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
11

错了十年

By xrspook @ 8:34:5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虚惊了那么一场,因为现在税务改革。所以报税的软件也发生了改变。突然发生了一个无论我们怎么把数目填上去都报错的现象,进而发现原来一直以来我们的计税方法都错了。最终那个税金没有变,还是那样,但表达方式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工资的计算方式会那样。昨天让我们慌了半天的是,如果发现这一次我们的算法是错误的,那么过去十年我们就没有算对过,幸好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最后发现原来税金我们一直都没错,只是工资的表达方式一直都错了。为什么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呢?在我来到这个单位以后,已经经历了三个会计。前两个会计是会计专业毕业的,而且也已经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了。后来开始从事财务的人一开始的时候读的都不是财务。不只是财务这边的人不读会计,连做工资表的办公室那边也没有一个是相关专业的。所以他们做的只是按照以前留下来的版本一直做下来,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显然他们没有深究过。

有时我真的觉得这让人很无语,不是说从事这行工作的人每年都有继续教育吗?不是这些税法相关的东西一有更新就会进行培训吗?为什么他们居然会不知道呢。那套工资表我真心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出来的,因为昨天之前我就从来没有按照上面的公式成功地计算出过我的工资。她们的回答是,因为她们知道该怎么算,所以她们从来没有看过工资条上的公式。制作工资条的人没用工资条上的公式计算过,也没有自己亲眼看过工资条上的汉字小得根本不可辨别。如果只是小,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清晰的,你放倒了还能看,但是那个东西又小又模糊。即便你拿个高清显示器再配个放大镜,也看不清那些字。而她们居然说你们看不清为什么不说,既然工资条是出纳复制粘贴出来的,难道你们自己就能看清吗?工资条上的数字的确是可以看清楚,但是工资条上上的汉字以及计算公式都很模糊。正是因为根本看不清,不知道什么意思,把那些数字加减起来,我又从来都不出最后到手的那个金额,当然我就没有心情就去看那到底是怎么算的。因为看不清上面的汉字,我当然也就,不会理睬到底那些分项是否合理。让一些电脑使用不熟练的人当财务,真的很烦。让脑筋不算非常好使的人当财务也是个很大的问题,除非他们做的只是很平常的数据录入,而且还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软件设计好的,且经常长期测试没问题。因为即便是数据录入,你让他们自己设计表格,也是件非常让人觉得郁闷的事。大概当单位的这个职位又要招人的时候,或许我们首先要测试一下应聘者的电脑使用水平。如果数据录入比较慢,那还能练出来,但是如果没有某些分类的思维以及一定的学习能力,那绝对是搞死人的。还有一点很重要,那个人应该得耐得住寂寞、不厌其烦,可以长时间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能耐心处理一些很简单但是却会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昨天我差点就想拿着工资条去找我做财务的同学问个究竟,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因为过去十年单位都犯这个错误,简直让人觉得太无地自容。

2018-05
2

又一个山

By xrspook @ 14:39:37 归类于:烂日记

我有点烦月头这种东西,尤其是月初的第一天不是工作日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我默认要家里加班把东西干完,但这样是没有加班费的,因为没人强迫我必须这么干。我觉得周一还得分几次找领导签名很烦,首先要找全签名的个人不容易,其次是签名的那些人会感觉很烦,怎么一天要见你好几回!有些事情可以慢一点,但有些事情必须找早上10点之前搞定,显然如果我把所有事情都留到工作日的早上再开干,我根本不可能在早上10点前完成。于是呢,周末的自主加班就来了,这样直接导致如果找签名的时候人都在,我一次搞定不用来回跑N回,早上9点前我就可以把名都签完并把资料发送给各个有关部门了。在没有人强迫我上班时间必须100%只能做上班的事的时候,我觉得用周末的时间和上班时间做个对调是可以的,毕竟那其实都是我自己控制的时间,这样的对调会让我的工作更顺畅。上班时间我干了些不是上班的事的前提是我完全不影响工作的开展,而且工作“显得”更高效。为什么不进行这种合理的调换呢?情况就像有人大半夜才有写作灵感,你让他朝九晚五坐在那里,要他上班时间憋出东西,那不是得不偿失吗?当然了,这种只能说是调换。那些上班时间在发呆,下班时间却打着加班的幌子来骗取加班费的人简直是可耻!这种人对工作不认真,对自己也很不认真,因为时间是挤出来的,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他们在无休止地浪费自己的生命。世界那么大,却把自己软性“绑”在工作上,而且还是装模作样的绑,这到底是神马心态啊!

前天我结束了米叔1995年电影《忠肝义胆》的字幕校对,昨天我开始了米叔1998年电影《古拉姆》的字幕翻译。这么历史悠久的电影之前当然已经有人翻译过,但网友不满意那个版本的翻译,而且是非常不满意,所以他有强烈的诉求我们要重做。《古拉姆》的歌舞部分网友已经搞定了,只差对白。去年他已经问过我要不要合作重做,默认的当然是我做对白翻译。当时我没有答应,因为当时我仍觉得自己底气不足。从翻译第一个视频开始算起,至今已经过去了10年有余,我断断续续地做过各种短片的翻译字幕,规范做大概是我开始Dangal相关以后。也不是没有做过完整的电影,但那都只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校对修改。不合理的逻辑改掉啊,错别字改掉啊,一些很无聊的人名呼喊加上去啊,时间轴位置不精准调整一下啊…… 《古拉姆》将是我第一部完整翻译的电影,当然这里也只是指对白部分。2小时40多分钟时长的电影里面有5首完整的歌舞,还有一些斋唱的部分,一首歌5分钟计算,那里大概有30分钟的东西我不需要操心了,但无论怎么说,这也将是我首次翻译的全长电影。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我第一次看《古拉姆》的时候没有强烈吐槽那该死的字幕,但即便字幕那个样子,我依然对《古拉姆》一见钟情。我承认自己冥冥中和这部电影是有缘分的。我们可以做一些我们完全不喜欢的事,但如果那件事本来我们就很喜欢的,不是更好吗?如果时间能抽得出足够多,我觉得一周之内我就可以把翻译全部做出来了,然后就是调节时间轴和反复校对。《古拉姆》的首映时间是1998-06-19,我希望再版能在20年后的那天之前完成。加油!

跨过了一个山,还有一个山。人生就在不断地跨过一个又一个。

2017-07
24

第八搬

By xrspook @ 8:57:23 归类于:烂日记

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十年,算上今天这一次,我搬了八次办公室。这样的次数可能是在职员工里,除了比我早到的那些以外,搬得最多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的工作在不断地变化。被招进来的时候,我是检验员,但干了一年,又让我去做统计,统计做顺手了,然后又让我回去继续当检验员,检验和统计并驾齐驱,持续好些年。然后有一天告诉我,把统计完全交出去,成为一个全职的检验,而现在,再告诉我。从此卸下检验的担子,全职回到统计那里。这简直就是逗我玩的节奏。还记得前几年,领导总说,为什么你那么多年都没有拿下工程师。有一次我真的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一直只要我当半个检验员,甚至半个都没有,大概只有30%。在过去的十年里,检验做得多一点还是统计做得多一点。大概我觉得统计和检验的比例是4:6。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检验,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但统计当时就只有我一个,即便后来找了个人过来慢慢跟着也是让人非常费心,比我自己干还麻烦。因为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分不出去的。当你对别人无法信任的时候,工作开展就非常麻烦。还记得告诉我要把统计交出去当个全职检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回到了我靠谱的老本行。直到一个多月前,领导要我从此放下检验,当全职统计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这是一种解脱,因为我再也不用去扫大街了,但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检验才真的是我的老本行,虽然我也喜欢统计,但是,如果一旦做了这个决定可能我在检验上没办法再进一步,从工程师变成高级工程师。虽然,这说起来是无法做到,但实际上,也未必不可能。因为从实际情况看来,高级工程师的评审条件,最重要的,是业绩,有思路、得出成果,就能搞定,别人不在乎你具体做了多少工作。

之前七次搬办公室,我从来都没有纠结过,因为不过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外一个地方,把东西全部带上就是了。但这一次,却让我相当纠结,因为可能我积蓄多年的两个柜子,不能带走,顶多大概只能带走一个。里面的东西怎么办呢?于是昨晚开始我就在收拾,丢掉一些从前我舍不得丢的。本来觉得我应该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搞定,接着我就去跑个5K,但实际上,我足足收拾了三个小时,清出了好多的垃圾。这包括办公室的,也包括宿舍衣柜里的。因为如果办公室的东西,实在没办法搬,就只能把它们挪到宿舍里。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满满都是记忆,全部都是我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有很多兴趣爱好,有很多生活上的琐碎。什么标语啊,灯牌呀,电烙铁啊,体育用品啊,橡皮章啊,各种书啊。在别人眼中,可能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那台破电脑,但实际上,在这十年里,我把很多时间给了这些东西。在别人逛街、熬夜、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忙各种其它事情的时候,我把时间和精力都给了我的兴趣。是这些实实在在的物品,证明着这十年我没有白过,我没有在这个腐朽的单位虚度年华,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在不得不活在他们世界里的同时,我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今天的搬办公室该如何操作,我还没想好,因为如果要换电脑,首先,我得把数据拷贝过来或拷贝过去,至于物理的部分,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但这一切都不确定,物理的东西不确定,有没有位置放或者怎么放?电脑资料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必须得换电脑。对其他人来说,他们恨不得换掉那台用了十年的破电脑,但对我来说,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换掉。

我就像一条无奈的小船,在大海之中被迫飘泊。

2014-06
9

十年

By xrspook @ 15:39:37 归类于:烂日记

2004-06-09至2014-06-09,3652天,或许这个表达方式会让你更容易理解——十年!从18岁到28岁,每个人一辈子都只有这么一次黄金的青春十年,我非常幸运地,这十年,我每天用起码一blog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WordPress的仪表盘概览显示,算上这篇我一共写了3947篇blog,这仅仅是这十年间我写在“我的天”的,还有一些写在别处的不计算在内。尼玛的,xrspook真能写!!!以平均每篇1000字计算,这里有395万字。如果打印出来做成书,这得是多厚的一本?!!!!!我一点都不后悔我选择的是在博客上写十年而不是在本子上写十年。我写的是很私人的东西,但我喜欢和别人分享,尤其是教程类的东西,不分享那东西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选择电子版而不是纸质版当然不是为了我能更方便地Ctrl+C和Ctrl+V,我生平最讨厌的行为就是抄袭,我怎么会愿意老是做摘录工呢,哪怕只是摘录我自己的东西!你有否想过,写在纸上就不能图文并茂了,而很多东西,写那么一大堆文字不如放一个图能说明问题。

跟小时候被家长强迫着写日记不同,我的天是完全自愿形成的,我想写所以我去写。青涩又有点积累,不很成熟但却有不少专业。里面记录了我很多很认真的花痴行为。认真,那是相当的认真,认真到我读书那么多年都从未试过那么认真,比如说写网页、做翻译、观后感/读后感、各种教程、DIY做衣服、DIY做LED灯牌、做橡皮章、玩减肥、玩跑步……我不是作家,我甚至不是一个业余的作家,而且我很懒、超级懒!所以可以不写的话我绝对不会写些什么,但blog的出现,blog的坚持在我的人生画卷上画上了相当浓重的一笔。虽然在开blog的时候很傻很天真的我曾经说过我要blog到我死的那天,只要BlogBus不倒,我就会一直在那里blog下去,但现在,BlogBus还在,我却已经整体转移到独立的WordPress继续。就像很多人所期待爱情一样,当然臆想那可以一生一世,但很多人甚至熬不过七年之痒,十年二十年金婚银婚钻石婚什么更是飘渺不可及之物。如果在虚拟世界我可以自定义性别的话,我一定选male,那么我的blog呢?是male还是female?

2004-06-09,那一天,我完成了高考。和现在参加高考的孩子们不同,虽然我们同是6月7日开始,但我当年持续的时间是3天,而他们2天就搞定了。高考完成后,我直奔天河南方书城(早已消失了,位置是现在的广百中怡店),为的是找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虽然没找到《百年孤独》,但找到了一些短篇集,那天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在我早已摩拳擦掌观察多时的BlogBus上开始了“我的天”,开始了我的第一篇blog。不是去睡一觉,不是去撮一顿,没有家人朋友在考点门口迎接解放了的我,从书海奋斗十多年终于完成高考的我居然又主动把自己送进了书海。那个少年真够文艺的!!!10年前,书店是我的大爱,一遍又一遍地在各大书店书城晃悠我才有可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我想找的书。10年后的今天,我都不记得我上一次去书店找书看书是什么时候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在网上书城不时乱转,纸质书还是我的最爱,但近期我也会在手机上看电子书。10年前,我明明已经知道加西亚·马尔克斯曾经说过他有生之年都不会把他作品的版权卖给中国书商,7-8年后,中国书商终于用非常非常高的价格买下了加西亚最著名小说《百年孤独》的版权,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连续出了好几本他的书。就在我的blog即将10周年的时候,加西亚·马尔克斯去世了(2014-04-18),享年87岁。NEVER SAY NEVER. 但如果当人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就真的是永远了……

十年磨一利剑,偏偏我那把只是街边2元钱买回来的小水果刀,好用不好用,用过的人自然会知道,都用了那么多年了,即便不好用,早就习惯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