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27

居然还记得

By xrspook @ 9:16:2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妖魔鬼怪,还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这么一个神奇的规律。当我受伤的时候,我的脑子会变得更好使,比如说,当我在体育课摔了一跤以后,接下来某个测验我的成绩会比平时好很多。我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更高度的专注才能抵消疼痛?这种伤不只限于外伤,也可能是有点伤心的时候,但相对来说,伤心这种事比较少在我身上发生。

受伤就可以让脑子好使这个也得看情况。如果伤的地方是头部,而且那种痛会不断袭来,显然这就会非常影响我。可能不会影响我的思考,但是却会影响我的条件反射。还记得大二那一年,也是摔了个跤,不过那次是摔到头了。早上一二节没课,所以我和同学去练羽毛球,但就在我们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后退的时候摔下了个台阶,脑袋磕在水泥台阶的直角处。和我一起练羽毛球的同学吓呆了,因为她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我突然消失了,接下来的画面变得非常血腥。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我们的动作可以这么快。因为我俩走去校医院,完成了缝针,又换了身衣服,居然还赶得上接下来的两节线性代数。记忆之中,好像我们居然还没有迟到。那两节线性代数,我就像游云一般,我觉得自己有认真听,我也确定自己不是惊魂未定。但是缝完针以后,医生做的那个加压止血的操作简直就是让疼痛无比扩大且持续,持续到我上线性代数的时候。那天中午没有睡觉,中午我在做线性代数的作业,但是却怎么做怎么错。我越是烦躁,越是做不好,越是做不好,我就越是烦躁。线性代数我觉得几乎不需要思考,但是你却得进行非常冷静的条件反射。那天下午上的是实习课,因为中午没睡觉,所以整个过程我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鬼知道那是因为中午没睡觉大脑抽风,还是失血到一定程度人有点飘。如果现在再让我去辨别,估计我能感受的出来,但当时我好像只献过一次血,所以对失血的感觉还不敏感。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我中午不做线性代数的作业,我估计也睡不着。当时医生就给我开了假条,那一天和过后几天的课我都可以不去上,但是我没用过那张纸,甚至根本不记得丢到哪里去了。之所以还记得医生开过那个东西,是因为第二天晚上上法律基础课的时候。老师说我们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尤其点名我为什么我趴在桌子上。当时我完全可以拿个假条出去跟他叫板,但我选择的是当他透明。那个娘娘的法律基础老师我们一直觉得他是个怪人。虽然法律基础那门课是开卷考试的,但我们知道一定不容易。我们不喜欢那个老师,或许他会坑我们,但幸好,最终我们都有惊无险地过了。初中高中的政治课,有时我觉得还有点意思,但是到了大学的那门法律基础,我真的是厌恶。所以如果你要我去干法律相关的东西,你不如叫我去死,但偏偏我们那个宿舍里就有一个室友的爸爸是个法官,毕业之后她也的确去了法院工作。

就因为大学摔得刻骨铭心的那一跤,才让我记住了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否则按照正常的规律,那些生活可能早就已经被忘记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