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3

疼痛再来

By xrspook @ 17:26:52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会出现一些你根本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疼痛。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很诡异,因为一回到家就会发生,但是在单位的时候却从来不会这么明显。记得今年春节的时候,这个问题烦恼了我好几天。回到单位以后,我也继续被这个困扰着,后来我好像吃了一些维生素B1,然后就没什么感觉了。在没有感觉之后,我当然不会继续吃下去,而这周回家,这个问题又来了。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我还说不准那个痛点到底在哪里,但现在我有点知道了。那个位置刚好在臀部,只有特定的某些姿势才能把它暴露出来,所以也只有那个时候才会觉得痛,最明显的感觉出现在睡完觉起来的时候,无论是晚上睡觉还是一天其它时间睡觉,反正起来的时候感觉最明显。尤其是当你起来,坐在床边的时候。因为无论是人和腿直角坐着,还是把双膝盖弯曲,整个人团着坐,那里正好是受力点。但是,如果把腿稍微换一个角度,那种疼痛就会马上消失。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疼痛很隐秘,也导致了上一次,我根本说不准痛的是哪里。当我双手抱着双膝的时候,很明显能感觉到右边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左边的那个位置就会痛,睡的时间越长那种疼痛会越明显。

我感觉那不是神经痛,因为那种痛,不是放射状的。站立行走都不会有任何感觉,唯独上楼梯的时候某些角度会有感觉。理论上那个位置是臀中肌的地方,但问题是压痛点我感觉不是肌肉,但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骨头。如果这种事只发生一次也就算了,但是在一个月之内多次发生,显然,我就得好好的找找原因。网上有人说这是因为腰间盘突出,也有人说这是神经性关节炎。虽然不论哪种说法,显然都是不靠谱的,最应该做的是去医院检查一番,但我又是那种很懒,不想往医院跑的人。其实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如果要检查出原因,估计拍个普通X光是不行的,所以可能要让我照CT之类的东西。麻涌医院的CT我实在不太信任,但如果在广州搞,全部东西都得自费。还年轻的时候,通常不会考虑这种问题,但对我来说很早以前这种医疗方面的不便已经早早暴露。医保卡里的钱都是我自己的人民币,但问题是那些钱只能在中国的某些地方使用。在其它地方,即便你是某种特别需要,也没办法让你用的,这到底是什么霸王条款呢?为什么就不能在工作地以外享有权利呢?!只要一天这个不放开,那么这就永远限制了你的整个生活圈只能限定在你的工作地的范围内。连住房公积金都可以异地提取然后使用,但是医保却做不到,这实在让人太心累了。公交卡可以全国通用了,只不过你这个地方的公交卡到了别的地方不能享受那边的优惠,只能全额支付而已,但医保还是不行,异地只能在住院的时候结帐,门诊或者药店买药的时候无法做到。情况就好像医保卡里面的钱根本不是人民币,而像购物卡里面的充值金额,只允许指定门店使用。

或许我是个需要长期补充维生素B1的人。

2017-04
27

出狠招

By xrspook @ 8:40:09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省内的门诊医保通用什么时候才真的能上线实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今年之内医保可以通用,也只是针对住院。为什么会这样呢?医保里的钱明明就是人民币,为什么我存进去的钱我却动不了?!如果说那跟医保补贴有关系,如果我在异地结算,完全不动用一分钱补贴也行啊,就把那个社保卡直接当做一个普通的银行卡而已,不过用的是卡里自行缴纳的医保资金。平时每个月我们自己缴纳的医疗保险费用,一个月百来块钱不多,但是如果十年累加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那个东西,就好像梦想一样,看得到摸不着。每个月我都有一大笔的钱被划到了各种保险以及公积金那里。但当我有需要使用的时候,保险里的钱却用不了。你只能找钱包里的钱去消费。为什么可以有这种霸王条款?情况就像一年前,各大银行的同行异地转账或提现需要手续费一样,蛮横无理。

而我之所以要吐槽这个,因为我脖子上的汗斑如果去广州的大医院,他们开一支药膏四十多块钱,一周之内汗斑就会消失。虽然我知道我的这些是汗斑,正统的说法是花斑癣,达克宁是可以搞定的。但是达克林需要的周期很长,一天两次,治愈需要3到5周,痊愈以后还得再用一周。因为治疗时间很长,有时你都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好了没好,因为症状变化太慢了。如果在脖子前面的我自己照镜子能看到,但脖子后面的,我就只能靠摸。于是这周我终于忍无可忍,用上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方法。在买达克林之前,我已经试过,但因为这个方法太激进,所以我没有使用,我选择了无痛的达克宁,但我个人觉得这种激进的方法,可能治疗的时间会短一点。我用的是2mL的分析纯冰醋酸,用蒸馏水定容至25毫升。也就是配成了8%的冰醋酸溶液。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单位没有食醋,只有冰醋酸,所以我就用这招了。家里的食醋写的是九度,也不知道那个度数是怎么衡量的,反正我猜用10%左右的浓度应该差不多。即便是8%的浓度,在一开始的时候,一涂上去你就马上会觉得非常刺痛。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用达克宁之前,我试了一两次以后就放弃了。现在,脖子后面那块汗斑用达克林可能已经两三周,虽然我看不到,但每次回家的时候我找我妈去看,她都说很明显。所以我不确定达克宁到底生效了没有。这周开始,我狠心停掉了达克宁,开始8%浓度的冰醋酸,使用次数继续是一天两次。感觉很不一样的是,第一天使用的时候一涂上去,汗斑的地方就已经非常刺痛,但现在,用了几天以后并不是一涂上去就感到痛,而是需要过一段时间。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个时间在不断地延长。昨天可能是几秒,但是今天可能是接近十秒,估计再过几天时间会更长。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汗斑的地方结了一层痂。所以冰醋酸渗透进去,没那么容易了。不只是渗透进去不容易,刺痛持续的时间我觉得也逐渐缩短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效果,如果会的话,下一次我就只能拿个纸巾,用冰醋酸润湿了,然后敷在汗斑上面。这种治疗方式,绝对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完好的肌肤8%浓度的冰醋酸涂上去完全没有感觉,即便是百分百的冰醋酸,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如果皮肤是不完整的,浓度再低你也会感到刺痛。

而之所以要遭这个罪是因为麻涌小的医院他们开不出三甲医院的那种进口药膏。如果还是给我达克宁,这又何必呢!麻涌镇的医院尚且开不出那种药膏,更加不用说漳澎的社区医院。如果要让群众看医生转移到社区医院,他们在药物配置方面就得齐全。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一个我去看病,但是那个医院没有那种药,其它地方或者配送中心有,所以可以有个选项,直接把药从配送中心发出快递到家里。这样就解决了小型的社区医院药物品种不齐的问题。在资源非常有限的小医院,即便医生再厉害也没办法。

疼痛是人生一个不可缺少的感官经历。

2017-04-27 KFC的真面目

2016-12
20

要去医院

By xrspook @ 8:34:58 归类于:烂日记

31岁的第一天早上,醒来以后我不想起床,脑子里出现的念头是今天我得去买鼻炎药。钱花在吃上,我觉得无论好不好吃那都是值得的。如果花在运动装备上,那是自己找来的犯贱。但如果钱花在买药上,那是真的悲哀。前两天我才刚看过平时我买琥珀酸亚铁的那个网站,看有没有什么优惠券之类的,一直都没有。今天早上再去看,发现居然有10元20元和30元的优惠券。是会员的生日优惠券,买满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可以使用。我那个去,这不是一号店买食品,这是医药网站买药的啊!顿时觉得自己很悲哀。

现在我真的想去医院看一下,到底我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如果是普通感冒,一周应该已经自动好了。但问题是现在的状况,好像并没怎么改善,除了没有发烧。

昨天下午拖地的时候,鼻涕不可控制地不停往下流。甚至连拖一把的时间都坚持不了。那种东西完全就不受控制。之前我还觉得那只是脖子以上,咽喉跟鼻腔的问题,但今天早上,我觉得连气管也有点不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鼻部的分泌物流到下面进入气管,造成我可以咳出痰,但我的确感觉到,气管是有痰音的。如果是器官本身生成的痰,应该没那么容易能咳出来,但是。颜色很黄的分泌物很容易就可以被咳出来。一边的鼻子在不停地流鼻涕,另一边的鼻子几乎没有,有时甚至连血都出来了,这是典型的过敏性鼻炎症状。但为什么我居然可以一开始什么炎症都没有,再到有鼻炎症状,继续发展到过敏性鼻炎,然后甚至是上呼吸道感染。这还是在我一直用药的情况下,为什么居然会发生这种事?!难道真的是不吃点西药吃点抗生素就解决不了问题吗?如果是细菌感染,必须使用抗生素,很快会见效。于是又回到原点,为什么一开始,我发烧的时候不去看医生?这个偏僻的单位,自己坐车去医院要一个小时,来回就两个小时,不算看病的时间。而且那个医院还是非常糟糕烂透多。我还没去过东莞比较不烂的医院,但是那就意味着更远,起码二十公里以上。如果我的医保广州市可以使用,回广州的时候我早就去医院。莲花山就在我们单位对面,在这个地方,去东莞市中心跟去广州市中心一样远。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住房公积基金里的钱,在东莞投保可以在广州使用,但是在东莞投保的医疗保险,即便是自己存款的部分,也不可以在其它地方使用,除非你是住院。为什么会有这种限制呢?难道说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赚取的人民币在中国其它地方就不能使用吗?如果只是人民币,还没有这种分辨效果,但是把人民币收集到一个你必须每个月积攒的地方,却有种限制。医疗保险不就是为了生病的时候,可以使用吗?我也不强求,你这个城市能给我什么优惠,我只想我自己的钱能让我自己支配。但光是这样,也不可以。我实在想不明白,那些制定政策的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屎。他们一心就想着,拿群众的钱去干他们的投资吗?!我已经在东莞这个地方工作了快十年,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归属感。因为我来自广州,一个超大型城市,广州的便利跟这里相比,简直会让人哭。

今天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去一趟医院。即便我知道麻涌医院相当的糟糕。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