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4

小怕

By xrspook @ 9:51:44 归类于:烂日记

大概9年以前我妈确诊了结直肠癌,那个东西就在结肠与直肠的交汇处。幸运的是位置比较高。而且可以微创解决掉,术后不需要背屎袋。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癌症这种东西离我很远,尤其人体那个位置的癌症。那一年的暑假,我妈去了亲戚那里帮忙,那个夏天开始的时候,我去了郑州培训了一个月,而接下来的日子又比较忙,经常加班。即便回到家,妈也不在那里,好不容易我们才能碰上头吃顿饭,碰头过后,我们又要分开。那种不能一起回家的感觉挺糟糕。但幸好,暑假过了以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但有次星期五回家,我爸跟我说,我妈不在,她去住院了。然后他跟我说,我妈患了那个东西,而且手术时间也已经确定了。所以接下来的周一,我就回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要接受那个事实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我首先想到的不是钱,我根本就没想过钱的问题,我怕的是我妈会不会这样就离开我,仅仅几个星期回家的时候见不到,在外面吃完饭以后不能一起回家,我已经觉得很不爽,如果她永远离开呢?那个时候,我大学毕业才两年。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接受不了,每次想到那个东西的时候,我都会不自学哭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我也明白哭不能解决问题。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因为是害怕和彷徨吧。家里没有了妈,我不知道跟我爸该怎么过日子。当时外婆还健在,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怎么编那个谎言显然就不是我的事了,但是我依然要在外婆面前出现,而且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这很难。那时候的外婆身体还很好,而且脑子很机灵,所以即便我们不说,她大概也猜到不是什么好事。

先是手术,然后是化疗,接下来的几年跟以前比起来,妈的身体好像很弱,但弱归弱,她还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一直都有慢性支气管炎的她更容易呼吸道感染,一个不小心就会进展成肺炎。对癌症患者来说,如果5年之内都没有复发,就可以医学上判定为痊愈。我们安安稳稳地过了9年。

昨天下午感觉肚子不舒服,但当时我手头上有事做,所以就忍了一下,倒不是那种拉肚子的感觉,但是又跟平时的有便意有些不一样。那个时候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是有点拉肚子的趋势,但实际上又不是那回事。到擦屁股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居然有鲜血。前几天我开大的时候明显觉得肛门口刺痛,因为前几天的大便比较干,所以撑破了肛门,但是昨天我感觉大便一点都不硬,很顺畅就搞定了,解决的过程简直得用舒畅去形容,但是看到纸上的鲜血,我一下子就懵逼了。因为两个星期前,我才刚来过大姨妈,从我的姨妈周期以及基础体温看来,我不可能现在又来大姨妈。在擦第二遍的时候就没血了,只剩下一点点的印记。然后我又擦了一下阴道口,确定没来姨妈。为什么肛门口没感到痛但是却看到血呢?冲厕所的时候我看到一片红。情况就好像大姨妈第2天的状况。那一刻我有点害怕,但是接下来我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晚上看完篮球,回宿舍洗澡的时候。

我妈确诊结直肠癌的时候已经超过60岁,但现在我还34岁不到。癌症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不讲理的,如果我也这么遇上的话,我会坦然接受。

2010-12
11

你或许不知道的化疗

By xrspook @ 23:59:23 归类于:烂日记

2010年12月已经过去了11天,第一次坐在家里的电脑前写blog。对上一篇是写于2010-11-28,我的确很久都没回家了,以至于爸又偷偷拔掉我的连接线把我的台式收录机搬走(我可是把它当电脑音箱的!),折腾了好久都没恢复之前那完美的效果,肯定,线不是他买的,插头经常拔插非常不好,更何况,收录机的年纪比我还大就更加经不起这般对待。

今天用了足足3个小时从库里到达医院,从大白天走到万家灯火。今晚是个雨夜,飘着毛毛小雨,也懒得打伞,毕竟身上穿的那身行头早该扔洗衣机了。爸妈都在医院,我待了2个小时,最终还是要独自回家。到底什么是家?家里没人那还算家?不过是一个睡觉上网的地方罢了。我更喜欢医院里7人病房中的热闹,虽然那都只是些很不幸的病人。

化疗是什么,我之前完全没有概念,化疗就化疗呗,感觉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很冲的药弄进去,管你好人坏人格杀勿论的那种。一直以来,我的意识中把掉头发等同于化疗的副作用,但实际上呢?远不止!!!药物的强烈霸性导致胃口不好,白血球被大量误杀,免疫力下降,身体虚弱,药物的强渗性导致注入过快/过慢或者很微小的错误都会导致血管破裂、渗漏,最终导致烧伤,那种烧伤是怎么个模样呢?就像宫崎骏动画《幽灵公主》里阿斯达卡中了凶煞神诅咒的手那样,听说中招的化疗当事人自己没什么感觉,但看上去很吓人。化疗的烧伤是沿着血管上的,所以,如果手背能注液肯定选手背,不行的话再随手腕、手臂慢慢上。普通的打点滴插针不好或者拔针后按压不好导致的淤肿冷敷热敷很快就能解决,但化疗导致的烧伤,一天半天不能摆平,很有可能花费整个化疗间隙都仍未恢复。

回想整个过程,刚被迫接受事实的那一段很短的时间很可怕,手术不可怕,接下来的化疗更折腾人消磨人,毕竟,手术只要几小时,术后康复到出院也不过几天,但化疗需要起码半年!

我是个爱撞邪的人,所以今晚上下两回我专挑咸鱼电梯,似乎已经把它当作我的私家工具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