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
28

进食方式

By xrspook @ 17:49: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谈论到了用餐习惯的问题。我爸默认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那些用手抓东西吃的行为判定为很低端。显然我很不同意他的说法,因为印度人的主食通常是各种各样的饼。他们也会吃饭,但是相对于吃饼来说,比例不高。吃饼的时候,难道你用刀叉或者用筷子吗?相对而言,绝对是用手最便捷。就像我们的北方人,吃包子吃馒头,小个的或许你还能用个筷子夹起来,但是遇到大个的,还是用手直接抓着方便。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吃各种馕或者手抓饼的时候。即便是吃披萨,最原始的吃法他们也是推荐用手直接拿起,而不是用刀叉。

我觉得,把食物从盘子里传送到口里这个操作,每个文化每个国家都有其特点,无所谓高端或者低端。最适合进食某种食物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我妈接着说,从前她看印度电视剧的时候,里面的那些有钱人逐渐不用手了,而是用刀叉进食。我跟他说,那非常有可能是因为你根本没看到他们吃饼的镜头。无论贫贱,要吃饼要蘸酱的时候,没有印度人会用餐具帮忙。之所以他们吃饭的时候要拿一个很大的盘子,之所以要用手去吃,是因为他们可以把饭摊开,让酱汁和饭摊凉了。因为手有感觉,所以可以防止吃下去的时候东西太烫。显然他们吃饭的那种习惯,跟我们看到某些疯子或乞丐不用餐具,往口里乱抓食物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的某些人,他们把东西抓进嘴里毫无章法,但显然,这么多年来,印度人用手抓饭,有他们的规矩,有他们的技巧,也是他们的传统习惯。接着,我妈说起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虽然那也有不少华裔,但是逐渐地,他们都不再用筷子,而是用刀叉和勺子吃饭。我跟她说,因为他们吃饭的时候,用的通常不是碗,而是盘子。把盘子端起来,然后用筷子把饭粒扫进嘴里,显然这样的做法非常碍眼,所以如果要把盘子里面的东西送到嘴里,一粒不剩,当然最佳的方式是拿个勺子和叉子,把饭粒拨到勺子里面,然后往嘴里送。中国人吃饭用饭碗,而且习惯把那个东西端起来,所以搭配筷子没有任何回违和感,而且对我们来说,吃饭的时候不端起饭碗是不礼貌的行为。日本人吃面的时候,最后的步骤要把碗里的汤举起来喝完,表示对厨师的尊敬。但是在西方,他们喝汤通常都用勺子,即便是到了最后,或许他们也只是改变一下盘子的角度,用勺子把剩下的那些舀起来,而不会直接把盘子端起来,然后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对他们来说,要一饮而尽的,就只有酒了。用我们的习惯、用我们的礼仪去评判别国的文化别国的人是不合理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就是没有做到开放包容呢?知道别人跟我们不一样,之后不是去评判谁优谁劣,而是要去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差异。掌握了别人的特点以后,在往后做某些判断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那么彷徨了。其实这不过是多一份理解,少一份歧视而已。

相对于生活的其他方面来说,我觉得饮食是我最容易适应调整的。

2018-09
27

回归麦片餐

By xrspook @ 9:13:17 归类于:烂日记

从昨天起,我又开始了自己的麦片模式,因为感觉晚上都吃单位的食堂,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食量,也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体重。在不需要如果饿了就坚持不下去做不了正经事的时候,我选择了回到一开始的燕麦片当晚餐,好长一段时间我都那么干,但是也有好几年,除了燕麦片以外我还有猪里脊或鸡胸肉加胡萝卜跟青瓜。这样的晚餐搭配让我过去几年体重都能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但是今年开始,我的体重又不受控制了。最让我觉得不可接受的是过去几个月即便从理论上说我的运动量更大了,但实际上体重上蹿得更过分。已经到达了让我觉得忍无可忍的地步,体重上升人就不想做运动,不想做运动体重就升得更离谱,我实在太明白这种恶性循环。

过去几个月,一周四个工作日晚上的其中两天要进行篮球训练,余下的两天用来跑步。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敢选择麦片作为晚餐,因为无论是哪一项,饿着肚子去做显然都不好。吃饭的时候总希望分菜的师傅越慷慨越好,但实际上,当你站到体重秤上,发现数字又往上蹿的时候,你真心失望那个师傅分菜的时候吝啬点,那么自己就不会那么头大了。我不是那种会轻易吃剩饭菜的人,准确来说,这种事几乎没有发生过。因为分菜的师傅很豪爽,所以即便我饭量再少,吃下去的东西还是很多,油多盐也很多。所以今年体检我也有甲状腺结节了。去年体检,当大家都有的时候,我还庆幸自己还没有。晚上也在饭堂搞定另外一个让人不爽的地方就是把钱充到饭卡里,感觉很快就没了。单位的饭钱算是很便宜了,早餐一块钱,午餐跟晚餐分别是三块,从四块钱的消费变成七块钱,当然饭卡的余额就会快速消失。我不是那种自己吃过饭,当闻到别人饭菜香就毫无感觉的人。我是那种即便吃饱了还是能继续吃的人。所以如果我选择在饭堂开饭的时候跑步,每过一分多钟就路过一次,那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别人在吃饭也好,师傅在做饭炒菜也好,那种香味飘过来对我来说是种折磨。虽然我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吃,但实际上,我的内心还是想去的。之所以去饭堂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很懒,我不想自己做,去饭堂吃饭,通常10分钟,最多20分钟就搞定了,但如果在宿舍自己做,即便是煮个面条,等水烧开也可能花掉了10分钟。做的过程你还得担心如果边烧水边去做其它事,火力太猛那个水会烧出来,喷到到处都是,于是又得搞一番卫生。做饭的时候得搞卫生,做完以后还得洗,又得搞卫生。吃面条对我来说就是5分钟的事,吃5分钟的面条搞15分钟的卫生,太不划算了。但是如果在饭堂吃,吃完以后我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

虽然我已经毕业工作十年,但因为在这个单位,因为单位有食堂,所以我的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而且单位的消费居然比在学校还要低。还记得在华农的时候,他们的一碗瘦肉面3块钱,但是如果去吃个饭,也要个汤,3块钱是包不住的,起码得3块2。当然,如果去素菜的窗口2块2就搞定了,因为那些菜品每个1块钱,饭钱是2毛钱一两。如果没有了单位食堂,家里也没有了父母,我的日子要怎么过呢?大概我每顿都会白开水煮各种东西,蔬菜是这样,肉类也是这样。对我来说,家里可以没有酱油没有醋也没有食用油。别人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烹调方式我也能吃得下。之所以这样,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因为吃饭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步骤。美味也好难吃也好,我也只是把它们塞进肚子里。又或者到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用烦恼这个,因为我会把自己寄托在老人院,老人院也是有饭堂的。

貌似我想的真的有点多了。

2018-02
16

春节的吃饭问题

By xrspook @ 19:43:1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的电影票房,我觉得是我观察这么长时间以来最糟糕的,因为估计大家都把钱留到大年初一以及以后再去电影院了,还有一个原因是除夕是一家人去逛花街吃年饭的时间,当然不会孤单地留在电影院里。精神食粮很重要,但是在特殊的节日里,实实在在的食粮比那更重要。所以昨天的国内票房非常可怜,一整天票房排名第一的电影还不到一千万软妹币。看到这个状况,我就想起Secret Superstar在印度选择在排灯节前一天上映是多么糟糕的决定。如果他们的排灯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我们的除夕是什么状况,他们的排灯节前一天大概也是什么状况。要在那个时间上映电影,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想在那一天赚口碑,好让电影在节日里更红火。不是铁杆忠实粉,真心不会在那个时间跑去电影院。通过我在印度电影里的观察我觉得现在的印度人比中国人更注重家庭观念,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可能实际上不是这样。

中国的过年,有什么神奇的呢?我觉得最惨的估计是那些孤独的人。甚至会有点让人觉得落井下石。因为满大街的商铺到处都可以有的小吃店一律都关门了。因为这样,你可能叫不到外卖,要到外面去吃饭店酒楼也都早早被家庭订满。所以他们的归宿是什么呢?中式的各色麻辣烫,云吞面,北方拉面等等那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东西都没有,估计他们也就只能去洋快餐那里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再不然,就自己在家里自己动手。逢年过节,家里的各种聚餐,会让人觉得吃腻了、吃胖了。我们却不会想到那些孤独的人,他们在节日里可能的悲惨生活。他们有钱,他们也有朋友,但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里,那些仿佛都变得毫无是处。节日里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家,但如果家里就只有一个人呢?换作从前,我肯定不会想到这种事。

我觉得回家不只是到某个地方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回家的时间应该长一点,做的事再多一点。毕竟家里的人为了准备那一顿饭真的张罗了很久。尤其是那些负责做饭的妇女们,从什么菜色,什么价格,什么时候把材料入手,什么时候开始做饭,要先做什么菜……这一切都是学问。但对其他人来说,光是让他们准时到家仿佛都很难。为什么这些不对等的付出,妇女们还会年复一年地欣然接受呢?当然,现在的人如果不想这么干大概就会在外面的酒楼饭店之类的订个房间。但我依然觉得,年饭这种东西,只有在家里吃,才能有那个味道。大概是因为准备那一顿饭的过程很不容易,所以才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在外面吃,能比的只是你能给出多少钱,但如果那个钱是在平日消费,肯定会有更好的效果。我为什么要在节日里花更多的钱但所得到的服务却打了个很大的折扣呢?

成长的意义在于你越发能发现身边一些从前你不为意的事。在知道了解他们以后,你自然而然会对生活更加感恩,幸福感就来了。

2018-02
10

不好

By xrspook @ 22:26:18 归类于:烂日记

人也好狗也好,一定程度上二者是相通的。比如说你跟他们有联系的时候,当你看着他们,他们也会看着你,当你靠近他们,他们甚至会过来用鼻子或口之类的与你接触。相反,如果你叫他们,或者你希望他们看着你的时候,他们却扭转头不看你,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有时我会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我叫她的时候,她会盯着我看的小狗,现在我叫她的时候,她却歪着头,不正面看我。至于另外一只,他从来都处在有点疯狂的状态,所以当我想让他看着我的时候,他却不看我,是正常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我不知道,虽然我觉得这种转变不太好。另外一些从前她们是从来不会向我靠近,盯着我看的,但现在她们会那么干了,而且还看得不一般的认真。她看着你,你自然也会看着他,我们在互相宠爱着对方。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外婆早早就吃完了,余下三个人继续吃,但我们吃的时候,外婆没有看着面前的饭菜或者看着我们三个人,而是歪着头,看着门口。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今天我所看到的东西,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不太正常的。电视机和门口处在相反的方向。按照我的思路,吃完饭理论上是应该盯着电视机看,而不是看着外面什么都没有的门口。看着门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外婆期待着某些东西,或许是某个人的到来。但实际上,除了正在吃饭的我们三个以外,极少外人会过来。另一个解释是外婆已经有点糊涂了,她把门的方向当做是屋里。无论是哪种情况,显然这都不是什么好事。要如何扭转这种局面呢?我觉得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是跟她说话,而不是我们三个人自己说自己的,让她只有旁听的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说的东西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把新电视买回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希望外婆会被电视吸引过去。那里有变化的图像,也有熟悉的声音,起码会让她不那么孤单,但显然长期以来都没有电视,已经让他习惯了不和那个东西在一起。电视在播,外婆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电视也好,其他人的说话也好,仿佛跟她毫无关系。我觉得这种状态很可怜,但是却没什么办法。因为我向来不是那种善于沟通的人,我的家人也几乎没有善于做这种事的。还记得从前,外婆每天都很迷恋电视的时候,每次回去,她都会跟我说某个电视剧的剧情怎么怎么样,以及好不好看。虽然对她来说,电视台播的电视剧她都没有说不好看的,但起码那个时候,她还会给我复述剧情。我没办法回答她好不好看,因为我根本不看那个电视剧。对我来说,看电视几乎就只有看新闻,其它时候我看电视要不是看体育比赛,要不是看纪录片,跟外婆看的电视剧没有任何交集。当我还小,我们还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记忆之中我们就从来没有交流过电视剧好不好看,也没有评论过中间的剧情如何。大概因为我们心里都知道,如果能坐得下来一直看的话,估计都已经默认我们喜欢那个东西,又或者除了那个选择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的了。

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看,这样的状态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局内人,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变。

2016-04
17

老去

By xrspook @ 17:34:0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从外婆家离开的时候,外婆淡淡地来了一句:“为什么不吃完饭再走呢。”那一刻,我很愧疚,无言以对,只能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还要去买东西。”昨晚之所以没吃晚饭就走是因为我妈和我要赶紧回到我家附近的格力专卖店买空调,昨天是格力大促销的倒数第二天。我周五晚上才会到家,周日天没亮就要走,所以我们只有星期六一天时间。有个很累的方法:下午从外婆家到珠影买空调,买完后赶回外婆家做晚饭吃晚饭,收拾好一切后再回家。妈妈说她很累,她没办法这么折腾。幸好姨妈祭祖和买空调已完成,所以她可以去外婆那里管好外婆的饭。

为什么要管好外婆的饭?因为她已经到达了烧菜几乎100%会煮糊(或许是没加水,或许是忘记了正在煮)的地步。近期,她甚至到了吃饭的时候只吃菜忘记吃饭。今年以前我们一直都为外婆95岁高龄除了因为肥胖而行动不便以外胃口很好,脑子也很灵,但2016年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当头棒喝。我只一个周末两天加班,半个月没回家而已,我已经能感受到外婆的状态一落千丈。昨天,除了吃饭的时候,外婆都躺着,除了生病的时候,外婆从前不这样。近期每一次到外婆家,都必定在做饭的时候会听到我妈或我姨妈嚷嚷外婆的电饭煲里有很多冷饭,于是她们各种猜测怀疑外婆在她们不在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吃饭。外婆从前的胃口一直很好,虽然她一天到晚几乎没怎么运动。她能吃下一碗多的米饭,肉也能吃很多,她不喜欢吃青菜,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逼她吃几条。昨天中午我观察到的状态是外婆只吃大半碗饭,无论是菜还是肉都只吃那么一点点就说够了。更让我心痛的是妈妈说因为不和外婆一起住,所以请了某街坊不时过来照看外婆。外婆和那街坊一家一向都很合得来、关系很好,但就在我加班到天昏地暗的半个月里曾经试过外婆拦在门口不接受街坊的帮忙。只记得从前的事,对新近的人事没有记忆,这是典型的老人痴呆!相比从前外公的状况,外婆现在还算好一点点,因为起码她还认得女儿们和我。

加班有何用!赚钱有何用!即便是拼命工作出人头地了又有何用!那些用在别人他事上的时间永远都弥补不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过去了,就不能挽回了!如果加班10天能让外婆回到一年前的状态,我愿意加班15天!但这不可能!!!再多的钱、再好的医生、再碉堡的山珍海味都换不回那些大家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少一个休息日就是少见一回,一年才52个周,再加上法定节假日一年见面不超过70回了好吗!外婆现在的状况,我真不敢去想到底还能有多少年……

今年年底,外婆就96岁了,猴年是她的本命年。从前我完全没有感受到外婆真正经历过什么大考验,但这个2016,我隐隐地觉得非常不妥。

那些奢望自己能长命百岁的真的不知道是神马脑子!他们有认真思考过百岁的时候人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吗?自己是受罪的、家人是受罪的,大家都不希望不愉快的发生,但那的确时刻在上演。

我还想带外婆去大元帅府码头坐水吧到堑口、天字码头、黄沙、芳村、大坦沙、金沙洲…… 我们再也见不到外公的2311了,那些昔日他们漂泊生活的地方全都换了模样,外婆不能一直只呆在老屋子里,她要出去看看!跟秒杀网购一样,我不能再拖了,时日无多!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