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
17

晒场

By xrspook @ 13:20:5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晒场?显然我这个不出生在农村的人没有亲身经历过,但现在我正在小晒场中写着blog。这是实验的一部分,但这算哪门子的实验啊啊啊!技术含量何在?!水分降低受温度和处理时间的影响。电视里那些农村大晒场中的镜头总是阳光普照,但在广东的春天,不绵绵细雨和回南天已经相当给力了,还怎么个晒法?!没有那个阳光也就只能制造某个温度了。但实际上连那个温度也制造不了!夏天的时候太阳直射地表温度会烫脚那估计都50多℃了,总不能把一大堆的东西都扔烘箱里,所以最多也就只能用个制暖的空调来调节一下,可调的温度顶多30℃。没有阳光且温度不够,这算哪门子的晒场!当一切都难达到的时候也就只能用时间来试图挽回。本来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或许要持续好几天。这是我工作的第9个年头,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新常态?

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就看到饭堂公布的值班表里我2月27和3月19值班,那是两个周六。马勒戈壁,可恶!我的打算是周六早上跑完步再回去,那样的话即便我早上8点开始,10点回到家,洗完澡出门也起码11点了,从家里到单位得3个多小时。如果我能7点开始跑步那当然好,但显然现在我不会做得到。为什么我那么抗拒在单位跑步呢?如果在单位跑的话,我有周六一整天的时间,想什么时候跑就什么时候跑,但显然我宁愿把自己赶死我也不想那样。值班到底是神马恶心东西,27号值班到下个月19号,刚好20天的样子。不是说去年我们单位多招聘了11个人吗,我们的总人数才40?!应该起码有50+吧!为什么没招这11个人之前我们的值班间距是这样,招了以后还一样呢???到底单位得招聘到多少人了我才不用为这值班烦心呢???如果单位有60人,理论上就可以1个月一次,如果到120人才可以2个月一次,但到120人的时候他们又会告诉你其中的很多不属于管理人员,他们只是劳务派遣的工勤人员,值班的时候必须有管理人员,所以不能把他们算上,所以,最终恶心的事还是没完没了。一天的时间,如果把那当作是度假的话实在太短了,但如果把那当作是阻碍的话尼玛的我周五走不了,周六呆一天,周日上午要打完卡才能走人,一个周末算是废掉了有木有!!!如果这种恶心制度我刚入职的时候就有的话我不会有什么抱怨,但这种事是我工作了起码5年以后才蹦出来的,有这个必要吗?!发钱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讲责任的时候任何时候你都逃不了!

昨晚梦见自己参加某个测试,都是化学的题目,但我一个都答不上。当时我脑子里只想掏出手机度娘一下。那个只是测试,并不是考试,所以我那么干并不是不可以的,但还是那句,有那个必要吗???小时候做梦,遇到考试卷子上的东西总是模糊不清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什么都非常清晰明了,只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而已,我貌似知道,但实际上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潜意识怎么能制造出这么郁闷的境地给我呢?!所以啊,做梦的时候还是跑跑步好了,做梦的时候跑步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轻功高手一样,脚步落地就能弹得非常远。

显然,我还没从慵懒的假期中回过神来。

2009-05
9

不到5秒的会面

By xrspook @ 21:40:5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在海珠区一个老社区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中年男子,在10米开外我就看到他了,而且从注意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的目光就没有转移过。

我知道他是谁,我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他是谁,因为他是我初中的化学老师,我很崇拜且敬重的老师之一,当时我们称呼他为“化学老师”或“化学怪人”,因为他,因为他的教学,我喜欢这样一个老师,于是在往后关于道路选择的十字路口上我毫不犹豫选择的都是他曾执教的化学,初中升高中选化学,高中升大学选的也是化学,大学的N门课都与化学密切相关。在化学上遇到似乎不可逾越的障碍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他,然后我就感觉平静。

他很负责,很细心,最令我难忘的是他那手独特的字,每次上完课后他的粉笔都像用刀削过一样——尖的!他的板书很工整漂亮,因此抄笔记的我也copy得尽可能工整,那两本笔记也是我读书生涯中抄得最漂亮的,到现在为止,“气”字头的字我依然保持着他的书写风格。很让人难忘的还有他那些用旧日历和毛笔制作的挂图。他批改作业也很认真,在我的作业本上他的亲手笔迹不多,因为我错漏不太离谱,但在那些差生的作业本上真的整整齐齐写着很多东西,风雨不改!他脾气很好,只是有一次他发火了,上着上着课一扔粉笔就被我们气跑了,原因是那次测验大部分人都很烂很烂,上课的时候他们仍不听,想集市一般乱哄哄。那一次我们被班主任炮轰了起码2节课。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个很优秀的老师,甚至在升中试中我真的很希望能考个满分去为他争光,但,事实总没有梦想那么完美……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到他当年那个年龄还仍只是个二级教师?!或许是在上公开课的时候他没有用普通话,仍是说粤语吧,从来没有听过他普通话。还记得一次公开课上,平时很镇定的他在做一些小实验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要在那些很烂的学校里教好化学真的不容易,因为化学必须在一定的规律上做文章,如果你连最基本的规律都不能脱口而出的话,化学对你来说是永恒的密码。尽管如此,年复一年,他还能一如既往用他的认真执着去教化学很不容易,非常不容易!!!

还记得在做生成氢气的实验里我把装着锌粒和稀盐酸的粗玻璃试管固定在铁架台上,塞胶塞的时候由于太狠了把玻璃试管压碎了,当时我慌张无奈,老师并没有怎么责怪我,甚至没有批评我,只是问清了缘由然后给我一根新的试管让我重新操作。如果是掉在其他老师手里我肯定死翘了。

一晃就是8年,自从中考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今天,他和我迎面路过的时候我百感交集,但却怎么都想不起他的名字,于是由于不知怎么开口我没有开口。后悔了,在走出20多米的时候我终于想起了他的名字,但我却没有回头过去。太可惜了!!!在迎面的时候我即便喊不出他的姓氏我也应该喊一句“化学老师”!但我却没有这么做,错,太错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那个老盯着他看的女生,或许他也记起了点什么,或许他也是一下子想不起我的名字,或许他想起来了却突然不知道该不该喊出她的名字。

就这样,我们擦肩而过,做了一次不到5秒的会面,这本来应该是个更长时间的谈话来的!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