一天,当我再也打不起精神,激情不起来的时候,我就真的老了,但现在,还不是。

归档:2016-12-22 Dhoom3

2014-12
27

老天爷的决定

By xrspook @ 21:54:09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一个相当作死的人,昨天看到血常规合格今天就屁颠屁颠地去献血400cc。昨晚写blog的时候还担心过今天到底要不要跑完18K再去献血,还是说周日再去,谁知道老天爷早有准备,他让我用第三种方法——完全不跑步,今天去献血!为了支持这个选项C,老天爷从今早7点不到就开始下雨,铅灰色的天几乎没有风说明这个雨要下好长时间,要下一天的意思。今天的状况也的确是这样。今早620上厕所还没开始下雨,但当我700闹钟响起之前已经开始下了,但我还是起来了,还是吃面包和喝水,但雨没有要停的意思,于是8点我又再次滚去睡觉,9点再起来。一整天的雨都不算太大,但持续不断,能清晰地听到雨打在雨棚上的声音。今天注定不能去路跑,是老天爷决定,今天我该去做某事。

整个献血过程,天河广百中怡门口的流动献血车上就我一个献血的,有两个护士和一个司机模样,其中两个正在睡觉…… 可想而知今天有多么的清静!天气冷外加下雨,呵呵呵,只有我这种神经病才会不呆在家的被窝里而跑到那个地方自虐。不下雨的时候我脑子里肯定是跑步第一位,我也只有在下雨天去干这种事了。把今天的自拍图上传到脸书,才发现去年8月献血那天也在下雨。

2014-12-27_blood01

2014-12-27_blood02

2014-12-27_blood03

今天献血很顺利,插的是中间的血管,血流澎湃,很快就搞定了。这可能也和护士要我在抽之前先喝了一杯糖水有关。我就知道要多喝水,在出门前我就差不多灌下去700mL+的水了,抽之前又喝完了一杯糖水和半杯白开水。插中间血管是最快的,但我手臂上的那个血管看不到,只能摸得到,所以不是个个护士都敢这么干。今天的护士跟我说,也有人会选择外侧的,因为那个比较容易看到,但不容易固定,跑偏了就比较麻烦了,而且血出得比中间慢,而内侧的血管通常很少在献血时用到,抽静脉血通常用那个。她说我的血管比那个献血的针头还要细,囧!有那么夸张吗?!昨天抽血,今天献血,今天的针头有昨天的5倍+那么粗是真的……

完了以后去了吉之岛,想找葡萄适,结果在饮料那里转了3次都没看到,这咋回事啊!不就是瓶葡萄适嘛!于是,我买了2个三角饭团吃了,好大的一个,真够沉甸甸的,两个加起来绝对有1.5碗饭的量。于是呢,今天我摄入的碳水加起来就真够夸张了。早上中午吃了不少面包片,下午吃了2个饭团,晚上继续吃了不少根茎类的植物和排骨。水、碳水、蛋白质是我急需补充的。

我知道贫血什么滋味,就是上楼梯你不头晕,但你可能呼吸有点急促,但400cc过后呢,你不觉得呼吸急促,但却有点喝酒微微上头的感觉。估计这就是血红蛋白不够和血量不够的区别。

用了10天时间,2014-12-17 20:48至2014-12-27 13:14,我终于把ADR 2个小时的shoot interview全部听译出来了。太凶狠,2小时的内容,我扔进去起码20小时。在Word里用默认页边距,五号字体,单倍行距有39页。字数统计显示,有3.3万字,中文字符28687个,字符数48946(不计空格)。我是在记事本里做的翻译,那个文件有109K大小,折合回来就是5.45万字。这是一个什么概念?通常一个普通的文字采访页面才1-2千字,也就是说这里等于20多个那些东西了!!!!!!20多个小时敲打出3.3万字,真心不算慢了有木有,我还得听呢!我还得暂停呢!我还得回放确认呢!实际上啊,到了后来我是有点自由发挥了,我知道我听到了什么,但到真正敲打键盘的时候就开始随心所欲以我的方式表达出来鸟。有些东西需要延长、解释,有些东西略过就好,谁叫ADR经常喜欢把一句话重复两三次呢。据说ADR和另一家做shoot interview的也有了约定,又来一个2小时我真心会崩溃…… 但说是这么说,我知道我还是会去做的……

完成了献血大事,也完成了翻译大事,今天我真心不留神马遗憾了。

2014-12
23

冬至日偷鸡提前跑步

By xrspook @ 21:41:2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冬至,下午3-4点很多人已经走了,4点多我去张望的时候所有领导都已经走人,于是我就下午5点不到就开始跑步。难得的晴天,难得的领导都滚蛋了,难得的还有太阳(虽然太阳在我跑了一半的时候就再也照不到我了,尽管天没完全黑)。平均153的心率,我仅跑出了601的配速,圈长是369米,好吧,这个数是有点低,但也不算非常低。为什么会601的配速呢?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用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去跑,最后几K遇到烧垃圾的,尼玛的在东边烧,正在吹着东北风,一开始我快被呛死了,但随着微风的扩散,烟雾没那么浓,却变成了我整个“操场”都是那个味道。直到我跑步完毕,完成拉伸,双侧髂胫束泡沫柱放松各50下,腹肌九部曲+超人飞所有这些都做完我躺在防滑垫上休息时,我仍能感觉到鼻腔里那股烧垃圾的味道。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应该还继续跑,但都跑了一大半了,不继续下去很亏啊,我就是这种神经病的人。如果没有烧垃圾,我可以跑出比601快的配速吗?太难说了,如果身体要跑快自然就会快,烧垃圾刚好成了我昨天的借口罢了。我已经半个月没试过跑出600开外的配速了,对上一次是2014-12-09,虽然这段时间期间在单位绕圈我就不过跑个55*的配速而已,10秒以内的差距我不必放在心上,但神经病的执拗总让我觉得5**变成了6**不一样。如果我希望自己的跑步都是5**就应该自己去争取,比如说做更充分的热身,做到微微出汗才去开始跑步,而不是换上衣服就直接开始。

提早了大半个小时开始跑步就让我晚上有了2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做ADR shoot interview的翻译,2个小时完成大概12-13分钟,速度还凑合着,但我感觉我已经没有怎么思考在行云流水般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12分钟的音频需要听译敲打出3000多接近4000的字。敲字很费时间!即便是看着文字做翻译,一小时2000字也已经几乎是极限了。要知道,我平时写blog,每次大概半小时,大概就1000字的样子。我的敲键盘不算光速,但也不算慢。听译的话,除了不停地在视频播放器按暂停,还得Alt+Tab快速切换到记事本敲写。我有个执拗的要求,除了写下谈话内容外我还得记录下每个问题的起始和终了时间,输入00:00:00的格式也需要时间,要需要准确获取这个时间需要把结尾部分每次都用“←”回放听清楚。不是每句话我都需要用“←”去回放听清楚,但结尾都需要做这种事。非结尾的谈话一次OK不回放就完成的几率有多大呢?应该有60%以上,对其他人我的反应会明显迟钝,尤其对RF SHOOT INTERVIEW里的那个不知道谁提问者,但对ADR,我的辨认度会挺高,首先是因为我熟悉那个声音和调调,也不管有没有口音了,有口音我也已经习惯了,其次是因为他说英语很慢,很多时候还会说完一遍又说一遍,在不是做shoot这种超长interview听译的时候,做那些5分钟不到的interview翻译里,我甚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虽然做不到一字不差,但大概是绝对能估出来的。多年以来,几乎可以说是他的专职中文翻译训练已经让我熟悉那个人的常规思路和“标准答案”。翻译不就是要这样么,不能把自己融入角色,怎么能翻译出那种调调出来。我会用比较通俗的词汇去做ADR的翻译,因为虽然很多时候他面对媒体说话的时候已经很克制斯文了,但有时你还会暗暗感知到他的粗话就到嘴边了。说话的是个粗人,看我翻译的摔迷估计也细不到哪里去,而我自己也不是什么文绉绉的什么大家。针对读者,用我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翻译是我的风格。

今天最好在上班时间内能完成这周橡皮章的雕刻。

2014-12
21

5个钟

By xrspook @ 22:11:39 归类于:烂日记

好久都没有试过坐在电脑前那么久搞ADR的东西,准确地说,从前我做这个是家常便饭,但这种事我已经非常久都没做过了。从早上10点到下午3点多,除了午饭吃了15分钟其它时间我都坐在电脑前做ADR RF VIDEO的听译,连上厕所都没有。没有什么干扰我,除了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电视,电视的声音有时盖过了我视频播放的声音,而恰好我又在纠结于某些词句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才好我才偶尔分心。从前,我有很多很多时间,除了吃饭睡觉以外我都可以拿来给ADR相关,但现在不一样了,跑步和做其它运动也要占据我很多时间,不光是运动本身的时间。比如说在单位跑9K,大约需要55分钟不到的时间,但还有额外煮东西吃的时间呢?煮+吃就起码得30-45分钟,还有跑步前热身和跑步后拉伸的时间呢,加起来起码半小时。洗的衣服多了,洗衣服的时间也得加长,这个太少不算进去,但完了以后从GPS心率表备份到电脑,以及把数据上传到网上、截图、观察、出评价,这一堆加起来又需要起码30分钟的时间。光是跑步和跑步相关,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我需要扔进去起码2个小时。9个小时睡觉,7个小时上班,1个小时早餐午餐,2个小时运动,1个小时洗澡洗衣服烧水之类,一天我还剩下多少时间?24-9-7-1-2-1=5(小时),但实际上这些时间分布在哪里呢?6点半起床到8点半上班,中午12点半吃完饭到1点钟睡觉,晚上8点到10点。都很零散,那些时间在上网浏览或折腾这那之中就没了。从前,我可以在工作日把4小时砸在ADR上,但现在,能拿出1小时已经很牛逼。为什么我会成为胖子?因为我一天就起码4小时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ADR。我说我没时间,不是吹水的。哪怕一天就只跑步区区1小时或做等量时间的其它运动。

5个小时坐在电脑前翻译那是什么感觉?翻译的时候没感觉,因为脑子在跟着内容high,但完了以后,各种不对劲会涌现。为什么村上君要跑步?为什么现在很多的年轻自由职业者也在跑步?因为久坐电脑/案前伤害太大了!我已经不记得去年元旦的时候我是怎么扔出一天的时间做职业摔角的盘点统计的了,我怎么可以既安排跑步,也安排和妈妈上街也花很多时间处理数据敲出文字的呢???????今年太好笑,仿佛我被墨北风气影响了,懒惰了,至今我还有很多WWE的比赛没有读招,打开Excel文件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2014年ADR的WWE电视录影比赛我一次都没有记录,真的假的啊!是文件开玩笑的吧,但非常有可能,真的是这样。如何拯救你,2014年就只剩下1周半时间而已了!我那个2小时的shoot interview还有3/4没有完成,那起码需要15个小时,呵呵呵,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除非我每个工作日都不用干活,天天7小时扔进去,也不用天天,给我3天,3个7小时就足够了,但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虽然我也擅长脑力劳动,但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在太阳下做体力劳动。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