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22

必须得比你好

By xrspook @ 9:20:41 归类于:烂日记

当别人都想着要用标准件去完成标准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想用一些非标的东西去完成相同的事。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我手头上的材料不足,而我又不好意思找大人要,因为我也知道他们没有。小时候我觉得工程师是一些神奇的存在,因为他们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整出一些让我很惊奇的东西,但是我爸不是工程师,所以我爸永远都不会给我惊喜,只会给我失望。可以不叫他老人家出马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让他帮我做事。我也不会叫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一定不愿意帮我打下手。之所以不愿意把工作交给我爸,是因为我知道出来的效果一定会比我料想的糟糕很多,那绝对是意想不到的糟糕!比如小学的那些手工劳动作业,有些可能因为我的时间太紧迫了做不了,所以他就搭把手,让我中午去睡觉,他帮我完成,但午睡过后,当我起来以后,那个东西真的有些恶心到我了。又比如有一次美术作业是做一个风筝。风筝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我比较在行的是画上面的图案,但是风筝的骨架需要削竹片,然后支撑起来,这个我做不了,所以我爸就帮我做的那个。那个风筝作业的分数很低,我也不知道是我图案画得糟糕,还是我爸做的骨架不好。所以当我可以独立完成我自己的手工作业以后,我一定不会请他老人家出马。甚至到了后来,我喜欢上了木制的立体拼图,有些部件搞下来以后组合起来的时候,尺寸不太合适,需要进行加工。即便我爸会非常主动地要帮我忙,但我绝对不会让他插手,因为我知道他会越帮越忙。从前在我的三口之家里,我妈做的活是最精细的,然后是我,最糟糕的是我爸。从前我妈非常嫌弃我我做的手工,正如我嫌弃我爸的。但现在,当我成年以后、当他们慢慢老去以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我的能力上去了,而他们已经在走下坡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加不会让我爸出手。至于我妈要做的某些事的时候,有一些她还是会亲自动手做,但另外一些,她终于愿意让我帮个忙。

现在看着我那些同事不得不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帮自己读幼儿园的孩子做各种手工作业,让我有点感慨。为什么现在的作业要比我当年的难那么多呢?我们从前的劳动的课程通常都会被某个主科占据补课去了,余下来的那些手工作业得带回家做。会告诉你一个交作业的时间,到时间了,就把做好的作业带回去排队让老师打分。为什么当年他们会觉得占用我们劳动课的时间上课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呢?为什么当年某些劳动课的作业我居然来不及完成需要我爸搭把手呢?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迷之存在,因为总体来说我觉得我的小学读得挺休闲的,几乎没感受过什么压迫,就更加不用说每天晚上不需要挑灯夜战努力学习到什么时候了。

如果我有一个擅长脑洞大开的爸爸,大概现在的我就不会这么容易脑洞大开了。

2014-11
5

天沟扫地

By xrspook @ 17:57:47 归类于:烂日记

扫了一天的地(上午8:45-11:45,下午2:30-4:30,合计5小时),于是我连今天的力量训练也不用做了。因为中午午睡起来我就坐在那里,发呆了。扫地属于一种什么程度的锻炼呢?在现在25℃左右的天里,不至于让你大汗淋漓满身湿透,但一直持续冒汗是一定会的,不过,这也看你到底在用什么程度的努力去扫地,还有就是你扫地的对象是什么。今天我扫的地不一般,在露天30米的仓顶,今天扫的是浅圆仓的天沟,天沟说白了就是仓顶斜面下的排水坑。那个地方积累起来的主要是粮食和灰尘,粮食粒几乎没有了,但灰尘很多,什么稻壳麦皮也很多。那些灰尘类的东西遇到水就容易在那个地方结块,你不去处理就会微生物滋生腐败发臭神马的。下雨天或者潮湿的天气去处理那里的东西简直会让人有恶心到吐的感觉,只有在天气干燥的时候处理,但天气干燥扬起的灰尘,呵呵呵。扫那个地方,得先用铁铲都把表面铲一遍,然后用扫把扫,接着再装走。我们的浅圆仓内部直径25米,外部大一点点,半个圈能扫出30-40斤的“垃圾”,所以大概半圈多一点就要换个编织袋装了,灰尘类的垃圾,40斤起码得10铲以上。天沟不是想象中那样平坦的,老化了的沥青表面、凹凸不平的水泥表面、为了补漏还有很多“膏药”状的沥青块。灰尘很多,但扫把却难以轻易推进,,虽然天沟的宽就只有半米左右。除了以上所说的地面不平以外,因为浅圆仓顶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预制件拼装起来的,预制件之间有接缝,那是个比我膝盖还高的坎,一圈大概有6个,还有就是排水口,遇到排水口要小心别把垃圾都扫进去了。浅圆仓之间是基本连接起来的,但要走在那些地方就好像在翻山玩越野。早上没戴口罩,吃灰吃半死,下午戴口罩了,但普通的活性炭口罩已经大大地减少了空气的摄入量,闷死。多年以前,我们还试过扫仓顶的斜面,那个坡度约45的玩意非常容易扫烂很多扫把,但现在日子久了,反正斜面都那么的丑陋,没看到明显的问题也就不理了。那已经是快5年前的事了。当时,所有人之中只有我一个女的,今天也是。虽然我的科室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女的,但在粮仓仓顶干这种事的过去只有我一个,现在只有我一个,未来5年内我觉得仍只有我一个。

如果天天都像今天这样劳动改造,我哪里用去跑步啊做其它额外运动什么啊。

还记得我来这个单位实习的时候,这里还在建设还是一个大工地,当时总工程师带着我们几个实习生兜兜转转沿着斜坡走上30-40米高的地方,AUV,当时觉得真是爽歪了。不过其实也有点恐怖,因为当时很多防护区都还在修建加固中,有些下面是空的,有些没有护栏,有些差不多有我人那么高的落差,我就只能靠他们帮忙把我拉上去了。

关于浅圆仓的记忆还有当年曾经扛着30多斤的药沿着螺旋梯走上30多米高的浅圆仓顶。尼玛的,光是空手上去都想死了有木有,居然还能扛着30多斤上去。我记得,那一天是扛药上去,第二天我是扛了一箱24罐的可乐上去,可乐比药轻多了。而当初之所以让我把药扛上去是因为本来预计扛药的那人是畏高的,他不敢上。这种仓型理论上不是用这种熏蒸方式的,理论上的那种熏蒸方式不需要大家干这种变态体力活,但是呢,在天朝,理论和实际是两码事。

今天,嘴唇的另一个粘液囊肿在困扰我,这个东西位于我上次做手术切掉的那个的另一侧。杀人的心都有了,为什么这种恶心事总要在我身上发生?!活了接近29年,我身边的人从未有过这种问题,但这样的概率也让我碰上了,无奈。除了祈求那东西能自动缩小以外别无它法,否则就得又去医院手术切掉了。上一次的噩梦作痛还没停止呢!

今天开始连续3天不跑步,希望星期五回去做血常规的时候血红蛋白能有105以上,但如果没有,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说明,今年我是不能去献血的了。

密云+灰霾+天沟扫地,我整个人都混沌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