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18

笑话

By xrspook @ 11:00:1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上班路上,我又看到了一堆穿校服的学生。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噩梦的学期,到夏天才开始上课。5月下旬开始上课,7月无论如何都放暑假了。所以这个学期就只有两个月,想想都觉得相当恐怖,但更恐怖的我觉得是那些初三高三的孩子,当然也包括那些小学六年级的。如果不自觉的话,要想通过考试,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不只是学生很难,成年热人也很难。世界各地的人也都不容易。这个新冠病毒实在太牛逼。它把人类封印了起来,虽然总的来说死亡率不算非常高。那是因为传染性非常强,所以即便还没被感染,或者已经被感染过的,还是得藏起来。人类过去几千年都无所畏惧。尤其是近百年。这几十年人类简直得用肆无忌惮去形容。相比于动物的灭绝,人类的死亡率其实已经算很低了。人死的时候,我们会说什么人道主义,我们把动物逼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它们的感受?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是迫不得已才杀它们、伤害它们、抢占它们的家园。有时只是因为我们闲得无聊,觉得那很好玩,觉得那很好吃,又或者那些动物身上有宝贝。无数的觉得,让那些动物被无辜地滥杀。新冠病毒我觉得让地球上的动物,除了人类以外的动物,终于能喘一口气。

对人类来说,新冠病毒是恶魔,对其它动物来说。如果它们也相信神佛,我觉得它们一定会认为新冠病毒是神派来的使者,为的是拯救他们。

一个国家,应该由谁去领导?之前我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是怎么上去的。但当我认识了特朗普,尤其是见识过特朗普政府处理新冠疫情以后。我觉得让纯粹的商人当国家领导人绝对是个悲惨的。对人类来说,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居然仍旧一切向钱看。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己的选票。他们关心的只有别人觉得自己的政职如何。当自己的确没有做什么大事,甚至已经闯出大祸以后,就通过造谣、煽动民众来打压对手。他们从前做生意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为什么现在要改变策略呢?又或者说,这些做法就是他们的杀手锏,怎么可能丢弃!但实际上,管理一个国家,在某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有些东西比钱还要珍贵,比如说生命。自己赚不了钱,也不让别人赚,这种心理非常恶心。我不知道,美国历任总统,尤其是已经去世了的那些,泉下有知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感觉?当一个国家领导人连民众的性命都不顾,觉得人命就是在一些数字,可以随意篡改,可以随心所欲改成自己喜欢的形式的时候,这个国家怎么可能还有救?!人民怎么可以仍然选这种人管理自己的国家?!当一个国家领导人经常口出狂言而又无人可遮拦,这是相当恐怖的。更恐怖的是那个领导人还完全漠视科学,只靠自己的“商业头脑”做决定!美国人有那么多,偏偏选了个脱口秀的佼佼者上去当总统,这本来就很呵呵,而现在,貌似就是他们承担后果的时候。生命无take two,靠篡改数据和甩锅改变了不了死人的事实。这可不是一个电视节目,不喜欢看就可以随时转台的啊!

人类不团结是毁灭的根源。

2019-12
5

路上的动物们

By xrspook @ 8:40:12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在东涌镇大稳村的时候,我和我妈按照高德地图沿着某涌村向前走。在路过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的时候,我们看到轮子旁边趴着条小狗。那是一条长毛的小狗,穿着衣服。而且他怕的那个位置还正好晒着中午的太阳。路过那个时候,我穿着一件速干的长袖。反正就是出汗了,我妈看着那条小狗,然后对它说:“小朋友,你的毛这么长,还穿衣服,热不热啊?”我不知道那条狗有没有听懂,反正它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们。其实那天真的不算冷,为什么它的主人要为它穿上衣服呢?很多时候,主人为他们的宠物穿衣服或者做各种的打扮,并不是为了宠物本身好,而是主人觉得这样好。一定程度我觉得,主人把他们的宠物当作是一个会动的玩具了。如果那纯粹是一个死物玩具的话,你要怎么折腾都无所谓,但那可是一条生命。那条生命有它自己的规律,人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强行的改变它们的规律,又或者说让它们成为我们想象中的那个。为狗穿衣服这种事情,一到冬天满大街都会看到。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如果狗觉得冷的话,它们会有自己的解决办法。虽然从小或许它们就已经离开了它们的父母,来到人类的身边,没有经过同类的教育,但它们的天性会让它们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过得舒服。

走在大稳村的涌边上,我们遇到了不少动物。狗不是最多的,但是却最容易吓人一跳的。我们已经退出导航以后,继续沿着涌边向前走,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突然被狗吼了一声,它并没有吠,只是低声吼了一下,把我跟我妈吓了一跳。看到它以后,我赶紧扭头当做没看到,继续笔直向前走,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它是不会过来的。走着走着我们又遇到站在一个高处的小黑狗,那只狗真的叫得很厉害,也只有小狗才会做这种事,因为大狗大多数是淡定地在某个地方暗中观察或者直接呼呼大睡,通常来说大狗都已经被主人拴起来。我们遇到最多的动物是村民养的三禽,鸡大概是养得最少的,养得最多的是鸭子,大概是因为他们生活在水边。还记得路过一个三禽的窝的时候,我妈问我里面养的是什么动物,我扭头去看了一眼,还没等我说出口,窝里的动物就已经叫成了一团,争先恐后地告诉我妈,它们是什么了。我们还在路上遇到了黄牛,而且还是三头,其中一头是牛仔,我妈估计大的那两头牛可能是母牛。之所以会有条牛仔,是因为那条母牛是用来产奶的。印象之中,我还没有如此近距离和牛见过,那些牛都是被拴起来的,地上有不少它们的地雷。跟我印象中很不一样,我一直以为牛屎都是一坨的,但实际上地上的地雷都是一条一条的。大概要一次性拉很多才会变成一坨吧,又或者说,一直以来传说中是一坨的那个形象纯粹是一个屎的符号而已。

绝大多数城市人去大稳村就是为了去那个瓜果棚,去那里体验所谓的农家生活。只有极少数的人会像我跟我妈那样真的进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为买什么,也不为吃什么,我们只是去走走看看而已。

2017-01
2

隔空式的满足

By xrspook @ 22:05:56 归类于: 烂日记

卷烟一厂南往北公交车站附近有两个挨在一起做不锈钢生意的店铺,那两个店铺都养了狗。一条我妈说叫多莉,是条淡黄色的土狗,母的,另外一条是公的,也是淡黄色,但不是土狗,毛挺长,我妈说那公狗很像它的男主人——身材粗壮,脖子特粗,或者说你根本看不到脖子XD。碧影路上有一家人养了一条淡黄色的金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人就把它关在了门外的小空地里。回家的路可选择的很多,但因为那条路线上通常来说最多能见到3条狗,所以我自然而然会走那里。路过碧影路金毛家外面,我都会向金毛通常趴着的位置张望,总会轻轻地喊一声:“阿汪!”有时金毛会非常快地回头给我反应,有时它会只是目光注视着我耳朵一提,有时它正在睡觉不会给我任何反应。在车站等公交车的时候如果路过的时候看到不锈钢店铺的任何一条狗“在家”,我会在车来之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注视它们上面。它们不认识我,除了多莉我甚至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对它们来说我只是千万个普通路人甲之一。我从未想过某天能去摸摸它们的头甚至和它们成为朋友,光是看上它们一眼我就觉得满足。我无法解释自己这种神经质一般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它们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别人家宠物而已,但我却像是它们的粉丝一样光是路过看一看它们就觉得很快乐。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只是那三条狗,对其它的动物我也会这般。我知道赤岗路某家面包店有只猫,从前它的窝一直都被安置在店门口,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它了。我知道单位里有一些神出鬼没的猫,一开始它们是大米加工厂煮饭阿姨养的,大概后来是因为繁衍得越来越多、被投诉了,所以抓走了很多,余下抓不走的现在成为了我们办公楼附近的野猫,它们的基因特点是短尾。因为有被曾经逮捕的记忆所以它们不像它们的祖先那样愿意亲近人。记得它们还被当作阿姨的家庭成员的时候到吃饭时间,其中一些大胆的会闯进大米加工厂的厨房找阿姨撒娇。现在,它们总和人类保持老远的距离,眼睛里充满了对峙的警惕,但在某些夜跑的晚上,我还是会听到它们站在昏暗的路面向我喵喵叫。我知道那只能是冲我喊的,因为附近没人。在有余力的时候我会礼貌地喵回去。大白天的时候,在阳光灿烂的时候猫们会走出猫窝在大路上逛,在太阳底下日光浴。午饭后散步的时候见到它们我会喵喵叫上几声,但那个时候它们一律是高傲的女王,不会理会我这愚蠢的人类。

于是这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每次在二楼西边上厕所的时候我总会看看楼下保安室旁边被绑在狗窝附近的“女神”和“女神经”在干嘛。虽然绝大多数时候它们只是在以各种姿势睡觉。光是看着呼呼大睡的两条小母狗,我也觉得很放松满足,这是为什么?

人的幸福感其实并不需要额外的什么,即便是平淡如水的日复一日也会让我着迷。为什么小动物总会对我产生如此神奇的魔力呢?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像我这样喜欢上这种隔空式的满足呢?

2016-11
30

复杂的梦

By xrspook @ 9:55:2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做了个比较奇怪的梦。那种奇怪法你甚至可以称呼为有点恐怖。遇到的人都是从前的同学,而且是小学初中高中的混合一起了。但现在让我想起来到底遇到了谁,我又说不出来。梦最特别的地方是那些匪夷所思的老建筑。那些东西的模样已经老去,但在从前,那是非常奢华高档的欧陆式风格。我在下面走过的时候慨叹它们现在没落和悲凉。因为从窗或者门那些地方看进去,里面已经破败不堪。我跟同行的人说了,如果能进去瞧瞧该多好。我能理解这句话,因为还记得小时候,应该说现在我也有这么个想法,想去广州市中心老城区的那些老房子里看一下。骑楼也好,竹筒屋也好,西关大屋也好,东山小洋房也好。以前一直我都只有在外面瞧瞧的份儿,我真的很想进去看一下,那到底是怎样的。荔湾博物馆里有西关大屋的样板房,但那是经过修葺的,我想看一下真正普通人正在居住的西关大屋,以及其它建筑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因为我们要到某个地方去学习些什么,于是我们就真的有机会进入到那些老建筑里面了。进入的方式很奇怪,是坐的一种交通工具,但是那个东西会飞起来,我们从老建筑的窗户里飞进去。然后以航拍的视角在里面兜,我能看到老建筑里面的内部结构,还有房间的布置,甚至我还看到一个老人正在擦一张很大的桌子。虽然屋子从外面看上去很破败,但是里面因为还有人居住,虽然只是老人,但也收拾得很整齐,虽然东西都是老物,但却莫名地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时代感。只有我看到那老人,老人看不到我在他们上空飞过。这种视角不像是真实的,更像是电影里使用的那种。至于为什么近期我的梦都跟老建筑有关,都跟那些虽然破旧但很壮观的建筑有关,估计是我印度电影看多了,所以无论是建筑的外表还是建筑的内部,在我的脑子里都已经形成了印象。在去学习那个地方的路上,我们还经过一些比较恐怖的区域,那是老建筑里已经没人居住的地方,到处挂着布条、绳子还有蜘蛛网(就像鬼屋),因为我们坐的那个交通工具是敞开的,所以那些东西,还会不时碰到我们,或者粘在我们身上头上。那个场景绝对是恐怖片的节奏。最终我们到达学习的地方。虽然我们一路上经过的都是老建筑,但实际上学习那个地方处在新建筑和老建筑之间。当然了,那些新建筑也不能算是非常新,因为虽然是高层,但如果从另一条路到达那里的话,还是需要走很多楼梯,那种楼梯的布置模式跟东山的教工新村类似。外面阴森恐怖,里面却是暖意洋洋的。我总有个感觉,我曾经去过那里。大概是某个梦里,我去过那里,所以那里的人对我很熟悉很亲切。昨晚梦里我也去了同学的家,那绝对是我臆造出来的,最大的特点是那里有好多小动物,有猫也有兔子。每次到她那里,动物就会跟你打招呼,你必须回应它们。和我同行的人有些太激动,动物们不喜欢,会主动攻击,容易伤到人。然后我们又一起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拿出字帖写字,写的是隶书。我觉得我临摹得还可以。我足足写满了一页田字格。然后,我就拿着我自己的字以及别人给我的一张字,去参加某考试了。

总体来说,昨晚的梦,各个故事之间并没有什么关联,但却调动出我内心深处很多奇怪的东西。有家有爱有欲求。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