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
30

厨房里的折腾

By xrspook @ 13:52:01 归类于:烂日记

人到达一定程度才会去做某些事,强求不来。这让我想起辛弃疾的《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好个秋”。太傻太天真的时候老喜欢装逼,到经历了风风雨雨过后才觉得那些酸甜苦辣已经不说也罢,因为那些东西嵌套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多如牛毛。

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在厨房只做两种吃的——龟苓膏(其实是凉粉我觉得,粉状要煮的)以及鸡蛋马蹄粉。不知道我当时的同学有没有非常喜欢在厨房做菜的,估计没有。印象之中小学的时候我就只做过一次番茄炒蛋,那是劳动课要求完成的课外作业,但实际上呢,我只允许拿着个铲稍微翻了两下而已,无论是配菜、洗菜、下锅还是最后的装盘之类都是妈妈抢着做的。她说我去帮忙就等于额外添乱。作业是我的,但,你懂的。学校没有要求必须把做好的菜带回去,在90年代的时候当然也没有满大街的智能手机可以轻而易举地录制视频并分享。如何证明学生完成了作业?唯有学生做个步骤叙述,家长签字证明确有此事。如果我当时一再要求,或许我能做多一点,但父母肯定不会从买番茄和鸡蛋开始一步步地远观。什么番茄才算好?什么鸡蛋才算好?番茄要怎么洗?洗完要泡多久的水?蛋要怎么炒?要炒多久?番茄要什么时候放进去?要放多少糖和盐?东西都放进去以后多久可以关火装盘?整个流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即便现在我也回答不上这些问题。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说在她结婚成家之前她也不会做,但后来自然就懂了,这是生活逼迫的。像我这种不成家的,难道一辈子都不懂不会?有份工作,工作赚回来的钱够花销,虽然不算很体面,但起码也饿不死。想吃的时候出门给钱下馆子,随便的时候家里备有最基本的主食、蛋类、奶类,饿不死。从前我无肉不欢,现在我甚至连这个都有点无所谓了,只要你别天天都给我吃素的,偶尔几顿没有我完全可以接受。奔三的时候我开始进入厨房折腾,做蛋糕做馒头做烤饼,买了个面包机以后更加是做面包做酸奶做豆沙做年糕。从前我就从来没有意识到这原来这么的好玩!但当然这到处是学问,失败和成功都是个概率事件,所以最好抱有打不死的心态。如果我没有实现经济独立,妈妈肯定不会让我如此挥霍。正如她自己所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懒,越来越什么都不想干了。所以有段时间家里经常吃外卖烧腊,或者是鸡或者是鸭或者是叉烧。她自己不觉得很经常,但我觉得几乎顿顿如此。如果妈妈还年轻,她会自己做冬菇蒸鸡、三杯鸡、栗子炖鸡等等而不会直接从外面买回来,拿到微波炉里加热后开吃。从前妈妈说大姨妈总是说她儿子喜欢吃烧腊,所以经常买回去吃。后来我明白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我很喜欢吃烧腊吗?为什么之前有段时间妈妈总那么干?这其中道理,想想都会觉得心痛。

我意识到,在我精力最旺盛的当下如果我也懒得折腾,这辈子就算废掉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