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
14

忆千年老妖

By xrspook @ 21:25:3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路过广州塔的时候,我特意留意看二楼的观景平台。有个不知道什么淡粉蓝色的东西,不太大,但可以肯定那是Nike的东西,因为所有N+TC今年的主色调都是淡粉蓝色。护栏的位置贴了一些四叶萍的图案贴纸,那也是Nike的标志,他们很喜欢在女性产品里用那个,本来我想说三叶草的,但意识到三叶草是Adidas的属下品牌,我要描述的那种东西并不是那个标志。初中的时候,学校校徽下面小花园里有很多那种东西,从前我们喜欢把四叶萍摘下来,去掉外部粗的茎,只留几片叶子和茎里面细的芯,然后两个人用叶子勾住对方的“战士”然后拉扯,胜者当然是“头”没被“割断”的那个。越大的叶子当然意味着有更粗壮的茎,但有些时候也会出现空有一身“筋肉”但实际上是废物的情况。这种“格斗”,选手自己的天分很重要,我们相到了我们的斗士并加以“调教”(也就是去掉外茎的手法)也很重要。在我的笔记本里至今仍夹着一根已经干了的“千年老妖”。为什么会有这么威武霸气的名字?因为这根四叶萍本来就很粗大,跟他对抗的全部都败下阵来。在写上面那句话的时候我本打算用“大都败下阵来”,但既然现在的“千年老妖”是完好的,而那种“格斗”必然会分出胜负,输掉的必然被“斩首”,也就是说,“千年老妖”从未输过!!!已经不记得当年我是如何把“千年老妖”收编的了。

初中的记忆,“千年老妖”、在教室里向校外平房屋顶放很多飞机、把粉刷当过球,把扫把当作球拍打“扫把球”以及中午在教室里挂窗帘玩纸麻将都相当的好玩。小学时没懂这般叛逆,高中时没有时间叛逆,大学时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操心。或许初中没有上重点中学是个遗憾,但现在我拥有的初中记忆我觉得相当的好,不能可以更好了。人生如果没经历过叛逆会很遗憾。

明知穿黑红Mizuno Wave Rider 16跑广州的18K路线我的脚就会起水泡,但我总觉得这会过去的,要不是我的脚更牛叉,要不是鞋子最终适合了我的脚型。如果距离短一点 ,不会这么惨痛,因为距离短脚就不容易发胀严重,同时没有那么多的机械运动以及在同一个地方摩擦,中招是必然的。没到7K,我的右脚小脚趾上部已经感觉到摩擦。到约14K的时候,左脚脚底的老地方也开始有感觉。如果穿这双鞋跑的距离是9-10K,什么不好的都不会发生,但总要有适合的鞋子跑LSD不是吗?从前穿Crusader 6和Inspire 9跑LSD,且他们都还年轻没被穿得被严重单侧磨平的时候我从未烦恼过水泡的问题,因为根本就不存在。但我需要新的适应,我需要适应更轻以及反馈感更强的鞋子。我还没有适应好竞速类的跑鞋。今天18K的成绩是平均心率157,配速546,不功不过的样子。今天温度18℃,湿度82%,但我出汗出成了神经病,衣服全湿,连衣服的袖子都完全湿透了,通常来说,袖子我只会湿一半,内侧湿外侧干,但今天完全是能扭出水的样子。这般湿法,难怪Bryton C60在某个路段心率会神经病。C60的心率数据神经病通常发生在衣服或bra半湿半干的时候,干的时候没问题,全湿了也可以,但一半一半的时候就会傻逼。

我觉得明天广州塔下的N+TC会在阴雨绵绵中进行。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