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2

欺负小动物

By xrspook @ 18:15:08 归类于:烂日记

饲养小动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感觉?对我来说这几乎是过去30多年来,我不完全拥有的经历。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外婆家的猫就死掉了,倒不是因为年龄太大,非常有可能是被别人下药了。可以到处去的猫会有这种风险,虽然外婆家的猫是被绑着的,去不了哪里,但说不准是不是邻居对它不怀好意。外婆家不养猫,我家更加不会有小动物,猫狗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养,至于鱼之类的,养过,但是还没等我交完作业,鱼就挂掉了。因为鱼买回来以后,我们给它换上了自来水。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即便要换上自来水,也要先放一放。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估计家长会去买瓶矿泉水或者蒸馏水回来。但是话说回来,现在孩子交作业的那种小鱼,可以买那种养在小瓶子里的,根本没有换水的烦恼,也不会轻易死掉。

家里没养小动物,但逢年过节,家里都会养几只鸡,甚至养个鸭或者鹅之类的,我会欺负它们。因为买回来要养几天的鸡通常都被绑在厕所里。我还记得前进路公租房里的那个公用厕所。我从来都觉得那个地方很恐怖,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倒不是因为那里真的很脏,而是那个地方很昏暗,而且很潮湿,所以有各种青苔,或掉墙灰之类的现象。下水道那个东西我还记得那个落水的洞,不是从地下走,而是在墙上挖了一个洞,至于外面看上去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研究过。如果我稍微留意一下那栋房子的外墙,大概我能看出个究竟,但当时我还太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细节,但是我还记得,经常有老鼠从那个洞爬进来或者爬出去,有大老鼠也有小老鼠。不在那里住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其它地方见过那种构造。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为什么当时的房子会那样设计呢?我真心不知道。大概现在的房子不再那样搞,是因为防老鼠和蟑螂的需要。大概那个洞洞的外面连接着室外落水管之类吧,但我觉得也有可能外面应该是露天的,因为我能看到亮光,那个厕所一开始就只设置了蹲坑而没有地面排水洞,所以大家就在墙上打一个了。

每到家里要养几个鸡几天的时候,我就会欺负那些鸡,可能去骚扰它们,如果它们太凶了,我就会拿着扫把或棍子打它们。我试过溜绑着脚的鸡。总的来说,鸡其实挺听话的。从前家里有活鸡,所以我经常会看到大人杀鸡,但我却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一只鸡。从前没试过,现在这种事更加不会做了。因为外婆去世以后,从现在那个家再也不是家,而我自己一家三口的家里,从来是不会有活鸡的。现在,要去市场买一个活鸡也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拿到活鸡,除非是在乡下自己养的。但即便有了鸡,你要把它拿回家,也几乎不可能,因为活鸡不让上公交。没有私家车的话,网约车也有可能拒绝让鸡上车。杀鸡是个麻烦事。我妈会杀鸡,但显然她讨厌杀鸡,也没杀过多少次鸡。

我还记得前进路的那个公租房的迷你阳台,邻居在那里养过猴子。他们是怎么整个猴子回来我不知道,但我仍然记得我欺负过那个猴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家或者邻居家养的动物都被我欺负过,但那都只是我还很小时候的事了。从前之所以要欺负它们,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它们沟通,不知道如何让它们和我一起玩,欺负是一个肯定让动物有所反应的行为。

2019-04
8

对旅游不敢冒

By xrspook @ 11:06:3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基本可以说没怎么睡好觉,因为感觉一直都很热。无论盖被子还是不盖被子。从开始到结束,我都觉得自己的脖子是潮湿的。这种情况下估计应该开风扇,开一整晚的风扇,但实际上风扇还没拿出来,所以也就只能热一下了。昨晚做的梦也很神奇,我不确定自己的梦是不是断断续续,因为有些时间我的确觉得自己醒过来了。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昨天下午睡得太多。昨天的梦是我跟我妈去某个地方旅游,但实际上我什么都没准备好,无论是带去的一些日常用品还是服装。鬼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仓促出去旅游。

我个人觉得旅游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好玩。那完全是一个自虐的过程。尤其是去一些自己完全不可控、纯粹跟团的地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旅游,都是相当折腾的一件事。在工作之前我没有感觉到搭长途车有多么的痛苦,但工作以后。出过几次差我就对搭车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恐惧感。只要搭车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无论坐的是大巴还是商务车,我都会觉得日子不好过。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叫我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我反倒觉得可以忍受。大概是因为公交车颠簸的程度远远不如小车,尤其是那种破烂的小中巴。之所以有这种看法是因为今年三八节去珠海的时候,我们坐的就是量破烂的小中巴,我坐在最后一排,结果单程下来,我的佳明FR235就颠出了4000多步。回程的时候也颠出了相当的步数。这听上去貌似非常匪夷所思,你会觉得那是因为我的手表计步非常不准确,但是同样是坐车,如果我坐的是一部普通的广州公交大巴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别说颠出几千步,即便几十步都不会有。与其说是颠簸让我觉得不好受,不如说是长期都困在那个狭小的区域无法活动让我觉得非常郁闷。可想而知,如果要我搭八九个小时的飞机,我一定会疯狂。

当我的同学跟我说他们去欧洲旅游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期待羡慕。他们回来阐述了他们的经历以后我更加觉得那个东西我挺抗拒的。无论是交通方式还是旅游地的社会环境。从前在我们的心目中,那些发达国家都是很高大上的存在,但实际上他们甚至比不上我们生活的地方。那边的物价水平不高,在那边工作那边生活的人可以过得挺好,但他们的治安让人堪忧,同样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上个洗手间也得到处收费。公厕这种事在我国是相当普通的一件事,虽然有些地方条件可能差一点,但如果不是到了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公厕是免费的。在大城市你更加不需要非常用力地去找厕所这种东西,因为每一个街区,每一个商业广场都一定配套有洗手间,而且现在经过升级改造的厕所的环境还相当不错。现在却告诉我在欧洲旅游上个厕所需要付1-2欧元,这简直让我觉得他们是靠收这些旅游者的钱混饭吃的。就更加不用说无论去到哪个大城市,到处都是小偷扒手。

我对旅游不敢冒。

2017-11
6

厕所怨念

By xrspook @ 16:46:57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五厕所的洗手盆的自动感动出水口只是反应很慢,今天彻底没水了。

之前三楼女厕只是偶尔会有马蜂,今天中午是厕所里面出现4个。如果说一个是偶然,4个绝对不是巧合。之前我已经在同一个女厕灭了一只马蜂。那只蜂非常厉害,因为它在门边上,所以我关门的时候已经把它夹断成两节,屁股已经当场掉了下来,但当我把门打开它居然还活着!于是我就操起手边有的马桶刷把它灭掉。马桶刷那个东西软绵绵,所以我只是把马蜂上半身的搞在了刷子里,它还没死,我又把那把东西的刷头浸在厕所里然后按水冲厕所,才终于让它消失。马蜂这种东西,一旦杀它不死我就死定了。从前在检验室的时候这样,现在在厕所里更是这样。如果在检验室我们首选是把马蜂赶跑,因为通常我们开的门窗不多,马蜂出去了就不容易再回来,但厕所到处都是通风的,半死不活被马蜂逃走后我必死无疑。要不当作没看到那东西存在,一旦动了杀念必须执行到底。本来二楼女厕窗户的上方就有一个马蜂窝。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那里建窝没有任何办法,幸好的是能看到它们在那里建,它们却几乎不飞进二楼的女厕。近段时间一楼二楼四楼五楼的女厕都在搞装修,天知道装修是不是搞得马蜂家很不安宁。所以马蜂们就在寻觅新的筑巢地点…… 为什么老喜欢在厕所筑巢!信不信我给你们些洗洁精感受一下!今天的4个马蜂,两个在厕格外,一个在厕格门上,一个在厕格门里,我醉了。因为那个厕所我只去那个厕格,原因是去另外一个的时候每次蹲起我总会门把手撞到头。天知道那些做厕所改造的人这辈子是怎么上厕所的!怎么可能蹲坑前面的位置和后面的位置一样多呢!如果多出很多,那也算了,问题是前面和后面多出的距离只有20厘米左右。他们确定自己在做成人卫生间而不是在幼儿园施工吗?!没改造之前好好的,改造把所有东西都打掉,原来的组合门板变成完全的砌墙,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从前厕所里一个灯就能照亮所有,现在每个厕格都要有灯,厕格外也要有灯,别说多浪费电了!大概你会说如果用的是LED灯板不会耗多少电,但因为是全密封,所以厕格里除了独立的灯以外还的有独立的抽风机。灯可以用LED的,抽风机也有低能耗版吗?!灯可以进去的时候才开,抽风机也这样估计不行!抽风机坏了,那个会是怎么可以恐怖状态?!如果是从前的组合板间隔,根本不需要抽风机,即便配备抽风机,一个厕所配一个就可以,而不需要一个厕格配一个。厕所刚装修完的时候我们去体验,但是还没有开灯后再进厕格的习惯,结果就是进去关门以后伸手不见五指。于是我们就长记性要开灯了,但万一那个出去的人习惯太好人走关灯呢?那么在另外一个厕格里的人肯定悲催了。真心不知道单位厕所改造成这样到底是谁的主意。如果这是在高档酒店之类,无可口非,但这只是个边远破烂的小企业,搞成这样纯粹是四不像。

我今天的心情就跟今天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