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
12

人类进化了什么

By xrspook @ 17:1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一代比一代强理论上是必然是,因为这是进化导致的那些不强的基因在进化历程中被淘汰掉了,而那些最好的基因会被保留下来,起码动物界是这样的。人类是不是这样我不敢保证,但从体育纪录来说,符合这样的规律。为什么那些记录会被一次又一次打破,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训练越来越系统,其次,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人类基因在那方面进化了。

现在我们总有那么一些感受,现在的孩子要比从前的聪明。他们摄入的食物营养要比从前好,受到的教育我不能说一定好于从前,但显然很多方面已经进行了优化。如果从前的人也能有现在孩子的那些营养摄入,他们能像现在的孩子这么聪明吗?我不敢保证。我觉得现在的孩子一定程度上,只要他们生下来,一部分基因已经存在了。情况就像从前的人不具备这个能力,要写一个自定义函数,然后需要的时候调用,而现在的人,其实他们的工具库里已经有了,只需要做一个声明就可以引用。又或者,其实已经不需要引用了,只需要把默认的开关从false改为true。这种方便、这种优势是前人无法想象的,但是,有得必有失。这方面的东西变成了系统默认,但是系统只能这么大,所以必须得放弃另外一些东西。

或许以后某一天,我们会研究人类发展过程中基因的优胜劣汰具体体现在哪里。让我们失去了什么,又增加了什么,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期待的进化方向?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们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要怎么纠正回来?

西方社会正在经历的那些东西,有人称之为是西方世界的文化大革命。我觉得这个称呼实在太接地气了。对中国人来说,我们会死活不让这种东西发生第二遍。我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西方社会现在之所以干这种事,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在中国的大地上曾经有过的文化大革命。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正在做的那种东西是在否定历史。用现在人的目光去批判历史,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应该做的是把握现在,不让不合理的事情在未来继续发生。他们现在这种稀奇古怪推倒各种历史雕像行为好像是小朋友在发脾气,随意毁坏东西。把雕像推倒或者毁掉难道就能让那个东西从历史上抹掉吗?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掩耳盗铃。因为那个东西的存在,所以告诫他们,曾经他们遭受过不平等待遇,那是错误、不可以接受的。那些雕像告诫他们,不能再让那种历史再次发生。我实在不知道西方人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他们觉得我们是井底之蛙,我们觉得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前,我的世界观不是这样的,但是这个2020我仿佛看清了一些东西,也懒得去理会另外一些东西。

平平安安地活着,原来也很不容易。

2018-11
25

沙面小感

By xrspook @ 22:13:43 归类于: 烂日记

连续两个早上我都是不到七点就自然醒了,晚上我大概都是11点多睡觉的,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虽然醒来以后我还是不会起床,我还是不会去跑步。早上很早就醒来感觉会让人觉得一天的时间都多了不少。两个晚上相似的是我都做了些梦,那些有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的梦,因为那个东西源于事实,我之所以很早醒来,一定程度是因为我很想把那个付诸实施。做梦的时候想这些东西,也大概只有还是学生的时候才会发生,尤其是临近考试的时候。对我来说,发布一个作品跟考试没什么区别,有时突然之间我会想到某个用词好像不大对劲,于是,我会赶紧去查看到底是不是我料想中的那样。我也很想作品发布了以后什么都不去理,但是这种突然之间的神经质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

今天我跟我妈去了沙面,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去过那个地方,但实际上今天逛了一大圈以后我才觉得我对那个地方可以说几乎不了解。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白天鹅宾馆是非常高大上的东西,但实际上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应该从哪里进。那个大名鼎鼎的绿瓦亭,原来是在那个位置。在沙面上看白鹅潭,原来是那番景象。的确,白天鹅的那条高架桥并没有占用沙面多少地方,但显然,高架桥这样建严重影响了沙面沿岸的风景。而沙面里面的建筑,我直到今天才终于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如果不是路上的人都是现实生活中身边的那些,我会觉得自己时光倒流了。那些西方的建筑,以及茂密的樟树和小叶榕让人觉得时间好像在那里凝固了,唯一的区别只是那些外表看上去还很靠谱的建筑我几乎感觉不到一丝人气了。我妈说其实里面还有人住,但起码,那些建筑临街的外立面除了某些已经被改做商铺的以外,其它的就只是一个建筑,就只是一个死物,没有半点生气。这可能跟今天的天气有关,今天去沙面的时候飘着毛毛雨,我莫名地有了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老建筑只是老建筑,纯粹只是用来观看,我觉得这一点都不靠谱。老建筑里有人才会为那个地方带上生气,让建筑活起来,让它真正体现出建筑的价值。或许你会说,故宫颐和园之类不也是只是用来看吗?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沙面跟故宫颐和园不一样。我不知道,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的沙面是怎么样的,在那些建筑建起来的年代沙面是怎么样的。那大概也是一个比较幽静的地方,因为进入沙面的桥据说都有印度人把守。只有少数人允许进入那个地方,所以那时除了建筑都是对外的以外,可能沙面岛路上的人比现在还少。

我妈经常跟我说她读的小学就在沙面,当时沙面不只有一所小学。她读的那所小学很简陋,学生大部分都是靠珠江生活的人的子女。他们可能是用船运货的,也可能是打鱼的。在我妈的回忆之中,沙面一直是个生机勃勃、很有趣的地方。显然这样的记忆跟我今天看到的现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于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领导人说要对老旧社区进行微改造,然后尽量吸引年轻人回到那个地方。因为只有让新鲜血液重新加入,才能让那些老地方重新焕发生机。

2018-02
25

老门牌

By xrspook @ 21:18:09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本打算去跑步,因为只要完成13K,我这个月百公里的任务就完成了。但今天的时间有点紧,要不要在上午完成,下午的话几率很低。到下午4点多,我还没去干,这就说明今天我不可能做到了。剩下13K的悬念该怎么解决?我可以明天一次性完成,也可以继续拖。到下周三才最终把全部结束。大清早去跑步有多难?从前我觉得那根本不是问题,但现在我觉得那实在太难了,同样犯难的还有我的体重。本打算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回家,那么在四点之前我还有可能去跑步,但却被我妈叫住不能走,我也就只能在外婆家的附近不断的兜圈。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有机会把外婆家附近我没有走过的地方都走一遍。

已经住在这个区域30年有余,但实际上有些地方我从未去过,还有些地方上一次去大概已经是20年前的事。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新路出现了,所以也就不必走弯弯曲曲上坡下楼梯的老路。是什么让我想起要把这些路都走一遍呢?大概是因为一周前的那一次石围塘之旅。走在那些并排只能走两个人的路上,让我有很不一样的感觉。那些不是城中村,有建得很高的私房握手楼。楼与楼之间有一定距离,虽然那些是平房。但也正因为是平房,所以建起来的时候可能没那么讲究,规划的时候可能没做得完备,又或者建楼的时候谁都可以多建一块出来,于是路到那里就得拐弯。你只能沿着路走,至于路通向哪里不知道。好处是通常那些路只能沿着一个方向走,不会出现丁字路口,永远都是直角转弯。这些地方的好玩之处在于你经常能看到一些你已经不可能在其它地方看到的东西。比如说经典的门牌,而且有可能是不止一代,而是两代经典的门牌。通常来说,新门牌弄上去的时候,旧门牌就会顺便被拿走。之所以这样,非常有可能因为门牌已经发生改变,比如那条路已经不再叫那条路,路名有了变更,所以门牌号数也发生改变。也正是因为安装新门牌的时候会把旧门牌拿走,所以当你看到新门牌的时候,通常就不用费劲再去找旧门牌了,因为绝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对我这种怀旧的路人甲来说,这是非常好玩的事情,虽然这全凭运气,因为说不准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而之所以有些地方旧门牌还能被比较密集地找到,大概因为那里早就被遗忘了。如果那一栋是私房,刚换门牌的时候户主并不在,门牌会被更换吗?现在通用的门牌背景是夜光浅蓝色的,即将被更换的新门牌背景是夜光绿色的,另外还有二维码。从前的老门牌是搪瓷的,背景色是深蓝色的。不同时代门牌用的字体不一样,我甚至说不出从前那些门牌用的是什么字体,因为貌似现在我们已经不常用了。

我们无法穿越回到老门牌的那个年代,但房子在、门牌在,有人会记得那里曾经的故事。

2017-02
19

不喜欢摩天大楼

By xrspook @ 19:28:41 归类于: 烂日记

每次睡觉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又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几乎不可能出现第二遍,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说我小时候发烧,如果做梦就会做同一个梦,每一次发烧都一样。所以即便睡觉之前没有发烧,但如果我梦见那个了,起来我就会告诉爸妈我发烧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做那个梦了。如果现在发烧,通常我会辗转睡不着,或者睡得很浅,不会做梦。

从前我的梦故事性比较强,但具体细节都不是很明朗,比如说人物的样貌或者各种环境,都是模糊的、不实在的。近期我发现近期的梦情节性变弱了,有点天马行空的感觉。当然情节也是贯通整个梦的主线,但里面出现的很多东西会比从前丰满了很多。如果说以前的梦就只是寥寥几笔的儿童画,现在的梦就像是仔细勾勒出轮廓,并且填上了颜色的大制作。最让我着迷的是几乎每个梦里出现的建筑都不一样,虽然风格大概可以说出是怎么回事。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完全一致。我觉得梦里看到的东西很好玩,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也会格外的留意各种建筑,尤其是那种老建筑。有历史、有故事的东西总会让我产生各种的遐想。对我来说,靠着自己的11路车,穿梭在城市之中,尤其是老城区的老建筑之中,会让我感到莫名的满足。那种兴奋感跟在超市里闲逛,全神贯注关注特价的牌子一样让人着迷。

我对那些高楼大厦没有什么好感。而且甚至有点厌恶,因为你远远的就看到那个东西,但却走上好长一段路都没有到达。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而且,在高楼大厦CBD中穿行,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那些东西外面全部都是玻璃幕墙,据说,玻璃幕墙自爆的概率是3‰。一栋几十层楼高的建筑我才不信玻璃幕墙没有超过1000块。其中的三块会在一定时间内自曝。那一片区域,高楼大厦有超过五十栋,经常走在那些大街上,得有多大的概率才不中招呢!我不知道那些发达国家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显然这个问题在广州和深圳这些华南地区已经成为了不新的新闻。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某一条说哪个地方的玻璃幕墙爆裂了,从多高的地方坠落下来。好彩的话没有砸到人也没有砸坏什么,不好彩的话,就会砸到路人以及砸到很多停在附近的汽车。汽车你可以说不让它停在路上,它应该停在地下停车场,那么行人呢?也不走在路上吗?我总觉得,现在的豆腐渣工程要比以前多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以前的楼房都不高,砸下来的伤害没那么大,但如果是CBD那种地区玻璃幕墙随便一块砸下来,非常有可能就出人命了。难道说现在就真的那么寸金尺土吗?楼房都全部要建得要深入云层?我对那些东西,没有一点好感。那些摩天大楼,其实有很高的安全隐患,因为消防车根本到达不了某些楼层以上。而且按照现在的豆腐渣工程推论,那些从设计上来说应该可以抵御的风险实际上都不堪一击。

全球化的我们在哪里?到处都是摩天大楼,到处都是玻璃幕墙,到处都是连锁经营的各种店。这样的确可以让我们从一个城市到达另一个城市后,不需要用太多时间适应。我们可以继续入住我们习惯的酒店,吃着我们习惯的食物。但如果所有都一样,到另一个地方去探险,还有意义吗?

2016-09
30

再谈改变

By xrspook @ 8:13: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所谓的台风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多,虽然不算大,就在那里毛毛毛的,一直下个不停。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发现地终于被下湿了,而且开始积水。总体来说,我觉得我们单位的排水系统还是不错的。有些地方的积水说不准那是设计单位的错还是施工单位的错,反正,某个沙井盖那里,居然旁边某地比沙井盖还要高,所以,应该能进沙井盖的水,没有流进沙井盖,而是在旁边积了一大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设计单位是北方人、是河南人,他们那里绝对没有我们这边那么多雨,所以他们没怎么想过该怎么排水。就我所见,他们的排水设计就是南方地区六七十年代的那种,粗放式。试问在南方建房子,在高温高湿地区,而且是在雨量非常多的地方建房子,雨水管会设计在屋子里面吗?你家的房间或客厅会有雨水管通过吗?而且那条雨水管还不是全密封的,是开口的!那根本就不是雨水管,那是老鼠的专用快速通道,不是吗?!

电影《芭萨提的颜色》里有一句话:生活有两种活法,忍受现有的方式,或者负起责任来改变。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忍耐,但我觉得不应该再默默地挺下去了,为什么要请啊?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们要去做的那个改变对我们有什么坏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之前的那代人,崇尚的是“枪打出头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要做那个搞特殊的。但事实证明,在现在这个年代,这样已经行不通。如果要变得更好,你必须打破常规,找出一条更好的路。别人都不去干的,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对的,你也不去干呢?谈什么集体种主义谈什么奉献,如果连个人的利益都无法保证,何来大局。没有家就没有国。什么放弃小家为大家,前提是大家真的获益了。从前的人的思路是:如果要放弃小家的话,为什么那个人是我?以前我也觉得那个人为什么要是我,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如果真的需要我去做,我会当那个被打的鸟。

有时候改变这事,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糟糕。一直保持的所谓传统,其实也有很多让人烦厌的地方。从赖床到早起,这就是一个改变。虽然不容易,但实际上真做到的时候,绝对对你有益。以前我没想过要改变自己。以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改变可以非常美好,所以我迷上了那个。正因为我觉得改变很好,所以,我也希望靠我自己去影响身边的人,让他们做出改变。但显然,跟改变自己不一样,在希望身边的人改变的时候,我做得不够主动。因为我觉得最终做决定的是他们自己,我也就只能做一个引路人而已。有些不对有些可以做的更好的,我会告诉他们,但至于他们去不去做,我没办法控制。也许有一天我有一定的势力威望了,我说的话他们会听,我可以让他们做得更好,他们真的会去做。但我不奢望那一天会在什么时候来临,那或者永远都不会来。但起码,我不会违心地明明知道他们有问题而不提出来。

从历史看来,中国人算是很能忍的一个族群。但其实忍耐真的比改变容易吗?从中国的历史看来,忍无可忍造成的大爆发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喜忧参半。那些什么起义,干的时候很风风火火,甚至把当时的执政者搞下去了,但往后呢?他们就没想过往后,改变以后该怎么去维持?该怎么去把本来不完美的东西变得稍微好一点。他们没考虑过这些,所以战争以后的统治,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开始统治,就已经被瓦解了。通过战争夺权非常的不容易,但相比往后的长期安稳统治,后者更难。我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李自成。

明天就国庆了,终于到国庆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