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
7

忍不住跑起来

By xrspook @ 17:34:01 归类于: 烂日记

穿着牛仔裤,背着双肩包怎么跑步呢?当你很想跑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是问题。虽然身上的不是最佳装备,但每一次走在阅江路那条缓跑径上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跑,所以我还真这么干了。锁紧双肩包,让其颠簸程度降到最低。卷起衣服的袖子,因为那件新买的摇粒绒优衣库袖子实在太长,而且他们的设计是为了套指的,于是袖子更加会比一般衣服长。快到起点的时候摘掉口罩。之所以要摘掉口罩,倒不是因为戴着口罩我会喘不过气来,是因为如果一路都戴着口罩显然会形成非常多的水蒸气,到结束的时候口罩一定会滴水,那样的话口罩算是废掉了,戴口罩变得跟不戴口罩没有区别,所以我选择暂时摘掉口罩。

从华南大桥开始一直跑到琶洲大桥大概2公里多一点,我没有按下手腕上的佳明FR235,也没有开启手机上任何一个跑步APP,我只是想跑,跑就好了。跟平时比起来,我知道这一定会难一些。但我也知道一旦进入某个节奏,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将不再是问题,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的。这段很短的距离里,我遇到了好几个迎面跑步的人,但显然他们跟我不一样,起码他们穿的是比较像跑步的装束,而不会像我那样背着个双肩包,穿着个牛仔裤,唯一觉得靠谱的就是我居然还穿着双专业的跑鞋。虽然我没有精确的计量,但是小米健康还是稍微记录了一下这段过程。那里显示的是我大概用了14分钟55秒完成了2.2公里的跑步。2.2公里的这个距离,感觉还是比较靠谱的,我个人觉得大概也是15分钟左右,因为摊算下来是6分多钟的配速,这很正常。即便我的跑步装束不奇葩,现在的我大概也就这样了。背着个双肩包一定会影响我的摆臂。虽然牛仔裤没有弹性,但也不至于到紧绷的程度,所以那的确会有一点点影响,但影响不大。让我最有感觉的是双肩包右背带一直在刮蹭着我脖子的右后侧。这样的结果非常有可能导致过一段时间那个部位就会出现汗斑。这2公里多的路程里有好几个上下坡。有些是人工故意制造的,有些是改进。在我记忆之中,这段路从前某些地方是要上下楼梯的,现在那些楼梯都被改造成了一个又一个缓坡。

到达琶洲大桥底的轮滑公园以后。我借助堤岸的石围栏做了50个花式的斜推俯卧撑。之所以说是花式,因为我把人推起来以后直接就撤手让手垂直在身体两旁了,当我的重心下去以后,手臂再把人推起。这跟一般的俯卧撑比起来需要更大的爆发力。之所以我玩这个是因为既然我可以做标准俯卧撑,现在我做的只是斜推俯卧撑,我当然知道自己有能力胜任这种尝试。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没感觉,30个以后感觉总算来了,40个以后基本可以说是煎熬。与其说是上肢爆发的煎熬,不如说是一直垫着脚尖,脚下的煎熬。

阅江路缓跑径建好以后,我就从未在这里这般长距离地跑过。15分钟的尝试,感觉很好。当疫情过去,我们可以摘掉口罩,我一定会穿上恰当的装束,重新回到这里撒欢。

2014-07
12

管好自己

By xrspook @ 23:45:39 归类于: 烂日记

不是幻觉!昨晚回来称体重我觉得我重了1公斤多,皮脂卡尺的读数也多了1mm。昨晚吃完饭,今天早上跑步前以及今晚吃完饭回家我依旧发现我的体重的确比上周同期环比多了约1公斤!如果这都是脂肪我真心内牛满面啊啊啊啊啊,这正是我想要的!但如果这只是大姨妈来之前的水肿,我也内牛满面啊啊啊啊啊,这也是我很想要的。在全世界都在呼喊着要减肥的时候我却为自己肥了而兴奋不已,估计我身边不会再有第二个像我如此神经病的人。1公斤的量足以让我在跑步的时候感觉要比平时呼吸略微急速,酸痛几乎没太大感觉,但呼吸急速了就意味着我的心率会比之前升得更快,心率更高意味着在同样的温湿度下我会出更多的汗我得有更多的补充才能维持体重或者说继续增加体重。这种感觉不会骗人,相比于神马体重秤、皮尺、皮脂卡尺跑步时的感觉、心率表的数据以及我的跑步配速能更精准地反映我的实际情况。

我觉得我在玩弄自己,一时要自己体重大幅下降,一时要自己跑很多很多的路(虽然只是用很慢的配速),一时又要自己体重上升。我遇到过阻力,遇到过很多阻力,但很奇怪的是我就没想过我会失败,丁点都没担心过我会有不成功,因为我敢于运用各种方法,我敢于花很多的精力,我敢于耗很长的时间。我用了4个月减去10公斤,用了3个月MAF180跑了平均起来每月超过200K的路,现在,我的目标是增加2-3公斤,所以,这估计大概应该可以在1-2个月内实现吧,如果实现不了的话,我就必须又去找我的那个医生用药物的方法解决问题了。自己身体这个大玩具太好玩,简直令我欲罢不能,玩high了、玩上瘾了,以至于我可以直接把ADR和摔角丢一边不顾。

今天妈妈终于发现了我脖子上的汗斑(我知道会有,但具体如何反正我看不到),于是我终于有理由解下我戴了超过半年的吊坠,我不喜欢戴吊坠,戴半年吊坠是我到此为止整个人生里戴得最长的,从前,最多一周我就不玩了。虽然刚脱下的那个吊坠只是百余块钱,相对来说很便宜,当初既然妈妈想我戴,那就戴吧。那东西陪我一起减肥和跑路,估计任何时候去闻,那东西都有馊味(我的汗味),我还记得跳HIIT的时候那东西无数次地上下晃动打在我的锁骨上,于是某些跳跳动作时我不得不用一只手按着自己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冬天跑步时那东西无数次吹到后面扯着我的脖子,我得把它转回来免得影响我呼吸。那东西也是我数不清那么多个workout自拍的xrspook标志。每次晨跑洗衣服我都得重点关照衣服前面领子部位(前面!居然不是后面)因为,吊坠绳子总喜欢和那个位置摩擦使其变脏。现在,我总算解脱了。

每个周六晚上去家乐福买买一送一的硬面包几乎已经成为妈妈和我的习惯。早上买他们切片面包的头尾部分或面包干也是。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很抠门,相当抠门!我们不至于穷到吃不起正价或其它的那种地步为什么要那样呢!但其实那些打折的或者边角面包很好吃啊!既然有打折的为什么要买正价的呢?节俭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灵魂中。家乐福出来看到一家店里面的人正在疯抢,我们也进去淘宝!最终买了2个包,1个单肩邮差包一个双肩34L的大包包,合计106元,我给了100元,余下的没有零钱我妈给了,不过实际上这两个包是我送给妈的。邮差包是因为她一直埋怨她现在的斜挎包太小装不下东西,而双肩包是我买给她买菜用的,很大很轻尼龙的挺结实,于是这样她就可以把东西双肩分担在身上而不是单肩扛一大堆了。两个包加起来还不够我妈在家乐福里看中的一款卡拉羊的斜挎包贵,我的感觉是,今晚入手的这两个包包实在太碉堡了,一次性满足了两个心愿——我妈需要一个大一点的斜挎包的心愿,我给我妈买一个又大又结实又轻便的双肩买菜包的心愿。钱,花在这种份上我觉得非常值。

每个周六几乎都不能早睡,明天还要早起去游泳呢!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游泳了!!!!!!!

2012-05
28

选择适合自己的

By xrspook @ 17:02:10 归类于: 烂日记

你不能确保别人一定会让你快乐,所以,尽量让自己更快乐就是了。

回想起来也好笑,我用一把才RMB65的拍到达了某个程度,这是预拉线的牌子啊!吉之岛里的价格。而我的对手,牌子必须的一律上3位数以上,这就意味着都是额外拉线的。他们情何以堪。别人再好的拍子,自己不习惯=零,就像某天我为了让拍柄更粗,缠了2重手胶,结果是悲催的,那天我打到一半就把外面新缠上去的手胶撕掉了。别人说那太细,不好拿,但我已经在那个玩意上熟悉超过20小时了,那个总量,那个手感已经和我融为一体。烂人配烂拍,恰到好处。回看过去20多年,通常我都在器具比较落后的情况下才有好表现,我注定和那些高级货不搭边。或许,往后我会买一把贵一点、靠谱一点的羽拍,但那玩意和我的关系永远都比不上我现在用的这把Aerd Power 6021。谁叫我是个异常长情的人呢。

今天穿的是钢镚ADR,感觉呢,没有我第一次穿的时候那么紧绷了。或许洗大了,又或许是我习惯了这个size。说来也奇怪,这衣服前后各一个大圆形图案,前面我不觉得热,但后面,我一直觉得我背后那片区域汗湿了以后就没干过。为什么呢?通常来说,我是前面湿透,后面干爽的人,但这件衣服却颠覆了我的常理。不得不说,一大片的烫印图案的确会让人感到额外热的啊!所以呢,如果图案不是一大片,或者背部图案稍高一点,或许会更好。

今天第一次用Wenger GA-7305-14F00,感觉好极了!包包自身重量和我放进去的东西的确不少了,但那个包包的设计却让你背上以后除了热不感觉其他的不舒服。当然了,你不能把双肩包单肩背,否则会痛苦死。很重很重的东西放到包里背起来好像轻了,这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呢?如果不嫌热,我觉得大妈们买菜应该背个靠谱的双肩包,那绝对要比她们手提或者单肩背个什么购物袋靠谱。受力均匀保护脊椎很重要,没有哪个大妈到达一定年龄后脊椎是没问题的,她们却仍不醒觉,仍要提很重的东西或者用装很多东西的斜挎包。

崇拜名牌崇拜高档是不靠谱的,选择适合自己的,无论那是什么类型什么档次那才是真道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