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
28

囧包子

By xrspook @ 19:29: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11点睡觉,今早8点才醒来,从闭上眼睛不省人事到自然醒居然用了9个小时!可以说我很久都没试过这样了,通常7个小时不到8个就会醒,周末18K的那个晚上也就可能8个小时多一点,但记忆之中一年之内我从未试过像昨晚那样连续9个小时。连续4个多小时坐在电脑前听译,然后放血400cc累加出来的效应牛逼。昨天下午钻在外婆的被窝里我已经试过几秒钟之内睡着了,虽然那一下睡的时间大概只有十几分钟就被喊起来吃晚饭,但那种很困很累,那种完成使命松一口气的感觉让我了无牵挂可以安然入睡。今天下午,我又连续睡了3个小时,期间做了稀奇古怪的梦,因为在同一个房间里我在睡觉,妈在开着喇叭看电视剧。我也不知道我梦里的那些东西是真的她喇叭在播的还是纯粹我脑子里对噪音的臆造。我知道妈妈是有点担心我周末不去跑步的,因为我不去跑步有可能就意味着我去献血了,但只要跑步她就知道我应该不符合放血的条件,所以昨天她出门口不久还给我发了条短信说“雨停了”,暗示我可以去跑步。但昨天的雨怎么可能会停呢!也有这么个可能性,她觉得我昨天去放血了,只不过她没有明挑出来,所以我昨天不去跑步,今天也没去,她没特别说些什么。

从前,去放血只是一个我喜欢什么去就什么去的问题,但对跑者来说,对一个对自己的跑量有偏执要求的人来说,挺难安排的,尤其当你还是个女的,还得照顾大姨妈那个事的时候。即便是遇到我这种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要执行训练神马还是非常有难度的,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我不能做。

不知道我妈想的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用高筋面粉,平时我用来做馒头的那种做包子,对她来说,馒头和包子就是一个有馅一个没馅而已,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你怎么控制包皮厚薄?如何把包子包得好看?要蒸多长时间?这些都需要先“做功课”。她死活都要在我和面的水里加糖,说肉馅的包皮要有点甜才行。糖不能完全溶解,所以本来够水的情况还要继续加水,为了不让糖浪费掉…… 水太多了,面团太糊了,我知道这肯定死的。不出所料,第一次醒发过后面团粘到我简直要骂街杀人,完全就是那种把盘子倒过来绝对倒不出来的状态,手抓面团后就粘在那里,非常艰难才甩掉了一些,但始终有一些粘在手上。这很恶心!洗手的时候也将很痛苦!可以这么说,至今我妈仍不能很好地掌握面粉和水的比例,她仍停留在她觉得的水平,因为和面的从来只是我,软硬手感只有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插一脚结果就会变得很糟糕,就如今天早上,她也不问你什么,反正把在糖没有完全溶解的杯里继续加水溶解后就直接往我的和面的盘子里倒。不够水比水太多好你知道吗!!!!!!!!但显然,她不知道。今天蒸出来的包子状态就是皮相当厚,第一口咬下去吃不到肉,第二口,吃过了,但已经吃完了。她总是叫我不要把包皮中间弄太薄,怕会露馅,结果证明包皮简直就是正常的2-3倍那么厚,那完全只是一个挖了个洞,塞了一小坨肉进去的馒头而已。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呢!馒头归馒头,肉归肉,吃的时候再合并挺好的。她太理想主义了,但却没有充分估算出自己的能力,结果就是理想很丰满,显示很骨感。

如果明天一次性跑完10K,这个月就可以结束跑步了。如果只跑个5-6K,那么星期二我还得再来一发。我有一次搞定的野心,但我不知道自己的状态会怎样。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