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9

越来越高和越来越少

By xrspook @ 21:5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在我家附近,之前我们吃过几次的酒家吃饭。让我们意外的是,那里的装修好像好了很多,菜单也贵了好多。看到那个价格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了。因为那个比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的价格每个菜高了起码20元。于是,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之前我们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坐满了,而今天,还有很多桌子是空的,准确来说,是大部分都是空的。还记得从前有一次,我们去的时候。无论是大厅还是房间都满了,所以服务员给我们加了一张桌子。平时那张小桌是用来摆放水壶之类的杂物的。今天晚上,我们吃的那顿饭,价格几乎是从前的两倍,即便没有两倍,也有1.8倍以上。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之前我们点的那些都含有特价菜,而今天吃的是过年的菜单,限定款式之余,价格提升。菜色的意头的确很好,分量和味道也都可以,就是价格让我挺意外。今晚那顿饭的价格,如果是去点都德喝茶,我们三个人根本吃不完。虽然今天晚上,我自感也吃到扶墙了,我妈说她还行,我爸吃到一定程度,直接就停止作战了。

有时,我真不知道我爸到底能吃多少。这跟我记忆中的我爸相差很远,以前无论剩下什么,他都能干完,但现在,哪怕只是把碗中的东西吃完,也有难度,那都是他自己夹的菜哦。这让我想起了外婆,好长一段时间,一大家人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外婆旁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取代了我妈,坐到了我外婆旁边,负责夹菜给她。当她牙齿不太好,咬合力没以前强劲的时候,我就用剪刀把肉菜剪碎。如果是吃带壳的东西,比如虾,我就帮她剥壳剪开。从前的外婆,给她多少她就能吃多少,如果她不想要,我要帮她夹的时候,她会直接示意不用。反正从前她一直能把她碗里的东西清干净。但后来我发现,即便她不阻止我夹菜给她,她碗里剩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个情况,我妈就会示意我不要再给她了,然后我妈会慢慢地劝外婆,把碗里的东西吃完。糖水和蛋糕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是甜食,是外婆的最爱,但到了一定程度,最后的红豆沙端上来的时候,外婆吃了两口,就再也不动了。这种越吃越少的事情,我见识过,这部发生在几个月内,而是用了好几年,慢慢地循序渐进发生。

物价越来越高,我的收入也越来越高,同时我的体重也越来越高,身上的脂肪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减少的,比如我跟亲戚之间的来往,也比如我爸外出吃饭时,他的食量。这的确是件挺郁闷的事,因为尿酸高,因为痛风,菜单上一半以上的东西他都不能吃,又或者不是不能吃,而是他怕死不敢吃。吃一点,其实没有问题。

这个16天的春节假期,对我来说,仅剩下2天而已了。

2021-02
12

去哪里吃?

By xrspook @ 21:22:36 归类于: 烂日记

大年初一的晚上,家里没什么菜,要到外面吃,但是在外面吃什么呢?吃粤菜的地方平时我们吃的那一家已经爆满,其中的原因有我们去得太迟,也有因为别人已经早就订了桌子。如果是平时一大家人的时候,我们也会早早的去订桌子,至少提前一个月,但现在只有三个人,而我们对吃又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就算了。今天晚上,我们本打算买点吃的回家,但结果满大街的店铺基本都处在关门状态,连买吃的地方都没有。平时有外卖的店现在不外卖了,市场平时很热闹的卖熟食的地方,现在处在关门状态。路过那些烧腊店铺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初七才开门,所以如果不是之前买了很多东西塞在冰箱里,这几天该吃什么呢?路上开门的小吃店寥寥无几。门开得最多的是水果店,因为他们知道大家会买水果去拜年。其它开门的店铺大概就只有大超市和连锁快餐店了。平时那些满大街会让你永远饿不死的早餐包点店一律处在关门状态。某些连锁的店,比如说利口福,则是货架上空空荡荡。昨天去的时候,感觉已经被扫荡了一半以上,今天再路过,里面的东西更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开门跟没开门我感觉没区别。平时各种东西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各种风味各种分量都有,但现在过年了,反倒这一切都变成了妄想。所以有时我觉得这挺矛盾的。如果我们的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些店再也不需要有人值守,估计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任何时候你都能吃上饭,无论是米饭还是面条,又或者是麻辣烫。不过,少了那些经典要人开的小店,估计大家会觉得东西不那么好吃了。你不用担心在某个时点找不到可以吃饭的地方。那个时候,吃饭不会有问题,但估计人们觉得缺失了与人交流的人情味,因为那被动几个手指头就给你餐食的机械感取代了。

今天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之前我们也经常去那里买外卖的东西回家吃的地方吃饭,点了三个菜,一共168元买单。我觉得这个价已经挺划算了,尤其是在春节大年初一这种日子。我感觉饭菜还可以,虽然可能称不上非常好吃,但无论是分量还是质量,他们对得起那个价格,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在我家附近坚持了那么多年。我们进去吃饭的时候,大厅还空荡荡,但是过了一阵,不到半个小时,全部都坐满了。去那里吃饭的大多都是中老年人,而且几乎全部都说粤语,是附近的街坊。那不是一家网红店,但是无论是分量还是质量,他们都很实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买他们的陈醋萝卜回家吃。他们的糖醋鱼不错,韭菜浸出红,也很好。这些东西都很简单,都是家常的味道,而且外卖的时候,价格便宜,只需要10块钱一份。陈醋萝卜我和我妈甚至还得吃上好几顿才能吃完一大盒。

多年以后,当我老了,这家店还会继续存在吗?

2020-04
20

你的自由

By xrspook @ 9:28:5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睡觉的时候越睡越热,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空气湿度越来越大,几乎没有风,早上起来的,天灰蒙蒙的一片,云层非常厚,要下雨却下不出来的样子。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想的。现在的这种温度,开个风扇也就可以了,但是,就我家附近的人却选择了开空调,所以,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到处都是空调的轰鸣声。之所以说的是到处,因为开空调的不止是一户人家。换作是我,不吝啬电费,上班的时候,我会在办公室开空调吗?虽然其实开个风扇就可以了。我在办公室部署了起码两个小风扇。宿舍的风扇,我一整年都不会收起来。曾经试过收起来一段时间,但是没过两天还是拿出来了,不是因为冬天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热,是因为湿度太大,我要加速空气流通。开风扇还是开空调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外国的某些人,宁愿死去也要复工的人。虽然没到非开空调不可,但开空调的人非常有可能只是没有把风扇拿出来,所以直接开空调了。可能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空调准备好了,风扇没有,之所以选择开空调。又或者那是一些非常懒惰的人。从去年不用开空调到今年,昨天晚上开空调,期间都没有清洗过空调。这样做的人大把。他们不知道怎么把空调的滤网拆出来洗,因为他们没有自己亲手做过,也没有见家人这么干过。如果他家真的是非常有钱的话,至少他们会请个工人回去做这种事。但实际上情况如何,我不知道。反正在我家空调滤网这种东西,一年得起码洗两次以上。我家的风扇,用完以后会清洗完再封装起来的,所以下次再用的时候,不过是拿出来而已。

那些觉得自己宁愿得新冠也不愿意继续隔离、要去复工的人,想只想着他自己的利益。他一个人死不要紧,但是这样强大传染性的新冠病毒,必然导致身边的人很多人都会受感染,并最终不治,死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片。你自己的命,你有权选择,但别人的命,你没资格主宰。看到电视上某些采访视频,他们说再不复工,他们就没钱过日子,连吃都成问题了。在美国不要紧,即便你没有钱,但你还能活下去,虽然领取救济或者或让你觉得丢脸,毕竟救济还是有的,但是在印度那种地方就很不一样。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就意味着没有吃的,没有钱去交生活中最基础的费用。对中国人来说,停工肯定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只要不是被堵在了外头,只要我们在家里,我们不愁没得吃、没得用,虽然会相对紧缺,但绝不到饿死的地步。时间再长一点,对我们的影响会大一点。很多人没有了收入来源,往后的日子要打个问号。对我们来说,封城的恶果没有到要生要死的地方不。没工作我们也很惨,当然可能那些影响,会在往后的日子里慢慢浮现出来。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还记得值班的时候,我问那些老家在河南农村的同事,他们封城的日子怎么过。他们在农村完全出不去,但实际上根本不愁吃,他们家里屯了一大堆东西,或许你不喜欢吃,但绝对饿不死你。

自由永远是相对的,而你的自由必定意味着必然会影响到别人。

2020-01
22

吃腻了

By xrspook @ 19:16:37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外面吃饭,看到琳琅满目的菜单,我根本不知道想吃些什么、该吃些什么。其实上面什么都有了,猪牛羊鱼虾鸡一应俱全。基本上,普通的能数出来的动物都有,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貌似我什么都不怎么想吃。这个春节准确来说,还没开始,我们一家三口暂时只在外面吃过两顿,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词穷了。懒惰的方法是在外面吃,但实际上在外面我什么都不想吃。这是一个挺悲惨的状态,因为不在外面吃,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之所以这样,大概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把关注放在吃这个问题上,我宁愿把时间精力放在其它地方,但是,即便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别处,但吃饭这个程序还是不能避免。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了。有些时候我不想吃,是因为看到那个价格我觉得不合适,但更多时候,是我看到那个东西根本没有任何食欲。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让我选择去吃什么的时候实际上我还没有饿。

从前我爸能吃很多,吃不完的东西丢给他就可以了,但显然,这几年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再也不能吃过去那么多了,所以当我饱的时候,可能他也已经差不多,所以点菜的时候该如何把握,这是一个比较让人头痛的问题。我尿酸高,我爸直接是痛风。我完全不忌口,但我爸却忌口得要死,出去吃饭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鲜及菌类不能吃,剩下能吃的还有多少呢?如果再加一条辣的不能吃,火锅没兴趣,西餐没意思,我们还能吃些什么?还有一点让人头痛的是,临近春节或者春节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关门休假,虽然新闻上说广州还有很多餐饮企业春节不打烊,但实际上那些不打烊的只占很少一部分,即便大家已经把价格提上去了,但可选择的菜式却少了很多。对我这种本来就选择困难的人来说更加麻烦。不想在外面吃,也不想在家里吃,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吃,实在让人感觉非常苦恼。

还记得小时候我很期待过年,因为有很多好吃的,只要回外婆家,什么有好吃的都有,无论是糖果还是别人送过来的各种拜年礼品,又或者是外婆做的一满桌的菜。如果天气比较热,外婆会做很多个菜;如果天气比较冷,我们会打边炉,虽然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但是那却有家的味道。外面的东西不可复制那个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我这么回味,大概是因为本来外婆就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她这辈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吃的上面。虽然她不在外面开小店,但是她可以让家人们全部都吃得回味无穷。外婆的菜色每年也就那几个,但是光那几个菜足够让人日思夜想。现在到底我在想念她的人,还是在想念她的出品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主动的当她的继承人吗?

2020-01
18

吃饭的问题

By xrspook @ 21:22:57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很想知道北方人过春节,到底会不会像我们这样,吃饭都在外面搞定。我总感觉应该有一些人,无论有多少钱,又或者多懒惰,但是到过年吃饭的时候,还是会在家里自己弄,倒不是因为这样干可以节省一些钱,而是因为这样才有过节的味道。过节的时候出去吃饭,价格肯定更贵,更重要的是服务经常不到位,吃得很着急。我们只是因为懒惰,不在家里自己做,但是在外面吃,却只是方便了不用做饭,也不用洗碗,但吃的东西是不是一定就是我们想吃的?在这里我绝对要打一个问号。几乎可以这么说,无论是高档还是低档的地方,逢年过节的出品肯定是不如平时。我们都想着一家团圆,你又怎么可以指望别人,无论是大师傅还是服务生,过年的时候要继续坚守岗位呢?虽然我们这些客人会给出更高的服务费,但团圆是人之常情。

也不是说在家里做就一定会比外面的好吃,有些人自己做的东西很难吃,又或者像我这种人,平时不做饭。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在家,要我自己去做的话,我肯定只是煮一个面条。当然如果我心血来潮的时候,会炒一个饭,做一些面包,做一些馒头,做一些蛋糕,但显然后面说的这些纯粹是我用来玩的,并不会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干。所以遇到我这种人,你怎么可能希望我在过节的时候做出一桌好饭呢?!估计像我这样的人不是少数,所以现在的年轻人通常都会用外卖来解决吃饭问题。不用自己煮,吃完以后把剩下的饭菜跟餐具一并丢掉就可以了。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想都没想过到饭点的时候要到附近的什么地方吃饭解决问题。首先是我没想过要花那个钱,其次是即便到了外面,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很想吃。其实对我来说,吃饭只是一个程序,必须完成的程序而已。我这种人,大概最喜欢的是饭堂,而且是那种没有得挑选的饭堂。去饭堂吃饭,我甚至不需要知道菜单是什么,因为当我知道了以后,我还会去考虑,还要去挑选,还会有期待,尤其是最终饭堂出品的菜式跟菜单不一致的时候,还会有抱怨。干脆什么都不知道,到点的时候就去饭堂。这样的话,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有惊喜。从前单位的饭堂和办公楼是连体的,到点了,厨房炒菜的味道还会飘到某些办公室。但现在,办公楼和新饭堂隔了好远,所以每次去吃饭,不到打饭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菜色是什么。可以挑选这种东西我觉得很烦恼,因为有些时候什么都想吃,但有些时候吃什么都没兴趣。没得挑,全部都啃下去,最简单。在我家,我就是这么熬过来的。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菜色,同样的煮法,所以如果在家里过日子,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几号星期几,因为日复一日,完全一致。

我只休了春节假期的第一天,我已经觉得自己想念单位饭堂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