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6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2:4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8-11-06 20:44
平均心率162,最高心率189,平均配速605。心率有这么变态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这样的心率我还能扛住一个小时而不觉得痛苦呢???所以我觉得不是我开挂了,是设备有点问题,真实数据估计要低5个点。昨晚感觉跑得很自然,脑子里只顾音乐和歌词本身,我好久都没试过这样了。#xrspook未行够#

2016-04
22

对着干

By xrspook @ 7:03:22 归类于:想当年的作业

当别人不为我着想的时候我也无需为他们着想。当别人存心要整死我的时候我会使用正当手段保护自己并看看谁会死得更早。人的忍耐是有一定程度的,而我又是那种要不默不作声,要不狂风暴雨脾气很大的人,所以一旦被我列入黑名单的,最终都会不得好死。当然了,这么与天斗与人斗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世界上没有事可以不劳而获。我脾气很大当然就要承受往后带来的恶果。现在我还年轻,我还有叛逆的不服输的劲头,当我老了的时候才后悔年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癫狂过就只能唏嘘了。

大学时没逃过课就不算读过大学,但我真没做过那种事!因为我觉得上课挺有趣的,除了某些我实在不想吐槽的基础课。学生时代我一直都是乖孩子的代表人物,虽然不是老师最聪明的得意门生,但我的付出他们看得到,即便在某些白纸黑字的成绩上并不能反映全部。只要他们稍微认识了解我,他们都会认可这个学生。我从来都不会特意让他们喜欢上我,我只是竭尽所能地把我会做能做甚至脑洞大开的东西做出来。现在看来,因为他们当时对我不是很熟悉,所以大都不会招惹到我很倔强的地方。他们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和我的共同相处最多也就几年,而且对老师我一直都抱有尊敬的心,所以非情非得已我不会跟他们作对,当时我就完全没意识到和他们作对的乐趣何在。但实际上大一某次网球课上我和某个代课老师狠狠地作对了一回!对我们来说,上网球课就是去玩,在快乐中学到东西。但他非得要我们对打比赛,打输了的要罚做俯卧撑不知多少个。我们都是女生啊!那一年我刚好在学《概率论与数理统计》,那门课我自感学得还可以,相比同期的《线性代数》我觉得《概率论》好多了!于是,在那个没有笔和纸的塑胶网球场,我们一群女生就围成一圈专注地解决我们的概率问题。天助我也!我们的人数刚好符合打成平局的那个情况。在下课前当我们骄傲地跟那个老师宣布我们神一般的对阵结果以后,那个估计数学肯定没学好的体育老师大呼不可能。要给学生下马威也得看人啊,体育老师怎么能招惹理工类的学霸女生呢,真TMD找死!后来,我们把那件事和我们的网球老师说了,大家都乐了好久。那一次,我们的老师之所以没上课要找人代课据说是因为他要去给某个羽毛球比赛当裁判。而那个牛哄哄想折磨我们却反倒气了自己一身的网球代课老师实际上是校队的教练。教练又怎么着!校长也不能这般气焰嚣张好吗!不过话说回来,校长才不会像那个粗人那样一般见识。

昨天被告知我3月余下的加班时长再加上4月新增的已经超过了100小时!100小时是个什么概念?以每天7小时计算(单位暂时的加班时长也是这么算为一天的),也就是14天,差一天15天,我可以大半个月不去上班的节奏。单位的办公室和财务告知每月的加班最多只能35小时,多余的部分推到下个月。这100个小时得推2个月了,但往后的半年还有加班呢!单位的制度规定,加班补休只能在同一年内有效,无法安排的当作自愿放弃。业务科室每次都轻而易举地让你这样那样加班,行政科室却告诉你这般加班法他们无法给予对应的报酬。行政科室给不出钱,业务科室给不出补休。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坑!2个月的工作日是约44天,我却加班了约140个小时,也就是接近20天。44+20=64,请问两个月有32天那么多的吗?如果这种事只持续2个月也就算了,现在我们连1.6万吨的稻谷还没有进完,我们还要完成接近2.2万吨稻谷的计划、5.5万吨小麦的计划,超过20万吨仓容的调试装粮压仓。这些活儿从现在到2016-12-31保守估计根本没有干得完的那天。今天让我很气愤的是当我的搭档提出能不能周末调度入库的车少一点,把车主要安排在周一到周五,被狠狠地告知做不到,如果不够人手或活儿干不完你自己搞定。如果你在这样无情的科长手下工作,你绝对不会对他产生任何的尊敬,因为他根本就是在草菅人命。这些烂人怎么可以当党员!怎么可以当单位的中层!我终于明白到他当了十几年的中层都升不上去的根本原因了!在没有把我安抚好之前,我不会额外进行任何正常7小时以外的加班。

脸神马,我彻底不要了。

2013-09
17

我就是一个死变态

By xrspook @ 17:46:50 归类于:烂日记

就像疯掉一样,每个月PPV那天我总在发疯,每次都做20多个的gif,有动作的有表情的。或许在我第一次看比赛的时候感知不到很多,但当我再一次看比赛,选定我要做gif的时间点,然后做出gif后,比赛对我来说就会有新的意义。尤其当我做完所有的事情后最终再看一回比赛的时候。一开始,那只是一个摔迷的直觉,但经过那么多次以后,那早已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对摔角手们互相配合思路的探索。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干?这苦逼表情真实程度有多少?动作到位了没有?有没有什么动作或表情的瑕疵/笑点?不是每个摔迷都会神经病地每次把比赛重温3-4遍,但当你认真地看三遍以后,你会有新的发现和感知。因为,如果你不是认真看的话,你不是每次都抱着要发现点什么新东西的心态去看的话,看第二遍你就想睡觉了。因为第二次的时候你已经完全知道了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但对我来说重要的不是他们将要做什么而是他们完成的质量如何。

有时,我会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摔迷了,我简直就是一个业余研究员等级的。就差没有实战过了。

昨晚看到网友在玩#晒WWE纪念品#,我看到那个话题,但没去玩,但既然他们玩了,我也去玩了(1 | 2)。除了ADR,我什么都没有,但我3年来的ADR占有量和覆盖率完全有可能超过某些控了10年以上的老摔迷。我的围脖被WWE中文官方网站转发了,他们的评论是“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位摔迷对Alberto Del Rio绝对的真爱!#晒WWE纪念品#”。

难道我成为“粉丝”就是为了“真爱”这两个字吗?爱不爱又有什么所谓,真的假的又有什么所谓。假的,明明不爱却要装成爱的样子,累不累啊。“真爱”这个评价,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奇葩。我的气场太大,和一般人比起来实在太特立独行了!!!但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想做到的不是么?我一直希望成为平凡中的不平凡,于是有一天,我发现我彻底地就是一个matrix以外非错误的东东。

我为什么会这么特殊呢?为了Alberto Del Rio?他谁啊!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好吧,即便知道,他也只是会觉得我是一个变态。变态又怎样了,变态一直都在以她觉得正面的方式来为他做宣传呢。这样算来,ADR应该给我发工资才对!对xrspook来说,ADR is everything,同时,也是nothing。因为他怎么看待我不重要,他讨厌我也无所谓,因为我不是靠他对我的表扬而活的,同时,我也不是靠其它摔迷或ADR粉丝的表扬而活的。我这么变态纯粹是为了自己过得充实过得开心。因为我可以游离于ADR和其他路人甲乙丙的评价之外,所以我一直都可以过得很自由很舒坦,想干嘛就干嘛。可以说,我的这种变态其实是一种任性。如果还有如果的话,当年我应该把我这种变态用在科学研究上,那是必须的碉堡了。但是呢,即便我现在不是用在“正路”上,也很碉堡,不是么?

如果可以重来,我仍会选择做ADR的变态粉!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